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突破乾坤

小说:玄幻

作者:蹑云飞

角色:孟剑宇 胖子

简介:精灵,在机缘巧合下,得天独厚,有幸生成。可以说,精灵是世间的玄妙惊奇最精妙的体现,同时也承载着玄妙惊奇的特性,那特性是,在玄妙奇异的无穷境中去开创和探索。
  要去实践无穷境中的开创与探索,精灵需要变得成熟和强大,但精灵也是寿命有限的个体,以有限之躯探索无穷之境,当然快一些成长起来更好。

突破乾坤

《突破乾坤》第5章 计划免费阅读

是夜,天空静秘,数星点点。

山谷中,排成龙一样的火把,打起精神坚于职守着。人群中不时传出的呵斥,有如犬吠,碜人地在山谷中回响。

森严的监视中,有一条大爬虫,在阴暗的角落里,无声无息地蠕动着,慢慢地爬到了一块大石头后面,潜伏在了杂草之中,一动不动,似乎从大地上消失而去。

有三个士兵,来到了爬虫藏身的石头前,身体一软,互挤着坐在了石头上:

“累死大爷我了,日子长着,还有六天六夜,到时候我非累得瘦成一根竹杆。”其中的大胖子丢出了一声感叹。

“我已经是竹杆了!”其中的瘦子自嘲道,他狠狠地把火把插在地上,掏出了溜亮的烟斗与天然色的烟丝荷包。

瘦子先用烟斗在石头上磕了数下,震掉烟嘴里面的残渣,然后捏一撮烟丝,塞入烟嘴。

胖子紧跟节奏,擦燃了火折子,贴近烟嘴道:

“吸吸吸,麻溜点。”

瘦子扶着烟杆,就着吸嘴,“巴嗒巴嗒”轻吸数口,引燃烟丝,冒得烟来,于是做足准备,如长鲸吞水,猛的一吸,烟嘴的火星,顿时变得赤亮,随着吞噬接近尾声,烟丝燃得一干二净,耀眼的火星变得黯淡。

从头至尾,烟嘴处没有逃出一丝一缕的青烟,全被一口气吸完。

“兄弟,站了夜岗,烟技进步不小啊!”

胖子由衷一叹。

正吞云吐雾的瘦子,享受中听到夸奖,得意非凡地对胖子道:

“大爷我厉害吧。”

胖子脸一黑,“小子,飘了啊。”说着,用肥硕的大膀子搭在瘦子的弱小肩头上,暗暗地施加压力。

瘦子艰难地挡住压迫,脸上一窘,心中腾起了怒火,用力一掀,猛地推开压在身上的手膀子,喊道:“就是飘了怎样?”

一个猝不及防,胖子被推倒,一屁股坐在地上。

也许是实力不容许遭遇如此污辱,胖子如疯牛一样,从地上爬起来冲过去,一手拖起瘦子,像丢一捆草一样扔了出去。

“你小子活腻了不成,推我!找死!”胖子毫不客气道。

瞬间的疯狂变故,把坐在石头上的第三者,惊讶得目瞪口呆。

他不知道去帮谁,犹豫之中,干脆任由自己左右为难变成左右不是。

瘦子跌落在远处,艰难地爬了起来,心中悲怆,看到手中的烟斗,狠地把它扔向了苍茫的夜色中。

看到烟斗绝情地飞走消失,胖子的心中一紧,有似云端跌落。

但更让胖子难以承受的是,瘦子一手托着烟丝荷包,一边失望透顶地对胖子咬牙道:

“让它变成灰吧。”

说完,就要握指狠捏,毁了烟丝。

胖子一看,目眦皆裂,破口长喊道:

“兄弟,且慢!”

胖子赶紧跑过去,来到瘦子的前面,良心发现的叠道:

“兄弟,兄弟,大哥我错了,兄弟,一切都是大哥的不是。烟丝是无辜的。”

说着,“啪啪”两声脆响,自个在宽大的脸盆上,留下两道通红的掌印。

“兄弟,烟丝是大哥的半条命啊,这大山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毁了就没了。兄弟,请高抬贵手,手下留情。大哥我向天发誓,以后大哥对你若有半点唐突,那就让天打雷劈,五马分尸,千刀万剐,死无葬身之地!”

胖子掏心掏肺、感天动地、涛涛不绝地倾吐着誓言。

瘦子似乎被打动了,声音颤抖的道:

“大哥,此话当真。”

“天地可鉴!”

