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被病娇缠上后他抑郁了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覆马

角色:余修然 孙诠

简介:顶级学霸校草vs病娇偏执总裁
温暖似骄阳的余修然,是众人心中的男神典范,不仅是学霸还是校草,性格还好,是妈妈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直到他遇到了度晚生,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隐藏女总裁
余修然经历了跟踪、威胁、绑架……
余修然:“都给我评理!这些是一个女孩子能干出来的?”
众人:“她不是女孩子,她是财阀啊!”

被病娇缠上后他抑郁了

《被病娇缠上后他抑郁了》第5章 睡在衣柜里的她免费阅读

度晚生打开那两个行李箱的时候,赵瑜宁没忍住偷偷瞄了好几眼。

箱子里有衣服和日用品,皆是高奢品牌,衣服件件价值不菲,化妆品个个成千上万。

度晚生大概扫了一眼,便合上了行李箱。

“你怎么不把衣服放到衣柜里?”赵瑜宁好奇道。

“没这习惯。”

度晚生语气冷冽,让人觉得尴尬。

赵瑜宁索性看起了时尚杂志,不再去多管闲事。

“叮!”

两个人的手机同时来了消息,是学校的通知。

“新生报道顺利结束,明早八点,沂大全体师生请在大会场集合,召开18级新生大会。”

次日清晨。

赵瑜宁被尿憋醒。

她睁眼从床上爬起来,一看手机,才凌晨五点,天色还有些朦胧。

可度晚生的床铺干干净净,被子也仿佛像没动过一样,人不知去哪里了。

这个时间就起床了?

她也没多想,小跑进了厕所。

当她走出洗手间,抬头看见度晚生的衣柜门突然自己动了起来。

嘎吱嘎吱的声响充斥整个屋子……

两条惨白的胳膊突然伸了出来,抓住了柜子边缘,紧接着又是一颗头,还有着浓密的长卷棕发。

“你怎么在柜子里?”

赵瑜宁睁大了眼睛,看着度晚生从柜子里钻了出来,连衣服都没有换,依旧是昨天的那一身黑色长裙。

度晚生的眼睛有一些浮肿,她揉了揉眼睛,嗓子沙哑道:“我的个人习惯,见谅。”

她边说着,边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一套干净的衣裳,走进了洗手间。

“倒不是见不见谅……”赵瑜宁喃喃道。

度晚生睡在柜子里自然是没有碍着她什么事。

只是头一次见到一个人有床不睡,反而睡在冰冷硌人又狭窄的柜子里。

奇怪……

真是太奇怪了……

学校该不会给她安排了一个脑子有问题的室友吧?

赵瑜宁越想越觉得后背凉飕飕的,连忙爬上床,钻进被窝,使劲裹紧了被子。

半晌后,听见洗手间里传出断断续续的水声,在这水声之中,她又渐渐进入了睡眠。

浴室里,度晚生打开水,站着一动不动,缓了好一会儿。

她的两条胳膊已经麻透了。

这里的柜子实在是太小了,一整夜都只能保持着同一个姿势睡觉。

刚刚扶着柜门走出来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的胳膊没了。

不知过了多久,胳膊渐渐恢复知觉,她才站到淋浴头下。

水有些凉,但却让她感觉很舒服,冷水可以缓解她头部的晕眩,抑制反胃。

头晕对她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

换好衣服走出洗手间,天色已经大亮。

她看了一眼仍然在熟睡的赵瑜宁,然后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白色的药瓶。

药瓶里装满了圆形的白色药片,她倒了约莫四五粒放进嘴里,端起杯子,混着水一起吞了下去。

八点整。

距离18级新生大会的召开还有半小时。

余修然要和沈月心一同主持这次的新生大会。

不仅如此,他还要作为高年级优秀学生代表发言,光是手里的手稿就有十四张.

他早早地便来到了会场,坐在后台的化妆间看稿子,没过多久,沈月心也来到了后台,她手里的演讲稿也不少,粗略一眼看过去,大概有七八张的样子。

“修然,你怎么每次都来这么早?”

