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剑开仙途

小说:玄幻

作者:笑少爷

角色:许多可

简介:【无系统、传统、不种马、无敌流、剑道、热血】
  在那个古老的蛮荒时代,神魔纵横,万族林立。上古先民与天争、与地斗,既不能成神,那便创造一条条成仙路。
  无数个纪元,无数条修仙路,每一条路都有人走,每一条路的开创也都埋葬了无数的先行者。这一世,一人族少年秉承先民的意志,誓要以手中剑,开辟一条全新路。

剑开仙途

《剑开仙途》第5章 斩杀免费阅读

灯昏。

昏黄的烛灯,本就永远都带着种说不出的沉重。

那灯下的人影呢?

影子虽在秋风中摇曳,可他是否也跟昏灯一样沉重?

现在花拂衣的心已沉了下去,全身不知不觉也已被冷汗湿透。

因为他发现眼前的血蝠首领竟是半人半妖的形态。

妖族达到金丹期可化人形,而半人半妖却也得有筑基修为才行。

而现在站在他眼前的,居然就是一个筑基修为的妖族,这怎能叫他不惊讶,不惧怕。

纵然他的实力有凝气境的水平,可就算他本身的修为就是凝气境,那在筑基面前也是不够看的。

这就好比鸡蛋跟石头的区别,而鸡蛋是怎么也碰不过石头的。

幸运的是,血蝠首领受伤了,伤势还不轻,是严重到危及生命的那种。

这种伤势他能够看出来,第一眼就已看出。

在青云宗并不缺乏筑基境的修士,他就见过许多,可就算是刚刚踏入筑基的,他们的气息也远比血蝠首领强大得多。

这并不是因为血蝠首领比他们弱,恰恰相反,在同境界,妖族往往是胜过人族,不管是速度还是力量,人族常常都处于劣势。

可如今血蝠首领的气息之所以比他们弱,就是因为他受过伤,命悬一线的伤,而且至今还未恢复。

这也就是花拂衣面对血蝠首领唯一的优势。

但有优势还不够,毕竟境界的差距是难以弥补的。

对方可以有许多微小的破绽,而你却不能有一丝。因为你只要露出一丝破绽,他就能抓住这一瞬间的机会给予你毁灭一击。

所以花拂衣脸上、身上都不能有一丝多余的动作。

毕竟在这间不容发的时刻,任何不必要的动作,都可能带来致命的危险。

现在,他那泛起波澜的内心已平静下来,他知道血蝠首领正在盯着他,用那刀锋般锐利的目光盯着他的每一处细节。

血蝠首领的手爪也跟刀一样,只要花拂衣露出任何细微的动作,那双手就会瞬间出击,将花拂衣撕得粉碎。

但血蝠首领一直都没有动,而是在静静的看、静静的观察,毕竟他的伤太严重了,已经伤到根本,伤到神魂,到了千钧一发的时刻。

本来经过这么多天掠夺来的阳气的滋润,他的伤势已恢复了一丝。而这恢复的一丝,就已足够让他不再忌惮花拂衣。

可就在今天的四更时,他却犯下了个严重到关乎安危的错误。

他并没有所谓的仆从、部下,这些天阳气的剥夺和采集,一直都是他的神魂在做这些事。

他将自己的神魂分成了五份,分别寄托在五只蝙蝠精身上,这样可以最大效率的掠夺阳气。可今天四更时,其中一只蝙蝠精竟被花拂衣捏死了。

他本就有伤在身,这下缺失一缕神魂让他差点崩溃。

所幸他修为深厚,最终抑制住了伤势,可接下来的战斗,他不仅不能再受一点过重的伤,甚至过多的消耗也不行。

因为他不能保证事后,不会出现什么别的意外。

毕竟有人做刀头舐血的勾当,那就一定也有妖做这种事。血蝠首领就是这种妖,所以他必须顾虑到所有可能会发生的意外。

花拂衣也在瞧着他,一双目光如出鞘的剑。他知道自己的剑法又迅速又准确,他的剑法境界已超过自己修为境界太多,这也就给予了他越阶战斗的底气与实力。

他相信血蝠首领只要露出较大的破绽,他就能用手中的剑杀死对方,他也相信对方一定会露出破绽,因为任何一个忍受伤势战斗的人,他们的耐心往往都不会太好。

现在他们都在等对方露出破绽,露出弱点。

血蝠首领首先开口道:“你知不知道那个杜庄主现在如何了?”

