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眉间雪与心上人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夏虞行

角色:段雷 林南生

简介:五代江湖浪潮滔天,群雄百家各自扮了个角,唱出黑脸白脸,武林朝堂,是非曲直尽在一壶酒里,演出一个时代的风云变幻。

书评专区

眉间雪与心上人

《眉间雪与心上人》第5章 误入神月宫免费阅读

拂开前路几缕嫩叶,山谷的道路变得更加幽深起来。

“这难道是……不错,这是《滇记杂识》里的唱词!”段雷拍了拍衣服上蹭到的泥土,脸上浮现出欣喜之色。

还记得在董家学书的年月,一日他在书房里打扫灰尘,不经意间从数以万计的书本里翻到一本名为《滇记杂识》的古籍。

谷中深处传来的几句民俗小调,正是书中所记载的,失传已久的施浪诏民歌。

不过这本书仅残余半册,并无详细的描述。

眼前这座神秘的山谷里究竟隐藏着多少秘密,段雷一步步踏着脚下泥石路,向山谷的深处走去。

走了约半个时辰,谷中路势逐渐变得陡峭起来,步步直上,仿佛登着一座高山,天上的月亮变得越来越大,周围不时还传来几声布谷鸟的啼鸣。

不稍片刻,前方豁然开朗,淡淡的雾气里现出一座洞天道场,他小心翼翼地扒着潮湿的墙角,朝里面看去。

道场里面的空间极为开阔,四周火盆里燃着淡蓝的冷火,气氛显得十分诡异。

道场中央的法坛上立着一尊足有三人之高的巨大神像,神像的身姿曼妙,造型优美,做着一副向天空飞去的姿势。

站在段雷的角度看去,那尊神像竟呈奔月之姿!

夙月萧瑟,美人在花前凋零,方能体会广寒宫的清冷。

神像前站着一位身材高大的女子,她体态端庄肃穆,身上穿着雪白的长袍,背后长长的披风由左右两名女侍从专门牵着,观其长相约莫三十岁出头。

法坛下有百余名白裙女弟子单膝跪拜,四周蹲伏着五、六十名弯刀护卫,都是清一色的女儿身。

段雷一时瞠目,向四周仔细地瞧了瞧,心中暗道:今晚算是捅了女人窝了,她们的着装和之前遇到的那位姑娘一模一样,如此看来,这儿应该是一个江湖门派的教庭。

突然,道场中响起震耳欲聋的号令声:

夜空凛凛,明月昭昭。

神谷长春,清泉不老。

洱水环萤,青竹沁雪。

中秋月圆,仙丹将成。

道场内,众弟子和护卫们齐声朗诵着,声音很大,语气却让人觉得冷冰冰的。

待朗诵声停止后,神像下的女子大声喊道:“神月宫的弟子们!谷雨将至,你们可将采集来的环萤草尽数奉上,待到仙丹炼成,我神月宫与长生殿的约定……”

“神月宫?”

“长生殿!!”

段雷心里正惊讶时,道场右侧的山洞中慌忙跑出几个青衣男子,看年纪都与他相仿,领头者身形消瘦,容貌生得很俊俏,步伐潇洒轻盈。

“拜见潋月宫主,大……大事不妙了!”他双手抱着拳,将身子低下,面色阴沉。

“我还当是谁,原来是林师侄,此时距长生殿与神月宫约定的时间尚早,你何故如此慌张?”潋月瞳光如炬,语气冰冷地问道。

听到这几句话,段雷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神月宫。

长生殿。

此地难道就是传说中的……

不老长春谷?

据《滇记杂识》里的风物记载,早在古滇国时期,依傍苍山古脉,在丽江以南、大理以北,富饶千里的山川中,有一处神秘的山谷,世人称其为长春谷。

因谷中常年瘴气氤氲环绕,外人不得进入的法门,更不知晓谷中深藏千年的秘密。

传说长春谷里隐居着天上下凡的仙人,守护着一眼可以令人永葆青春的泉水,更有一门长生秘法和金丹奇术。

这等市井传闻传得愈发邪乎,世人就更当它是说书先生嘴里的悬河、天下间的异志传说。

“恕南生唐突!”林姓男子略一沉思,继续说道:“宫主大人,我家殿主年事已高,身手和腿脚大不如前,也求能得到一枚环萤仙丹,辅以《长春功》秘法和不老泉水,盼望能续些寿命,只是……”

潋月似乎预料到了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她眯眼问道:“只是什么!是不是长生殿出了什么祸事?!”

林南生身子再一沉,皱眉道:“在……在下的大师兄逍遥子……”

“一个大男人休要婆婆妈妈的,逍遥子怎么了?快说!”

