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总裁别虐了,夫人才是你的白月光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恋爱了吗

角色:许徽音 温越

简介:文案一:“像我这样自私又任性的人,是注定不配得到幸福的吧?”许徽音这样问自己,一场大梦梦了20年之久,她曾是命运的宠儿,也曾被所有人抛弃。当生命走到终点,她能否一找到一个真心爱自己的人。
文案二:温越:关于我找的替身就是我的白月光本人这件事?

书评专区

总裁别虐了,夫人才是你的白月光

《总裁别虐了,夫人才是你的白月光》第5章 世上只有一个你免费阅读

许徽音去医院取检查报告,她坐在椅子上看见医生一脸严肃的望着自己。

不知怎么的,许徽音忽然觉得有些好笑,明明生病的是她,怎么医生看上去比自己还要难过的样子。

“何医生?”

她还是尽量控制住自己的表情,问。

“嗯,你看一下吧。”何医生没有直接说结果,而是把几张检查报告递给她。

许徽音接过来边看边摇头,这些印在白纸上的复杂数据还有一堆没有见过的名词又让她开始头痛。

“我看不懂。”她只好实话实说。

“神经胶质瘤。”何医生说,“这是常见的恶性肿瘤。”

许徽音没说话,只是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早在检查出脑袋里有肿瘤的那天,她就回家查了一下脑肿瘤的分类,自然知道自己脑袋里这颗瘤子的严重性。

甚至说,她最后病发会变成什么样子。

许徽音拿着检查报告的手微微颤抖。

她其实早就预想过会是最坏的情况,可是真正直面这个残忍的现实时还是无法平静的对待。

许徽音整理好情绪,准备离开时才想起来还有一件事。

“何医生,我最近有时候看东西会很模糊,可是我并不近视,从前都是好好的,只是这段时间会偶然发作。”

何侥听到她的话,表情微微顿住,他说:

“这种情况的话,很可能是肿瘤压迫到了视神经。如果不进行手术切除的话,最坏的结果就是导致完全失明。”

许徽音沉默,半晌之后很惨淡的笑了一下。

她心中感叹有些时候坏运气来了,什么破事儿都能赶上。

“你必须尽早接受治疗。”

何医生说出了他的建议。

“如果手术成功,存活时间也会相对的延长。”

许徽音不去看他,只是垂下眼睛说:

“让我再想想。”

话是怎么说,可是她心中却没有把治疗这事放在心上,首先不说这几年因为和顾怀江在一起,她放弃了工作,只安心做一个家庭主妇,单靠着每个月接单画稿的钱攒着,用那点钱动手术也不知道够不够,

更何况,她即使活下来又能活几年,恶性肿瘤不会真正的康复,每个月都要到医院检查,准时准点吃药,自己也会整日胆战心惊,生怕旧疾复发。

这样如履薄冰的活着,有什么意思?

但这些话她没跟医生说,说了他也不一定会懂。

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许徽音。

晚上许徽音回到家,看见客厅中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温越,他回来了。

“你怎么才回来,去哪了?”他问。

许徽音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垂下眸子,将眼中的情绪盖住。

她轻声说:“我去药店买了些维生素。”

“买个维生素要这么久?不会让手机下单让别人帮你去买吗?”

温越貌似并不相信她说的话,语气带了些质问。

“别人分不清我要的是哪一种。”

许徽音没做过多的解释,只撂下这句,然后就去倒了杯开水,又从维生素瓶子里倒出两片药合着水吞下去。

“你今天在公司倒是不忙了?”

温越立刻笑笑掩饰心中的慌乱,温声说:“对啊,所以早点回来陪陪你。而且啊……特地赶回来和你一起吃饭呢。”

“那我做个网站打卤面?”

许徽音倒是没表现出什么惊喜,她将大衣外套挂好,转身走进厨房洗手。

“嗯,我等音音大展厨艺咯。”

温越翘着二郎腿仰躺在沙发上玩手机。

许徽音拿了两个西红柿出来洗干净,刚放上菜板准备切,就觉得头昏昏的。

痛,脑袋好痛,那病又开始发作了。

她停下手中的动作,将手臂扶在案板上支撑起身子静静等药生效。

“许徽音。”

她听见顾怀江在叫她。

“你什么时候养了盆水仙花?”

“我记得你从前最讨厌摆弄这些花草了。”

许徽音强撑着站着身子走出来,倚在门框边看见温越盯着阳台上的那盆花。

她摇摇头,说:“嗯,你记得没错,这个是朋友送的。”

“朋友?什么时候交的朋友?什么朋友会送你这种花。”

温越说话的声音又大了些。

“我连交朋友的权利都没有吗?”

许徽音头本就疼的不行,听见他这样的逼问自己,心中更是憋闷。

“许徽音!”顾怀江吼了一句,他习惯了许徽音的温顺和听话,今天居然被她这么反驳了,顿时怒气上来了。

“我在外面辛辛苦苦挣钱养你,回来问你一句话就不跟我好好乐意说?”

许徽音从厨房里缓缓走出来看着他说:

“我求你养我了吗,当初是谁求着我辞了工作在家里照顾你的?”

温越不怒反笑,狠狠的说:

“我在问你是什么朋友会送你这种花,你知道它的花语是什么吗?”

“期盼爱情、爱你、纯洁。”

他气急败坏的说,“你是不是在外面勾搭了什么男人,别人才会送你这种花。”

许徽音听见他这么说,忍不住眼眶涌上一股热意,眸中蓄满了泪水。

她没有想到,出轨的人明明是他,温越为什么还能如此振振有词?

“呵呵,难怪你上次都不愿意让我碰。”

见许徽音不说话,温越以为她是心虚,又补充着嘲讽了句。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凭什么?温越你每天都夜不归宿,谁知道你是不是在外面跟别的女人鬼混?”

许徽音大声的吼了出来,长久以来的心理压力和身体上的疼痛已经让她快要崩溃。

“你!”温越气的站起来向前走了两步,作势像要打她。

许徽音也不躲,只是愣愣的站在那里,眼睛直直盯着他。

“你真舍得打我?”

她沙哑的声音里还带着一种莫名的悲伤情绪。

温越闻声惊醒,他猛的顿住放下手,看见自己面前这个泪流满面的女人,他心中某个地方狠狠的疼一下。

自己这是在做什么啊?

他转过身不去看她,情绪冷静了大半,可肚子里还有气,

于是为了发泄怒火,他顺手把放在窗台的那盆水仙花狠狠摔在地上,然后拿起外套,开门扬长而去。

“砰——”

地上,精致花瓶有的摔成了几片,七零八落,有的摔成了碎末,水流打湿了地板。

花茎被拦腰折断,那株还未开花的植物就这样死去。

许徽音走到窗边看到地上的一片狼藉,心中更加难受了。

这花有什么错呢?

跟着她得了这么个凄惨的下场。

许徽音没准备收拾,她现在浑身无力,转身去浴室洗了把脸。

>>>点此阅读《总裁别虐了,夫人才是你的白月光》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