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隋朝悬案 · 刺玫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叨叨絮语

角色:霍云 萧隽

简介:【古言+悬疑+推理+种田+女强+扮猪吃虎】隋朝富商之女萧回雪自幼隐居避世,得名师指点,貌美且聪明睿智,奈何被卷入两代人时隔十六年之久的阴谋漩涡,面对江湖纷争和朝堂中人的算计,经历黑化、变强、失去和放下的成长过程,最终回归风雅的故事。

书评专区

北了个北北:值得品味的好书,强力推荐~

玉宸散人:题材很新颖,情节也很吸引人,期待更新,加油啊!

芊芊:作者文笔好,有剧情发展,可能是冷门原因,二十多万字都没有人看,替作者感觉难过 。
好书应该更多人看才是.

写作者林莫:文笔和伏笔都很棒,写得很好,解决了我书荒的问题,熬夜看完,作者要更快点啦!

星宿之约:很用心的作品,非常值得推荐,建议大家静下心仔细的读一读,绝对的五星品质。

隋朝悬案 · 刺玫

《隋朝悬案 · 刺玫》第5章 三个女婴与地宫的阴谋免费阅读

殷莺独坐于床头,衣衫不整,眼神里充满杀气。

回想“影子”提及“生”机任务,殷莺猜想主子盼得幼子,可要来何用却不得知。

屋顶上,杀手“影子”未真正离去,他仰望南宫山庄夜空,仿佛看到星汉璀璨,不禁感慨道:“就算我是江湖各路都想诛之而后快的杀手,取人性命绝不手软,可我影子的女人,谁要是敢让她难过,就等着喂刀吧。”

殷莺抱着双腿,就这么坐了一宿,而杀手“影子”一直在屋顶上陪着她,直至日出才离去。

……

数月有余,剑神南宫惊羽御剑出关,侍从高山来报:“庄主,殷莺不见了。”

南宫惊羽非常镇定,说道:“不必找了,由她去吧,她本就不属于这里。”

“是,庄主。”高山正准备离去,南宫惊羽忽觉有异,喊住高山,问道:“在我闭关期间,可有异事发生?”

高山细思半晌,回道:“庄主,杀手影子来过三回,却未伤及任何人。”

南宫惊羽很是诧异,冷笑着说道:“影子还有空手而归的时候,倒是叫人惊叹。”

高山御剑本事不小却有点憨,担心殷莺会遭遇不测,又问道:“庄主,我担心殷莺会遇到危险,毕竟她年纪尚幼,不懂江湖人心险恶。”

南宫惊羽闻言,很是震惊,回应道:“高山啊,你难道还看不明白吗?殷莺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是谁把她带到南宫山庄门口的,这些年,她如此离经叛道,就凭她,可能吗?”

高山怔了一下,终于反应过来,说道:“庄主,您是说,殷莺是杀手影子的人?”

南宫惊羽冷冷地回应道:“殷莺来我南宫山庄之时,不过是个幼女,影子估计还在嗷嗷待哺,我也很好奇,影子的主人到底是谁,他如此煞费苦心地部署这一切,究竟有何阴谋。”

高山挠着脑门儿,还是想不明白,惹得南宫惊羽憋不住笑出声,说道:“行,你就慢慢想吧,看来你这辈子啊,唯御剑比较适合你,八成讨不到媳妇儿。”

南宫惊羽转身御剑飞去,高山还杵在原地寻思着,忽然说道:“诶,不对啊,这跟讨媳妇有什么关系,不是两回事嘛,殷莺不知去向,我讨不到媳妇,是两回事啊,对,就是两回事。”

这高山,是真的很憨。

……

殷莺之所以下落不明,是因为她怀孕了,这也是地宫之主的阴谋。

怀胎十月,地宫之主想要利用殷莺肚子里的孩子,搅乱整个朝堂和江湖。

江都,刺史府。

霍云在屋内走来走去,神情凝重,眉毛都快拧成一圈,窗外又飘着细雨,叫人心神不定,叹气声都传到长兴街头了。

老婢女忽然呐喊:“生啦,生啦,恭喜夫人喜得千金。”

霍云闻讯疾步而来,还没进屋,就说道:“快让我瞧瞧,快让我瞧瞧。”

奶娘抱着女婴缓缓走来,霍云接过女婴,瞧着她爱笑模样,才缓缓解开眉眼,说道:“太好了,太好了,这是我们霍家数月来唯一的喜事。”

夫人转过头望着霍云,说道:“老爷不必担心,我们与梁家定有姻亲,梁家又是陛下跟前红人,他们定不会看着霍府陷于危难而不顾。”

霍云抱着女婴朝床榻走去,坐在边上拭去夫人额上汗珠,说道:“先不去想姻亲之事,夫人,我们给孩子起个名字吧。”

夫人望着她,声音微弱,说道:“昨儿夜里,我梦见一池春水,那般清澈好看,有鱼儿嬉戏其中,不如,就唤她……清鱼吧。”

霍云有些震惊,夫人是江湖儿女,不像大家闺秀那般自幼熟读四书五经,没想到就连起个名字都叫人头大,说道:“霍清鱼,这名字好美啊,如此诗情画意,但我寻思着,想把恩公名字附上,夫人可同意?”

