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土匪式修仙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纯情的大白哇

角色:苏狗蛋 王朝苏

简介:【凡人流+慢热+腹黑+仙侠】
【强调一遍:凡人流!】【四千字大章,一章顶两章】
“我可是仙人后代......”
从牛头村偷跑出来的苏狗蛋,莫名其妙走上一条修仙大道。
凭什么仙家资源全部都把控在豪门大族,圣道宗门手里,我苏狗蛋只有一条信念,能抢的绝不去偷,能偷的绝不去.....还是偷了吧。
天地四柱,北疆,南州,西域,东土,妖魔海,且看苏狗蛋在九天十地,怎么掠起资源,成为唯一的超脱者。

书评专区

土匪式修仙

《土匪式修仙》第五章:天生乖巧小九儿免费阅读

黑袍老太转过身子,向着床榻上的丫头说道:“小姐,我和小青两人都受了点伤,现在外面还有不少大妖作祟,现在回去怕是不安全,我已传音给族中长老,想来三五天内就有族人来接,我们就在此地歇息几日可好?”

丫头听言无有不从,很是安静的点点头。

随后又叮嘱了苏狗蛋和丫头一番,千万千万不能越出外边浓雾半步后,便让他们先出去外头玩耍,留下屋子给她们疗伤。

丫头很是乖巧的点头答应,苏狗蛋也很识趣,既然要抱大腿,那你说啥就是啥。

两个毛小孩从木屋出来,转了一圈,找了个像是客厅的屋子后,便走了过去。

小丫头呆呆讷讷的,坐在客厅处的太师椅上,单手托腮,小脑袋瓜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半柱香时间过去了,一动不动的,仿佛给她一张椅子就能坐到地老天荒一样。

而苏狗蛋此时也老老实实的坐着,两只小脚不停的晃悠,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此时,木屋处的黑袍老太捏动手指,挥出一道水幕,水幕中浮现苏狗蛋和丫头的身影,见两人都老老实实的坐着,看了半晌,才收起水幕。

“哎,可怜的人儿啊,自从夫人走后,小姐在族中的地位就一落千丈,可偏偏奈何资质太高,招人妒忌,哎...”黑袍老太叹道。

“若是等到小姐血脉觉醒,怕是又惹祸端啊...”

青衣女子皱着眉头,道:“嬷嬷可有好的办法?”

黑袍老太摇摇头:“若是有夫人的消息,还能保得住她,可是,这三年来,夫人却毫无声息,也不知....”

“不会的,夫人百年前修为就已化境,世上能匹敌的也不过两指之数...”

“就因为如此,我才担心啊。”

“哎,不聊这个,你瞧这小娃人还挺机灵的。”

“是啊,我们在此处疗伤,有着小娃陪着小姐也挺好的...”

“...”

两人交流了一会后盘坐在地,各自取出一枚丹药和青玉色的石头,吞下丹药运起功法,便开始化毒疗伤。

==

而这个时候,苏狗蛋原本晃动的脚儿一顿,意识忽然被拉入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中。

这片世界灰灰蒙蒙,似乎是一片荒地,望着这陌生的环境,苏狗蛋瞪大了眼睛,很是疑惑的打量四周。

此时,一道声音从前方传出:“苏家后人...”

“谁,谁在说话?”

眼中一道烟雾缓缓升起,凝结成一个白胡子老头的模样,他道:“苏家后人...”

苏狗蛋眨了眨眼睛:“白胡子仙人,嗯,你该不会就是我仙人老祖宗吧?”

话毕,连忙跑过去大叫:“老祖宗啊,你终于来找我了,我命好苦啊....”

老者目光扫在苏狗蛋身上,声音柔和道:“都长这么大了啊...”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苏狗道嚎嚎大哭,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老祖宗啊,我好想你啊,我在牛头村,过的好惨啊....”

“...”

看着戏精模样的苏狗蛋,老者是又气又笑的:“你这狗蛋,老爷一世英名,怎么就生了你这奇葩...”

“啊?”

苏狗蛋听言,顿时停下哭泣:“你说啥?”

“没什么,狗蛋,你这些年的日子我都看在眼里。”老者摸了摸长长的羊胡子,说道:“偷鸡摸狗偷看女人洗澡,你也算是人才了。”

“不说别的了,我神魂受损,怕是坚持不了多久。”

“你手中的玉佩本是苏家的传承宝物的一块零部件,当年那场大战...”

