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凡人之躯,比肩神明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花外有高楼

角色:凌薇 莫离

简介:茫茫大漠的一处绿洲,强风湖畔,众解差押解着一个特殊囚犯,前往戈壁滩大流放地,南域千鬼雾林的杀手一路尾随……
庙堂之高,江湖之远。修仙道人、佛陀僧侣、行尸怨鬼、王侯黎庶、兵武凡人,真气对抗术法,以凡人之躯,比肩神明……

凡人之躯,比肩神明

《凡人之躯,比肩神明》第5章 别有洞天免费阅读

齐当春心中疑惑,名为“驿站”,自然是官驿,只是他身居庙堂几十年,还从未听说过北疆有这样一处官驿。

紫衣女子并不答话,只引领众人继续前行。

到了蓄水湖边,光亮大盛,秦青心中好奇,抬头举目上望。

蓄水湖正上方穹顶,竟见天光!

但见月色朦胧,星光闪闪,不时还有几尾大鱼的影子游过,泛起一阵阵波纹。

众人惊诧良久。

紫衣女子见他们实在是好奇,便出声解惑。

“穹顶之上,选用了大量的火齐玉石造就而成,此玉通体透明,由我驿站一名九境巅峰武者,在重生之际,施以无垢结界,使其不染尘埃。

我们所站此地,已是强风湖底了,只不过,是湖中最浅的一处地方。

这些火齐玉石与那驭鸽之法,皆是从一西域古国的客商处,以丝绸换得”。

说完,回头看向王二郎,见他气色如常,已无大碍,便放下心来。

随即,又对齐当春苦笑一声:“此乃前朝暗驿,因一些个缘由,自建成起从未启用过,只留着这个牌匾,全当是一个念想。”

齐当春闻言,心有所想,鞠躬一揖:“敢问姑娘芳名?”

“齐护法客气,凌薇见礼了”。

紫衣女子见齐当春一头白发,眉目慈善,颇为有礼,便也不再避讳。

“姑娘原本姓凌?”齐当春好似想起了什么人。

“我本复姓上官,为避世人口舌,人前只道名字,不提姓氏……

各位,请入内叙话。”

紫衣女子说完,便引着众人走入驿站大堂。

驿站大堂与御风客栈大堂的布局,别无二致。

胡杨桌面,红柳木凳,二楼中厅上方悬挂着一幅巨大的山水图,只是此图比起客栈里那幅,更添一丝活气。

图中,群山起伏,江河如练,一丝薄雾,似在山间回荡。

此图并无落款,只在右上方留白处,自上而下,写有四个大字:群山缭绕。

大堂正中的一张桌子上,已经摆上了各样吃食,除一些牛羊肉外,竟然还有许多鲜菜蔬果,在这大漠之中甚是稀罕。

众人分宾主落座,两名仆从,持酒壶站立两旁。

秦青自中午啃完一个饼子后,就一直在鼠目老头的监督之下练拳,此刻看着这一桌美食,腹中一阵长鸣。

王二郎与齐当春七人,先前在客栈时就已酒足饭饱,此时只捡选一些水果,与那紫衣女子凌薇攀谈。

唯有秦青在狼吞虎咽。

水湄见状,不禁莞尔,端起身前的一盘羊肉,递至秦青身前。

秦青感激道:“谢谢姐姐,先前在湖边看到一双鞋袜,是你的罢?一会吃完与你取来。”

水湄闻言大窘,不再理他。秦青愕然了一下,随即又吃将起来。

王二郎朗声大笑,水湄更窘。

这边,齐当春思考片刻,向紫衣女子小心求证:“方才,听姑娘所讲是上官后人,不知与前朝上官将军,可有渊源?”

“家祖便是前朝骠骑将军上官长卿,前朝危亡之际,凭借家族底蕴,私人出资,于各地兴建暗驿,以图报效。

却不曾想,随后便被巨佞构陷,罢官革职,家业也花费殆尽,最后落得个郁郁而终……

此一处暗驿,因处于交通要冲之地,自上一辈起,就已经变成了买卖场所。”

齐当春闻言,端起身前酒碗,长叹一声:“不鉴忠良,实乃前朝之过,覆灭也是天命使然……

现如今,这北疆王朝和前朝也差不多了,与南域杀伐对峙,边境小国也趁机纷纷亮起刀兵,天下大乱,妖孽丛生,只堪堪苦了可怜的百姓。”

“齐护法,你深居庙堂,依你之见,北疆和南域谁能打赢?”

秦青抹了抹嘴边的油花,好奇的问出一句。

齐当春摇头再叹:“不好说啊,表面上看,北疆一统,兵马上要强一些,而南域前身,乃是七个蛮夷部落,后结盟效仿北疆,建朝立制,根基未稳。

但近年来,南域多招揽那邪魔异士,自诩修仙之人,充入军中,窃居高位。

去年岁末,两军对峙于拒马河,北疆平南将军蔡孝恭,白日安营,夜间便被那千里飞剑斩了头颅……”

