小说:穿成农家带球寡妇,我带继女发家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幸福的小胖丫

角色:白梅幸福的小胖丫

简介:白梅一朝穿越,穿成古代黑水村18岁的小寡妇
有一三岁大的继女,和死去的丈夫留下的一亩荒地
发现继女和死去的丈夫不简单
正在努力适应古代生活,她竟发现肚子里,还有一个娃
白梅:这是什么悲惨命运?
看一看面黄肌瘦的小姑娘,摸一摸肚子里的宝宝,瞧了瞧勉强能挡风挡雨的破房子……
白梅表示,鸭梨山大啊
幸好带着现代种子穿越了
农民出身的白梅,一边养娃,一边带着宝贝发家致富

穿成农家带球寡妇,我带继女发家

《穿成农家带球寡妇,我带继女发家》免费阅读

第4章 盘点物资

“等下啊,去喂鸡!”边说边去拿了一个木碗,盛了一碗米汤,打算一会儿给鸡喝。又问小雪儿:“雪儿知不知道家里用什么喂鸡啊?”

“知道,平时都是雪儿喂鸡的。家里有米糠和麦麸。不能多给,要不就不够用了。

鸡食都是放在柴房门边,刚才娘你可能没看到。”小雪儿边说带着白梅往鸡柴房走去。

白梅边感叹,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一边又打量先前没有看完的院子。

厨房的门,正对着的正西是一片空地。

西北角左边有一半身高的圈起来的长方形土墙,是没有猪的猪圈。最右边,土做的阶梯尽头,有一方形小屋便是厕所。比猪圈高出来身。

白梅想,这可能就是现代说:“上厕所”,的由来。

白梅知道猪圈和厕所挨着的原因,曾经奶奶说过,猪圈和厕所放一起,更有利于粪便的发酵。

不过现代厕所和猪圈是一样高的。

现代时,历史老师曾说过,“不要觉得现在的猪肉香,就以为猪肉一直是香的。

要知道,猪肉在明朝以前属于贱肉,是下等人吃的,原因是当时猪都是未阉割过的,肉是非常的骚,超级的难以下咽。

上等人们吃的肉都是以牛羊肉为主,牛肉还不能常吃,因为法律规定不允许无故宰杀耕牛,所以主要吃的就是羊肉了!

在明代以后,发明了阉割猪仔的新型养殖法,去除了骚味后,猪肉才开始上得了台面。”

白梅仔细搜寻了原身,关于养猪的记忆。悲催的发现,这个时候的猪仔并没有经过阉割。

想到这里,白梅又有些恶心的想吐。

白梅很是疑惑,自己总是犯恶心,是怎么回事。

就是现代的时候,白梅也买过一次带有腥臊味儿得猪肉。当时从妈妈那儿得到答案:

“种猪肉、老母猪肉还有处理猪的时候,膀胱破了,都会使猪肉带有腥臊味儿的。”

但是经过碱面和醋清洗后,炒菜的时候用葱姜蒜煸炒,虽然也有些儿腥臊味儿,但也没恶心到想吐啊。

在白梅胡思乱想间,她和小雪儿也到了柴房,想不明白,白梅也就放下不想了。只专心的去看小雪儿去拿鸡食。

只见小雪儿从柴房的门后,一个打了好多粗糙补丁的破布袋子里,拿出一个小木碗,又用小手抓了两把米糠放进木碗里。回头对着白梅笑,“娘,我们去喂**。”

白梅看着小雪儿也温柔的笑道:“好,我们一起去喂鸡!”

转身和小雪儿出了柴房的门,到了东南角的鸡圈边。

白梅将米汤倒给鸡圈盛水的小木槽里,小雪儿也将米糠倒入鸡圈盛食的小木槽里。高兴地见牙不见眼的转身看向白梅欢快的说:

“娘,家里的两只母鸡,两天可以生一颗鸡蛋呢。算上昨天下的蛋,我们已经有三颗鸡蛋了呢。”

白梅看着高兴的小雪儿,又看看那瘦弱的两只母鸡和一只公鸡,心里暗暗叹气。

两只母鸡,两天才生一只鸡蛋,对比小时候她妈妈养的鸡,就显得太过的少了。

她家的鸡,一只一天生一颗蛋。有的时候,一只一天能生两颗蛋呢。这两只鸡,两天一颗蛋,就把小雪儿欢快成这样。

只觉得这日子凄苦。想到要在这里过一生,心里委屈的啊。想她现代的时候,哪怕最穷的时候,一家五口人,一天也能吃上一枚鸡蛋啊,顿顿有肉!

白梅看着小雪儿,实在不忍心打破小丫头的笑脸,只得放下委屈,扬起笑脸微笑,“等下娘看看厨房有没有面,有的话,娘晚上给雪儿做鸡蛋饼吃。”

小雪儿更高兴了,从未有过的大声“嗯!”

