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割裂的现实,唯一的我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椰子菠萝味汽水

角色:魏豪邬梦月

简介:【原创副本】【布局流】【天才流】
亚空间,即为存在于精神领域的数不胜数的异世界统称。
其拥有着无限的可能,从中带回的事物能够打破常规,物质领域的规则无法起到限制。
亚空间的出现,使得原本只存在假想中的奇迹一个个化作了现实。
但亚空间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危机四伏的,而其对于现实世界的影响又是无比深远的,有时还伴随了灾厄。
人类是在一次次教训中完善了亚空间的管控制度。
时至今日,所有人在上高中时便会接受内心世界的检测,而只有通过了检测,有希望成为超凡的逐梦之人,才有前往亚空间的资格。
符尤,一个无法通过检测的迷惘少年,却依旧渴望着前往亚空间找寻属于他的未来。
然而现实是无情的,检测失败的当天,双亲也因为意外去世,他与妹妹两人相依为命。
本以为会碌碌无为地过完一生,但神秘人赠予的一枚戒指改变了一切……
这是无梦少年与逐梦者们追寻自我的物语。

割裂的现实,唯一的我

《割裂的现实,唯一的我》第5章 最后一节课免费阅读

“喂喂,馆主不会要输了吧。”一旁观战的学员议论纷纷。

“节奏完全被对方掌控了,看这态势,估计坚持不了多久了。”一位年长的学员沉吟道。

“哇,真的假的,魏豪那小子进步这么快?这才几个月的时间吧,轻了一个量级的情况下都能击败馆主了。”

“馆主曾在全国大赛上拿过奖,他的水平对于我们来说是高山仰止,但毕竟停留在普通人的层面。而魏豪是逐梦者,击败馆主的确只是时间问题,三个月的时间说短也不短了。”那位年长的学员又解释道。

“诶,那魏豪为什么要挑战馆主呢?逐梦者挑战一个普通人,好像不太公平吧。”有人朝他问道。

他望着场上苦苦坚持的馆主叹了口气,“是馆主主动提的。”

“啊?”听到这个回答,不光提问者,周围其他人也懵了。

他们原本以为这场对决是魏豪想证明自己的实力。

“他不甘心啊,他就是在当年的综合格斗大赛里输给了一位逐梦者,才回来开拳馆的。”

此话一出,周遭的氛围沉淀下来,众人望向馆主的眼神肃然起敬。

任谁都清楚,普通人和逐梦者那无法填补,犹如天堑般的差距。

后者的提升几乎是永无止境的,前者却会在某个瓶颈上卡一辈子,是为普通人的极限。

符尤自然也听到了会员们的对话,但以目前台上的情况来看,馆主与魏豪的差距虽有,但还没到无法战胜的地步。

看得出来魏豪并未放水,馆主能坚持这么久也足以证明其实力。

那问题出在哪呢?

符尤观战的同时,脑子也在飞快的记忆和学习,两人的拳路、步伐、闪躲,都在他的视野里不断重演。

两人的技术十分相近,但馆主还是表现地更加老练,防守和进攻都效率十足。

观察一会儿,符尤找到了问题的核心所在,馆主的进攻缺少必要的决绝,大概是记忆里对于逐梦者的敬畏所造成的。

没有快速终结对方的信心,魏豪那过于有韧性的体魄又抚平了重量级上的差距,馆主的体力也渐渐跟不上年轻人,这才慢慢陷入了无法挽回的劣势。

眼看馆主再次险而又险的闪过了魏豪的一记直拳,然而面对后者胸前露出的空档,馆主砸向下巴的拳头只到一半便软了下来。

噗通!

他再没了力气,无力瘫倒,大口喘着粗气,“是…是我输了。”

符尤暗道可惜。

那一拳要结结实实地打上去,恐怕会是另一个结果。

但也没办法,类似的机会馆主已经错过了许多。

掌声和欢呼声响起,祝贺魏豪的同时,不少人上台搀扶安慰馆主。

然而,人群中响起了不和谐的声音。

“就这种水平也不自量力要挑战魏豪,属实是浪费时间。”

众人皱眉看去,说话的人是魏豪的姐姐,脸上尽是不屑,随后还不断的出言不逊,将馆主连带着拳馆里的学员们一起贬低。

“我们走吧魏豪,跟这些家伙练习,能有什么进步空间?”

她话说得很大声,整个拳馆二层的学员们都听到了。

“不管怎样,魏豪也在这练了几个月的拳,话说得未免太难听了吧。”有人看不下去了。

面对指责,她不仅没有反思的意思,还挑衅般瞪了回去,“我们家魏豪是逐梦者,未来肯定会成为明星拳击手,在你们这种破拳馆待过算是你们的荣幸。”

平时里受到馆主照顾较多的学员们一下便与魏豪的姐姐争执起来。

而作为事情中心的魏豪,此时在台上却什么都没说。

见此符尤多瞥了他一眼,没有参与到争执当中,径直走向馆主所在的休息处。

一旁有不少学员正帮着照顾,其中比较活跃的是一位身着深色紧身背心的少女,腰肢不见一丝赘肉,形体苗条流畅却充斥着力量感宛若一只野猫,单马尾高高地竖在脑后。

符尤一眼便认出她。

对方是馆主的女儿,名字好像叫邬梦月。

父亲的败北令这位活泼可爱的少女显得有些沉默,但她的眼神中除了失落,符尤隐约还感觉到了别的什么。

没来得及多想,馆主看见了他。

“你来了。”馆主摇了摇头,苦涩地笑道,“抱歉了啊,让你看到这副模样,教你打拳的家伙只有这种水平。”

他低头望着自己布满老茧的拳头,两眼失神,“我还是输了啊,和十年前没什么两样。开的这家拳馆,真的有意义吗?”

曾自诩为天才的他,早期在综合格斗大赛中鲜有对手,直到碰到了那些逐梦者。

面对绝对的实力差距,他作为普通人根本无能为力,再努力的训练也突破不了极限。

他陷入了自我怀疑,回到了家乡开设拳馆,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教出击败逐梦者的拳手,以达成他未能实现的目标。

之所以选择拳击,是因为在拳击规则严格限定下,逐梦者的优势理论上能够抵消不少。

可现实是,无法击败逐梦者的他,又怎能教出有实力击败逐梦者的拳手?

这些年的不断失败,也让馆主渐渐认清了这一事实,今天的挑战只是他的垂死挣扎罢了。

符尤没有回话,他不知道这时候该说点什么作为安慰。

对方失魂落魄的样子,令符尤似曾相识。

这不就是脑海中那些星辰里的,对命运不曾妥协但又无可奈何的他吗?

都走到这了,真的不想放弃啊!

馆主的心中一定也常常被这句话所占据吧。

馆主这些年对他照顾有加,就算不为了测试实力这一目的,符尤也是要帮他的。

他拍了拍馆主的肩膀,旋即在馆主和邬梦月诧异的眼神中戴上拳套。

符尤在一众学员惊疑不定的注视里走上了擂台。

“助教怎么上台了?!”

“他想干嘛?”

魏豪认出了对面的年轻助教,眉头一皱,“符尤?”

符尤扬了扬下巴,“听说你也毕业了,那以后估计很难见到了。”

不待对方回应,他向其勾了勾手,“来吧,免费给你上最后一节课。”

>>>点此阅读《割裂的现实,唯一的我》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