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归期如晤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大梦易经年

角色:玄宸 江长霖

简介:江长霖,雍阳城中最特殊的皇子。命主紫宸,自带功业,六岁被神主玄宸带回仙山养在身边,十年不到便结出元灵,可凭剑气御九霄,上佳的皇位继承人选。
然而世人对他的评价只有一句——
可惜
可惜他母族本为北荒奴,难登大雅。
可惜他父皇要作万年青,贪恋权位。
熵帝:吾儿既然命硬,不如去克一克咱家神主。他死了,我当老大你排老二。
四海洪流荡不清冤罪,浊不净人心。天地要你死,我偏要你活下去!
疯批腹黑 X 碎嘴流氓

书评专区

归期如晤

《归期如晤》第5章 穷谲免费阅读

房九龄临别赠言一语成谶,玄宸很快就后悔了。

玄宸原本是块石头,受了神尊点化才生出形体。像他这种天生的神仙是没有童年的。

在玄宸匮乏的认知中,他一直以为小动物生下来就该能够自理。全然没有想过六岁的孩子竟然还不会自己睡觉。

这个“不会”倒不是说睡不着,而是江长霖只要到后夜里就会频频梦魇。惊醒后要么翻来覆去成宿折腾,要么抱着被子小声啜泣,哭得人心乱如麻。

别问玄宸是怎么知道的。

整个叠山院统共就两间轩室,门窗相对,分立于不幽潭两侧。

玄宸把江长霖安置在自己对面的屋子里,就跟放在眼皮子底下一样,站在窗前抬头就能看清楚长霖一举一动。

今晚十五,山中夜色清朗,皓月高悬,月光拐着绕着也要往江长霖床头晃去。

玄宸不耐烦地抬头,他向来觉得广寒宫里那位美人是个极有眼色的,绝不该像现在这般唐突无礼。

长霖那孩子自从被带回来本就夜夜睡不踏实,再被院中草木剪影晃在窗前,更不知会胡思乱想些什么。

远远望着还是放不下心,玄宸从架上拿起件外袍搭在怀里,推门朝对面走去。

江长霖果然醒着。不知又梦到了什么,整个人正躲在被子里蜷缩成一团不住颤抖着,像只受了惊的小兽。

玄宸把他从被子里拉出来,将他冰冷的小手握进掌心里,问道:“又做噩梦了?梦的什么,跟我说说。”

江长霖一声不吭,只把泪湿的小脸使劲往玄宸怀里扎。

玄宸愣了半天不知该如何安慰,仅凭极其有限的经验支配,抬手在江长霖顶发中轻轻捋着,口中念起琅環人惯用的安魂咒诀:

“呼噜呼噜毛,吓不着......”

这咒诀果然奏效。

江长霖小小的身体在玄宸怀中缓缓放松,抽泣声也慢慢停下。

玄宸被他楼得腰背僵直,想把他从身上摘下来,江长霖却像是个溺水之人,双手死死攀在他身上,如同攀着恶浪中赖以为生的浮木。

玄宸被他搂着搂着,突然间心就软了。这孩子在雍阳城不知受了多少罪,小小年纪竟有做不完的噩梦。

江长霖性子内向话不多,到叠山院以来从不见他四处跑闹,每时每刻都像是绷紧了弦的木偶娃娃,处处小心谨慎,规行矩步,丝毫没有寻常孩子身上的活泼劲儿。

被人疼爱着长大的孩子绝不会是这种状态。

按说江长霖即便因为母族不得宠,毕竟是熵帝亲子。就算亲爹也不待见,好歹还有生母照拂,能在皇城里受多少委屈?除非连云华夫人也因为这身血脉狠毒了他。

可背负恨意生在两族之间,是他自己能决定的吗?

自古成王败寇,熵帝自然不需为玷污北荒圣女承担任何后果。所有的恶意自然都落到一个无辜孩子身上。

雍阳城遍地金殴玉栏琉璃瓦,浮华背后却不知隐藏着多少腌杂事。玄宸只在心里想想就觉得膈应。

琅環早已经腐烂到骨子里,想要活下去就必须找到一个能够刮骨疗毒的人。

而且,需得在他离开之前。

“长霖,你要是不敢一个人睡就去我房里,我保护你好不好?”

