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有一尊传功鼎

小说:玄幻爽文

作者:柳画江南

角色:岳正 陈氏

简介:“苍天啊,我就舔了那么一小口,怎么就那么倒霉。”年轻的古董商岳正被自己刚刚入手的青铜鼎带到了古老的炎国大陆;当这个现代人幽幽醒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份只是一个奴隶……
 不想当奴隶,想要自由怎么办?努力?错,原以为只是来到了奴隶社会,哪想到这里有道法;有佛法;有妖术;⊙?⊙!不,是妖女…岳正喃喃说道“有点学不过来啊!” 他一路走来,由软弱到杀伐、到超脱,恰如书中所写,最是人间逍遥客,诗酒与我赋风流!

我有一尊传功鼎

《我有一尊传功鼎》第5章 探矿之始免费阅读

来到营帐中,陈烈阳特意让他带来的仆人在营帐的门口守着。

一点都不想他和岳正的谈话,让其他人知道。

“岳兄,可曾练过武,我见岳兄走路带风,肌肉虬然有力,皮肤暗沉而坚韧,怕是练就了一门不错的横练功法。”

这陈二公子试探着问道。

岳正早已备好了答案,就等着他发问。

他微微一笑,略作沉稳地回答道:

“家父本是北方晋国的官府的匠户,本职乃是为官家寻矿。”

“但深山之中不乏危险,况且山路崎岖,故晋国官府怜悯我父,赐了一门横练功法,用以提升耐力。”

“本来我也是要继承家父的职事,但可惜一次探矿中,家父和他护卫的小队再也没回来。”

“我当时年少,无人看顾,后流落江湖,沦为乞儿,四处漂泊。”

岳正装作一脸唏嘘。

“也是幸运,上次我滚落山崖,莫名其妙的在滚落山崖的过程中,好像打通了这门横练功夫的几个关键穴位。”

“后来我的伤势就好的极快,身体也变得更加强壮。”

岳正说罢,闭上了双眼,双手合十道:“这必是父亲大人在天上庇佑我!”

那陈公子见他一脸虔诚的样子也是一脸无语。

滚个山崖都能练功,乖乖!

这要是让我们老爷子知道了,那还不得把我们两兄弟丢下悬崖。

“岳兄弟,那真是太好了,我们家现在就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才啊!”

“这两天,你应该也知道了,我陈氏的矿场这条矿脉,已经采掘多年,现已经难以为继,出产的矿石质量已经非常之差。”

“而且最近大姐在月山之上,索求又太急,本身家里的进项供应老爷子修炼,也已经是捉襟见肘。”

陈烈阳叹了一口气,又继续说起缘由。

“我南荒郡地处东南,山高水恶,灵脉稀缺,底蕴上就不如大晋许多。”

“这枯崖山虽是我陈氏产业,也请过不少矿师勘探,但也只是寻到现在的这一条矿脉。”

陈烈阳抬头盯着岳正,又继续说着。

“虽然岳兄眼力惊人,轻易就能认出矿石的好坏。”

“但我们陈氏现有的矿场,总有一天会采掘干净,现在我们就需要继续寻找新的矿场。”

说罢,这陈烈阳就拉着岳正出了营帐,指了指北面的那一片山麓。

“岳兄,你应该从来没有去过枯崖山的北麓吧?”

“确实如此,之前挖矿时,监工用皮鞭恐吓,让我们决不能去北麓。”岳正苦笑答道。

“事实上北麓确实不能去,此北麓山上,有一只天境的妖王,是一头修炼了百年以上的老虎。”

“当时要开采现在这个矿的时候,那虎刚刚是天境,我父与这畜生斗过几次。”

“要不是那大虫熟悉山间的地形,它早就神形俱灭了。”

“现在这种情况也是难得,安稳了这么久,前几年,这畜生倒是来过营地,吃了不少的奴隶。”

岳正一听这话,心里顿时一阵骂娘。

哥才来这几天,运气要是不好,估计都成虎爷的排泄物了。

“据我父亲估计,北麓的山上应该有一处小灵脉,否则这大虫哪会成这样。”

“但这灵脉在哪,矿脉又在何处,我父无法确认。”

“我家也曾花钱请过几个矿师,但那帮子矿师一听这情况,哪敢去寻矿。”

岳正已经猜到接下来这陈二要说什么了,不就是想让我去探矿嘛。

难道要我岳某人的脑袋,去试探那老虎的爪子是否锋利吗?

要说这现代,岳正可以说是非常跳脱的人物,平常交往的朋友里三教九流的都有。

甚至有一次还和几个土夫子下过墓,这岳正的胆子可一点都不小。

但这回可不一样,让他去北边探矿,就好比明知道墓里有个大粽子,还非要去盗墓。

这不就是厕所里跳高,找屎又过粪吗?

