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北塘村往事

小说:文学小说

作者:楚风文学

角色:徐寡妇老蔫

简介:华北北塘村木匠赵广田,外号“赵老蔫”,育有三个儿子,木生、秋生和晚生,故事写得是他和三个儿子从八十年代初到老蔫病逝时的事,长子木生继承了他的老本行,发展了木工产业,做了村长。二儿子秋生年少惹祸,坐牢后成为了风水先生,老儿子晚生考上清华大学,成就了一番事业。养女四凤体弱多病,最后赡养了年迈的老蔫,并为他送终。涉及创业和养老等话题,旨在留下那个时代的记忆。

书评专区

楚风文学:很生动,文笔和内容都不错,期待后续更新。

北塘村往事

《北塘村往事》第五章、亲密接触免费阅读

桂红吃过晚饭,早去村东串门去了,徐寡妇已经把老蔫的铺子整理好,给他新加了一条薄被,屋子里飘出一股艾蒿的味道。

“大哥,今天晚上就住这吧。我已经薰过蚊子了。”徐寡妇手里缝着老蔫裤子上刮出来的口子,她抬起头来眼色迷离地盯着老蔫。

“不太方便吧。”老蔫悻悻地说道。

其实,老蔫心里清楚,这徐寡妇他是不敢随便招惹的。可是看着徐寡妇的俊模样,特别是那丰乳肥臀的身段,老蔫也难抵诱惑,不免春心萌动这一回。

“怕我吃了你呀。”徐寡妇从来都不缺追求者,可是她最清楚,那些男人不过是为了占她点便宜罢了,自打老蔫来家干活,让这个家里有了男人的气息,老蔫对她是绝对有诱惑力的,她早就默默喜欢上这个老实本分的外乡汉子了。

堂屋里灯光明亮,西屋的灯光却有点昏暗,邻居家妇女打牌声时不时送过来,倒是显得这小院有种特殊的宁静。

雨水把院落冲刷得有些纯洁,雨后的凉窜入人们的肌肤,西屋里的两个人都不做声,仿佛能听到彼此心跳的声音。

“渴吗?我给你倒杯水吧。”徐寡妇先开了口。

“嗯”老蔫回过神来说。

“喝水吧。”徐寡妇倒了水,递到老蔫面前。

“好,好,放这儿吧”老蔫儿有点语无伦次。

“你看你,快接着呀。”水杯递到了面前。

“好,好”老蔫伸出手来接水,徐寡妇的小手捂到了老蔫布满老茧的手上,老蔫感觉像杵到了火炭上似的,他一下子抽回了手,水洒在了地上。

“哎呀,你看你,差点把杯子打了”徐寡妇嗔怒道。

“我还是出去看看她们打牌吧,我出去逛个门子。”老蔫随口道。

“在家陪我说会儿话吧”徐寡妇堵在了过堂门口,两脚岔开站在那里。

“我出去方便方便。”老蔫向门口走来。

她还是没有挪开的意思。

老蔫默默地站在门里,“让我出去一下吧。”他的声音不是很高,态度有些迟疑。

“我有那么吓人吗?”徐寡妇望着他轻声说道。

“啪”拉火开关一声响动,西屋的灯突然灭了。

还没有回过神来,老蔫已经被徐寡妇抱在了墙上。

再本分的人,也难承受这诱惑,在徐寡妇又亲又抱之下,老蔫还是乱了方寸。

一股女人香飘进老蔫的鼻孔,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上,屋子里静悄悄,能够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这一次,老蔫心满意足地把徐寡妇揽在了怀里,徐寡妇终于如愿以偿靠在老蔫胸前,二人感觉到无比的幸福与激动。

“二婶子,在家没?,有的地方俺不会缝呢。”贵儿媳妇应声走进了院门。

老蔫蹑手蹑脚地爬上了铺,盖起被子,装起睡来。

“在,进屋吧。”徐寡妇迎出堂屋门。

堂屋的灯随着关了,东屋里徐寡妇给她指导了起来。

贵儿媳妇走了,桂红看电视也回来了。

老蔫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他有些失眠,反复把徐寡妇和家里的黄脸婆对比着,既兴奋又有点后悔,后悔自己胆子太小,也后怕自己刚才犯了作风。

“人家常说家花没有野花香,这女人真是有味道,反正也没有干别的,就是亲亲、摸摸的。”老蔫心里想,剩下更多的是回味刚才的每一个细节了。

一直想到后半宿,困意占了上风,老蔫还是滑进了梦乡。

终于有几片叶子飘落下来,秋天的气息愈发浓厚起来。

小院子里飘着浓重的油漆味,老蔫和木生忙着给新安的门窗刷漆,虽然只是换了门窗,却使老屋散发出新的活力。

“爸,你看这里行了吗?”木生站在凳子上干得很卖力气,“终于可以完工,回家看我喜欢的姑娘去了。”木生心里想着。

“再仔细刷刷,干活别总是粗枝大叶的。”老蔫想的倒是干得慢一些。

这几天,老蔫和徐寡妇眉来眼去的,更多出了几分异样的感觉来,他干起活来兴致很高,没人在的时候,俩人自是少不了搂搂抱抱,亲亲小嘴啥的。

老蔫本就是勤快人,占了人家便宜,自是更加殷勤,他把徐寡妇家能修理的地方都修理了一遍。

空闲的时候,老蔫也在那里发愣“这个女人真是不简单,老早丧夫,没有改嫁,拉扯着两个孩子长大。”这时他心里更多的是佩服和同情了。

“大哥,你算算一共干了几天,我该给你多少工钱?”徐寡妇问道。

“拢共是十七天,大工是10元,小工是5块。”老蔫答道。

“哎呀,真是让你们爷们受累了,我给你们200块,剩下的就算是给我帮工了吧。”徐寡妇笑嘻嘻地说。

“真是少了点啊,哎,200就200吧,你也不容易,孤儿寡母的。”木生刚要开口,老蔫抢先说道。

木生放下手里的家什,看着老蔫,很是不高兴。

“这小子真是仁义,将来把我家小红给你做媳妇吧。”徐寡妇见木生不高兴,忙不迭的打岔。

她哪知道木生有他自己中意的女人,虽然还只是剃头挑子一头热。

“要是有啥活计,就给俺捎信啊。”老蔫客气道。

隐约的他的心中也有一个梦想,这梦想也是值得他留恋,朦胧中他还真的喜欢上了她,他不愿意马上把这梦想抛弃。

“谢谢你们爷俩了,有空来家串门呀。”徐寡妇送爷俩出了门。

走在回家的路上,老蔫坐在自行车后盘算着“这个活,赚的钱刚好够交队里,没有交老婆的份了,也只好把自己偷攒的几个私房钱拿出来了。”

当然,在老蔫的心里也有些许不是滋味,“这女人真是太厉害了,我到底还是上了她的钩。”

正想着,自行车已经来到了自家门前。

>>>点此阅读《北塘村往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