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妙手偷香

小说:都市修真

作者:反文贝

角色:李寒 老陈

简介:乡村青年李寒,第一次进城就阴差阳错被冬眠50年的虫子咬了,意外拥有一双神奇妙手。从此以后,他左手愉悦女人,右手止血疗伤,一步步成为妇女之友、男人公敌、商界奇才、传奇神医、一代兵王,走上人生巅峰,书写不朽传奇……

书评专区

妙手偷香

《妙手偷香》第005章 邻居家卧室的声音免费阅读

那虫子突然开口“指点迷津”后,搞的李寒更加怀疑人生,难不成自己成了异能者?

不过话又说回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句话爷爷经常跟他讲。

谁说不是呢?既然虫子都能开口说话,还有什么事不能发生?

这天,李寒正吃过午饭,接到了刘畅警官的电话。

“李寒,你的伤情鉴定结果出来了,是重伤。还有你爷爷的事情,你节哀顺变,这边需要你过来的话,我再通知你。”不得不说,刘畅对李寒还是挺上心。

“谢谢刘警官,我现在只能依靠你了。”李寒感激地说道。

鉴定结果出来的当天,刘畅就向所长张天莫进行了汇报,告诉他重伤不能调解,必须得起诉。

得知结果后,张所长眉头紧锁,满脸愁容。

“知道了,你按程序办。”

张所长显然是为难了。轻伤还可以调解,这重伤如果不起诉,那就是知法犯法,上面追究起来,他张所长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当天晚上,张天莫最不愿接到的电话还是来了,不错,正是刀哥。

“张天莫,怎么回事?我老婆怎么被拘留了?!你不是答应摆平的吗?你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解释,你今天别想睡个好觉!”刀哥灼灼逼人,感觉自己丢了好大的面子。

“刀哥,你先冷静。这事我也很为难,伤情鉴定确实是重伤,无法生育……”

“别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我跟你明说吧,我每年上供你那么多钱,这点小事你都办不好,小心大家都不好看!”刀哥一副鱼死网破的神情。

“你先别急,别急嘛,我来想办法,我亲自来办,行不行?先委屈嫂子进去待几天,避避风头,保证让你……”

张所长话没说完,刀哥就挂断了电话。刀哥在市里的实力数一数二,自己每年都收他的进贡钱,早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不帮忙不行。

张所长操碎了心,只得到处找人想办法。最后,莲子村村长老陈进入了他的视线。

中间人办事果然有效率。这不,村长老陈马上就来到了李寒暂住的邻居家。

老陈在莲子村当了多年村长,村里人都很敬重他,声望很高。

看到老陈来了,邻居喜出望外,忙招呼道:“老陈来了,快坐快坐,稀客啊”。

简单寒暄了几句,老陈把李寒喊过来,开始“聊正事”。

“李寒,你爷爷走了,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李寒还蒙在鼓里,以为村长只是简单的来看望一下他,没做多想。

“能有什么打算,看有没有打工的地方,去外地打工,混口饭吃吧。”

“你爷爷的事情,你也别太难过,需要村里帮忙的,尽管开口。”老陈顿了顿。

“你在市里被打的事,我也听说了,听说是重伤?”

“我被打的事,他村长怎么都知道了?这狗日的王萍萍,关系网深啊。”李寒听到这话,心里直犯嘀咕。

“是啊,被三个人打的,是一个女的指使的,医生说我无法生育,他们应该被抓起来了。”

李寒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老陈是为这事来的。

“李寒,实不相瞒,对方找到我,让我当个和事佬,说只要你肯出具谅解书,他们就安排你去上班,还安排你后续治疗。”老陈边说边观察李寒,看他没有抗拒的意思,继续说道:

“李寒,你要是念在我是村长的份上,听老陈一句话,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给他们写一份谅解书。伤害已经造成了,他们坐牢对你也没好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要为将来考虑,眼光放长远。再说了,你帮了他们,去他们那里上班,他们不得把你当座上宾啊。”

说到这,老陈笑了起来,还对着邻居讲:“你们说,是不是?”

“是是是,冤家宜解不宜结,这事是要好好考虑。”邻居也跟着附和。

李寒还是没有表情,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老陈我是过来人,你去城里工作,你爷爷在天之灵也会欣慰,说不定还能在城里安家呢,你说是不?再说了,你去外地打工,人生地不熟,出了啥事也没个照应,你就在市里工作,还能时不时回来祭拜下爷爷,多好。”

不得不说,老陈的确有当说客的本事,这话确实说到了李寒心坎里。

“我,我考虑考虑。”李寒思考良久,不好直接拒绝老陈,也不好太过草率。

“好的,你好好想想,我等你消息。”

当晚,李寒失眠了,想了很多。一方面,他觉得老陈说的也有道理,他们坐牢了,自己的病也好不了。另一方面,他又担心自己如果出具了谅解书,不就辜负了刘畅警官吗?

李寒又开始纠结,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可怜的是,他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转眼到了凌晨两点,邻居房间突然响起了声音,仔细一听,原来是床动的声音。好家伙,邻居夫妻正在亲热呢。

李寒房间就在他们隔壁,邻居肯定以为他已经睡了,才开始在大半夜里嘿咻。

“你注意一点,隔墙有耳,被听到了多尴尬。”女邻居还是有所顾忌,拍着老公的背说道。

“狗日的,他到底要在这住多久?钱也不给,白吃白住,连亲热下都要小心翼翼?我们是菩萨啊?不行,明天跟他委婉的说一下,要么给钱,要么滚蛋,别天天白吃白喝。”

这世界就是这样,白天看上去多和气的人,一到夜深人静就露出了本性。

“你小声点,别让他听到了。”女邻居赶紧阻止老公继续说下去,然后不自觉地小声叫了起来。

听到邻居的对话,李寒心里真不是滋味,反倒让他不再纠结,更加坚定了去工作的决心。

第二天,邻居男人真的来找李寒了,还没等他开口,李寒抢先了一步。

“大哥,我想好了,明天就去城里打工,这段时间打扰了你们,实在不好意思。”

“哎呀,李寒,在哥这里住的好好的,怎么说这种见外的话。不过我倒是觉得,昨天老陈说的有道理,你还年轻,人生长的很,何必跟自己过不去。”邻居嘴上这么说,心里不知道多乐滋滋。

过了几天,李寒跪拜了爷爷,带上行李,再次登上了去城区的车。不同的是,他这次写了一封谅解书,按照老陈的指点,越过刘畅警官,直接去找了东明派出所所长张天莫。

“李寒,你狗日的什么意思?谁让你出谅解书的?你为什么不和我商量?!”

知道消息的刘畅气急败坏,直接冲进张所长办公室,对着李寒一顿吼。

“刘警官,我……”李寒百口莫辩。

“你知道我为了你做了多少事吗?你知道你这样做意味着什么吗?”

“行了,刘畅!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所长?不就是个谅解书吗?这是正规程序,别人自愿,你该干嘛干嘛去。”

刘畅怒了,却又改变不了什么。他指着李寒,欲言又止。留下一句“你小子”后,失望地摔门而去。

>>>点此阅读《妙手偷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