接着又像是下了什么特大决定似的,使劲儿点了下头,然后抬头看向白梅。

“娘,今天受伤了,需要补身体,鸡蛋都留给娘吃,雪儿身体很好的,没生过病的,不需要吃鸡蛋补身体。”

白梅看着瘦弱懂事的小雪儿,再看看原身这肥胖的身体。鼻子有些发酸,深吸了两口气,才道:”雪儿和娘一起吃,我们一起补身体。“

又摸了摸小雪儿的头,没等小丫头说什么,又说:“走吧,跟娘一起去盘点物资。”

这话让小雪儿茫然了,物资?什么是物资?

白梅边将正南那两扇用破木板做的大门关上,边说:“雪儿,冷了吧?我们回厨房吧!”没听到回复,她奇怪的转身。

只见小雪儿还在鸡圈里站着。眉头紧锁,白梅又叫了两声,“雪儿,雪儿?”小雪儿还是没应声。

白梅吓了一跳,这孩子怎么没有动静了?

赶紧走到小雪儿身边,俯下身,摸了摸小雪儿的额头,心想:“也不热啊!”

小雪儿才反应过来,抬眼看向白梅,“娘,物资能吃吗?”

白梅一愣,合着这小丫头在想这个,也是,这个世界哪有物资一说。

转而笑了,将小雪儿抱雪儿起,回:“物资是我们人类生活需要的所有东西。有能吃的,如食物;有不能吃的,如衣服、碗、银子什么的。

柴房的东西,娘大概有数了,就是没看到背篓,雪儿知道家里有吗?”

“雪儿知道,有两大爹用的大背篓,两个小背篓没人用,还有一个特别小的背篓是爹给雪儿做的。”

小雪儿想了想,又开口:“娘,雪儿还有有一个小挎篮,也是爹爹给做的。还有两个大挎篮,是爹的。”

白梅停下,喘着粗气:“呼呼,好的,娘知道了。呼呼,我们先去厨房,盘点物资,呼呼。”

“娘,雪儿还是下地自己走吧。”小雪儿心疼的不行。

“呼呼,不用,娘想抱着你。呼呼,娘没事儿,娘有的是力气啊!呼呼!”

从鸡圈到厨房一共十几步的距离,白梅抱着小雪儿,愣是走了好长时间,期间还停了好几歇。

好不容易到了厨房门口,白梅赶紧把小雪儿放到地上,使劲儿的喘了几口气。

心里大骂原身,已经满脸大疙瘩,还吃的那么胖。又骂原身的丈夫,媳妇都那么胖了,不想着让她减肥,还什么都不让她干。导致原身更胖了。

又暗道:“既然身体是我的了,我就帮你减肥吧!从今天晚饭开始。”

白梅望了望天,心想得赶紧了,今天必须盘点完物资。所以啊,没等气儿喘匀了。就进了厨房,开始忙活。

将碗柜的碗,点了点,还挺满意。虽说所有碗碟都是粗糙的土陶碗,但胜在不少,五个碗,六个盘子,1个药罐,三个装水用的罐,两个盆。

3个木盆,4个木水桶。可惜啊,没有水缸。

灶台上,碱面半斤,粗盐半斤,醋有一小陶罐。

又在碗柜的旁边,发现两个打着补丁的破布袋子,一个里面是满满的栗米(就是小米),一个是稍微有点泛黄的面,足有3斤重。白梅很高兴,答应小雪儿的鸡蛋饼有了。

在米袋的下面发现一个装些满满的栗米的米斗(古代1升米=1.5斤米,10升=1斗,10斗=1石),白梅粗粗的算了下,大概有30斤的米。

还有一布袋里装有晒干的白菜。还有一个用柳条编的篮子,里面装有两个个鸡蛋……

白梅太高兴了,抱起旁边的小雪儿转了一圈,然后抱着小雪儿就往正房走。边走边盘算,厨房的食物,够她和小雪儿吃两个多月了。

正房就有些简单了,小雪儿的屋子,有一个硬板床,和一个木柜。里面放着几套小雪儿的衣服。有几件都打着补丁。

中间的会客厅有一套粗糙的土陶茶具。一个破旧的木头桌子和两把破旧的木头椅子。

白梅住的屋子,一个硬板床,铺着甘草,甘草上面有一床薄薄的褥子,两床破旧带着补丁的破棉被。

也有一个木头柜,白梅仔细的翻了翻,里面只有白梅的几件破衣服和两双破鞋。

白梅不死心,把所有的衣服都抖开,还是那些东西,就是没有白梅一心想找的银子。

白梅泄气的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特别难以接受,能买的起这么多陶器,虽然是土的,但也绝不便宜。

这原身的丈夫绝对有银子。可是藏哪里了呢?白梅实在想不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