沈月心坐在了余修然身边,瞥了一眼余修然手里的稿子,“你每年都上台发言,这些稿子里的话都大差不离的,你估计都已经烂熟于心了吧。”

余修然笑了笑,将桌上的稿子全都拢在一起:“这次我准备脱稿上台。”

“脱稿?”沈月心愣了愣,“十几张稿子你一张都不打算拿?”

只见余修然点了点头,将稿子全都塞进了脚边的垃圾桶里,完全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

“那我一个人拿着稿子主持,岂不是显得我很呆?”沈月心苦笑。

一直都知道余修然很优秀,可是也不用这么打击人吧……

不过,这样出乎意料的余修然,令她更为心动。

她是17级的学生,是余修然的学妹。

从入学第一天开始,余修然的名字和身影便充斥在她的生活之中,他是一个多么优秀的人,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一直以来,余修然都是她追赶的对象,她每每努力跨出的一步,都是朝着余修然奔去的。

不论是学生会副主席,还是校花的名号。

“你今天喷香水了?你之前从来不喷香水的。”

沈月心闻到余修然的身上传来一股熟悉又复杂的淡香,却又一直想不出叫什么名字。

“有人送了我一瓶男香,我试了试。”余修然掩饰道。

他为了掩盖自己身上的药膏味,特意去买了一瓶香水。

香水和膏药的味道混在一起,已经分不清是什么味道了。

“男香,又是哪个小学妹送的?”沈月心故意八卦。

“不是。”余修然转移话题,道,“今年18级学生代表你知道是谁吗?”

沈月心摇了摇头,回道:“不知道,学校领导一点消息都不透露,不过能当上新生代表的人,一定是差不了。”

余修然轻笑,柔声道:“你是在夸你自己吗?17级新生代表?”

沈月心耸肩,毫不掩饰:“当然也是在夸你,16级新生代表。”

大会场渐渐坐满了人,从后台看过去,几千人坐在下面,黑压压的。

孙诠吊儿郎当地走进了会场,手里还拿着吃了一半的包子。

他扫了一眼会场,扭头进了后台。

“亏得咱学校有这么个万人大会场,要是换作别的学校,都不敢这么开会的,坐都坐不下,年年都搞这么大阵仗……”

孙诠前脚还没踏进化妆间,声音就已经先一步传进了众人的耳朵里。

沈月心看了一眼孙诠手里的包子,皱了皱眉头,嗔道:“孙诠,谁让你拿着吃的进来的?会场不能带吃的进来,你作为学长能不能给学弟学妹们做个表率啊?”

孙诠嘿嘿一笑,连忙把最后一口包子塞进了嘴里,嘟囔不清道:“现在没了,沈大校花,您可别生气,把妆气花了可就不好了。”

沈月心冷哼一声,没再搭理孙诠。

像孙诠这么厚脸皮的,整个沂大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余修然早就见怪不怪了,他淡道:“来得正好,把话筒支架全都搬出去吧,速度,还有几分钟会议就要开始了。”

孙诠看了一眼放在角落里的几个话筒支架,咬牙道:“余修然你可真行,领导都在外面坐好了,你居然连话筒都还没搬,你是故意留着给我搬的吧?”

余修然眉梢一挑:“聪明。”

孙诠不乐意地嘟囔着,但还是老老实实干起了活。

沈月心无奈一笑。

果然,整个沂大能治得住孙诠的,也就余修然一个人了。

八点三十分,余修然和沈月心准时走上舞台。

灯光聚焦在两人身上的那一刻,会场内响起一片惊呼声。

两人并肩站立,开场前的相视一笑,默契感油然而生。

度晚生坐在会场不起眼的角落里,旁边好几个位子都是空的。

没有人敢坐在她的身边。

她只是静静坐在那,就让人感受到一种生人勿近的强烈气息。

度晚生望着台上的余修然,余光之中没有第二个人存在,甚至连紧挨着余修然的沈月心都直接被她无视。

“余修然好帅啊!”

“对啊,高三的时候,我就从电视上看到他的采访了 ,当时为了能见到他,我每天拼死拼活的学习呢!”

“我也是!”

……

身后传来细碎的嘀咕声,度晚生唇角微微上扬。

这个叫余修然的男生,确实有很强的名人效应。

>>>点此阅读《被病娇缠上后他抑郁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