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京城纨绔,自有天收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Dreamlover

角色:赵若莺 赵若麟

简介:大将军之女赵若莺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会被指婚给京城第一纨绔周北辰!这人只会赌钱斗殴去青楼,与她心里的如意郎君相差十万八千里。不行,这婚不能成!
赵家小姐使劲浑身解数想退婚,可这婚好似天定一般,任她再努力,还是阴差阳错成了婚。只是婚后发现,自家相公……好像是个冒牌纨绔公子哥呀。
演技超群假纨绔X心怀大志娇小姐
欢喜冤家,小学鸡互啄,保你乐呵呵。女主爆甜,男主超宠,入坑不亏!

书评专区

京城纨绔,自有天收

《京城纨绔,自有天收》第5章 周北辰实打实是个街混子免费阅读

“翠柳,你都查到什么了?”赵若莺昨日知道了太后指婚的事,一早就差贴身侍女翠柳出去打探消息,等了一早上,此时有些焦灼。

“小姐,你容我先喘两口气。”翠柳一路跑着回来的,此时气喘吁吁的。

“来你先坐下,慢慢说,我不急,喝口水。”赵若莺嘴上说着不急,可是表情已经将她出卖了,这可涉及到她的终身大事啊。

翠柳看着小姐想问却又憋着不想催她的表情实在好笑,赶紧开了口,“小姐,这周三公子实打实是个街混子!”

“他两个月前把王记丝绸的公子给揍了一顿,就因这王公子下楼时撞了他一下,可店小二和我说,那王公子只是衣袖碰到了周三公子!虽说王家只是商贾人家,但却是皇商啊!王家老爷差点闹到圣上跟前去,周宰相亲自登门道歉才算完。”

“这还不算完!京城最有名的青楼和赌场,可是周三公子最爱去的地方。周三公子几乎是十天半个月就去一次,月初最有钱时去聚贤赌坊血赌一场,月中月末荷包瘪了,便去醉乡楼宿下,再拉几个姑娘陪着,连卖艺不卖身的清倌花魁都被他强迫过!”

赵若莺奇怪,“十天半个月去一次,好像也……不算多啊。”

“小姐,十天半个月主要是因为周三公子只要去一次那些不正经的地方,就会被周宰相关一次禁闭,一次禁闭的时间大概就是十天半个月……”

赵若莺:“……”失敬失敬。

“只是上次关的长些,足足二十天。这是因为半个月前周三公子在聚贤赌坊大闹一场,差点把人家赌坊给拆了,听说,还见血了……气得周宰相揍了周三公子一顿,这才关了二十天禁闭。”

“但这二十天还没满呢,昨日他却又翻墙去了聚贤赌坊找掌柜的算账。最后账没算到,回来的时候输的只剩一件中衣!”

知错就改是从小夫子就教导的品质,可周北辰怎是反着来,越发顽劣?

赵若莺又想起方才翠柳说的醉乡楼,问道,“醉乡楼是不收钱的吗?怎的周北辰没钱了才去。”

“不不不,醉乡楼是除聚贤赌坊外最大的销金窟,她们一日的流水,都是以黄金计算的呢。”

那可不,醉乡楼和聚贤赌坊宰的就是那些富得流油的贪官污吏,国库三分之一的钱都来自这两处呢。

“那他怎还敢大摇大摆进去,还强迫清倌姑娘?”

翠柳声音小了些,“听说周三公子杀过人,鸨母龟公不敢拿他怎么样,生怕他一个不开心闹出血案。”

赵若莺心里一惊,一命偿一命啊,周北辰杀了人还能继续招摇过市,大亓的律法已经被这些豪门贵胄糟蹋成这般了吗?心下对周北辰又是多了几分厌恶。

“仔细说说,杀人是怎么一回事?”