“东方浅?”

霍云:“正是。”

没想这霍云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哄妻自有一套,逗得夫人躺床上自个儿乐,娇嗔说道:“他什么时候成你恩公了。”

霍云哄妻成功,得意一笑,说道:“东方前辈把他辛苦养大的独女交给了我,我实在想不出来,有比此恩更甚的吗?”

霍云妻子是锁魂鞭传人东方浅之女,东方素,不过有点可惜,东方素资质愚钝,倒是未得锁魂鞭真传,那点功夫,怕是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东方素:“那就听你的。”待霍云离开房间后,她望着摇床,轻声呼唤:“清浅。”

霍云走至前厅,喝了一口清茶,对着贴身护卫说道:“清浅总要比清鱼更好吧?”

就连贴身护卫都忍不住笑出声,“大人当年不就喜欢夫人这般语出惊人吗?”

霍云捧着茶杯,想了想,回道:“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而这夜,地宫深处暗无天日,残留烛火微弱,不见细雨。

殷莺手脚均被铁链锁住,忍痛分娩,可久久不见娃儿落地,“影子”守在铁门外,焦急万分,怒斥身旁一众女杀手,“难道你们就没有一个人懂得如何生孩子吗?”

女杀手们低下头,抬起持刀左手,手背朝着额前,右手握住左手腕,整齐行此杀手礼,断然不敢吱声,杀手哪懂情爱之事,更别提生儿育女,不过妄想。

相比之下,殷莺这颗棋子不同寻常,早已潜伏于南宫山庄多年,如寻常女子般成长,更得到“影子”真心相待。

殷莺惨痛叫声惹恼“影子”,转身对着女杀手们说道:“你们最好祈求殷莺和她腹中胎儿平安,否则,地宫此后再无女杀手,听明白了吗?”

女杀手们不敢抬头,首领千媚回道:“主子,我等誓死效忠地宫,绝无二心,唯愿殷莺能顺利完成主子交予的任务。”

说罢,杀手“影子”随手一挥,狠狠给了千媚一巴掌,怒斥道:“任务!殷莺腹中胎儿是我的,你还觉得这是个任务吗?嗯?”

千媚意识到自己说了错话,她是女杀手中武艺最为卓绝之人,同样不涉世事,不善言辞,跪地回道:“请主子恕罪,原谅千媚无知。”

两排女杀手齐齐跪地,说道:“请主子恕罪。”

铁门内,殷莺就快撑不住了,嘴里却弱弱地喊着“元傲”,这让“影子”愈发恼火,转瞬不见踪迹。

千媚暗自寻思:“主人,这是去哪了?”

不久之后,铁门内传来婴孩啼哭的声音,千媚深呼一口气,像是卸下心头大石,自语道:“总算是生了,不然,我们大伙都不好过。”

接生侍女抱着婴孩走出铁门,两腿发抖,就连抱着婴孩的双手都因畏惧而忍不住颤抖,弱弱地对千媚说:“是……是……是个女孩。”

千媚冷着一张脸,但她亦生得漂亮,不爱笑罢了,接过侍女怀中的婴孩,朝边上走了两步,身后女杀手挥刀灭了口。

千媚左手抱着女婴,右手轻轻拍着她,声音上了几个调,说道:“杀得好!”

此刻,殷莺因分娩疲惫,早已睡去,千媚起了杀心,她多么希望为“影子”生儿育女之人是自己,不为情爱,至少在这地宫里不会活得卑微,可一想到“影子”适才说的那番话,她唯有收手,待日后再伺机杀了殷莺。

前后相隔两个时辰,岳瑶诞下一女。

地宫筹谋已久的“生”机计划,进展如此顺利,超乎幕后主使者想象,同日,霍云与东方素,“影子”与殷莺,萧隽与岳瑶,皆得一女。

那夜细雨无端落去,稍停片刻,转瞬又狂袭而来,刺史府惨遭灭门,萧家亦被贼人所害,殷莺醒来便已失心,忘却前事,异常疯癫。

>>>点此阅读《隋朝悬案 · 刺玫》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