不过岳正心里又有了计较,这陈氏一方豪强,要是我不答应,这后面不知还有什么法子来炮制我。

我还是先答应下来,要点好处再说。

“岳兄弟本领高强,不知道愿不愿意帮我陈家这个忙呢?”

绕了一圈,这陈二终于把他今天的目的给问出来了。

“陈公子,你们陈家待我确实不薄。”岳正说这话,眼睛都不带眨的。

那陈烈阳难得的脸一红,盯着岳正的眼睛,等着他的答案。

“如果没有你的保举,我现在还是奴隶之身,没有任何自由可言,这个忙我一定要帮。”

“可是山间除了那只大虫,可能还有其他的野兽,我现在除了皮糙肉厚一点,也没有一点点防身和逃跑的手段啊。”

“不知陈公子有没有什么解决方案。”岳正反问道。

“哈哈,这个岳老弟你就不用担心了,我陈氏的书楼里,有的是凡境的武学。”

“要不明日,我就领你去挑几本。”那陈二听了岳正肯定的答复,也是很开心。

随口叮嘱了几句,这陈烈阳便把陈奇叫过来,让陈奇今日继续配合岳正去选矿。

明天安排仆人陪同岳正,乘坐运矿的船只,一起去陈溪镇。

岳正一边看着奴隶们运来的矿石,随意的看几下,指点奴隶和一旁的监工把其中的精品挑出,其余的便让那些汉子背到其他地方。

岳正细细思索着自己当前的境况,除了自己身上修炼的食铁诀,其余的功法一概不会。

在现代倒是为追求过一个韩国妹子,练过两天跆拳道,但他知道他这两下子只是花拳绣腿。

要真是在树林里遇到了危险,估计现在的他,也只能硬顶了。

岳正摸了摸自己硬邦邦的肌肉,有时候他也想看看自己的身体和猛兽的牙齿,到底谁更硬。

天境的虎妖,确实是现在的岳正难以对付的,但是岳正有不得不去山上探一探的理由。

毕竟在前几天山顶观向北麓的山川的时候,他就怀疑其中有墓室。

古人留下的风水学说,异界未尝不能使用,毕竟刚刚陈氏的人也说了,有灵脉的可能性极大。

或许在古书中的风水宝地,和异界的灵脉是一个意思。

岳正也是冒险的性子,顺带可以借着机会,去看看陈氏的藏书,了解这方世界的情况。

岳正的前身,一个乞儿,勉强识的几个字,这里的文字和现代很是相似,都是象形文字。

但要是现在把异界的一本书,放在岳正面前,他现在想看下来,估计也很是吃力。

岳正这边有条不紊的看着一个个矿石,另外那边陈烈阳也在嘱咐着陈奇。

“这个岳正,你可帮我招待好了,过段时间,他可是要替我陈家卖命的。”

这陈奇疑惑地问着:“公子既然有用的着他的地方,为何还要给他自由身?”

“呵,你还不知道我们家的手段,这陈溪镇赌档、青楼大小各色产业,哪个不是我陈家的。”

“咱们后面使些手段,让他再次卖身为奴,怕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陈二又恢复了桀骜的模样,哪有刚刚在岳正面前的温文尔雅。

“不过这次的事非同小可,你看那些卖身投入我家的门客,虽然有些还是有能力的,但是又有哪个愿意为我陈氏真心卖命的。”

“这次更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任务,之前我也问了几个手上有点本事的,但都不愿意。”

这陈二轻抚额头,不是一般的头疼。

“小的我愿效犬马之劳。”陈奇连忙表态。

“你就算了,那地方太危险,你的忠心是有,可是现在看来,岳正才是真正适合的人选。”

陈二毫不犹豫地就拒绝了他的提议。

这陈奇也是陈氏的忠仆,家生子的奴才,奴性可不是一般的深。

即便之前这陈公子威胁,要把他一家都发卖了,但他依然心甘情愿的做陈氏的忠犬。

对于岳正这样子的现代人来说,是无法理解陈奇的想法的,只能说是陈奇的想法已经根深蒂固,很难再改变了。

岳正依然坐在那石头上,有条不紊的完成他今天的鉴定任务,心里想着的,却是如何去枯崖山的北麓进行勘探。

而且明天他就要去陈溪镇,这个世界的信息,他了解的还是太少。

他急切的渴望,能有一个类似于现代的图书馆,不断地去阅读,吸收这个世界的一些知识,从而让他更快的融入到这个世界。

岳正希望明天,能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让他更好地了解,这个世界,甚至能帮他,在这个世界更好地活下来。

