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皇族玄士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苦雨

角色:周铖 安冉

简介:天衍生万物,玄理通人心;
玄士修行,修的是心,行的是理。
他是西北晋王第六子,本以为会是一生都生活于西荒。
却被过继成为楚王府继子;
无法忘怀的前世记忆又成了他修道路上的梦魇心魔。
成为西南最强诸侯,却又痛失致爱。
复活致爱成了周喜心中的唯一执念。
打通下界封天绝地之路,前往上界;
为了心中执念追逐………

皇族玄士

《皇族玄士》第5章 晋王周铖免费阅读

西北荒漠的地平线上,一轮太阳将要落下,西天的晚霞挥动着绚丽的纱巾,模糊间,遍地的小草就好像镀上了一层金色,夕阳下的铁钴军堡竟然显得很是宁静安详。

一路从晋王府来报喜的牙兵钱小三,看惯了荒漠景色的他,也被眼前这幅景色所迷,稍稍放慢了马步。

安宣宗二十一年八月,胡族东塔部落族长扎古的长子塔塔儿,率领万余胡兵来抢掠盐湖,接连攻陷漠西晋王周铖治下的三座军堡。

晋王周铖听到消息后大怒,亲自率领三万黑玄军围堵塔塔尔,誓要斩杀塔塔尔为漠西三堡的军民报仇。

晋王虽然是二品郡王,但安冉王朝塞外郡王,因距离京都路途遥远,自治权颇大,就如同一个小王国,朝廷只象征性的征收了一点盐丁税,连一个朝廷属官都不曾派。

在荒漠草原的胡人眼中,这西北荒漠的晋王府,抢占了他们的密湾盐湖,是个外来户,所以许多大些的胡人部族,都不服安冉帝国王化,也把晋王府视作眼中钉。

周铖29岁开始继承了上代老晋王的王位,已经有3年余。晋王周铖继替王位后,先是在汤城山大力开发了100余万亩的军屯田。汤城山原本是一座火山,喷发出大量的火山灰,使得那一带土地很是肥沃,更是三面环山,气候比周边地区也略好。

西北荒原一年只能种植一季冬小麦,但每亩收成只有四五斗,产量低得令人发指;周铖命人在收了冬麦后,抢种一季黑豆,黑豆产量一季有一石多;黑豆是上好的战马饲料,人也可以充饥,大大的缓解了西北的粮食危机。

同时周铖收容了许多亲近安国的胡族散人和一些小部族,让这些胡人和从安国迁移来的平民融合在一起,他们相互学习,许多这荒漠的平民也就半耕半牧起来。

周铖更是加大力开采密湾盐湖,吸引了大量商人来晋王这辖地购贩精盐,毛皮等,使得这西北晋王的辖地王城很是繁荣起来。

在军事方面,晋王周铖自知在荒漠草原上野战,无法和来去如风的游牧民族抗争,只得多筑军堡城池为依托,便在盐湖的周边地区,利用地形建起了26座军堡,每个军堡大小不一,或三五百户或五六百户人家,他们半军半民,平时种地放牧,闲时操练军阵,当胡人来劫掠时就躲进军堡进行抵抗,各个军堡犬牙交错,使得胡人常常来劫掠都望之兴叹。

草原胡人有四个大部族,分别是乌兰孜、达幹、撒拉和东塔,每部人口都多达数万帐以上。

因长期以肉食为主,草原人大多是拥有强悍的体魄,具是弓马娴熟,很多十来岁的少年以及妇女都能上马为兵,下马就是牧民,所以每个部族能动员三四万的青壮。

二十多年前武力霸占荒漠盐湖的是以乌兰孜部族为主,因为当时的乌兰孜拥有近20万部族,是四大部族中最强大的一支。

因为乌兰孜的强大,也使得这个部族十分的霸道,在武力抢占了盐场之后,乌兰孜部侵吞了的绝大多数利益,只让出小部分留给其他三部。

这使得其他三部对乌兰孜很是不满,所以当年老晋王周泓三兄弟来夺盐场时,其他三部远远退出盐湖观战,使得驻守盐场的2万余乌兰孜兵几乎全灭。

同年乌兰孜的族长又病死,听说乌兰孜为了族长之位还内讧过,实力削弱了不少,新任的族长最终没有再次来争夺盐场,而是奇怪的率领全部族离开西北荒漠草场,往北面而去,至今这个乌兰孜部族竟然消失在西北荒漠众人的眼中。

因为食盐是人体不可缺少的调料,要是长久没有食盐,就会浑身无力,就是胡人的很多牲畜也需要食盐。所以使得荒漠草原的胡人,他们几乎年年七八月份或明或暗都要来盐场偷盗抢掠一番,其曰称之为打草谷。他们一般分成数股,当晋王调动大军围剿时,他们就像是受惊的兔子般匆忙遁入草原深处。

晋王大军根本就无法追击,无边的草原茫茫,未知风险很大,你率大军追逐又不一定追得上,就算是等大军追上时,又是寒潮来临,天气瞬间变得恶劣,千里冰封,无法粮草辎重补给,到时候大军能不能活着回来都是个未知数。

这次晋王亲领着三万黑玄军,并没有直接前往外围的军堡,而是放弃外围的几个军堡,还留下不少粮草辎重物品,是准备诱敌深入。

晋王府军司马董昶带领一万多黑玄军,秘密绕路截断胡人的后路。

铁钴堡原本是上代老晋王设置的一个兵站,经过这代晋王周铖的不断加固扩建,现在是一个可以驻防上万人的大军堡了,晋王的指挥营地就在这里。

铁钴堡中军营帐内正有一堆军汉,围在一个看起来的较为简易的地图上指指点点。

只见中间一个披着一身并不起眼的黑色战甲男子,威武雄壮的身躯,年龄三十有余,脸上挂着些许络腮胡子,粗犷中又透着几分细腻,浓黑的眉如两把利剑一样,斜斜的横在发鬓两边,一双眼,宛若含着两颗墨玉,漆黑的眸子里似被蒙上一层水雾,使得他的眼神看起来朦朦胧胧的,让人一眼看不真切,冰冷明澈中略带柔情的眼神,透出一股不可抗拒的贵族骄傲气息。再加上一头长长的的黑发飘拂在他的脸庞,一缕阳光从军帐缝隙透过他长发间,反射着太阳的光华,发稍间微微泛着金黄的光泽,浑不似真人;他正是当代晋王周铖。

只听晋王周铖狠声道:“要是这次还逮不到那个狗日的塔塔儿,看本孤不领兵追到他西荒老家去。”

也难怪晋王周铖不恼怒愤恨,因去年也是这个叫塔塔儿的家伙,率领着几千胡人劫掠边关,突袭了当时带领仅有1000余人前往巡查边关军堡的王府老参将董永,也是他周铖几十年的老兄弟,更像是亦师亦友。一直找不到机会给他报仇,这次听说又是那个塔塔儿来边关劫掠,他不设法把他留下才不解她心头之恨。

周铖身边一个长須中年男子笑着说道:

“王爷放心,以胡人的贪婪,必定前来这铁钴堡,到时久攻不下,以胡人性子必定返还草原退兵,当得知后路被堵后一定大乱,我们就可趁势杀出,彻底把他们歼灭。”

晋王府孤悬塞外,安国朝庭允许其开府设衙,周铖主要下属有长史一人,军司马参将一人;军、工、户、吏、礼、刑等六功曹;同时还拥有四万多能征善战黑玄军将士。刚接话这个长须中年男子正是晋王府长史钱通。

>>>点此阅读《皇族玄士》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