“逍遥子那个逆徒……他携《长春功》叛逃出长春谷了!殿主曾先后派出上百名弟子搜寻,均不见其下落,长春功……长春功没了!”

此言一出,道场里的气氛顿时凝固住。

此时,潋月的眼睛瞪得通红,大怒道:“逍遥子!枉我还将长生名册里加上你的名字,你竟敢背离长春谷!”

突然,她那血红的眼睛猛地瞪向林南生!

“眼看大事将成,凌云子门下却出了这么个大叛徒,他是干什么吃的!?”

“宫主大人息怒,我家殿主年事已高,对门中弟子疏于管教……”

不等他说完,潋月立刻举手打断了他,不知不觉间,天上皎洁的明月悄悄沁出一滴血泪。

她支起鼻子嗅了嗅,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异样,眼神逐渐变得迷离起来,说道:“兴师问罪也不在这一时,待我除掉闯入谷中的猫猫狗狗,再找你们长生殿算账!”

段雷方才听得入神,千千万万个光怪陆离的想法钻入他的脑子里,猛然发觉自己的行踪已然暴露,回头发觉来路上的雾气愈发浓重起来。

眼下逃命要紧,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他深吸一口气,一头扎进浓浓的大雾里。

“什么?谷中有外人闯入?!”林南生目露惊诧之色,跪身道:“这等小事何劳宫主大人亲自动手,我这便将他捉来,交您发落就是!”

潋月冷哼一声,自腰间掏出一枚银质令牌掷向林南生,道:“事已至此,责罚你也无济于事,你去将此人找出,权当你将功补过,长春功失窃的事以后再做计较。”

林南生起身接住令牌,招来在一旁候命的几名长生殿弟子,一番交代后,几个人从四面八方分头搜罗而去。

……

林间大雾弥漫,段雷脚下跌跌撞撞,眼前的分不清是雾气还是瘴气,血红的一轮腥月高高悬起,将谷中青翠的植被映成一片血色。

他疑惑着,来时是上坡路,回去应该是下坡路才对,前方怎么依旧是上坡之势?

只怕是自己迷了路。

时辰稍过,路边的藤蔓和荆棘逐渐变得稀少起来,几亩花田映入眼帘,他低头看了看,根本不认识这些花草的品种。

谷里的一切就像这雾里看花一般,让人捉摸不透。

再往前,几株苍松崖柏映入他的眼帘,路总算好走些了。

“应该很快就能逃出这个鬼地方了。”他嘴角微微上扬,窃喜道:“只是……这种树木不是应该生在悬崖峭壁上才对吗?怎么会生在这儿?”

突然,段雷脚下蹬到一块碎石,整个身子顿时失去平衡,从一个迷雾缭绕的悬崖上上坠了下去。

“悬崖……呃啊!”

……

神月宫禁地,醉花荫。

一棵植株参天的巨型桃花树旁,有一口方圆约七八丈的温泉池塘,内里弥漫着滚滚热气。

池塘边有一间竹屋,里面燃着幽幽灯火,窗内散发出暗淡的烛光。隐约可见屋里有几个神月宫弟子的婀娜身影,几个人有说有笑地,好像是在谈论着香料。

水池中漂浮着的十余味草药,月荷香一丝不挂,柔滑的肌肤仿佛就要沁出汁水来,美人独浴,淡淡的芳香飘荡数里。

她用手里的绢布撩起一阵阵水幕,看着水滴高高飞起,淌过她的三尺美背,最后聚成一粒粒琉璃珠子,淋漓落下。

荷香红润的脸上显得有些不耐烦,对着竹屋大声喊道:“娄师姐,我还要泡多久才行啊?”

竹屋里,娄雨柔操着散漫的语气回应道:“师妹莫急,只消再等一炷香的功夫,放入最后一味浴料,便可大功告成啦!”

“唉,每次都是这样……”月荷香撅着嘴,继续着枯燥乏味的沐浴。

自打她记事起,这十几年来每逢一些特殊时日,师父便会要她在醉花荫中独自沐浴。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座池塘好像是为她一个人建造的,从不见其他姐妹使用过。

啪!

突然间,一个巨大的黑影从高空坠入池塘,发出一声震天巨响,池水顿时喷涌而出!

月荷香大惊之际,只见段雷猛地从池中站起身来,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视线逐渐清晰,与一丝不挂的她四目相对,不禁咽了一口唾沫。

“啊,姑娘……我……实在是对不住。”

此情此景,再怎么辩解恐怕都无济于事。不等段雷表达的歉意,竹屋里紧着躁动起来。

“荷香师妹!外面出什么事了!?”

……

>>>点此阅读《眉间雪与心上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