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被病娇摄政王缠上后,她带球跑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众里寻你

角色:司空烬 黎若萱

简介:【霸道王爷+戏精王妃】
  穿书,她忍了!被强行塞个崽,她忍了!得罪了男主女主,她也忍了!可这个病娇大反派非要娶她是怎么回事?
  嫁人是不可能嫁人的,珍爱生命,远离病娇!
  于是,凭借以假乱真的演员天分,她成功逃离了一次又一次,奈何病娇太过神通广大,每次都能准确无误地将她找到。
  她没放弃,还在计划带球跑的事。
  只是,这个对她宠溺无度、呵护有加的男人,真的是书中那个心狠手辣的病娇摄政王?

书评专区

ベ北冥ミ:很很很很好看
我觉得这本书带球跑比较新颖,反正就是好看

众里寻你:超级期待摄政王知道女主怀孕后的精彩表现呢。

被病娇摄政王缠上后,她带球跑

《被病娇摄政王缠上后,她带球跑》第5章 王爷,请自重免费阅读

事情的结果居然会是如此,黎采薇丝毫无损,还是要当太子妃,黎若萱不得不感慨女主光环的强大。

但黎采薇如何,她不在乎,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好生规划跑路的事情。

要说丞相府今天是真热闹,太子刚走没多久,摄政王就带着一大队人马来了丞相府,一车接一车的箱子整齐有序地停放在丞相府门口,一直排到了几十米开外!

“本王来提亲。”司空烬坐在丞相府的客厅之中,将聘礼单子递给丞相,“本王心悦若若已久,今生非她不娶,今日我连聘礼都带来了,黎大人可别舍不得闺女。”

因为黎若萱口风紧,加上事赶事,黎家人虽然猜测黎若萱可能失身了,但却还没来得及询问她失身的对象,是以黎景曜并不知道司空烬就是那个男人。

眼下这情况,他又不好直接跟司空烬明说,在不确定的情况下,他又不敢将已经失身的女儿贸贸然嫁给摄政王,只得推脱道:

“若若是我和长乐最宝贝的闺女,她的婚事还得问了她的意见才行。”

“那是自然,本王就在这里等若若的答复。”司空烬端起茶杯慢条斯理地喝了起来,俨然就是等不到答案就不走的架势。

“摄政王有所不知,若若抱恙在身……”

黎景曜还没说完,司空烬刷地起身,径直走向暖风阁。

黎景曜倒是想阻拦来着,奈何摄政王一贯不好惹,他只能紧跟在摄政王身后,免得他做出什么出阁的事情。

“若若,听说你身体不适,我来看看你。”司空烬站在门口,语气极尽温柔,听得黎景曜心里猛一激灵:完了,看摄政王这样子,若若的婚事,怕是不好推脱了……

可若若偏偏遇到了昨晚的事!这让他从哪里找一个完璧的女儿嫁给摄政王啊!

黎景曜心里那叫一个难受啊,恨不能让时光倒流才好!

黎若萱昨晚被折腾了一晚,回来又演了几出大戏,好容易将问东问西的宋长乐打发走了,刚刚睡着,结果司空烬这个罪魁祸首居然跑来打扰她睡觉!

她才不想搭理他!床铺对她的吸引力都比他大!

“王爷,我已经睡下了,你请回吧。”

“若若,我不放心,必须见见你。”司空烬看了看房门上明显被踹过的痕迹,猛地伸手推开了房门。

“!”黎若萱连忙一个翻身坐了起来,生怕这禽兽直接冲到她床边,喝道:“站住!”

司空烬没料到他的若若对他的抵触情绪这么大,硬生生顿住了脚步,“若若,你别激动,我就看看你,只要确定你无恙,我就走。”

门外的黎景曜此刻的心情,那叫一个复杂。

摄政王行事向来乖张!若是让他看到若若脖子上的勒痕,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他连忙走过去,劝阻道:“摄政王,大夫吩咐了,要让若若多多休息,要顺着她的意,不能让她生气。我看,你不如改日再来,如何?”

从黎景曜的言语之中,司空烬只听到了一个讯息——若若病的很严重!!!

原本他还犹豫着不能不顾黎若萱的心意的,这会子心中焦急,迅速走进了内室的屏风之内。

“啊!你进来做什么,出去!”黎若萱没想到司空烬居然真的敢闯她的闺阁,着实受了不小的惊吓,好在她早已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倒是没让司空烬看到她脖子上的勒痕。

司空烬将黎若萱认真打量了一番,奈何只能看见一颗脑袋,并不能确定她现在究竟如何了。

但是,离得近了,空气中的血腥气便钻进了他的鼻子,他担忧不已:“若若,你受伤了?”

“!”她怎么忘了,这个病娇大反派的设定里还有一项嗅觉异常敏锐!

黎若萱再次将被子紧了紧,打了个哈欠:“不小心磨破了一小块皮,已经上药了,并无大碍。王爷,我是真的困死了,你能不能行行好,让我好好休息一会儿?”

黎若萱只想让司空烬赶紧走,但她的话听在他的耳朵里,却自动变成了“她从回来以后,都没时间休息。”

所以,司空烬当即做出了决定:他要带她去他那里好好休息!

司空烬是个行动派,立即将人抱了起来,“若若,我带你去休息,不会让任何人打扰你的。”

突然连同被子一起腾空的黎若萱被司空烬的操作惊呆了,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司空烬的怀里了,下意识要挣扎,又担心挣扎之下露出了什么不该露的,只得按兵不动,同时用凶悍的眼神和冰冷的语气警告道:“王爷,请自重!”

司空烬却自动将黎若萱的反应当做撒娇卖萌,还宠溺地刮了一下她高挺的鼻梁,“若若,在你面前,我不需要自重。”

“……”追了卓曼的小说那么久,她怎么不知道这个病娇大反派居然是这种人!他不要脸,她还要呢!

没办法,她只得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便宜爹。

黎景曜已经被司空烬的这一番操作震惊得直接石化在原地了,好半天才明白闺女的意思,张了张嘴,却愣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没办法,实在是被雷得太狠了……

便宜爹靠不住,黎若萱只能靠自己了,她板起脸,“我要睡觉,现在、立刻、马上、就在这!”

看着黎若萱这一副谁不让她睡觉就跟谁拼命的架势,司空烬莫名想笑,也没坚持,轻轻将她放下,“乖,睡吧。”

乖……能不能别说这个字,她真的不想产生不好的联想……黎若萱撇了撇嘴,无语地闭上了眼睛。

司空烬不舍地看了眼黎若萱,这才起身离开,走到黎景曜跟前还给了他一个“还不走?”的眼神,俨然是一副主人的姿态。

黎景曜下意识就跟着走了出去,出门被风一吹才惊觉自己被司空烬牵着鼻子走了。

“下月初九是个好日子,本王会来迎娶若若,黎大人可要好生准备,本王的王妃出嫁,一应仪式必须是最高规格!”

摄政王这是单方面将亲事定下来了?

黎景曜瞅了瞅黎若萱的房门,又想到万一摄政王发现闺女已经失身,动了怒,他们整个丞相府能不能保住还为未可知,额头上的冷汗瞬间就冒出来了,“可若若她……她还没同意……”

“她会同意的。”司空烬相当自信。

黎景曜忧心忡忡,后背已经被汗湿,一阵冷风吹过,不禁打了个寒颤,这才发现摄政王已经走远了……

>>>点此阅读《被病娇摄政王缠上后,她带球跑》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