“我家丞相说了,南域必败!”那身着金边黑衣的最矮小者插言道。

“何以见得呢?”齐当春看着他,只知道他是由北疆那名年轻丞相推荐,并不知道他的确切底细。

“我家丞相说了,北疆赵氏虽骄奢颓败,难以维系,但忠臣良将尚存一些,若广开言路,励精图治,必能安民于水火。

那南域沈氏,借着邪术统领蛮荒部落七王,虽已建朝,却只重歪门邪道,不重德行,视百姓如草芥,今虽势大,即便得了天下,也不能长久。

丞相还说,那些邪魔能杀得了酒囊饭袋,却杀不了真将军!如此,多杀几个也好,北疆干净了,自有人会崭露头角”。

那最矮小的解差说完,翘起脚,抓起一串葡萄吃起来,那自豪劲儿的,就好像丞相是他家的。

秦青之前一直跟着鼠目老头东奔西走,这还是头一次听别人聊起天下大势,知道他们的看法各有立场,说的不一定对,但也觉得新鲜有趣,边吃边听,吃的津津有味,听的也津津有味。

说话间,鼠目老头与莫离已至。

鼠目老头见到上官凌薇,神情欢喜,离得老远,便挥手招呼:“凌薇丫头!先前听说你去西域诸国游历,不在此处,不想今日得见,你修为已突破瓶颈,可喜可贺啊!”。

上官凌薇起身离位,笑容甜美。

“鼠前辈谬赞了,快请入座,吃些东西。”

莫离也挨着秦青坐下,秦青将那把黑色长刀递还给他,莫离伸手接过,抽刀出鞘,仔细观瞧,那脸上的新鲜感,就好像这刀原本不是他的。

黑刀刀身狭长,略有弧度,刀柄与刀身均长过与齐当春等人所配的腰刀,刀色玄青如墨,刃口锋芒毕露,刀身下方靠近手柄处,刻有雷电云纹。

莫离仔细端详了半天,也没看出有什么离奇之处,便将刀身入鞘,随手又递给秦青:“我本不善用刀,送与你吧”。

秦青闻言,心中虽然欢喜,但无功不敢受禄,慌忙推辞。

莫离摆手道:“实不相瞒,三年前我自东海大泽偶得此刀,这三年里无论如何运气发力,这刀从不出鞘。

换他人试过也是如此,我本以为这刀身与那刀鞘是一体的。

后来见你在客栈轻松抽出,刀上有风雷气息与你共鸣,既是与你有缘,我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

秦青心中犹豫,抬眼望向正在大吃特吃的鼠目老头。

鼠目老头双手油腻,也不看他,嘴里嚼着羊肚,伸手抓向一只香梨,咕哝了一声:“可”。

莫离哈哈大笑:“鼠前辈,你既然早已进店,为何不早些现身?”

鼠目老头翻着白眼,咽下口中食物,双手在在衣服上蹭了蹭:“我想要看看莫大管家动不动手,何时动手?如此看来,当真不错,是我辈男儿应有的脾性”。

众人大笑开怀,各自斟满,互相推杯论盏,秦青也被莫离吵着灌了一碗,凌薇与水湄并不参与,只是凑在一起,低头说话。

片刻,紫衣女子凌薇见王二郎略有疲态,其余各自也都喝的差不多了,便站起身来说道:“今日时候不早,此处二楼客房,大家可随意挑选入内歇息,只是这三楼还有一名客人,脾气古怪,各位切不可上楼”。

众人酒足饭饱,闻言也不客套,纷纷与凌薇一拱手,上得楼去。

秦青随着王二郎走进右侧一间客房,先是关切问候,后出言相问:“二郎哥哥,你因何故被千里流放,又遭追杀?”

王二郎沉吟片刻,温和地说道:“此事说来话长,日后再慢慢说与你听。”

秦青也不多问,走出房门,便见齐当春入内问候王二郎,齐当春刚一出来,鼠目老头便又进门叙话,不知商议什么。

次日,秦青一觉睡到天光大亮,洗漱停当,走出房门,地下驿站大堂已经摆上了两桌酒菜,一桌自然是鼠目老头与王二郎、齐当春数人,由莫离作陪。

另一桌上,有一名瞎眼老道,神情木然,面容呆滞,身旁竖有一面黄布幡旗。

秦青猜测,这人应该便是上官凌薇昨夜晚间所说的三楼客人,于是不敢打扰,径直走到王二郎身旁坐定。

片刻,上官凌薇赶到,与众人寒暄问候,鼠目老头与齐当春再三道谢。

用完饭食后,众人辞行,凌薇几番挽留,见众人去意已决,起身问道:“如今天下乱相已现,不知诸位日后有何打算,可有用得到我御风客栈之处?”

鼠目老头应声作答:“我带二郎、秦青先去大戈壁滩磐石镇安顿,随后再作计较。”

齐当春则面露犹豫,闷声不语。

凌薇笑靥如花:“即是如此,我也不便强留,日后江湖、庙堂,若有机缘,还请各位英豪能照应我御风客栈一二。”

众人纷纷抱拳,点头应允。

今番情义深重,日后感恩图报,自是应当。

强风湖畔,烈日当空。

昨晚搭建帐篷的中、小客商,已经走了大半。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秦青放眼望去,远处,又有一批新到的商贾驼队,陆续前来。

走到白驼身侧,齐当春犹豫再三,最终,似是下定决心,向王二郎深鞠一躬:“二爷,我等也就此作别,几次三番,多蒙二爷搭救,此恩已铭记于心。”

王二郎提着那半面梵文铜枷,哈哈大笑:“老齐,忘了你的任务啦?”

齐当春顿时张目结舌。

王二郎又是一阵大笑:“齐护法,我说了不与你为难,你们先随我去那磐石镇走一趟,我自会与你有所交代。”

齐当春闻言,心头莫名的一动,鼻涕一抽,竟然落下泪来。

>>>点此阅读《凡人之躯,比肩神明》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