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幕玄境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泊渊

角色:渊杨 渊馨儿

简介:【玄幻】【无系统】【悬疑】【慢热】【脑洞】羽尘借助因渡劫陨落的强者身体在异世界重生,在不断的生死边缘徘徊的羽尘极限突破,拨开一层又一层的谜题。当他渐渐了解了这个世界的真相后,身为人类的羽尘,为了人类的生存,召唤热武器,操控异世界宝器,科技与魂力体系的对撞,他无惧未知,一路披荆斩棘,踏虚空,诛魔域,笑苍穹。

书评专区

爱吃绿豆沙糖水的贺峰:这部小说让人眼前一亮呀,终于不再是千篇一律的系统脑洞了

天幕玄境

《天幕玄境》第五章 渊馨儿免费阅读

羽尘被疯狂的傀枪用漆夜蟒枪钉在树上后,鲜血四溅,强大的冲击力顿时让羽尘晕死了过去。

傀枪嘿嘿的笑着,舔了一口溅在脸上的鲜血,转身看向四周慌乱的黑衣人,眼中尽是暴戾之意。

其余的黑衣人见状,纷纷赶来跪伏在这名黑色皮甲男人面前,每个人都有些瑟瑟发抖,看其模样,这个黑色皮甲男人应该是又要发疯了。

傀枪桀桀的笑着,饶有兴趣的看着被钉在树上晕死过去的羽尘,冷笑道:“刚刚,你们看到了我和这蝼蚁战斗了?”

四周的黑衣人只感觉空气为之一滞,一股莫名的恐惧感从每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眼前傀枪的话语不善,想到之前和其巡逻的组员离奇的失踪,难道是...

傀枪一脸邪意笑着,突然他眼神一冷,猛的抓住一侧一名黑衣人的脑袋。

“那么,你们就去死吧!”

话刚落音,那名黑衣人的脑袋瞬间被傀枪捏爆了,鲜血混合着脑浆在傀枪手中滴落下来,场面甚是血腥。

其余人见状伏在地上大喊着道:“傀枪大人,饶命啊!”

傀枪没有言语,手上汇集出一股紫色的光藤,一下子缠住现场所有黑衣人的脖子,所有人都痛苦的抓住脖子上的紫色光藤。

还未等这些黑衣人有过多的挣扎,紫色的光藤猛地收紧。

咯吱咯吱,现场所有的黑衣人瞬间没了气息,身体瘫软着倒在了地上。

而就在这时,一道湛蓝色的光芒闪过。

光芒转眼临近,傀枪见状立马滚身躲开,待稳住身形,他嘿嘿的冷笑着,转身看着后方一袭月白色袍子的渊杨。

他的表情突然有些癫狂的说道:“你到底还是出来了啊,我追踪你那么长时间,你竟然会为这个不认识的小子而现身,真的让我大吃一惊!让我想想,这小子和你是什么关系,你这该死的慈悲心怎么就是改不了呢?”

说完,他拔出钉在羽尘身上的长枪,鲜血挥洒间,他猛的向面前的男人刺去。

渊杨见状,也不啰嗦,幻化出一柄冰剑直接架住傀枪的这刁钻的一刺,随后剑一挑,直接将傀枪的长枪架开,傀枪趔趄着朝前方栽去,一时间竟然没有站稳。

渊杨没有理会他,身形急速后退,将羽尘直接抄起扛在肩膀上。

傀枪见状赶忙提枪直接刺上,这一下竟然直接刺在渊杨的身上,一击得手,傀枪欣喜若狂。

可很快,傀枪愣住了,因为眼前的渊杨竟然直接化为冰雕,而傀枪的长枪竟然是刺在冰雕上。

随即冰霜炸裂,傀枪被震退好几步,待他掸去眼前的冰霜,才发现渊杨和羽尘却已经失去了踪迹,傀枪羞恼成怒,歇斯底里的在空地上咆哮着。

可恶的渊杨,你就这么瞧不上我吗!