“长霖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我与你家先祖订有魂契,你生来就该受我庇佑。”

“魂契是什么?”江长霖怯生生问。

玄宸拿起手边白袍,抖开搭在江长霖肩上,将他整个人包裹起来,指着衣襟上的金羽纹道:“魂契就是你的护身符,像这图案一样,只要有它在你身上,任何人都伤不了你。”

江长霖拉着玄宸的外袍把自己又裹紧些,“神主真是个好人。”

“呵呵……”玄宸忍不住笑起来,“小东西,你知道神主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吗?”

江长霖摇头。

“那以后就别一口一个神主挂嘴边上了,叫我哥哥吧,显得亲厚些。”

江长霖顺从地轻轻喊了声“哥哥”

“嗯,奶声奶气还挺好听的。”

玄宸满意,把孩子横抱起来往外走去。

“走,去哥哥房里睡,再有梦魇敢来纠缠,哥哥替你收拾。”

江长霖因为裹了神主的护身符,难得一夜安眠,第二天睡到日上三竿了还没动静。

玄宸一早来到院中,拘了捧不幽潭中的冷水,抬手扬向背后山崖。

崖岸上苔藓被寒潭水冷不丁一激,纷纷臊眉耷眼地闭合起叶片,露出身下片片青石。

崖壁斑驳间浮现出一个低矮身影,腋下夹着根木仗,双手在头脸上不停擦拭着。

“上神有命传唤一声就好,干什么非得泼人家一身水?!”

玄宸袖着手立在院中,跟没事人似的,“大清早儿帮你洗漱,反倒成不是了。”

“哎呦歪,小仙可当不起您亲手伺候,有事还是直说吧您。”

听房九龄开了口,玄宸也不客气,干脆吩咐道:“帮我寻摸个小灵兽,要能通人性的,脾气温顺些,能安神的最好。”

房九龄凑上来,一脸幸灾乐祸。

“怎么,让那小东西搅和得睡不好觉了吧?趁早送回去!”

“让你找你就找,哪儿那么多废话。”玄宸在地仙脑门上敲了一把。“是长霖夜里总睡不踏实,想来可能是年纪小身上阳气不足,他还总是手脚冰凉,想找个灵宠帮他镇着点。有合适的吗?”

房九龄对江长霖总有些抵触。

“你对那孩子未免也太上心了,至于的?小孩儿做噩梦你也管,那他尿床你管不管,是不是还得找个洗尿布的?”

“管你个大头鬼!到底有没有?”

“没有!”

“怎么没有,我看你那坐骑就挺好,皮光毛亮的看着就软和。”

玄宸边说边弯腰往房九龄怀中伸手掏去。地仙知他图谋不轨,连忙捂着胸口往后退。

“我那穷谲兽刚刚养出神识还没成年呢,你也好意思拿去给凡人糟践?不给!”

玄宸哪是吃素的,一把抓在地仙腰带上把人提到半空中,笑着威胁道:“给不给?”

地仙四脚腾空一顿扑腾,却也不敢奈何玄宸,只好软下来求饶。

“上神开恩,另去给你寻个更可心的成吗?”

“不用麻烦了。”玄宸不依不饶,提着腰带把地仙上下一通乱摇,直晃得他翻江倒海一般,打胸口掉出一颗黄玉珠。

玄宸伸手接在掌心,只见眼球大小的玉珠子沾染到体温立刻膨胀起来。两头舒展越变越长,从身下伸出四条毛茸茸的小短腿来,转眼就化成一只黄白相间的猫儿,一尺来长,胖得活像个肉垫子。

“这小短腿儿可真随你。”玄宸得了便宜还不忘卖乖,气得地仙在他手里吹胡子瞪眼。他只当没看见,大手一扬,远远把地仙朝叠山院外甩去,嘴里头还不忘得瑟着,“多谢仙长忍痛割爱,玄宸这厢有...礼...了...”

