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王爷的俏皮小结巴竟是黑莲花

小说:种田

作者:麦青

角色:乔若水

简介:【穿越+爽文+逆袭+又飒又爽+王妃+虐恋+搞笑】堂堂集团千金乔若水,穿越回古代竟然成了个穷结巴,睁眼就已欠债,不还就得卖身,可她却力挽狂澜一路逆袭,凭借商战一战成名,富可敌国不说,更是揪出了叛国通敌的幕后大佬,又顺带手灭了虎视眈眈的恶邻敌国,临走竟还拐跑了一个皇子?
若水“你的万两黄金呢?”
皇子“给老四了”
若水“你的千万兵马呢?”
皇子“给老九了”
若水“败家子!”
皇子“嘤~主人,求收留”

书评专区

王爷的俏皮小结巴竟是黑莲花

《王爷的俏皮小结巴竟是黑莲花》第5章 罚站免费阅读

便盒不知是什么木料制成的,上手很重,若水一个不小心,单手吃力没拿住,那便盒就掉了下来,好在并没洒了出来,也是万幸。

旁边秋儿见状,递过来一素色的粗布手帕,“给,这是我备用的,你若不嫌弃,就拿去用吧。”

“多谢!”若水接过,心道这秋儿虽然胆子小了些,倒是个心地善良的。

“将那草木灰倒进这个大恭桶里,然后便盒定要冲洗干净,掌事的说,要干净到用它盛水你自己都能喝!然后再铺上干净的草木灰。”

额,若水一阵反胃,她今天都不想喝水了。

若水忍着胃里翻江倒海的恶心,终于打扫完毕,便想着去四处转转,却被秋儿连忙拦住。

“若水,掌事的说我们不得随意走动。”

“啥?活……活干完还不让走,难……难不成给这茅厕看大门吗?”

若水哪里肯守这没道理的规矩,刚要不管不顾,不料秋儿却死死拉住了她,双目泛红,急得就要留下泪来。

秋儿见若水不为所动,缓缓掀起了自己的衣袖,若水看去,不禁皱起了眉头,入目一片青紫。

“若水,你真不能走,你走了不要紧,我怕要被打死的,而且你自然也是逃不掉的。”

若水一个现代人的认知里,做错事最多不过就是开除,被打成这样,都可以报警了。

再看秋儿,明显未成年啊,非法雇佣童工,而且还虐待儿童!

若水正气不过,就听门口传来了重重的脚步声。

“你们这俩死丫头又起什么幺蛾子?不好好干活又哭又闹的?”

秋儿听闻直接吓得一哆嗦,赶紧低头闪到一边。

若水可不管那么多,直视着刘掌事,丝毫没有惧怕之意。

“活可干完了?”掌事盛气凌人地盯着若水。

“完了!”

“那我来检查检查。”说着看了秋儿一眼,秋儿会意,怯懦地指了指若水打扫的隔间。

刘掌事身旁的婢女立马走进隔间,抽出便盒,递到掌事面前。

掌事看也没看,就将便盒打翻在了地上。

“这干的什么狗屁活?不好好干活的下场只有一个,来人,给我赏!”

若水一愣,赏?!

掌事话音刚落,立刻就有人端了一碗米粥上来,上面还铺了一层黄褐色的大酱,那形色,栩栩如生,拿到近处,更传来一股变质的馊味,若水直接就要呕了出来。

“端着这碗酱粥,去那个恭桶旁边吃!”刘掌事指了指那个倒满了草木灰和腌臜物的大恭桶。

此时若水哪里还不明白,这是有备而来,专门来整她的啊!

她自然不会轻易就范,于是有人上来强拉。

若水气恼,一把打翻酱粥。

刘掌事见状,不由分说,上前就给了若水一记狠狠的耳光。

若水只觉左脸火辣辣的疼痛,立时就想还手,却被人拉住动弹不得,只好破口大骂:“你……你丫的敢打我?”

刘掌事轻蔑地笑笑,并不搭理她,还得意地拿出手帕,嫌弃地擦了擦手。

若水见状,反倒是安静了下来,不怒反笑,阴阳怪气道:“我说肥婆啊,我看这……这酱粥和你的肤色更配哦,你……你不如多吃吃补补,没……没准能年轻个十岁,看……看起来就不像六十岁的老婆子啦,哈哈哈。”

刘掌事确实有些黑胖,因而虽然才刚刚四十,却看起来却有些显老,她平日里最在意的就是这两样,结果两样都被若水踩到痛处,气得眉目都拧在了一起,面目狰狞,“死丫头,反了你了,你找死!”

刘掌事命人打开了恭桶的盖子,众人拉着若水的头就往里面按。

若水哪吃过这么大的亏,拼死竭力反抗,无奈对方人多,渐渐占了下风。

这时,门口传来一声冷哼,微不可闻。

“放肆!搞得这里乌烟瘴气!让琏公子如何……出恭。”后面俩个字明显放低了声音。

众人闻声停手,若水这才喘着粗气,抬眼望去,原来是一个小厮在怒喝,而他身后站着一位公子。

只见这位公子身形挺拔而欣长,一袭雪白长袍,纤尘不染。面如皎月之色,鬓若神匠刀裁,墨眉挺鼻,乌发朱唇,一双细长的丹凤眼闪着犀利的光芒,周身散发着淡淡的冷漠气息。

好一个公子世无双!

若放在平时,若水定是要好好饱饱眼福,可此时,她却没这个心思。

“滚!”琏公子眯起一双凤目,不耐烦地低喝一声,声音不大,却不怒自威,让人如沐寒渊。

那刘掌事像得了特赦,连忙携着众人离去,走之前还不忘把那大恭桶的盖子给盖好。

“你!站住!”

若水怔住,“我?”

“门口去站满三个时辰!”

啥?三个时辰?若水欲哭无泪,到时候天都黑了,我这是要加班罚站吗?

院外传来幸灾乐祸的声音,若水无奈,也只好领罚。

三个时辰下来,若水只觉得双脚都不是自己的了。

抬头望着清冷的月光,想着自己还要再走一个时辰才能到家,她突然有点想哭。这一穿过来,不是吵架就是打架,要么就是受罚,也太难了……

还是现代好啊,我要我的跑车,我想回家,呜呜呜~

虽然这一日若水很晚才回到家,可次日她仍旧准时来到了书院,还拿了一方母亲绣的绣帕送与秋儿。

“昨……昨日你那帕子纠缠中被……被弄脏了,这……这个送给你!”

秋儿摸着那光滑的锦缎,精美的绣工,她哪里得过这么好的帕子,喜不自胜,连连道谢,两人立刻就熟络了很多。

秋儿神神秘秘地小声对若水道,“你知道为什么你一来,掌事就这么针对你吗?”

“为何?”

“据说本来这个空缺是留给她侄女的,结果位置被你顶了。”

若水心道,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她以后的日子都不会好过了,不过她乔若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大不了就鱼死网破。

“所以,你以后事事小心些,还有昨日那琏公子,更是个不能惹的主,我们哪怕夏日里远远地看见他,都觉得彻骨的冷。哎,你同时得罪了两位大人物,我都为你担心。”

若水轻笑,“怎么会?若有机会,我……我还要多谢他!”

>>>点此阅读《王爷的俏皮小结巴竟是黑莲花》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