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将门嫡女倾天下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池言

角色:卿酒酒 吴氏

简介:她是上京将军府卿家嫡女,东夷国当朝皇后,倾尽全家之力平定四海统一四国。却不想受炮烙之刑,绝色容颜被一刀一刀削掉,原本幸福的家庭被害的家破人亡,无一善终。奈何阎王不收她,重活一世,她被宠成天下人羡慕的小千岁,十五岁荣获未来人超强辅助,十六岁成为上京第一首富,十七岁跟随卿远将军上阵立战功……此生本一路开挂顺风顺水,却不想逐渐卷进了更大的阴谋当中......

书评专区

重生:将门嫡女倾天下

《重生:将门嫡女倾天下》第5章 家宴风云免费阅读

卿酒酒在堂上找到女眷子息的餐桌座位,刚坐下没捂热,就有人来了句:“长姐怎么来了,还坐了嫣儿的位置?”

“四妹妹,母亲没告诉你长幼尊卑吗,我来了,这个位置自然就是嫡长女的。”卿酒酒眼神都没给卿嫣嫣一个。

卿嫣嫣知道她是个霸王,说不过也打不过,只能不疼不痒的说了句:“你小心父亲知道你欺负我,定要罚你。”哭哭啼啼的坐到卿酒酒下首的位置。

卿酒酒冷笑,作为卿家嫡长女,再不受宠也是长姐,首位也坐得。

其他姊妹都各找各的位置,没多久长辈们和小辈们都坐齐了,只等祖父祖母了。

现在的东夷国为四国之首,因为国力强盛以多年不曾征战,所以卿家作为护国武将的家中,也得了十多年的安生日子。上有祖辈二老庇护,中有卿祺正三弟兄,这些年卿家休养生息,也开始子孙满堂起来。

卿祺正为卿老夫人所出嫡长子。年少有为,性格跟卿老夫人一样,是个说一不二,雷厉风行的主。二十岁任中尉,随卿老夫人北征时中毒,被卿酒酒生母寥清秋所救,后北征大胜进宫讨旨赐婚,育有一女一子;寥清秋逝后继室江氏入府,诞下卿休染卿嫣嫣兄妹二人。

卿二爷卿祺丰是卿太公庶出长子,子嗣中排行老二。早年有傲心无傲骨,做过生意,进过文坛考过科举,可惜都失败了;后来一蹶不振,就爱在外以酒会友,至今也没什么作为。不过倒是对卿酒酒这个侄女很是不错。卿二爷不曾从军所以成家早,正室为吴氏,只有一嫡女名卿湙湙;因正室无子,妾室小吴氏所出卿休惜,继为嫡长子,现已与京中张家结亲;前边所说卿素素为小吴氏所出庶长女。二房还有一妾室武氏出有一女卿澜澜,腹中胎儿也八月有余。

卿三姑为卿老太太最宠爱的嫡长女,十六岁嫁于曹国公府二公子,昨日祝完寿就随婆家回国公府了。

卿四爷为嫡次子排行第四,自小病重,平日多时是在江南外祖家养身体。因着昨日祖母寿宴,此次回来只带了,妻子宋氏,和长子卿休瑞,长女卿湘湘。

卿二爷携妾入座,正在与卿休惜媳妇说话的吴氏看到这个场景,毫无意外就爆发了:“老爷!今儿什么日子,怎么能带她们来,你这不是打我的脸吗?”

那妾室看起来盈盈弱弱,一听这话,瞬间眼泪就出来了“夫人别跟老爷吵,全是萍儿不懂事,萍儿这就退下。也不让老爷为难。”妾室小吴氏,全名吴萍。

“知道还来,诚心找不痛快是吧!真是没规矩。”吴氏顺着话就教训起来了。

卿二爷本还想给吴氏面子安抚一下,一听这话眉毛都竖起来了。卿酒酒见式摇头,这吴氏婶婶一点就着的性子,怎么能不吃亏。

“这是湙儿妹妹的姨娘吧,果然都是一样弱柳扶风,看着就叫人心疼。可婶婶只是提醒二叔今天是祖母亲设家宴,作为下人是不能被宴请的。这要让外人知道了,可就不只是你不懂事了呢?”祖母设家宴请还请下人同席,让人知道可得质疑将军府家风了。卿酒酒就是趁卿二爷还没来得及发火,把重点矛头指出来。

果然萍儿泪立即止住了,怯怯的看向卿二爷。见对方并无维护之意,小吴氏很有眼色,转脸只委屈巴巴的准备带同是妾室的武氏一起下去。

卿二爷不忍大着肚子的武氏来回折腾,刚欲开口,卿酒酒却先开了口道:“武姨娘就不用下去了,腹中也是祖母的亲外孙,就当提前见见家中长辈们。我想二婶婶也不放心你来回走动的,是吧二婶婶?”