“算了,太早知道对你不好,你且记住了,这玉佩其实并不完整,不过它能吸收神魂,慢慢补全,当然,如果能找回它遗失的....”

说到这里,老者的声音慢慢淡去,苏狗蛋听的并不清楚:“啊,它遗失了啥?”

只是老者似乎无心继续把刚才的话说下去,只是匆匆忙忙说了句:“此处是玉佩空间,时间流逝比外面时间要慢,若你将来....”虚影慢慢变淡,最后完全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祖宗?”苏狗蛋急的四处乱瞄:“啊,老祖宗你别走啊....”

四下找了一番后,仍然不见老祖宗的身影,只能苦着脸儿,巴着嘴:“这都什么事啊,不说带我回去继承仙国大业,至少也给我几瓶长生不老丹吧?”

“这还没老嬷嬷好呢,至少老嬷嬷还给我仙丹呢...”

吐槽一番后,抬起头来看着这环境:“我要怎么出去啊?”

“老祖宗,不带这么坑我的啊.......”

“默念进来就能进来,同理,默念出去就能出去...”

老者的话忽然传来,吓得苏狗蛋一个激灵。

“...”

又是四下乱喊一通:“老祖宗?你在吗?”

结果老者似乎是真的完全消失了,再也没有回过话。

“得了,空欢喜一场。”苏狗蛋蹲下身子,画了个圈圈,一脸郁闷。

==

默念出去之后,苏狗蛋再次回到客厅,依旧保持着原有的姿势,这让苏狗蛋一阵新奇,进去,出去,进去,出去,玩了几圈后,觉得挺有意思的。

此时,木屋处传来一阵阵的寒气,苏狗蛋料想:“莫非她们在疗伤?”

想到自己老祖宗如此坑人,莫说仙丹什么的,就连个仙家法诀都不给一个,把目光看向丫头后心里头嘿嘿一笑:“小丫头,你家嬷嬷说你可是有传承功法的哦。”

于是,笑眯眯的看向丫头,道:“小妹妹啊,我看你骨骼惊奇,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啊。”

面对着笑眯眯向自己说话的苏狗蛋,小丫头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了下去,也不知道是腼腆还是天性使然,居然不肯回答。

“咦,这丫头呆呆讷讷,可惜了一副美人胚啊。”

“不对,呆呆讷讷,不就是个傻子?”

苏狗蛋眼珠子一转,站了起来,背着手围着丫头转了几个圈,忽然,嘿嘿笑道:“丫头,咱们出去玩好不好?”

用着期盼的眼神看着丫头,小手不停的摩擦,没想到这丫头抬头看了他一眼,居然从椅子上滑了下来:“好。”

苏狗蛋大喜,也不管小丫头心里怎么想,直接牵起丫头的手,蹦蹦跳跳的,在四处乱转,时而问问话儿啥的。

“我叫苏狗蛋,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九儿。”

“哪来的呀?”

“东土。”

“过来干嘛?”

“祭祖!”

“哦,你祖宗死了啊?”

“...”

“我老祖宗也死了!”

“哦。”

“骗你的啦,其实我老祖宗,好像也还没死...好像又死了...”

“...”

“...”

才绕着村庄转了一圈,一问一答之间,就被苏狗蛋套的个干净,就差亵裤是什么颜色没说了。

“啧啧啧,确认过眼神,这丫头就是个傻子...”

据丫头说的,她不是青阳镇的本地人,而是来自东土大唐王朝,苏狗蛋也不知道东土在哪,问了之后才知道,这世界原来分北疆,南州,西域,东土四块大陆,中间隔着妖魔海。

她的老祖宗在几千年前得了大机缘,才从南州搬去了东土,而此次返乡祭祖,则是有个叫天机阁的老人卜卦,说有因果要结,但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祭祖之后想返回东土的时候,南州域的妖魔突然躁动起来,然后就有了之前的一幕。

“原来他们也不是神仙,而是叫做修士,修士又有等级区分,凝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这几个等级。”

“不过万千之前,天地封锁,化神修士全部失踪...”

“化神之后就可以渡雷劫,破境飞升,成为真正的仙人...”

“丫头还说,筑基修士可以活个两百岁,金丹修士能活五百岁...”

“...”

“不对啊,傻子知道的东西都比我多,那我岂不是比傻子还不如?”

