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玄术大佬穿越后成了国宝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念笙生

角色:翟德泽 柳总

简介:玄术灵异,无数人骂安宁,说她霸凌同学、敲诈勒索、朋友圈卖符、学校摆摊算卦、招摇撞骗,还称鬼太多了。安宁无奈,她不过就是相师,已经被迫不断的抓鬼了,大家还不信。柳家即将破产,小人幸灾乐祸,没想到国家却出来护着她,并且发布消息,称她捐献了十几亿,帮助国家打击盗墓贼,破获连环凶杀案,请爱护她,相信她。国家:国师,刚刚你报警了,是又发现了什么吗?安宁:哦,我发现有人想解刨我男朋友。

书评专区

玄术大佬穿越后成了国宝

《玄术大佬穿越后成了国宝》第5章铜钱是假的免费阅读

不过商人嘛,以和为贵。

他先接了电话,笑呵呵道:“柳总,幸会幸会,听说您也来了,恰好有重要的事,没能恭迎,真是失礼了。”

柳贸学也笑得和气,“翟总客气了,我突然有点急事,得先回去了,那个铜钱,我出八千万,翟总可以考虑替我留一留。”

他是商人,如果不是女儿想要,换了他自己,他不可能出八千万买铜钱的,他并不喜欢收藏,涨幅也不大,没有赚头。

翟得泽知道,这枚铜钱虽然年份长,但收藏家并不喜欢铜钱这种小物件,不可能拍上五千万。

不过,他没有答应。

虽然也有托炒热气氛,但并不会一味的哄抬价格,抬到物品本身的价格后,托就会收手,不然特意流拍,传出去毁名声。

柳家这种二流家族,还不配让他做这种事。

他也不缺这点钱,略带歉意的说:“抱歉了,柳总。”

他的回答也在柳贸学的意料之中,虽然没怎么打过交道,但翟德泽的名声还不错。

况且,翟家应该不会给他这个面子,只不过女儿想要,他也只能试试。

柳贸学看向安宁,“真的不等等?”

安宁连连摇头,“走了。”

苗怡拎起包,“那就走吧。”

小姑娘嘛,今天喜欢铜钱,明天喜欢珍珠,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妻女都这么说了,柳贸学也不坚持,他想着,事后打听打听谁拍到了,再去买来,好不容易女儿向他提要求了。

三人刚到大堂,接了侍者递来的外套,穿上后,就要离开。

“柳总!请等一下!”翟德在电梯里喊,等不及电梯门完全打开,就跑了出来

他的喊声太大,令众人侧目。

柳家三人停下脚步,转身看他。

只见他肥胖肉肉抖动着,很快就到了跟前。

他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气喘吁吁的说:“柳总,能否借一步说话?”

他刚刚挂了电话之后,打开保险柜,发现里面是定时炸弹,原本是存放五千年前女尊王朝澜月朝的成套青花瓷碗不翼而飞,这可是压轴藏品。

当机立断,令人将炸药带到空地,驱散人群等待爆炸。

问了传来消息的人,说是9号包间的客人说的。

又查了房间信息,发现竟然是柳贸学的包间,不由分说,拿起铜钱就就追了下来。

柳贸学看了一眼安宁,他得询问宝贝女儿的意见。

安宁见翟德泽脸上黑气很浓,看分布的点,是牢狱之灾。

她看了一眼元宸。

见元宸瞬间阖上眸子,就知道他在装,使劲拧了拧他。

元宸喵呜一声,“你妈出了电梯就没事了。”

安宁听他这么说,就点点头,想看看后续是什么样的。

毕竟今天的事,她刚好遇上了。

柳贸学微笑道:“恭敬不如从命。”

翟德泽将人请进了本来等拍卖会结束后,宴请各大巨头的二楼包间,才问道:“可否……请令夫人与令爱先出去?”

