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夫人又被妖怪抓走了

小说:豪门总裁

作者:殊钦

角色:宁落 宁元松

简介:【霸总+沙雕+打脸+妖怪】
天级除妖师宁落,一朝穿错,摇身一变,成为豪门待嫁女。
穿错身份不可怕,再穿一次就是了,
然而,呵呵,
既来之则安之吧,豪门少奶奶又不是不能除妖。
宁落:未婚夫?你怎么妖气缠身?我来帮你除之而后快……快跑。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一个霸道总裁体内居然养了一只绝世大妖?!
无妨,等她恢复天级实力,除之如同切瓜砍菜。 
晏清:哦,听说你要谋杀亲夫?

【海晏河清,潮落江宁】

夫人又被妖怪抓走了

《夫人又被妖怪抓走了》第5章 黑色巫蛊小人免费阅读

宁落蹬着滑板,在深夜的街道上挥洒汗水和泪水。

她的身后,恶狗紧追不舍。

一人一狗的叫喊声响彻了一整条街。

有好心路人想要帮忙截下那条狗。

邪门的是,那狗妖好像是认准了宁落这个口味的狗粮,就追着她一个人不放。

宁落在被狗追的同时,大脑飞速思考着脱身之法。

不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远处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身影。

随着距离拉进,宁落看清,那是一个男人。

黑衣黑裤的瘦高男人。

男人迎着她的面,不紧不慢的走着,优雅、惬意。

跟此时正吱哇乱叫的宁落形成鲜明对比。

宁落一边蹬滑板, 一边朝男人挥着手,大喊,“让开!快让开!”

男人依旧悠闲的走着。

宁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奈何狗妖追得紧,她不敢放慢速度。

眼见着就要撞到那个男人,空气中忽然爆发出一圈灵力。

男人的身影一闪,消失在宁落的面前。

下一秒,凄厉短促的狗叫声响起。

宁落陷入了呆滞,心知,危险解除。

她缓缓停下滑板,虚脱的坐在地上,回头看着身后。

一只黄色的田园犬躺在地上,断气了。

黑衣男人依旧悠闲的往前走着,并未在狗妖的尸体旁逗留。

那是个除妖师!

“诶!等等!”宁落大喊。

除妖师啊,说不定就有办法让她恢复实力!

男人充耳未闻。

宁落不死心,“帅哥!等一等!”

不知是不是宁落的错觉,在她喊出帅哥两个字时,男人的脚步顿了顿。

但很快,又迈开了步子。

他的动作慢悠悠的,却眨眼间就走远了。

宁落想追,一站起来,双腿就打摆子。

坐了近十分钟,她才缓过劲儿来,抓起滑板,一脚轻一脚重的朝着那狗妖的尸体走去。

狗妖的脖子上插着一块巴掌大的玻璃片,切断了大动脉,腥臭的血液汩汩涌出。

宁落长叹一口气,拔出那块玻璃片。

玻璃片很薄,是特制的。

平行时空里的除妖师们,除妖的手段层出不穷,有耍剑的、耍符的、耍毒的……

手段千奇百怪,最终目的却只有一个——除妖。

宁落此时很庆幸,那个黑衣男人是耍玻璃片的。

她麻溜的用锋锐的玻璃片将狗妖的鼻子切了下来。

狗鼻子比人鼻子灵,回去用符水泡一泡,就能戴着这玩意闻妖气了。

宁落在超市门口的流动喷泉里涮了涮狗鼻子,甩干了水渍,眼都不眨的塞进了裤口袋里。

这玩意放在以前,她看都不会看一眼。

今时不同往日,如今这狗鼻子对她来说,有大用。

做完这一切,她走进超市,拿了大米、大蒜、镜子、黄纸、狼毫笔,甚至还从儿童玩具区翻出了一把迷你桃木剑。

结账时,收银员小姐姐看她的眼神,微妙至极。

她又御着滑板去一家药店买了朱砂,就欢快的打道回府了。

在路过与狗妖邂逅的那段路之时,还特意加快了速度。

回到宁家时,已是九点半,家里一片黑灯瞎火。

她摸黑溜向自己的房间。

手刚放到门把手上,还没来得及拧,房门就开了。

空气中飘着淡淡的尿骚味儿。

宁觅来过。

宁落很快就想到床底下那只巫蛊小人。

她这好继妹,又在整什么幺蛾子?

宁落没有迟疑,打开门走了进去。

宁落锁好门,将手中的东西放下,轻车熟路的走到床边,朝床底下一看。

嚯,好家伙,换新的了。

她一手捏着鼻子,另一手用两根手指拎出好继妹新换上的黑色巫蛊小人。

作用不一定更大,颜色却更恶毒了。

这宁觅是巴不得让她死啊。

翌日清晨。

宁落是在一声尖叫中被惊醒的。

她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出门。

宁元松和陶雅兰已经赶到了事故现场。

宁觅的房门口吊着一个黑色的巫蛊小人。

小人的脖子上勒着一根细线,悬梁式的挂着。

宁觅今早一打开门,小人就荡到了她的脸上。

肉体伤害性不高,心理伤害性拉满!

“呜呜呜……”

宁落打着哈欠慢悠悠赶到时,宁觅还跌坐在地,低声抽泣。

她倚在门边,冷眼看着宁元松和陶雅兰安慰她的好继妹。

一见她出现在门口,宁觅当即怒火攻心,指着她的鼻子道:“宁落!你故意的!”

宁落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如果你说的是我故意来得这么晚,那没错,我的确是故意的。”

宁觅被她气得酥胸不停的起伏,指着那个黑色的巫蛊小人,“这个娃娃,是你绑在我门口的!”

闻言,宁元松勃然大怒,二话不说,站起身就要扇宁落。

宁落一把扯下吊在半空中的娃娃,灵活的闪身躲开宁元松的攻势。

宁元松没想到她会躲,一巴掌扇在了门框上。

掌掴门框,门框上发出一声闷响。

掌掴门框,宁元松发出一声闷哼。

宁落将娃娃扔在地上的宁觅怀里,吓得她惊叫着后退。

陶雅兰怒视着她,“宁落!你干什么?!”

宁落冷哼,“我干什么?这东西是宁觅搞出来的,你应该问问她要干什么!”

“不是我,我没有!”宁觅嘴一瘪,干脆歪进陶雅兰的肩窝里哭了起来。

宁落的声音更冷了,她阴森森的说着,“好妹妹,你怎么可能没有呢,昨晚你把这娃娃放在我床下的时候,我在你身后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呢。”

她的声音又轻又柔,宁觅浑身的寒毛根根竖起。

像是为了给自己打强心针,她想也不想的反驳,“不可能!我明明亲眼看到你出去了!”

宁落恍然大悟的点头,“亲眼看到我出去了,所以才趁我不在的时候,往我床底下塞这玩意?”

宁觅自知失言,低垂着头不说话了。

宁落侧过身子,冷冷的看了一眼宁元松。

见她看过来,宁元松眼神闪躲着。

刚才自己不分青红皂白要打她,如今真相大白,他这张老脸有些挂不住了。

宁落冷笑着看向宁觅,“宁觅,我要是死了,嫁给晏清的可就是你了。昨晚你也看到晏清的长相了,那是用惊人丑陋来形容也不为过啊,难不成你看上他了?”

“我……我没有!”宁觅连忙反驳。

宁落眼神倏地变得冰寒,“那你最好收起你那些歪门邪道!否则,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跪着求我放过你。”

>>>点此阅读《夫人又被妖怪抓走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