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明末霸主

小说:历史脑洞

作者:杨辉讲师

角色:朱子敬 朱子

简介:朱子敬携智能铠甲穿越明末,仗剑经商,建军征战四方。从此,他的王霸之路,日月所照大海所至,皆为大华夏的星辰大海……大军狂飙席卷,锋刃所指,整个地球都是他的真理……

书评专区

明末霸主

《明末霸主》第5章 砍不动的人身免费阅读

那贼人还以为自己一刀就可以将朱子敬劈成两半的,但当大刀落下时,却觉得自己的大刀砍到了一个从来没有砍过的奇特物体上,没有人体的柔软,但又不是金属一般的坚硬物体,无论如何就是砍不进去。

当大刀收回的时候,众人发现朱子敬左肩的衣服被撕开了,但只是他的左肩皮肉被刺破出了一条浅浅的血痕,其中微微渗出一些血液,只能说是受了一点皮外伤,根本没有一点伤筋动骨的迹象。

“我见鬼了,这世上还真有砍不动的人身?”那贼人揉揉眼睛,看到的还是朱子敬好好地站在自己面前。

“这是怎么回事?”朱子法以为自己的大哥已经身首异处,但想不到却是这样的结果。

朱子敬看众人都惊呆了,扬起头说:“我受了你的一刀,你们该兑现你们的诺言了吧,赶紧走吧!否则你们死定了!”

谁知,其余两个贼人却说:“这是他说,但又不是我说的!”

朱子敬道:“那你们打算再来砍几刀吗?”

“这些贼人都是一些鸡鸣狗盗之辈,哪里有什么信用可言!”众人一看,只见朱子重左手持剑右手持刀强撑着走出来,看到这里气得猛烈咳嗽起来,几乎站立不稳要跌翻在地面,朱子法急忙去把他扶起来。

那两个贼人,一人手持重铁锤,一人手持青钢剑,不再语言,直接冲上来对准朱子敬身体要害部位就是一阵猛砸和乱刺。

眼见两个同伙动手了,那个手持大刀的贼人也放弃了他的承诺,无耻地加入来,手持大刀直取朱子敬的脖子。

朱子重和朱子法此时是有心无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朱子敬受到三个贼人疯狂围攻。

“啊,有鬼啊……”发出惨叫的是三个贼人,他们发现自己根本无法伤得了朱子敬分毫,这次朱子敬身上也只是出现了几道浅浅的血红痕迹,最严重的也就是破开了一些皮外伤,脸上也有了几道血红印痕,这在贼人看来格外的狰狞。

那手持重锤的贼人,被吓得魂不附体,只要咬牙狠狠地一锤朝朱子敬的天灵盖砸过去,不料却因用力过猛脱手飞出。

“够了没有,那就轮到我了!”

朱子敬低头去捡那掉在地上的重锤,其余两个贼人心胆俱裂,对准朱子敬的后背雨点般地打下来,但朱子敬身体如金刚不坏之躯,一大片衣服都被撕扯烂了,但还只是出现了一大片血红痕迹,没有严重受伤的迹象。

当朱子敬拿起地上的重锤,三个贼人终于撑不住了,其中那持刀的一人大叫一声,仿佛见了鬼一样,掉头就跑。

其余两人估计自己也是打不过这有鬼神功力一般的朱子敬,也跟着掉头就跑了。

被朱子法扶起来的朱子重此时才从背囊里取出弓箭,拼尽全力朝贼人逃跑的方向射了一箭,但箭矢晃悠悠的既没准头也射不远,没有射中任何一个贼人。

朱子重气得哗哗叫,还要射一箭,但被朱子敬拦住了:“二弟,贼人逃跑了,这笔账就暂且记下算了!”

朱子法看向朱子敬的身体,眼里满是惊异:“大哥,你几时从哪里学来的如此厉害的金刚不坏之躯的功夫?”

朱子重也是满眼的疑问。

朱子敬微微一笑道:“这世上哪有什么金刚不坏之躯,这只不过是障眼法而已!”

这样一句轻飘飘的话语,哪能解开两人的疑问,但他们见自己的兄弟不愿意说,也都以为是天机不可泄露,也就不好再追问了。

其实,朱子敬身上的防护罩系统,因为核电池故障,只能靠吸收宇宙射线、太阳能、电磁能等作为能量来维持系统的运作,只够维持二十多秒时间的人体大强度防护罩运作,朱子敬身体大病初愈,并没有多少力量展开反击,只能开启防护罩任由贼人打击,刚才系统已经在朱子敬耳边疯狂地倒计时,幸好当倒计到最后三秒的时候,贼人被吓跑了。

朱子敬也被吓得浑身大汗的,一些皮外伤虽然不是什么大碍,但此时也火辣辣的疼痛得很不舒服,此时见贼人已经跑远,他才松了一口气,对两位便宜弟弟说:“我们都回屋去吧!”

轰隆一声,原来是朱子法一时不小心,让朱子重一下站不稳倒在地上。

“二弟!”

“二哥!”

朱子敬和朱子法两人赶紧扑上去,只见朱子重牙关紧咬,朱子敬用手一摸,发现朱子重的身体滚烫,很显然,那是发着高烧。

朱子敬按其后世的习惯性思维意识,不假思索地说:“三弟,赶快找个湿巾降温,然后再找个事物来,我们抬着他找郎中救治去。”

朱子法应了一声,跑去找来一辆破旧的独轮车,把朱子重抬上去。

这时,朱子重醒了,对二人说:“大哥,三弟,我背囊里有三两银子,是我这几年当兵吃粮的卖命钱,上官克扣的克扣了一些,只剩这么一点了,如果有什么事情,你们都拿了去,也不用还债了,离开此地,你们就省着点用吧……”

虽然这乱世武人的地位越来越高,但是这些底层的士兵却经常被上官吃空饷,甚至一两年都拿不到饷银,朱子重作战勇敢、屡立战功,但几年时间下来,却没什么收获,只是攒到了可怜的三两银子。

朱子法听了之后,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换了衣服出来的朱子敬,看到了朱子法掉下的眼泪有点恼火,骂道:“三弟,我们都男人老狗的,有什么好婆婆妈妈地哭的,何况二弟又不是医不好了!”

于是朱子法也默不作声地协助朱子敬将朱子重抬上一辆独轮车,一路上吱呀吱呀地向县城里的医馆走去。

一路上,有不少人对朱家三兄弟指指点点的:

“哎,这朱家三兄弟,也是够惨的了,老大瘫痪刚好,二弟又成这个样子了,追债的人都该拆他们家了吧!”

“他们朱家单家独屋的,四周无邻居,那是个死地,他们家的风水不好啊!”

“这年头,又有几个人家风水是好的?别在这里贫嘴了,快回家看看,你家明天还有没有够吃饱肚子的米粮吧!”

“什么风水不好,我看他们家风水好着呢,那么一大片地足以扩大到上百亩地,这将是一个豪门大宅的模样啊!”

“你看他们不就三个废物嘛,有什么好说的!”

“废物?用不了多久都是饿死在路边的枯骨啦……”

不管路人怎么说,朱子敬和朱子法只是低着头走路,扶着独轮车上的朱子重一步步走向医馆。

好不容易走到医馆,只见门口挤满了人。

朱子敬有些不解:“这是什么回事?医馆生意怎么如此火爆?”

朱子法说:“大哥,你这些日子在家没出来的时间长了,不知道这各地到处都时不时有一些不知名的流行瘟疫,哎,很多人家满门都死绝了,且还有各地时常出现盗匪伤人的事情,医馆的生意就极其火爆了!”

>>>点此阅读《明末霸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