“这事儿奴婢也没太打听清楚,只知道大概。去年年末有一晚,更夫打更刚好走到周家后院,便听到一声凄厉的尖叫声,接着就是一个男人说道,“看你往哪跑!”而后又有一群人的声音,说,“三少爷,小心手,我们来吧。”这更夫本也没多想,但是第二日宰相府便运了具尸体到乱葬岗,一把火烧了才走的。恰巧又被他看到了,这才反应过来,怕是周三公子杀人了,在毁尸灭迹呢。”

赵若莺眉头紧蹙,心里突然没了底。这周北辰,根本不是荒唐能形容的,这婚更是成不得了,嫁个这种人,她可能会忍不住在成婚那日便弑夫,再自行了断。

赵若莺深吸一口气,终于想了个法子,周家应该也是好脸面的,若赐婚之后还出这种事……虽实在有些冒险,但,起码试试吧。

“翠柳,你叫少爷在前厅等着我,顺便拿套他以前的衣裳过来。”

“是,小姐。”翠柳行了个礼退下。她不太明白小姐要做什么,不过小姐素来是个有主意的,总有自己的道理。

赵若莺换好衣服,又将眉给描粗,胭脂抹了个干净,换上了特制的增高鞋这才去了前厅。

“阿姐,你也太慢了!”赵若麟嘟囔着嘴,手里还拿着块糕点,“我糕点都吃完两盘了。你快尝尝这个莲蓉糕,咱家新来的厨子手艺真不错。”

“你就会吃!等爹爹回来看见你变成个小胖墩,看他罚不罚你日日扎马步跑圈。”

赵若莺与赵若麟是双生子,姐姐比弟弟早出生一柱香的时间,姐弟俩关系十分亲密。

一胎双生本就是稀罕事,居然还是龙凤胎,加上赵家三代都没有过女儿,因此赵若莺从小便受尽宠爱,要星星家里人都能给她摘来。

而赵若麟作为弟弟,从小就被教育要好好护着阿姐,赵家又是将门之家,从他会走路开始就被他爹操练。但因赵将军常年带兵打仗,驻扎西北边疆,不能好好教授儿子,于是在赵若麟十岁时就把他丢去了梅松山,拜赵明虎的忘年挚友慧中住持为师,今年年初才下了山。

赵若麟虽年仅十六岁,却已精通十八般武艺,将门虎子之名当之无愧。

“阿姐,我们还在长身体,得多吃才行!你看我比你高这么多就是因为我吃的比你多。”赵若麟说着就和赵若莺比起了身高,“你作弊,又穿你那双鞋!”

赵若莺:“……”

若不是要扮男人,谁穿那劳什子鞋,磨的她脚后跟疼。

赵若莺身材娇小,矮了赵若麟一个脑袋,今日穿上那鞋已经到他耳朵了。

“这不是阿姐今日有事要办,得扮作男人嘛,个子不够,鞋子来凑!你今日得同我一起去。”

赵若麟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的阿姐被从小宠到大,做事都随着自己性子来,时常想一出是一出。赵若麟很是担心,姐姐这是不是又要带他去干坏事。

“阿姐,你不许坑我!”

“不坑不坑,绝对不坑!”赵若莺笑得眉眼弯弯。

赵若麟看得无奈,得,肯定又坑他。不过是自己姐姐,只能宠着了。

“翠柳,你就在家等着我们。母亲回来了就与她说,我同若麟逛京城去了,午膳时就回来了。”赵若莺交待完翠柳,便带着赵若麟往门外走。

赵若莺这么一伪装,还挺像那么回事儿。她与赵若麟走在街上,一个清秀俊美,一个气宇轩昂,引的许多小娘子拽着袖子偷偷看。

两人走了很久,赵若麟也被一路上的许多双眼睛盯得害羞,脸红的像刚蒸熟的虾子,看得赵若莺忍俊不禁,她这弟弟哟,脸皮真薄!不知道以后会被哪家姑娘给拿下呀。

“阿姐,咱们要去哪儿啊,快到了吗?”赵若麟恨不得现在钻到地缝里。他在山上待了六年,从来没被那么多双眼睛盯过!

“到了到了,就在那儿。”赵若莺眯着眼睛看到了前头写着周府的牌匾。她昨晚看了京城的地图,认了认宰相府的位置,好在她记性不错,没走错。

“阿姐,你带我到宰相府做甚?莫非你想看看你那未来夫婿?!阿姐,你莫糊涂!那个男子不行,不是良人!”赵若莺不理他,他继续像只麻雀一般叽叽喳喳,“我今日本想与你说的,只是后来吃上糕点忘记了。我找人打听过了,他是个纨绔,配不上你!这个亲不能成!距定下的日子不是还有三月有余吗?爹下月就回京述职了,咱们再等等,爹肯定有办法让太后娘娘收回成命的!你千万莫倾心于他啊!”

赵若麟性子急躁,越说越急,索性走到了赵若莺前头,挡住了她的路,“阿姐!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点此阅读《京城纨绔,自有天收》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