“都怪老祖宗死老头不靠谱,等下次见着他,必须得问清楚了,我到底有啥牛逼轰轰的身份!”

“话说回来,这玉佩好像很牛逼啊,连时间流逝都能变慢...”

“这丫头身份也很高贵啊,不过我也不差,哼...”

他打小出生在牛头村,偷鸡摸狗掏鸟窝,抓石子打弹弓跳格子什么的,无不精通,这七岁的小丫头,只是性格使然,显得呆呆讷讷,不过天生玩性还在,跟着苏狗蛋这种孩子王一起,感受到了以前从来没有玩过的游戏,一下子就笑了起来,屁颠屁颠的跟在后头。

时间眨眼就过去了两天。

黑袍老太时不时的召唤水幕看着自家小姐,当见着孩子玩的乐呵的时候,也跟着笑了起来。

“瞧这毛孩子,带着小姐疯里疯去的,爬树掏鸟窝都教出来了....”

“难得几天清闲,就让小姐玩吧,族中规矩太多,你看咱们小姐,在回到家里都从没笑过,再加上,自家小姐本身胆小怕事,又被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欺负,如今有个小孩陪她玩玩,也不是什么坏事...”

“...”

“嬷嬷,这娃儿资质不错,你不考虑收做徒弟?”

“呵,青儿啊,你也是修行中人,又不是不知道道途艰难,除去毅力之外,还要有机缘运气,就这南州荒山来说,多少才华横溢的骄子,都抗不过金丹大劫...”

“这不是也出了太白居士吗?”

“你说他啊,他当真是个另类,只是可惜了啊...”

“...”

“罢了,过个几日回去,给这毛孩一些银钱,让他回牛头村做个小富翁吧...”

这两人说说笑笑,便各自再次疗伤祛毒。

但她们不知道的是,苏狗蛋早就摸清楚了规律,只要见着木屋传来寒气,那必然就是在疗伤,而且,每次疗伤的时间都至少有三两个时辰之久,而这段时间,就该到他表演演技的时刻了。

此时,苏狗蛋悄悄的摸着自己的脸蛋,揉出一副自以为很可爱的笑脸,笑眯眯的朝着正在用这灵巧的小手抓石头玩的小九儿,道:“小九儿啊,听说你学过很厉害的仙家法诀,是不是呀?”

其实他的内心正在疯狂吐槽:“小九儿,莫怪狗蛋哥哥忽悠你哦,要怪就怪我那不靠谱的仙人老祖宗,要是他肯传我仙人法诀,我也不至于去要你的。”

“之所以不去找嬷嬷她们,哼,看她们的身份就没小九儿高贵,要学就学最好的!”

“嗯,其实主要还是因为这傻丫头看着笨笨的...”

小九儿听着,放下小石头,眨了眨眼睛,犹豫了一下,才轻轻的点头,道:“嗯。”

嘿嘿嘿,苏狗蛋得意洋洋的,悄悄凑在她耳朵边上说:“那你教我好不好?”

谁知小九儿疯狂摇头:“不好。”

“为啥?”

“爹爹说过,家传仙诀不可外传!”

“嗯?”

苏狗蛋气的嘟起嘴,眼珠子骨碌碌的一转,便开始琢磨着其他办法。

而小九儿眨了眨眼睛,傻愣愣的看着苏狗蛋,见他不说话,又低头玩起石头来...

随意的和小九儿玩耍了一会后,苏狗蛋又问:“小九儿啊,你家仙法是不是很厉害。”

“嗯。”

“有多厉害?”

“不知道,爹爹说很厉害!”

“那你说说,我看看厉不厉害...”

“不能说的!”

“嗯?我看你就没学会....”

“...”

时间又过去一天,想上边这种对话,苏狗蛋只要见着她们闭关疗伤,都会问上几句,但是非常无奈,小九儿在其他问题,简直就是无所不知无所不答,然而只要问道家传仙诀的时候,除了问出了她家仙法名字叫:紫府仙经外,就是什么都不说了。

无论是恐吓还是哄骗,又或者是激将法,愣是油盐不进...

这让苏狗蛋窝火了,越想越气,越气就越想...

越是得不到,就越想得到,这已经不是仙诀不仙诀的问题了,这一个傻丫头都搞不定,岂不是丢了我老祖宗的脸,啊呸,不是,丢了我仙人后代的脸?

>>>点此阅读《土匪式修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