江长霖是被大猫蓬松柔软的尾巴扫在脸上给痒醒的。一人一兽四目相对,江长霖晃了晃神,嘴角现出两个乖巧的小梨涡来。

实在难得见这孩子笑,玄宸跟中了奖似的,贱兮兮凑到床前骚弄起大猫海绵一样柔软的肚皮。

“喜欢吗?”

江长霖腼腆点头。玄宸拉过他的手按在大猫额心一簇新月型白色绒毛上,适才满床撒欢打滚的小畜生立刻乖顺下来,口中呜呜低鸣着缩起脖子,一双琥珀珠子眯成两道线,在江长霖手底下来回蹭着。

江长霖抬头看看玄宸,得到许可后,也学他大着胆子在猫背上捋起来。

大猫极通人性,顺势钻进江长霖臂弯里蜷成个黄毛球。长霖小手陷在柔软的皮毛中,像是拥着一床温暖厚实的毯子。

玄宸斜撑在床头看着他俩,有些不可思议,却又觉得意料之中。没成想穷谲兽这么快就认了新主。

寻常修士想要驾驭穷谲这等灵兽,不修出元灵来是很难做到得心应手的。

但元灵这种东西并不全都是修炼出来的,有些人与生俱来就带着,比如玄宸。他天生神体,生来就在上清天,其他神仙耗费万年飞升而来的终点,从诞生之初就被他踩在脚下。

再比如眼前的江长霖。

来云境上千年,玄宸也只遇到过一个能操纵息壤的人,不是妖灵,也并非修士,而是个睡觉做噩梦还会哭鼻子的凡人小孩子。

可见天赋这东西就像是野草,只要得了土壤,即便没人栽培,也能通过某种方式自发生长出来,以异于常规的形式抽枝发芽。

“果然有灵性,好生调教,日后必有一番作为。”玄宸由衷赞叹道,却不知是在说眼前哪一个。“这猫大名叫橘亦橘,小名儿胖橘子,我给取的。”

橘猫从江长霖怀中探出脑袋,不无嫌弃地朝着玄宸呲出尖牙,奈何反抗无效,被玄宸一个凌厉眼神就给瞪了回去。

“往后让它跟着你,寻常邪祟近不了你身,我也就能放心离开了。”

“哥哥”江长霖撒开怀里胖橘子,一把拉住玄宸袍袖,鼻尖又是一红,声音里带了哭腔。“哥哥要去哪,不要丢下长霖!”

玄宸耐心解释道:

“上元节收到一堆祈愿,刨去那些杂事,还有几桩正经的需要我去管管。你乖乖在家等我,没几日就回来了。”

江长霖小手死死抓着他,眼眶越来越湿,丝毫没有要放他走的意思。

怎么这么黏人?玄宸没料到小家伙眼泪说来就来,有点不知所措。他没怎么哄过人,只想着拿点什么能尽快把不要钱的泪珠子堵回去。“上次给你的息壤还有吗?”

江长霖默默点头。

“需要什么就自己捏,饿不着你。”

江长霖咬着嘴唇依旧不愿松手。

“长霖害怕。”

“怕什么?叠山院早就被我布下了结界,又有阿橘陪你,很安全。”

“可是......”

玄宸被他缠得头皮发麻,“琅環小孩儿都跟你这么缠人吗?雍阳城里人多,再闹干脆把你送回去。”

江长霖果然乖乖收回了手。玄宸心里正得意着,却发现小家伙低着头,胸前衣襟上绽开片片泪花。

玄宸最见不得人哭,尤其梨花带雨默默垂泪这种。有心想把他抱起来哄两句,又怕被他再缠上。哭都已经哭了,此刻若不能狠下心来,小家伙的金豆子就算白掉了。

“阿橘,去帮小主子把眼泪舔干净,”

橘亦橘听到上神诏令,往江长霖怀里拱了拱。小长霖倔着脾气不理,刚才还爱不释手的宠伴转眼就不受待见了。

玄宸拿他没办法,只好指着橘亦橘嘱咐道:“护好了他,回头有个三长两短看我不宰了你!”

>>>点此阅读《归期如晤》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