胖子义正词严道。

“好,好。”

瘦子有了感动,于是下定决心,对着胖子一字一字的道:

“大哥,跪下来叫一声爷,这荷包就是你的。”

“轰隆”,话如雷霆,轰在了胖子的脑海中。不过,只是愣了一息的时间,胖子膝弯一软,砰然触地,对着瘦子手中的荷包,充满敬意地喊道:

“爷。”

很显然,在胖子的眼中,拿着荷包的人是空气,而包着烟丝的荷包,正是他的爷,给烟爷下跪,天经地义。

瘦子被大哥的决断完全感动,忍不住苍海一笑,把荷包丢过去,转身孤独落寞地向人群走去。

当一切恢复平静,石头上孤零零坐着的人,叹息了一声,正准备起身,他身后的草丛中,哗地腾起了一道黑影,笼罩而去。

黑影罩住那人,马上“咔嚓”一声传出骨头断裂的闷响。

黑影迅速地把人托入夜色,消失不见。

一盏茶的功夫,消失而去的地方,那个士兵竟然原路走回,来到石头边,伸手拔起插在地上的火把,得意的一笑,举着火把向人群施施然走了过去。

仔细看,那士兵的脸,已然变成带着稚气与坏笑的孟剑宇。

当然,并入到严肃大军队伍中的时候,孟剑宇的脸颊立刻应景地变成铁板两块,无动于衷又冷酷无情,有时候甚至动不动就来个恶嫌的鄙视,似乎不那么意思两下,就辜负了监视的超然地位。

孟剑宇如鱼得水地混的风声水起,传递消息的纸团,在隐蔽的拍拍扯扯中,都顺利地传送到了合乎理想的人物手中。

大功告成,孟剑宇装模作样地来到落星凡留待的帐篷外站岗,趁人不注意,溜进去又做回了原来的自己。

第二天大清早,孟剑宇穿戴了士兵服饰,带着一副狼狈的大花脸,悄悄地窜出帐篷,挤在士兵队伍中,费了一番力气,抢到早餐吃了个饱,打着嗝与同寮劳骚一番后,又去悄悄地干拍拍扯扯的勾当。

孟剑宇把收获来的纸团布卷之类,用方巾包了,神不知鬼不觉地塞进了落星凡所在的帐篷。

帐篷里,落星凡三人整理了一看,气乎乎地闷的心里难受。因为收到的回信,大部分阴阳怪气,道是:

“诓人,无以信。”

“妄语,何以能?”

“太过突兀,有炸。”

“天大笑话,山谷处处有人踩着,谁有那本事,无形中把雷弹毁了?”

“如果为了解围,想利用人去送命,太卑鄙。”

……

总之,十之八九的人都是不相信。

所幸,在众多怀疑的冷嘲热讽中,有一份回笺特别地慎重以待,笺上开言示明诚信,随后是独到客观的分析,最后更为难得的是,竟然详备地拟定“务必妥当”的一计。

看罢此笺,落星凡豁然起身,立即悄悄联系上孟剑宇,查明了回笺之人正是有过一面之缘的老熟人。

那熟人正是落星凡等人曾经破解的迷雾阵中驴车上的少年:

青羽。

落星凡会心一笑,着手实施青羽那务必妥当的计划。

于是又一批纸团,从帐篷中送了出去。这一批纸团没送出去多久,山谷中就陆陆续续地,出现了一些让带刀佩剑的士兵们头疼的怪事。

首先是一位佝偻老者,他借着一块大石头的掩护,用一截木棍戳入地下,捅一捅,出现了一个窟窿,隐隐约约果真看到里面一洞的雷弹碎片,于是神情一禀,窃喜地频频点头。然后赶紧掩好窟窿,神秘地“呱呱呱”学了几声青蛙叫。

白天突兀地传出蛙鸣,附近的士兵大感好奇,迅速地锁定了老者的位置处,看到老者在煞有介事地寻找,正准备搬倒大石头,检查石头下面有木有青蛙。

士兵马上想到地下埋有雷弹的重要事情,冲上去呵止训斥起来,老者一拍大腿痛斥自己老糊涂了,并深以自责,事情才渐渐平息。

但无独有偶,远处也悠悠地响起“呱呱,呱呱”的蛙鸣。

一声两声似乎是引子,很快更多的蛙鸣,在山谷中此起彼伏,好不热闹,只是忙坏了焦头乱额的士兵,最后在举刀威胁的情况下,才平息了“起哄”“耍乐子”的现象。

落星凡几人在帐篷里听着悦耳的蛙鸣,他们知道那是哪门子的起哄耍乐子,那正是务必妥当计划中的暗号。

“看来计划顺利地启动起来了,拭目以待吧。”

落星凡心中充满了期待。

夜幕在漫长的等待中姗然而至。

山谷中,篝火应夜而生,火把伴夜而起。

弄成大花脸的孟剑宇举着火把,跟在巡逻队的后面,轻车熟路地在山谷的人群中绕。绕到山谷边缘,孟剑宇的脑袋变得有点晕乎,最终脚下一绊,身体一侧,软倒在路边的野草丛中。

孟剑宇哎哟地躺在草地上,把火把举过头顶,向草丛茂密的地方戳去,身体就坡一滚,火把就引起野草,一路长长地燃烧了起来。

“着火了,着火了,快救火。”

