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恰逢同学少年时

小说:文学小说

作者:安华水

角色:梅美美陆翠玲

简介:班长王能木因为在一次学校组织的毕业班野营拉练活动中,带领迟到的同学搭便车追赶队伍,受到了学校的处分。班上的同学纷纷打抱不平,他们为了让学校取消对班长的处分,通过请愿申诉为班长洗白,搞发明创造为班长争功等方式,演绎出一段段飞扬和疼痛,可歌又可笑的校园励志故事。

恰逢同学少年时

《恰逢同学少年时》第五章 老木有个娃娃亲免费阅读

王能木翻开课本,看到里面夹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老木:放学后我和你一起去看望陆翠玲同学,翠玲的妈妈李阿姨在车辆厂当车间主任,是师母的领导和好姐妹。高厚松的事,我们可以找翠玲的妈妈从中帮忙。不过我必须同你一起去,我担心你会假公济私。”

王能木看了看纸条,感到化解尹老师对高厚松的怨恨有希望了,他发自内心地高兴。但最后一句担心他假公济私,他感到又好气又好笑。虽然纸条没有落款,但从字迹和语气中,他能感觉到是谁写给自己的。

下午放学前,王能木把班上的同学分成了八个组,由班干带队分别到今天请假的同学家里去看望和补课。当王能木宣布自己和梅美美单独一组去看望陆翠玲时,立即引起了全班同学的哄堂大笑。

同学们为什么会笑话王能木?原来王能木和梅美美之间还有这么一段故事。

王能木和梅美美的爸爸是抗美援朝时生死相依的战友,转业后一起分配到江州行署燃料公司担任正副科长。两年后江州下辖的紫峰县成立燃料公司,他们又一起被下派到紫峰县燃料公司担任正副经理。

两位战友成家后有个约定,如果头胎生的是一男一女,就结娃娃亲,让两家的关系亲上加亲。

生活中往往就有这么巧合的事,王能木和梅美美的父母当初不管是有心或是无心之说,竟然一语成谶,命运中安排好的情节,和他们的想象严丝合缝,当他们头胎生了一男一女俩孩子后,两对夫妻就开始以亲家相称。

小时候过家家,王能木和梅美美还真以夫妻相称为荣。可到了上学年纪,在学校里同学们都笑话他们是有老公老婆的人了,把他们害羞得只想往地缝里钻,所以小学五年,初中两年,他们就读同一个年级,不敢在同一个班,甚至见面都不敢说话,怕被同学笑话。

可到了高中后,梅美美可能是成熟得早,也可能是王能木的优秀吸引了她,她一反常态地在同学中主动公开和王能木的娃娃亲关系,还利用爸爸妈妈与校领导的关系,把自己调到了王能木一个班。

王能木是学校里学习成绩的尖子和学生会的大红人,梅美美的主动,常常搞得他不是左右为难,就是在同学面前被笑话。

今天,为了高厚松,他不得不答应了梅美美的请求,只得硬着头皮让同学们去笑话。

放学后,一出校门,梅美美就主动和王能木走在一起,同学们见此,一个个边嘻笑着边避开。

梅美美看到王能木很不好意思地和自己走在一起,就故意提高嗓门,大大方方地对王能木说:“你别不好意思,我们是父母早就定好了的娃娃亲,全紫峰城的人都知道。小时候过家家你一直称呼我老婆,你现在可不能撒赖,你今生今世铁定是我的人,你想跑也跑不了。”

王能木看到梅美美声音越来越大,好像是故意说给全世界听的。他担心梅美美还要继续张扬下去,就在梅美美的手臂上使劲掐了一下。

梅美美摸了摸被王能木掐痛的手臂,假装十分生气地对王能木说:“你怎么这么狠心,掐这么重,我知道你心里喜欢陆翠玲,讨厌我,但是我要告诉你,只要我梅美美不松口,陆翠玲你想都别想。”

说实话,要说王能木喜欢陆翠玲是假的,倒是陆翠玲喜欢王能木才是真的。不过王能木对于来自异性的追求和喜爱却是刀枪不入,他对陆翠玲表现出来的喜欢视而不见。不知是不是父母定的娃娃亲让他对异性天生免疫,还是因为忌惮梅美美的存在而不敢有非分的想法。

来到陆翠玲家,梅美美故意对陆翠玲说:“翠玲,休息了一天恢复得怎么样,我老公带着我来看你给你补课来了。”

陆翠玲知道梅美美是故意挑逗自己的,也故意用讽刺的语言刺激梅美美:“别那么不要脸,王能木将来是谁的老公还不一定呢。你说得那么好听,是老公带你来的,是你自己要来的吧,是不是担心我把老木抢走了。”

梅美美得意洋洋地对陆翠玲说:“是又怎么样?没有我的允许你看老木敢不敢对你好。不过看在咱们俩好姐妹的份上,我今天把老木借给你一个小时,让他把今天学校发生的事讲给你听听,顺便补补你今天落下的课程。我去找阿姨聊聊,请她帮我们做做师母的工作。”

梅美美的妈妈和陆翠玲的妈妈小时候一起长大,是关系非常好的闺蜜。梅美美和陆翠玲同年同月生,陆翠玲比梅美美大十天。俩人从幼儿园起就是同班同学,俩人的妈妈常常带着她们一起玩耍,她们也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所以,俩人之间相互挖苦和对掐是常事,不过话说得再怎么难听,谁都不会生气。

从陆翠玲房间里出来,梅美美就去厨房里找陆翠玲的妈妈李水香去了。

走进厨房,一阵阵香气迎面扑来,梅美美调皮地对李水香说:“李阿姨,你是知道我们今天要来,才准备了这么香喷喷的晚餐迎接我们吗?”

李水香平时把梅美美当亲闺女一样看待,看到梅美美和自己开玩笑,也故意逗逗梅美美:“我才不给你这个小气鬼吃呢,我是给你玲姐补身体准备的。你看你玲姐累病了,你就空着手过来,也不带点东西来慰劳你玲姐,我凭什么要给你准备好吃的呀。”

梅美美知道李阿姨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她顺着李阿姨的话接着说:“好饭好菜就留给翠玲姐姐吃吧,我想求你帮我一个忙,不知道阿姨能不能够答应。”

接着梅美美就把今天校园里发生的事,特别是高厚松为王能木打抱不平把墨水砸向黑板把尹老师搞得狼狈不堪的事,讲给了李阿姨听,她请求李阿姨在背后做做师母的工作,让她不要到校长那里逼着校长给王能木和高厚松作出处分。

李水香听了梅美美讲述的事情经过,面带难色地对梅美美说:“要说你们的师母也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什么事都好商量,现在最难的办就是她老公的那身的确良布料衣服。我知道她是用了夫妻俩两个月的工资,才托人从上海买回来的。现在王能木和高厚松已经上门赔礼道歉了,尹老师也原谅了他们。如果他们能答应赔尹老师一身同样的衣服,我估计你们的老师和师母会向学校说明情况,不会让学校给他们俩作出处分的。”

听李阿姨说事情的解决就只要一身衣服就可以,梅美美马上答应了李阿姨。

李阿姨告诉梅美美,今晚师母上晚班,她会在车间里找师母商量,她让梅美美明天等她的好消息。

>>>点此阅读《恰逢同学少年时》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