刚刚岳正向着一边的监工询问了下北麓的情况,那些人也对北麓的情况知之甚少。

只是知道北面的山林里野兽极多。

他们这些监工,一般情况下要看紧着奴隶,不能让他们去北面。

当然也有逃跑的奴隶,一般逃走去了北麓的,基本上也没活着出来过。

据这个监工说,前年有几个奴隶相约一起叛逃,都往北麓而去。

几个监工追赶到北麓森林的附近,愣是不敢进去。

他们只能目送,那几个奴隶冲进了树林。

但没几分钟,就听见林子里传来,那几个奴隶凄厉的叫喊。

当时有个速度快的奴隶都已跑回森林的边缘,但还没走出去。

就有几只野兽的黑影,把他扑倒在地,几下便......那真是惨不忍睹。

那几只野兽本来看到监工他们,还想冲出林子,加餐一顿。

但后面支援的监工越来越多,手里的武器也是不少,估计那几只畜生也是放弃了。

所以现在的情况下,监工也是对奴隶讲明,北面是不能去的,当然南麓还是比较安全的。

但其实,他们还有更血腥残暴的手段,当有些奴隶摔断了手脚,或者被打死打残,再也无法工作的时候。

这帮监工会把他们的身体,直接抛在北面森林的入口,这样那帮野兽吃饱了,就不会来袭击他们了。

岳正听了这一刻,才深深了解到这奴隶社会的残酷与血腥,怪不得每天都有死人,但却没见到这帮人处理尸体。

原来他们是这般的“废物利用”,岳正也是庆幸,有不错的金手指,并且及时摆脱了奴隶的身份。

他不敢想象,当丧失了劳动的能力,但是意识清醒的情况下,一口一口被野兽撕碎,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岳正摇了摇头,不再去想那些悲惨的话题,还是社会主义好啊,人民当家做主!

如果这里的被压迫的人民,千千万万的奴隶们能站起来,那这个世界会不会更加的美好。

岳正驱散心中不切实际的想法,一心一意的开始思考,如何度过即将到来的难关。

首先北麓的山林中野兽众多,需要做的是收敛气息,以及遇到危险时,能及时地逃跑。

收敛气息对于岳正而言还是比较简单的,食铁诀中有敛息的口诀。

运行之后,人体就如同金石一般,毫无生命的气息。

所以明日去了陈溪镇,还得向陈家讨要一门,提升跑动速度的功法。

另外现在的岳正,虽然力气大防御高,但基本没有什么太好的攻击能力,所以也要去学一两门能防身战斗的手上功夫。

岳正心里默默记下所需要的东西,毕竟这关系到他的性命,不得不重视。

第二天一大早,陈奇就来唤岳正出发了。

那陈二公子昨天交代了一些事,当天就坐上自己的马车,回了陈溪镇,口说镇里有要事需要处理。

岳正心里腹诽,自从知道北面的山上,有个巨大的威胁,他连睡觉都没那么香了。

要事,我看是要命才是真。

一会儿的功夫,昨天选出的一些矿石,便被运上了船,顺着河流,前面的这艘小船载着岳正和几个从人。

后面还有几艘小船运着石头,因为顺风顺水,小舟行驶的极快。

岳正心里有事,也无暇欣赏两岸的风光。

大约在中午的时候,船就到了目的地。

岳正跳下船,看了看周边的环境,码头倒是非常宽敞,但却没有太多船只。

他看到有一些穿着青黑色衣服的汉子,走上小船,一个接一个的把船上的矿石递放到码头的空地上。

船上陪同的从人,让岳正在码头上等着,然后其中一个仆从便进了镇子,估计是去通知他们的二公子去了。

岳正看了看远处的青瓦房,连绵成片,远处的街市还有叫卖的声音,但这码头倒是比较冷清,貌似是专门用于运输矿石的。

他听到一阵马蹄,抬头看了下,这不正主来了,那陈烈阳翻身下马,随即把马交给一边的从人。

陈烈阳拉着岳正的手道:“岳兄,你可算是到了!”

“我现在就带你到镇子里去看看,刚刚我已经通知下去了,让他们在酒楼置办了上好的席面。”

“走,我们快过去。”

那陈二引着岳正,一路走到了酒楼,登上二楼的雅间。

这房间布置的富丽堂皇,桌上的酒菜,确实也比较丰盛,待到两人入座,那陈二拍了两下手掌。

两边房间的帘子就被拉开,走进来几个容貌上佳的女子,来到他俩的身边伺候起他们用饭。

岳正在异界第一顿如此奢侈的午饭,就这样开始了。

>>>点此阅读《我有一尊传功鼎》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