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偏执大佬的团宠小撩精又病娇了

小说:马甲

作者:一叶飞雪

角色:洛悦兮 鹿逸琛

简介:【重生+虐渣+马甲+双病娇+甜宠】前世,她被人欺骗,误认竹马,恩报错人,引狼入室害死爷爷,而他更是为她不惜以命换命……
重生归来,真相一一揭开,她誓要让仇人痛亲人快,宠他爱他疼他,付出一切也要让他活下去。而她的小马甲也一一暴露:“夫人是星辰传媒的大老板?”“嗯,给自己打工光荣!”“夫人是浩辰金融创始人?”“也是浩辰最大股东!”“夫人还是神秘的风水小财神?”“很乐意助老公你成为华国第一商业大佬!”…

书评专区

一直在等你i:傻笑是暗恋一个人的常见表现

淮渝浔.:重生文鉴定专用户(*^ω^*)

哈mc哈:真的很好看,男主很让人心疼,希望女主能对男主再好一点,然后男主快快的恢复健康

啾一口草莓β:特别好看喜欢看男主卑微的可以冲一波,每次看到男主卑微我就好心疼,一定要看!

偏执大佬的团宠小撩精又病娇了

《偏执大佬的团宠小撩精又病娇了》第5章 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免费阅读

鹿逸琛是被洛悦兮连拽带拉拖到床边的。

等他回过神,人已经被洛悦兮强行按倒在了床上,紧接着就见小女人也往床上一跪,拉过被子就直接钻进了他怀里。

“鹿逸琛,晚安。”

洛悦兮嫣然一笑,仰头在鹿逸琛脸颊上轻啄一口,抬头将他的左臂枕在颈下,便抱着他的扬着嘴角闭上了眼睛。

在被洛悦兮亲在脸上的那一秒,鹿逸琛全身瞬间僵直,直到此刻,他僵硬的身体才慢慢放松了下来。

低头看着离自己的心脏只有三寸之遥的女孩,鹿逸琛第一次有了她真实在自己身边的感觉。

他试探着将被小女人枕在颈下的胳膊慢慢弯起,搂上她的肩膀,嘴角微勾,轻声回了一句:“兮兮,晚安。”

然后,也满足地闭上了双眼。

而怀里小女人嘴角的弧度,也情不自禁又深了一度。

不知过了多久,听到鹿逸琛绵长而均匀的呼吸声传来,一直在伪装入睡的洛悦兮慢慢睁开了双眼。

她抬眸看了鹿逸琛一眼,确认他是真的睡着了,才小心翼翼伸手探向鹿逸琛平放在身边的右手腕。

她坚信任何病都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形成的,前世鹿逸琛替她顶罪时就已病重,那很有可能现在就已病形初现了。

再加上刚刚鹿逸琛从卫生间里出来时的样子,洛悦兮就更加不安了。

她今晚一定要探清楚鹿逸琛的身体状况,不然她根本无法入睡。

而,当她顺利探到他的脉搏后,眉心也跟着一点点沉了下来。

果然,他的身体状况很糟,几处大脏器都存在不同程度的虚空,但这些都不是关键。

关键的是,他的心脏,她虽医术不精但也能摸得出他心脉的严重异常。

但是,具体是什么情况,怕还得请大师兄东阳过来一趟,想办法一探究竟了。

因为看样子,鹿逸琛并不打算将他的病情告诉她。

而他要是不想说,那她怕也没有办法在医院查到任何蛛丝马迹。

前世,她忽略他太多,让他一个人承受的太多,这一次她不可能再视而不见。

她会想办法治好他,她要和老天爷争上一争,她要让这一世不再有任何遗憾。

洛悦兮轻轻收回手,悄悄吸了吸酸涩的鼻子,抬头看向鹿逸琛。

他纵使在睡梦中,还时不时在皱着眉头,这是得有多少心事压在心里啊。

她一直都知道,鹿家很复杂,不知有多少双眼睛虎视眈眈在盯着鹿逸琛现在的位置。

他不但得每天绷着神经防着家里,还得耗费心神对付赵暮深。

而她不但不帮他,还动不动就给她添堵惹事,做出那么多伤害他的事,前世的她怎么可以那么坏?