吴氏想不通,卿酒酒闹的是哪一出,这俩妾室她都不喜欢,当然是有多远滚多远好,怎么还踢走一个留一个让她看着心烦。

但也不能想啥说啥,不然显得自己不懂事儿了。撵走一个狐媚子也好,那个大肚子的,也确实来回跑着多有不便:“自然是的。来人,送小吴姨娘下去休息。”

妾室小吴氏愤愤然瞪了卿酒酒一眼,一人抹着泪回了后院。

“娘,您慢点,注意门槛儿。”卿祺正与江氏一左一右伴随着老夫人入席,后面只跟了一个侍奉多年的张嬷嬷和两个侍女。

卿老夫人来了,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行叉手礼面向老太太请安:“母亲(祖母)敬请福安。”

“好好,都好!都坐吧,坐。”

卿老夫人由卿祺正搀扶着,笑呵呵的坐在了上位。

空有主坐一位,是因祖父晚年双腿突患恶疾,常年卧床很少出入。今天虽人未来,但人尚在,所以规矩上有一空位。

老太太和卿祺正夫妇入座后,便都到齐了。

老夫人看到了卿酒酒,关切的问道:“酒儿可好些了,怎么就起来了?”

卿酒酒站起来向祖母微笑道:“不碍事,孙女躺躺就好了。让祖母挂怀了。”

“年轻就是好呀,看着你们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我老婆子就知足喽。快坐吧,别愣着了,都动筷吧。”

晚宴也正式开始了。

卿家无人不崇拜,这位曾不输男儿的东夷国第一女将军。虽然都是一家人,可祖母近年不喜欢人打扰,便免了请安礼,只与老太公安安稳稳居于福禄堂。

子孙们也趁此机会,争相敬酒拍马以表崇拜敬意。

转了一圈,到卿酒酒了,顿时所有人都看向她。

或轻蔑,或期待,或疑惑,或平静。

卿酒酒只举起酒碗,拱手道:“祖母一生戎马,现已高寿。酒儿只希望祖母身体健康,乐享天伦就行了。以后有孙儿们呢。”说完一饮而下。

说完并未坐下,而是一个起身飞向庭园里的梨树上,随手折了一枝当众耍起了剑花来。

“霜高木叶空,江清水花净。”起初只是缓缓图之,蜻蜓点水,一开一合。不懂的人这时还会以为,卿酒酒不过是些花拳绣腿。

“离怀江水深,楚女晚妆靓。按拍听歌声,点箸行酒令。”一个重音像是落在了树枝的末梢,“哒”断的一节树枝掉在了地上,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没人在意这些了。

“白露满衣裳,迥野垂斗柄。云沙古战场,榆叶黄疏零。”人木合一。一舞做毕,秋叶逝于秋风,场内鸦雀无声。

一开始大多数只想看热闹,却不想卿酒酒这一武直接引起了众人的沉思。

有人欢喜,有人愁,有人惊讶,有人懵。

卿祺正最先反应过来,他很是惊讶:“这套剑法缓有锋芒,快有凌厉;刚柔并济,气势恢宏!看来我的酒儿,这么些年真的再长进了。”想到平时对于这个女儿并未多加教导,但却如此优秀,很是欣慰的夸了一句。

“这,才是我将门儿郎该有的样子!”听着祖母的话,应当是听懂了那段诗的意思。

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

卿家这头沉睡的狮子,已经有人开始来拔毛了。不想被榨干价值战死沙场,四散飘零必须振作起来,每个人都要有独当一面的能力。

卿休颜,卿休染反应过来后惊讶之余,不忘讨教:“长姐,这剑法可能教教弟弟们。我们也想学,这比武先生武的好太多了!”

卿休染自昨日一事后,就对这个本没什么印象的长姐,突然有了好感。现在一武成迷,看那样子恨不得直接拜师。

其他姊妹也纷纷起哄,“是啊,长姐,这套剑法真厉害,我们也要学!”卿家世代将门后,方刚血性从未被掩盖,不用别人多说什么,就按捺不住了。

只有卿澜澜站了起来还没说什么,就被武氏一个眼刀子吓得又坐下了。

卿酒酒面向祖母请示,老太太意会,喝了口茶,状似漫不经心地对着众人道:“既然都有心长进,明日起,所有人去学堂前,提早半个时辰到福禄堂问安吧。”

众人没想到,卿老夫人要亲自教导。平日里想塞进去,都是不能的。

>>>点此阅读《重生:将门嫡女倾天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