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逆天嫡公主:我!收徒养娃搞基建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日瑶青筝

角色:慕容 小灵子

简介:她,暗夜组织统领,却在一次任务中被暗算,穿越到了这个被亲姐害得差点小命都没了的弱鸡公主身上。
穿越后她不用修炼便能吸收他人灵力,一跃成为修仙尊师!
乌凤皇位,拿来!
五国霸主,拿来!
人族尊主,拿来!
她的灵力让天界震动,天帝都得看她眼色!
而她的御用文书似乎近日不太高兴,竟然在她前往青年才俊遴选大会的路上堵住了她。
她瞪眼:“作为小秘得有小秘的分寸!”
他轻嗤:“为夫的分寸难道娘子不知?”

书评专区

逆天嫡公主:我!收徒养娃搞基建

《逆天嫡公主:我!收徒养娃搞基建》第5章 平城的危机免费阅读

那路由宁去哪里了呢?

此时的她正在平城街道上的馄饨摊上干掉了一碗馄饨。刚才那么一闹,她没吃几口饭,便寻了街边小吃来吃一吃。

她将几个铜板放到桌子上,便开始在大街上溜达。

几块翡翠在她袖子里叮呤咣啷地响,她便是用一块翡翠打通了慕容家上下,并用吴卫给的神农鞭治好了慕容老爷子的病,成为了慕容家的座上宾。

那个国师确实有两下子,所以么,用去了两块翡翠,换取他在布阵的时候,踢歪一块石头。

她其实本不想这么早下山,卫河的鱼和荒山的野味她还没吃够,奈何孩子出生了,孩他爹却失踪了,鼠叟天天一把鼻涕一把泪忏悔哭诉自己的失职有负神女嘱托,实在是聒噪得很。便一时心软下山寻一寻,也借此清静几天。

“生了娃后,皮肤好像不像以前那么水灵了呢。”她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得去皇姐那拿点珍珠用用。”

她从灵域取出折空刀,撕拉一下将时空割开,将面前的路折叠到皇宫珍宝阁,腾空一跃便到了缝隙里。

这一跃着实有些仓促,落脚点没有选好,眼见着就要撞到珍宝阁的储物柜,聚灵珠也来不及唤出了,算了,磕就磕吧,大不了事后用聚灵珠再疗伤。

想到这她眼一闭,迎接着即将到来的疼痛。

预想当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她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一双有力的胳膊揽住了她,猛地抬头,对上了一双令日月星辰暗淡的眸子,精雕的脸庞,挺直的鼻梁,完美的轮廓。

“孩他爹!”路幽宁惊讶地喊了出来。

“孩他爹?”烛铭挑了挑他那好看的眉毛,“我与姑娘应该是初次相见吧。”

路幽宁还没来得及答,外面便传来的侍卫的声音,“珍宝阁内有人!”

烛铭拉着路幽宁迅速闪入了旁边柜子的暗格里。

门被打开,透过柜子的缝隙,侍卫正在仔细查看屋内各个角落。

暗格很小,本就勉强容纳一个人,路幽宁身材瘦小像一颗珍珠似的镶嵌在烛铭怀里。

侍卫一步步走近了柜子,俩人屏住呼吸,但过分亲昵的动作能清晰感知到对方的心跳,以及身体的纹理。

虽然姿势暧昧,但俩人各怀心事。

孩他爹身材不错啊,常年躺在棺材里竟然肌肉没有退化,路幽宁心想。

她是谁,为什么抱着她我的心竟然狠狠地疼了一下,烛铭心想。

“主人!戒灵感知到主人封存的记忆里有这个女子的气息!”脑中戒灵的声音传送过来。

侍卫走到柜子边上,拍了拍,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难道是猫么?”侍卫叨叨了两句便出去了。

“主人,时间到了,我们该走了!”

烛铭开了一眼怀里的女孩,指尖凝结了一束白光点入她的头顶。

路幽宁还在侧着耳朵探听侍卫的脚步,突然一阵眩晕,睡了过去。

她醒来的时候屋内已经漆黑一片,暗格里只剩她一人。

“孩他爹应该修为不错。既然他在平城,那就简单了。”她也不恼,小心从暗格出来,取了一些东海珍珠,便划开时空,踏出了珍宝阁。

乌凤国驿站内,烛铭托着下巴在案几上打盹。

“主人,没有找到无量宝藏的信息大皇子应该会很失望。”戒灵的声音又出现了。

“他失望与我何干?”烛铭被戒灵吵醒,很是不满,“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不要在我睡觉的时候说话。”

“戒灵知道了,可是主人,刚才那女子确实在主人的记忆里!”

“小灵子。”烛铭抚摸着戒指上的翡翠。

“主人,怎么了?”

“你要是不能帮我破解咒术,还总是勾起我的好奇,倒不如把你卖掉换些银两。”

“主人又吓唬戒灵,戒灵只是想提醒您,您绝不是金岖国三皇子。。。。。。”

“嗯。”

其实他早就知道。

当日,金岖国三皇子的侍卫在乌凤国和金岖国的交界找到他,声称是金岖国消失一个月的三皇子。

而他下山时与戒灵的闲聊中得知,自己沉睡了很久,已经不知道多少个年头了。不过正好在找回记忆之前可以有个暂时的身份,所以他将错就错到了金岖国。

失忆是最好的挡箭牌,不过本来他就是失忆了么,也没撒谎。

金岖国国君沉迷于寻仙问道,已经很久不理朝政,现在掌权的是大皇子烛彤。烛彤一直想占有乌凤国的无量宝藏,这次派烛铭出使乌凤国顺便刺探无量宝藏的秘密。

“不过倒也不算毫无收获。”烛铭从袖中抽出一块叠好的白色绢帛,“这不是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东西么。”

“不就是一块布么!”

烛铭把绢帛打开,竟然是乌凤国先皇的手书。

“孤去世后,将皇位传于五公主路幽宁。”烛铭读出绢帛上的字,“小灵子,是不是很有趣?”

“金立求见王爷!”门外有人喊道。

“进来!”

一削瘦男子推门而入,俯身下跪,“属下的探子汇报,最近平城内似乎有危机。”

“什么危机?”烛铭将绢帛收入袖中问。

“城南一户人家全部感染了怪病,人染上后高烧不退,咳血不止,体虚不能下床,一直咳血,撑不住三天就死了。”

“周边几户接二连三感染,疑似瘟病!”

“瘟病?这平城要不太平了。”

>>>点此阅读《逆天嫡公主:我!收徒养娃搞基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