士兵们接二连三地扑去救火,但准备不够充分,野草又极易爱燃,哗哗啦啦间,野火只增不小。于是更多的士兵冲向了灭火的现场。

孟剑宇趁乱,贼溜溜地走远,跟上了另一个巡逻队去了远方。

同样的,在那边,孟剑宇的头晕又犯了,绊倒在地,就地一滚,火把又引起了一道长长的野火。

这次似乎山坡比较长,孟剑宇哎呦哎呦地一路滚下去了老远,而他手中的火把有意无意地引起了更大范围的野草燃烧了起来。

天公似乎也爱凑热闹,刮起大风来,舞起了火龙,嗨皮地一路向山林奔去。

更多的士兵,如热窝中的蚂蚁,火急火燎地行动起来。

被幽禁的人们,爱心泛滥,自发地加入到征讨火龙的行动中。

但被幽禁过的人群,似乎他们的脑袋有点不好使了,灭火的少,添乱的多。

于是火龙的龙子龙孙越来越多,几近疯狂。

乱了,全乱了。灭火的士兵和趁灭火之名行捣乱之实的人们干了起来。

山林中的弓箭手,个个慌得一批,勇敢的往下冲,胆小的往山上退,拿不定主意的,急得团团转。

山腰上睥睨天下的尖顶帐篷,终于有了动静。

“哗”

帐篷门前的悬挂被恶狠狠地撩开,一位光着膀子、一身伤疤的大汉,凶神恶煞地走出帐篷,目眦皆裂地怒视着山脚愈发不可收拾的混乱。

“来人。”

大汉咬牙切齿道。

两道华丽而利索的人影从帐篷的后面闪了出来,对大汉揖道:

“大人且吩呼。”

“能杀的一个不留。”

“尊命。”

说完,两道华丽身影向山下纵身而去。

两道身影刚走,帐篷的两边,“索索索”地从夜色中窜出了几道人影,出现在了刀疤大汉的左右两边。

“老贼,你的好日子来了。”

一位老者善意地提醒道。

刀疤大汉镇静中斜视了一下两队人马,悠悠地抬起手,手中握着一枚黑球道:

“山谷的一切,只要我手掌用力一握,捏碎这枚黑球,就会变成灰,化作尖,我怕谁!”

两队人马忌惮之极地一退,道:

“壮汉,有事好商量。”

“告诉我,是谁主使的,破坏我大事。叫他马上滚出来。”

刀疤大汉颐指气使道。

“是我。”

帐篷里面传出了一道年轻人的声音,同时也传来了一串脚步声。

随着垂帘掀开,施施然走出来四五人,为首的正是落星凡。

“老贼,你的老窝已被端了,还不赶快捏碎黑球,再等,怕没机会了。”

落星凡善意地提醒道。

刀疤大汉当然明白话中的含意,于是不甘心中捏碎黑球的同时,身体向前一冲,向山下纵身而去。

如影相随,帐篷外面的人,不慌不忙地跟在刀疤大汉的后面,纵下山来。

山谷的平地上,当人们里三层外三层围成一个大圈,把刀疤大汉牢牢地圈在中间的时候,刀疤大汉才彻底地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插翅难飞。

“屠霸天,你这丧心病狂的家伙,落到今天的下场,还有什么要说的?”

一位老者向刀疤大汉讨罚道,无疑这个声音也是人们普遍的心声。

刀疤大汉正是江湖上威名远播的屠霸天,他迎着一圈的不善眼光,碜人地一笑,豪气干云道:

“来吧,拼几个就回本。”

人群中,一位面无表情的少年,正是青羽,他二话不说,祭出了一个小泥人,两指运诀,对着泥人一点,然后张口一字一声地喊道:

“屠一一霸一一天。”

轰,屠霸天感觉到脑袋里面挨了一个闷锤,被狠狠地砸了一下。

“兔崽子,敢暗算你大爷!”

屠霸天眼冒金星,眩晕中强行锁定青羽,挪动着脚步,要去报仇。

“我来送你一程。”

说罢,一只大脚,相必是生平最狠的一次,全力踢在了屠霸天的背上。

顿时狂风烈烈,一股大力把屠霸天送上了天空,划着弧线向青羽方向坠去。

青羽那边,一位浓眉大眼的道士,满脸的期待,站在了青羽的前面,等待着屠霸天的降临。

很快一声呼哮,一个身影破空而来,道士用蓄满全力的一脚,精准地上前热烈的欢迎,砰的一声,屠霸天又惨叫着飞上了天空。

曾经恶贯满盈的家伙,现在猪嚎般地在天空中飞来飞去,相必最是爽快而解气的,所以,圈圈上面的人,心照不宣地形成了一种默契,屠霸天落到谁的面前,那个谁就有样学样地把人家踢到天上去。

远处看来,似乎山谷在庆祝什么时日,大家嗨皮地乐得踢球助兴。

最终屠霸天无可耐何中晕了过去,没有了猪嚎般的呻吟,大家失去了兴趣,停止了游戏,围观了一会儿,最后叹息声声中一哄而散。

等人群散去,匍匐在地的屠霸天,龇牙咧嘴地抬起头,茫然四顾中,忍不住无声地扎拳捶地。

他知道他会幸运地活着,因为人群废了他的修为,让他从云端跌入尘埃,从此去承受尘埃中的磨难与痛苦,以及无能为力中的漫漫煎熬。

……

车马恢复了自由,人们重获活力,收拾妥当,大队的人马,陆陆续续地离开了,曾经风声鹤唳,而今一地鸡毛的山谷。

>>>点此阅读《突破乾坤》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