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开局撞邪,爷爷逼我顶香出马

小说:悬疑

作者:高文扬

角色:胡老太 孙婶

简介:乡村大学生李栋梁,因一次意外,得罪了荒山孤坟里的鬼王。
从此,天生阴阳眼的他,被迫开启了不同寻常的捉鬼生涯。
顶香出马,堪舆算卦,阴宅阳宅,奇门遁甲……
随着众多灵异事件纷至沓来,阴谋也渐渐浮出水面。
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和祖爷爷留下的道门奇书有关。
且看他如何驱邪避凶,开创属于他的传奇人生。
(本书纯灵异文,不是系统,修仙文。已在番茄完本过作品,请诸位看官放心观看)

书评专区

高文扬:大家好,我是本书的作者,新书上传,需要各位的支持,多求几个五星评分。
本书耗时时间很长,喜欢出马仙,灵异的朋友们,一定不要错过。
另外,欢迎各位看官读者评价留言,如果觉得哪些情节不合理或是不满意,可以在底下留言,我会加以改正。

闻曲星:牛逼,此书厉害

开局撞邪,爷爷逼我顶香出马

《开局撞邪,爷爷逼我顶香出马》第5章 搬杆驱邪(中)免费阅读

“守夜,那感情好!省着到了后半夜,他在偷摸去李寡妇家的小卖店打麻将……”

正当二人说的万分热闹时,孙婶走进房里,将包着的红布递给爷爷道:“李老哥,这是家里用过的红布,我都给你找来了。”

“要是不够,我连夜去刘家大媳妇那要。她家今年盖上了新房,披红的红布一定很多……”

“谢谢大妹子,这些足够了……”

爷爷感激的道了声谢,将最红的一块红布盖在我头上。

盖完后,又用剪子将另一块红布剪成四个小条,绑在我的手腕和脚上。

送完红布,孙婶简单嘱咐了福伯两句,就回家了。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晚上11点。

此刻,邻居们已封门闭户,唯独爷爷这还亮着灯。

福伯睡了个迷瞪觉,睡眼惺忪的到厨房洗了把脸。

爷爷则是打开了一瓶玉泉二曲,倒掉剩酒,给保家仙重新添上了新酒上供。

倒完酒,爷爷又从香盒里抽出3根香点燃。

点燃香火后,爷爷虔诚的鞠了一躬。

他双眼紧闭,郑重其事的叨咕了几句咒语,将香规规矩矩的插在了香炉里。

待到供奉仪式彻底结束,爷爷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将桃木剑放在炕上,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散白,滋溜一口,一饮而尽。

喝完酒,爷爷坐在炕上,轻轻敲打着皮鼓,吟唱道:“哎嗨哎嗨呀……”

听爷爷这么一唱,福伯不敢大意,急忙握紧了手里的烟袋。

他知道,唱词一出,邀请的人,随时都会来。

“老哥,我害怕!你一开口,我心里瘆得慌,浑身发冷。难不成,方美丽已经到了吗……”

“不会那么快,请神需要过程。不要怕,要真来了,有我呢……”

爷爷摆了摆手,压了压嗓音,有节奏的拍着手里的边鼓,继续唱道:“日落西山,日落西山黑了天,家家户户把门闩。行路君子奔客栈,鸟奔山林虎归山……”

“头顶七星琉璃瓦,脚踏八棱紫金砖。脚踩地,头顶天,顶着香火把仙搬呐,哎嗨哎嗨呀……”

随着爷爷的唱词逐渐深入,我的身体开始有了意识。

虽然我没什么知觉,但身体还是跟着爷爷唱词的旋律,晃动起来。

头顶上的红布,也有规律的颤动着。

“来的好,还怕你不来呢……”

见我有了意识,爷爷将心一横,跳到地上,开始手舞足蹈起来。

他一边敲着边鼓,一边对我哼唱道:“脚踩地,头顶天,迈开大步走连环。双足站稳靠营盘,摆上香案请神仙啊,哎嗨哎嗨呀……”

唱到兴奋处,爷爷开始敲击着正反面的皮鼓,继续唱道:“先请胡来后请黄,在请常,蟒,灵雕带悲王!胡家为帅首,黄家为先锋,常蟒为站住,悲王为灵堂……”