她真的不值得他为她付出那么多。

想着想着,洛悦兮的眼眶忍不住泛红,水雾模糊了双眼。

“傻瓜。”她小声呢喃,低头往鹿逸琛颈窝里钻了钻,再次紧紧抱住了他的瘦腰。

早上,洛悦兮是被某人直勾勾的目光给盯醒的。

迷迷糊糊睁开眼,一双沉黑深邃的眼眸瞬间闯入了她的眼底,直达心里。

“鹿逸琛,你什么时候醒的?”洛悦兮仰头闭眼冲鹿逸琛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

鹿逸琛幽暗的眼底顿时荡出层层涟漪,他不动声色地弯弯嘴角,沙哑出声:

“刚醒。现在天应该已经亮了,你是要在这里接着再睡会儿,等我一会儿给你送衣服,还是现在和我一起上楼,去我的私人套房?”

洛兮悦看了一眼窗外,窗帘很厚,但还是已经依稀能从窗帘缝隙看到外面透进来的丝楼亮光了。

她回眸笑靥如花,抬头仰望鹿逸琛:“阿琛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阿琛?一声绵柔似水的称呼,像一阵清风抚过,彻底将眼底的平静吹散,层层的涟漪不断扩大,狠狠敲击在他的心岸之上,将他的嘴角震出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阿琛,你笑了?”洛悦兮眼前一亮,惊喜地起身趴在了鹿逸琛的胸口。

这好像是她第一次见他笑,不管是前世还是今世,她仿佛从来都没见他笑过。

而鹿逸琛在听到洛悦兮的惊呼后,嘴角却骤然僵住,然后迅速回归平常,眼眸一闪轻轻推开身上的洛悦兮,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我去换衣服。”

说完,鹿逸琛便快速下床捡起地上的衣服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里,鹿逸琛双手撑在面池上,抬头盯着镜子里眉眼间尽是幽冷与灰暗的自己,刚刚她说他笑了?

在他的潜意识里“笑”这个字仿佛早已与他无关,这个世界上好像也没有什么能再让他与那个字联系在一起。

现在却只因她的一句话,他的认知便被轻易否决了。

他真的很想知道,自己到底还能为她改变到什么程度。

而床上的洛悦兮看到像是落荒而逃般的鹿逸琛,心里又是一阵苦涩,他怎么连笑一下都会觉得不好意思呢?

难道在他的认知里,他就不应该笑的吗?

这个男人,心思到底是有多重啊?

五分钟后,鹿逸琛穿好衣服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因为昨晚他穿着衣服冲了好几次冷水澡,湿衣服又被随意扔在地上,现在衣服在身上都是皱皱巴巴的样子,但一点都不影响他的盛世俊颜。

“走吧。”男人一手手腕处撘着西装外套站在床尾,清澈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我手机昨晚弄丢了,这个房间的内线也被人动了手脚与前台联系不上,等下上去我再打电话叫人给你把衣服送过来。”

“内线电话被人动了手脚?”洛悦兮顿时秀眉皱起,“那看来昨晚的事是人有预谋好的。阿琛,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当然,她不说,鹿逸琛也肯定不会让这件事就这么算了的。

因为前世,就算她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鹿逸琛也将此事彻查了一遍。

而且为了她的声誉,从来不接受采访的鹿逸琛特地招开了媒体记者会,亲自澄清了当晚和她在房间里的人是他,而非别人。

听到洛悦兮的话,鹿逸琛的眉心也倏然皱起,深邃的双眸紧紧盯着洛悦兮,眼中情绪晦暗不明。

洛悦兮被盯得有些不自在了,嘟起嘴巴冲鹿逸琛眨巴了两下无辜又无害的大眼瞎,疑问出声:“怎么了?”

>>>点此阅读《偏执大佬的团宠小撩精又病娇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