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后,长公主驯服了反派夫君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草莓酱烤鱿鱼须

角色:长公主 司空

简介:【婚后互宠】国家战乱,皇位易主 ,长公主司空引重生了,重生在她和反派将军洞房那一夜。然而她没想到的是……
“盈盈,我都听你的。”“前路所有艰难,我都会为盈盈摆平。”
司空引扶额无语,原来自己嫁的这个冷面战神,造反之前居然是这种撒娇打滚要抱抱的诡异画风。

书评专区

重生后,长公主驯服了反派夫君

《重生后,长公主驯服了反派夫君》第5章 陈府的态度(一)免费阅读

司空引睡醒时,已是辰时,太阳挂得老高。

床下小榻有使用过的痕迹,却不见人。

芷花芷月听到屋内动静,打了水来伺候她洗漱。

司空引怔怔的,昨日一切在她眼中仿佛还是一场走马灯,直到花月二人伺候她梳洗完毕了,她看着镜中眉眼平和柔顺的自己,方才清醒。

她当真回到了十九岁时,一切都是她旧时的模样,一切都还来得及。

“驸马呢?”司空引问。

昨日她虽然没想和陈剑琢圆房,但到底等他洗漱完了才熄了灯,全了陈家一个颜面。这陈小将军倒是心领神会,沐浴完了乖乖躺在她脚边榻上,两人一夜无话,亦不曾对她有非分之举。

如今她既不想和陈家走得太近有了首尾,亦不想太过疏离,让一切脱离掌控。

“驸马一早就去后院练功去了呢。”芷花道。

司空引看她神采奕奕的模样,轻笑道:“你们看驸马练功去了?可有所收获?”

芷花闻言,立马兴致勃勃地点头。芷月想要拉她,却没来得及。

这本是于礼不合,但司空引知道花月二人练武成痴,遇到强手自然惺惺相惜,想要观摩一二,必不会有什么旖旎心思,便道:“看来本宫的这个驸马也不是全无用处。传些早膳来吧,简单些便可。”

芷花领命去了,芷月心知长公主和驸马昨夜虽宿在一处,却什么也没做。又想之前长公主不喜驸马,便问道:“长公主用过早膳是回公主府,还是去怜影殿?属下好叫人早些安排。”

司空引却摇摇头,道:“你去备礼来,用了早膳,于礼我应该给公婆奉茶。今日要去哪里等午膳过后再做决定。”

芷月有些错愕,她以为以长公主的性子是断不会降下身份侍奉公婆的,却不知她眼前之人虽外表还是那双十年华的长乐公主,内里却早已在权谋场上浸润十几年,她想要探一探陈国公对自家皇兄的态度,全了这点礼数也算不得什么。

片刻时间,芷花便传膳来了。司空引一人坐在桌前,不免觉得没劲,便叫了芷花芷月二人一起。花月二人也不推辞,大大方方坐下了与长公主同用。

远处连廊下,有一身姿俊朗的男子立于暗处。他静静看着主仆三人这一幕,眸光微动,若有所思。

陈家正厅内,陈老太君同陈家诸位命妇坐在一块儿说话。

陈家不兴纳妾,是以国公府几代来人丁简单。老太君膝下有三子一女,长子亡故沙场,三儿子身有残疾,便由次子袭爵,成了如今的陈国公。唯一的女儿嫁了陈国公昔日属员,成婚没多久就跟着远调辽东,老太君膝下寂寞,加上长子的两位遗女多要照料,便一直没能分家。

如今老太君最喜欢的孙子大婚,女儿也千里迢迢回来赴宴,已嫁出去的大房嫡长女亦抱着曾孙来了,四代同堂,彼此之间都有说不完的话,一时间好不热闹。

忽而远远听到一声“长公主嫁到”,众人脸上的笑意皆是敛了一敛。

如今府内是陈国公之妻云氏掌家,她心思也快,连忙拍拍身边丫鬟的手,吩咐道:“快,去打听一番长公主前来做何事。”