可是空荡荡的天地没有任何声音,似乎都是在嘲讽着傀枪的失败。

羽尘被解救后,已经昏迷几日有余,此时他感觉到无尽的寒冷,隐约间似乎还看见一些龙形生物的虚影,还有一柄湛蓝色长剑,羽尘只感觉自己模模糊糊的看不清。

还未待他真正摸索清楚之时,一声仿佛来自远古的咆哮声直接在羽尘耳边炸响,羽尘直感觉自己胸口似乎快要爆炸了一般,他张开嘴大声的呼喊着。

可是周围的呼啸声渐渐的淹没了他的声音,羽尘只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淡,最后直接失去了意识。

扑通,羽尘一翻身摔倒在地上,待他看清四周的环境时,他挣扎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个房间内。

正恐惧刚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时,这时一个人推门而进,他警觉性骤起,一个闪身来到房门后。

待那人推门进来时他一下子从背后将那人勒住。

入手是如此的柔软细腻,一股少女的幽香也随即钻入羽尘的鼻子内。

就这么一会儿,竟让羽尘有了片刻的心神荡漾,可警觉性还是让羽尘冷声道:“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那咆哮声是什么玩意,你是不是和他们一伙的?说!”

那人脖子被勒住,痛苦的挣扎着,羽尘这才发现对方是个女人,而且似乎还没有什么还手的余地,显然这女人是个普通人。

看着跌落在地上的水杯,羽尘立马意识到自己似乎是抓错人了,他连忙松开手,朝后退了几步,依旧警惕的看着这个捂着脖子不断喘息的女孩子。

那女孩子干咳了几声有些委屈的说道:“这是我的家啊,是我父亲救你回来的,你回来的时候全身是血,我父亲看你快死了,便给你疗伤,不然的话你早就死了,你....你刚才弄疼我了!”

羽尘摸了摸身上的伤口,这才发现伤口处只有一道浅浅的疤痕,再抬头看那女孩,这时的女孩似乎被羽尘勒疼了,涨红着小脸在那里抚摸着被羽尘勒的生疼的脖子。

这女孩约莫到羽尘鼻尖位置,一头湛蓝色的长发,头发被一条玄色的发巾系了起来,身上是一件雪白色的裙子,腰部的尺度盈盈一握,缠绕着的是一条湛蓝色的小腰带,裸露的手臂和小腿暴露在外面,皮肤细腻如羊脂,竟难得是一个美人胚子。

羽尘眯眼上下打量着女孩,发现她身上没什么危险的气息,意识到自己误伤了好人,立马弯腰鞠躬忙赔礼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们救的我,因为之前我遇到了危险,所以我这算是条件反射。”

那女孩子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哼声道:“真是粗鲁!”

羽尘有些尴尬的摸着自己的脑袋,连忙找了一个话题岔开,他环顾着四周。说道:“那个...您父亲是哪位,谢谢哈。”

“我父亲名叫渊杨,也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他的名字,我是他女儿,我叫渊馨儿,你这个人,真的是...好心没好报!真讨厌,哼!”

渊馨儿气呼呼的说着,羽尘听到渊杨名字后,立马醒悟过来。

而此时他心里想着,当时对方那么多人,被自己偷掉魔晶核的那个怪人傀枪用长枪像腊肉一般将他戳在树上,那家伙明显也是个不俗的高手。

渊杨是怎么从他们手上救下的自己,对方的实力明显也是不弱的,而且还有那些杂兵也在,如果渊杨能在他们手里救下自己顺利脱身,说明这个渊杨的实力还真是深不可测。

正思考这问题时,那渊馨儿又说道:“唉,你没事了吧?怎么不说话了?”

羽尘才发现自己刚刚失神了,连忙回答道:“没...没事,只是醒来后有些头晕罢了!现在没事了!对了,谢谢你啊!刚才的事太抱歉了。”

这时,门外面有人叫着渊馨儿的名字,渊馨儿答应了一声便对羽尘说道:“父亲叫我了,我出去一下啊,你没事就自己转转吧!这里只有我们一户人家,别跑远,你伤势还未完全恢复。”

羽尘点点头,起身走出屋外,待出屋后,羽尘才发现这里环境却是难得的人间仙境。

此处位于山顶,浮岚暖翠,远处的雾气被风卷得在山腰间调皮的旋转,似乎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正躲着她的情郎,羞嗒嗒的却不失纯美。

近处,是一些似梯田模样的田地,清晨的一丝金光洒在初露雏苗的蔬果上,令人目酣神醉,隐隐间,竟有一丝安宁的意味。

羽尘此刻正处在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内,院内的一角有堆砌起来的木柴,之前救过自己的渊杨此刻正在那里劈着柴,空气中是一种好闻的木材清香味。

羽尘贪婪的深吸了一口这掺杂着清香的空气,此刻他觉得自己心胸豁然开朗,仿佛自己置身在云上,在云端中漫步行走着,久违的放松感让羽尘倍感珍惜,他闭眼感受着这片灵气萦绕的天地。

>>>点此阅读《天幕玄境》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