柳贸学怎么肯,他恨不得昭告全世界,他女儿不是傻子,也会说话。

他拒绝道:“翟总,我们一家人没有秘密,翟总若是介意就算了。”

安宁抓了把干果,递给苗怡,才慢腾腾的吃起来,她其实有点饿了。

苗怡受宠若惊,八年的努力没白费呀,闺女也会孝顺她了。

看来,这是真的好了。

柳贸学盯着安宁,一直盯,见她只顾自己吃,根本不理会他的眼神,干脆瞪了一眼苗怡。

苗怡得意的挑挑眉,将手里的干果藏了藏,哼,闺女给我的,想吃自己抓去。

然后捏起一颗开心果,放到嘴里,咬出清脆的响声。

柳贸学:“……”

好样的,明天让宁宁给我抓一麻袋,你眼馋去吧。

翟德泽见两人没有出去的意思,眯了眯眼,有些不悦,柳贸学也太不给他面子了。

不过,有求于人,他并没有表示出来,“柳总,我想问一下,你是如何得知,拍卖品被换成了炸药?”

柳贸学的眼神还在女儿身上,听了这话,扭头看向翟德泽,震惊的问:“你说什么?”

拍卖品居然被换成了炸药?

翟德泽愣了愣,“不是你和服务生说拍卖品有问题么。”

他就是想知道,谁在搞他,既然柳贸学提醒了,肯定对他没恶意。

为了表明诚意,将铜钱放在桌上,经过专家鉴定,这是澜月末年的铜钱。

铜钱不难寻,这个年份的相当稀有,柳贸学不缺这点钱,但他想要这枚铜钱,这就是筹码。

柳贸学皱了皱眉,“翟总弄错了,不是我说的。”

翟德泽迷茫了,那是谁说的?

元宸用爪子戳戳安宁,“还吃呢,傻了吧唧的,这什么翟总肯定是拍卖会的老板了。”

安宁闻言,把剥好的一颗干果恶狠狠的塞进元宸嘴里,然后伸手够了锈迹斑斑的铜钱过来。

她看了一眼,将铜钱放回桌上,有些失望道:“这是假的。”

翟德泽听到有些稚气的声音,回过神来看她,她已经抓起了干果,咯嘣咯嘣的咬着,像是只仓鼠。

他眼神冷了下来,他虽然没干什么大事业,只是爱好搞些稀有的物品拍卖,翟家的地位摆在那里,柳家人是一点不给面子。

就连小姑娘都胡言乱语,这枚铜钱收购价不高,只有一千万,但被质疑眼光,只觉得柳家真不识好歹。

真以为柳贸学那两把刷子,能斗得过翟家?

柳贸学也知道,女儿得罪翟德泽了,可是怎么办,总不能斥责女儿吧。

他虽然不认为安宁说的是正确的,违心夸赞道:“宝贝就是厉害,一眼识破。”

翟德泽冷冷的看他一眼,柳家也是觉得他不在家族企业,挑衅他?

安宁摇摇头,“很简单的,这铜钱印了澜月的月牙纹,应该是表达这是澜月朝的铜钱,不过澜月朝的铜钱都是用黄铜制作的,并非青铜,所以这是仿制的。”

翟德泽常年收集宝贝、文物,对历史也有些研究,他反驳道:“你说的不对,黄铜制铜钱,是在五百年前的大律朝才开始的,在此之前并没有用黄铜制造铜钱,关于这点,史书上是有记载的。”

安宁翻了个白眼,用什么材料制造铜钱,她还不清楚么,她可是澜月未来的国君,书读得再烂,也不可能不知道。

翟德泽没有得到答案,觉得自己受了气,打算回头给柳贸学下绊子,冷漠的说:“柳总,好自为之。”

他说完,站起来就要回拍卖会。

安宁咬着干果,有些含糊的说:“翟总对吧,你印堂发黑,有大祸将至,炸药的事过去了,对方还有后手,如果来得及,可以疏散人员,减少伤亡。对了,查服务员。”

>>>点此阅读《玄术大佬穿越后成了国宝》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