丫鬟领命去了,云氏心中也隐隐担忧——按礼数,长公主下嫁,陈国公府应当另扩一处新院子以作公主府邸。可是天子赐婚,钦天监算的日子又近的很,陈家实在有心无力,只得拾掇了府中一处精致幽静的小院子,用作夫妻二人的新房。

昨日二人大婚,长公主虽规规矩矩走完了流程,婚宴上却不露面敬酒,来的两位王爷亦是匆匆坐过就走。云氏唯恐这是长公主已对陈家不悦,所以今日要来发作。

那丫鬟去的快来的也快,一回大厅,众人目光皆落在她身上。那丫鬟也是十分紧张,手指绞着帕子,快步走到云氏身边耳语了一番。

云氏听罢,面上露出不解之色,看向陈老太君道:“娘,是长公主的贴身丫鬟亲口说长公主要来奉茶。”

陈老太君挥挥手,如释重负的样子:“我早同你们说过,长公主是何等温柔小意的女子,怎会因为这点小事怪罪整个陈家。”

末了,她又补充道:“不过给长公主修的新院也该抓紧补上才是。”

“是。”云氏应了。

此时,外面又是一声“长公主嫁到”,只不过这一声离得极近。屋内众人知这是长公主近在眼前了,连忙乌泱泱跪了一地。

“诸位快快请起。”

司空引人未至,声先至了。

待到她走进屋来,看见屋内无一人敢先动,便知道这一家命妇是确确实实恪守君臣之道,也无人在她面前端着长辈架子。

至于陈家的男人如何么?她还需再探探。

司空引快步走上前去,搀起跪在主位前,一头华发的陈老太君,“老太君快快请起,您是我父皇亲封的一品诰命,便是见我皇兄也不必多礼,阿引如何当得起您这一跪?”

“是长公主抬爱老身了。”陈老太君杵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起了身。

“诸位也请起吧。老太君唤我长乐便是了。”司空引道。

司空引知道陈剑琢生母云氏腿有残疾,待老太君坐定后又来扶云氏,跪在地上的众人这才起身归位,云氏和陈老太君遥遥对视一眼,眼中尽是满意。

司空引环视一圈,见在场皆是女眷,便也不浪费时间,喊芷花芷月上了茶,亲自端给陈老太君及云氏,又同剩下的姑婶妯娌之间打了照面,换了礼物,丝毫不提陈府接嫁不周之事。

陈老太君请司空引坐在了自己身旁,一旁有丫鬟奉上陈老太君和云氏的两个大红封——这一屋众人皆没想到公主会来奉茶,见面礼只得匆匆用自己身上的首饰,然而婆婆和老祖宗的红封向来是不能省的,只得硬着头皮请丫鬟下去准备。

一圈下来,司空引手上多了六七个镯子,头上又多了两只金钗,一支玉簪子。

陈老太君见长公主接了迟来的红封,面上也半点不恼,心中这块大石头终于沉沉落地,解下腰间一块观世音玉坠,一并交到她手上,又指着下座一妇人打扮的年轻女子,诚恳道:“我大房嫡长女棠姐儿今年新年里头刚给老身添了一个外孙,还未取字,可否请公主赐字?”

司空引面上笑容微僵,她先前知晓这位大房嫡女陈怡棠与自己同年出生,如今都是十九,再看看老太君递来的观音玉坠,虽也不是送子观音,但话里的暗示已十分明显,她如何能不明白这是老夫人催生的意思?

她对陈剑琢本就心中有气,两人八字还没一撇,老夫人此时催生,她心中更是不喜。可见老人面上一派赤诚,她不好当众拂了老夫人的面子,只能把这一笔记在陈剑琢头上,顺着老夫人的意思马马虎虎取了几个字,这一关这才过去。

>>>点此阅读《重生后,长公主驯服了反派夫君》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