花拂衣面色平静,连眉头都未皱一下:“我只知道我得到了一个教训。”

“什么教训?”

“任何事情都不能轻易下结论,就算它已摆在了明面上来。”

血蝠首领忽然讥笑道:“你在为自己的决策失误害死了杜庄主而后悔?”

这言语很是锋利,他说的每句话都在努力让花拂衣破防。

可花拂衣内心却没有任何变化,淡淡道:“生老病死、天灾人祸,这都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我只是好奇你为何直到现在才杀他。”

“因为他能为我带来源源不断的阳气。”血蝠首领缓缓道:“庄园里精壮的汉子,外来援助的武夫,这些都是浓郁的阳气。包括你,等会也会成为我的养料,而且你是修行者,吸收你的阳气我的伤势也许就能恢复大半。”

花拂衣叹了口气,他总算知道他为何迟迟没有杀杜庄主了。他就是在利用杜庄主的人脉,源源不断为他提供浓郁的阳气。

在他来酒醉山庄之前,已经有十二名壮汉和七名武夫死在了血蝠首领手里。

夜色深沉,黎明前的那段时间岂非正是夜晚最黑暗的时刻?

花拂衣忽然转移话题,道:“你看上去并不是青云城地域的妖兽,我记得这里并未出现过血蝠。”

血蝠首领冷冷的看着他。

花拂衣继续道:“你说你为何突然出现在了这里,而且这么狼狈,连吸食凡人的阳气都要躲躲藏藏的。”

血蝠首领冷冷道:“你想说什么?”

花拂衣凝注他狰狞的双眼,讥笑道:“我只不过在好奇,是谁把你打得这么狼狈,他日后会不会再找上你然后把你活活打死?”

“活活打死”这四个字眼就像一根针扎在血蝠首领的神经上。

他忽然双目赤红,大叫道:“我看是你找死?”

他竟因一句而破防了。

他那乌云般的羽翼骤然扇起一阵冷风,整个人腾空而起,一双利爪样的腿剪刀般剪向花拂衣。

无论谁被这一击打中,必定会非死即伤。

花拂衣只能暂避锋芒,轻轻一拂袖,身子已向后滑出,退后了七八尺。

现在他双目亮出的光芒已胜过烛火。

他剑法不仅准确,他的眼神也同样尖锐。

血蝠首领的每一个动作都已落在他眼里,他并没有招架,也没有迎击,他只四处闪避着,等待对方出现破绽的那一刻,从而给予致命一剑。

屋内的桌椅被破坏得粉碎,整个房子也都摇摇欲坠。

虽然血蝠首领不能使出筑基修为的手段和妖族的各种神通,但他翅膀的每一次扇动,拳头的每一次轰击,以及腿脚的每一次飞踢都能带起强劲的狂风,这些都不亚于凝气三重修士的全力一击。

花拂衣仅仅被拳风擦中,他的衣衫就已破碎。手臂仅仅被腿脚挨到,就差点骨折。

幸好他不仅剑快,身法也快。那快如飞燕、灵敏如猿猴的身法不知救了他多少回。

虽然现在他雪白的衣衫已破破烂烂且沾满血渍,但实际危及生命的严重伤势并未出现。

他一直都在闪避着。

冷月,冷风,连影子都是冷的。

两条影子在屋内疯狂窜动着,灯火忽熄忽亮。影子又飞到月下,飞到秋林里,飘忽不定。

秋夜的大地一片萧索凄凉,风中似乎也带着种死意。

就在这时,一道寒光忽然闪过,冷风中忽然想起一阵奇异的声音。

但这并不是风声,而是剑。

剑锋破空时,岂非也会带起一阵风声。

这声音响起的一刹那,那两条在月光下飞舞的影子,就在一瞬间都安静了下去。

一股鲜血从其中一条影子的脖颈处飞溅而出,洒了满天血花,连月色也被染得绯红。

此时秋林中已只剩下风声和急促的喘息声。

萧萧木叶下,花拂衣站在那里,手里提着剑,鲜血正一连串从剑尖滴落。

>>>点此阅读《剑开仙途》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