“一曲神调尽开颜,各位老仙都喜欢……”

“左手拿起文王鼓,右手拿起赶将鞭。文王鼓,柳木栓。栓上乾隆配开元,敢将鞭,横三竖四七根贤。”

“三根朝北,四根朝南!三根朝北安天下,四根朝南保江山。古有文王保过贤,姜太公保周朝八百年啊,哎嗨,哎嗨呀……”

砰……

还没等爷爷把唱词唱完,只听门外窗户上传来一阵巨响。

紧接着,五色旗一动,我的身体瞬间向前一倾,头上的红布散落在了地上。

我低着头,顿时觉得身体燥热,如同过了电般,整个身体开始剧烈抖动。

“妈呀,这烟魂这么快就来了……”

看着眼前奇怪的景象,福伯吓的大气都不敢喘。

他哆哆嗦嗦趴在桌子上,浑身发抖,不敢吱声。

“别怕福老弟,鬼不犯我,我不犯鬼。既然她敢上来,那栋梁这事就得好好说道说道……”

爷爷看了我一眼,冷冷的说道:“哪条道上的,报上名来吧。冤有头,债有主,这事跟我孙子无关,为何把他牵扯进来……”

“没,没人想把他牵扯进来!要怪就要怪这孩子运气太差了。”

“他每天都走同一条山路,被人惦记也很正常……”

还没等爷爷答话,我的头瞬间抬了起来。

此刻的我,没有了之前俊秀的脸庞,整个脸变得面容扭曲。

我盘腿坐在炕上,两只手自然的放在腿上敲打着节奏。

闭着眼睛,低着头,用苍老沙哑的声音对爷爷说道:“李道长别来无恙啊!昔日你在山上砍柴时,救我一条狐命。”

“如今机缘巧合之下,我救了你孙子,也算变相还了你一个人情……”

“胡老太,这些都是后话,栋梁现在到底咋样了!我本是搬方美丽的杆子,怎么好端端把你请上来了……”

“把我请上来就对了,本来我受了很严重的伤。强行上孩子的身,对老婆子我也不好,有损道行。但既然来了,自然有我老婆子来的道理……”

“你知道方美丽什么来头吗?那是无主孤魂,法力深不可测……。”

“如果不是我及时施救,拖延时间,恐怕孩子这会早已魂飞魄散了……”

“咳咳,无奈老婆子我法力低微,救不了孩子。这方美丽虽不是狠角色,但架不住人多。我和她多年邻居,自然知道她的底细……”

“胡老太,都什么时候了。救孩子要紧,捡重要的说……”

“咳咳,这很重要。我和方美丽多年邻居。在那边的荒山孤坟里有一个鬼王,法力高强。附近十里八乡的孤魂野鬼都归他管,势力很大……”

“我受了伤,快顶不住了,有烟吗,有的话给我一根,我吃吃香火……”

爷爷点了点头,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后,将烟递到了我嘴里。

胡老太深吸了一大口烟后,吧唧吧唧嘴,继续说道:“现在,不单是方美丽扣了你孙子的魂,而是鬼王扣了你孙子的魂。”

“你我有缘,这才上了孩子的身。劝你还是放弃吧,栋梁救不回来了,你也别做傻事……”

“谢谢你胡老太,栋梁是我李家的命根子,即便豁出我这条老命,我也要救他,你可以走了……”

爷爷轻咳一声,迈了个四方步后,敲起边鼓,继续唱道:“哎嘿,哎嘿哎嘿呀……”

“日落西山黑了天,家家户户把门闩。今日老仙驾堂前,慌慌忙忙点根烟。金灯点,银灯端。早生极乐升了仙。一步两,两步三,迈开大步走连环。”

“规规矩矩站军队,宫而敬之来营盘。赶山山得动,赶河河得干。借花献佛送到了西南啊,哎嗨,哎嗨呀……”

爷爷唱完最后一句,我连打了两个哈欠,身体往火墙上一靠,低下头,哆嗦了一会,闭上双眼后,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点此阅读《开局撞邪,爷爷逼我顶香出马》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