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开局灵魂互换后:我和暴君he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财迷张

角色:宁王褚衿衿

简介:【搞笑沙雕+魂穿+双洁+甜宠】
买了个坑爹的穿越神器,褚衿衿从二十二世纪包租婆变成了冷宫弃妃。
吃不饱穿不暖就算了,这破房顶还漏雨!
不行!她得穿回去!
结果这一穿,直接穿到狗皇帝身上!
褚衿衿表示,她想静静!
不过…
偶尔当个皇帝也不错。
招猫逗狗吃喝玩乐她是样样不少!
深夜,褚衿衿被某人逼近角落:“褚衿衿,占我身子作威作福,是不是该补偿了我?嗯?”
闻言,褚衿衿翻了个白眼:“真服了你这个老六了…”
话还未说完,某个狗皇帝直接吻了上来。

开局灵魂互换后:我和暴君he了

《开局灵魂互换后:我和暴君he了》第5章 过往情史免费阅读

江祉砚居高临下的嗤笑一声,面部淡漠冰冷,“朕倒不这么觉得。”

说完,他大手一挥,招呼身后的随行太监,“将给衿嫔的酒端上来。”

褚衿衿惊恐的瞪大眸子,“陛下,你不能这样,你……”

随行小太监直接上前,和旁边的两个婆子配合,按住了褚衿衿,酒杯就这样逼近了褚衿衿的唇边。

褚衿衿脸色煞白,疯狂拼命挣扎,她不想死不想死啊。

千钧一发之际,褚衿衿以为自己肯定死定了。

只见眼前一黑,再次睁眼时,褚衿衿便看到眼前,她原本的身子已经吓得昏迷了过去。

两位婆子和小太监面面相觑。

褚衿衿,不对,应该是此刻的“承安帝”,重重一拍石桌,怒喝道:“都住手。”

“端着东西退下。”

小太监们面面相觑,一时没反应过来,皇帝为什么突然变了主意。

还是旁边的李公公,暗自给几人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们匆匆忙忙退下。

只听见“承安帝”坐在石凳上,周遭阴冷肃杀之气退去,声音清淡的道:“春桃,把你们家主子扶回屋休息。”

在这硬石板地上躺成一天,再醒来她不得腰酸背痛死。

方才春桃差点吓破了胆,这会听到皇帝命令,连滚带爬到褚衿衿身边,哆嗦着双臂把人扶回了屋。

把所有人都打发了,褚衿衿才惊魂未定的抚了抚胸口。

吓死她了,刚才差点就去见了阎王。

眼下,这次的危机算是躲过了,但万一下次狗皇帝还想要她命呢。

她不敢确定,每次自己都能躲过。

她要怎么才能打消皇帝想杀自己的念头?

褚衿衿扶额深思,而此时的江祉砚却被压得有一些喘不上气来。

没错!

就在方才,褚衿衿的灵魂穿到江祉砚身上时,江祉砚的灵魂被迫挤了出来,落在了此时此刻褚衿衿正坐着的石凳上。

江祉砚怒不可遏,他竟然被一个女人坐在身下!简直是奇耻大辱!

等他回归本体,竟要将这女人碎尸万段。

但是,他为什么会变成一个石凳?那现在,他身体里的人是褚衿衿?

几乎是下意识的,江祉砚已经认定,在自己身体里的人就是褚衿衿。

是她让他变成石凳了?她究竟是妖还是魔?为什么会这样的把戏?

江祉砚已经暗自在心里下定了决心,等回到自己身体,第一件事就是杀了褚衿衿这个祸患。

褚衿衿绞尽脑汁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的法子。

这时,跟在身后的李公公突然小声询问,“陛下,可要回勤政殿。”

褚衿衿起身,甩甩袖子打算起身,去勤政殿。

看看能不能在承安帝平常居住的环境找到点有用的消息。

对于一代帝王来说,杀死一个人,如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想要让他放过自己,那自己就必须对皇帝来说,是一个有用有价值的人才行。

想通这一点,褚衿衿便在李公公的搀扶下回了勤政殿。

众人都离开了,只是不凑巧的,不一会儿,天空上空乌云密布,噼里啪啦的雨点就这样砸在了石凳上。

江祉砚再次想杀人。

褚衿衿这边,刚刚回到勤政殿坐下,便有小太监前来通报。

“陛下,陈大人求见。”

褚衿衿挑眉陈大人?是哪号人物?

“让人进来吧。”

只见由小太监引着,进来一位一身月色长袍的男子,男子面如冠玉,身形修长。

上前两步,朝褚衿衿行了一个大礼。

“臣,参见陛下。”

褚衿衿迅速的搜罗记忆,陈景,承安帝多年良友,当今大理寺少卿,实则也是承安帝安插在朝臣中的眼线。

他这时来,定是有要事禀报。

褚衿衿装模作样的端正身子,压低声音沉声问道:“有什么事,直说。”

陈景挑眉,“陛下,我这么辛苦替你监视调查宁王的一举一动,我来了,你连杯茶都不让我喝?”

褚衿衿哑然,毛病还真是多。

她瞥了陈景一眼,有模有样的倒上一盏茶,递到陈景跟前。

“现在可以说了吧?”

陈景慢条斯理,端起茶盏淡淡抿了一口,脸色渐渐变得阴沉,声音低冷的道:“果然不如你所料,宁王最近不老实。”

“据我手下调查所知,宁王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收兵买马,私下联系了京城外军机营的虎头军。”

“你应该知道,虎头军原先的将领是宁王外公,而如今的将领是宁王一起长大的好兄弟。”

“宁王一心想替睿王报仇,这事不得不防。”

睿王是先皇后嫡子,也是名正言顺的太子。而宁王,是睿王一母同胞的亲弟弟。

按理说,先皇病逝,皇位应传于太子睿王。

可,先皇驾崩之际,紧接着太子瑞王的死讯紧跟着传来,而传被诏书上,下一代帝王的名字则是端王,也就是当今的承安帝。

承安帝登基还未足一年,根基部分,朝中大臣和各方势力,众多拥护先太子,对承安帝登基极其不满。

褚衿衿心思敏锐,将这其中的厉害在心中分析一遍,突然出其不意道:“宁王真的是想为兄报仇吗?”

呵呵,说的好听。

恐怕也是觊觎她屁股底下这个座位吧。

陈景格外赞同,“这个宁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先太子在世时,两人关系也没见得有多好。”

“不过眼下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最要紧的是怎样控制宁王,才不引起朝臣的反对。”

褚衿衿没有那个脑子,一时之间没想出好主意,随口问了句:“你怎么想。”

只见对面陈景看自己的眼神变得有些古怪。

随后便听陈景道:“我倒是有个主意,但就不知你愿不愿意。”

“宁王虽然野心勃勃,但却是个情种,听闻他早就钟情于褚衿衿,并因褚衿衿被送进宫,差点疯魔。不如……”

坐在龙位上的褚衿衿,听到这话,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宁王心悦她?这事怎么可能啊?原主褚衿衿和宁王,也就见过几次面好吧。

难不成这其中还有自己不知晓的内情?

不行,等回去后一定要好好问问春桃!

>>>点此阅读《开局灵魂互换后:我和暴君he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