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四合院:开局贾东旭,娶了娄小娥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釉白

角色:娄小娥 李张氏

简介:穿越到《情满四合院》的世界,成为了贾东旭。
还好他来的早!拒绝了老娘给自己物色的秦淮如,一直跟许大茂抢娄小娥呢。这不,秦淮如丈夫出事了,感情不是贾东旭命不好,是秦淮如寡妇命,克夫!

书评专区

名字都取不了的文盲:就冲开头整没了贾张氏,虽说没了贾梗白眼狼,有了个李棒梗李张氏,还是给好评,给足五星!

刹那间的拥吻:脑洞真的大,不过确实不错,就是短小无力。不过也要留两个好人,那个时期不全是坏人的!何雨水在原著中潦草的结婚在你这有了这个结果,是真没想到,不过也符合逻辑!加油多多写点

A~旗:太逗了,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用户15961089:我真服了,作者,你思想有问题啊!你提出一个问题,你居然把它解决,说主角跟他有关系,然后不打也不骂,就说两句,是个人,他也不能这么办吗?

万万:这本书好垃圾 看不懂你们看23到26章好乱,写的什么,作者好怂每次都说一点说不出来这是要我们猜?至于后面我就不说了,看了打脑壳。

四合院:开局贾东旭,娶了娄小娥

《四合院:开局贾东旭,娶了娄小娥》第五章 闫阜贵,你不是人免费阅读

虽然是郎有情,妾有意,不过那层窗户纸一直没捅破。

都说想要留住一个女人的心,先得留住这个女人的胃。

贾东旭算是心、胃“双杀”,娄小娥是认准了搂住自己的这个男人。

“你什么时候去提亲?”

“不着急……”

感受到一道刺骨的寒意,怀里的娄小娥正瞪着自己,生死攸关之际,贾东旭语速飞快。

“你看我这家境,这条件,我总不能空着手去提亲吧?我总得攒点彩礼吧?”

“我还有一点私房钱,不多……”

“你那点……”

“1200多一点。”

“咳咳…这是我们男人的事情,你那…点…钱…自己留着压箱底儿!”

贾东旭知道娄小娥家里有钱,没想到有钱成这样,简直壕无人性啊!

想想也是,这个四合院不就靠她家起来的么?

闹活动时候,不就是娄家一倒半城吃饱么?

许大茂,二大爷,就连傻柱都从中得利,而这只是娄小娥的一点私房钱。

“我爸爸不在乎女婿家有没有钱,反正都没我家有钱,他反而想的是越穷越好!”

“你爸不是要穷女婿,他只是想你嫁个成分好的,以后好……”

贾东旭突然意识到,自己娶了娄小娥,以后活动起来了,自己是跑还是?

转念又一想,自己在这儿连个祖坟都没有,哪不能去?等活动完事儿了再回来不就行了?

“过一段时间,就说不要彩礼吧,也不能太过寒酸了吧?”

“嗯……”

“起来了吧?再不去刷碗,该臭了!”

“刷了碗,我要回去了。”

“嗯,等会我送你回去。”

娄小娥起身继续收拾碗筷,擦完桌子,把碗筷拿到盆里刷洗。

贾东旭看着娄小娥的背影,畅想一下美好的生活,确实丰R肥T,至少能生八个!

……

另一边可热闹了,秦淮如哭的凄凉,李张氏骂的酣畅,傻柱看着心疼,一大爷颇为无奈,众人议论纷纷,唯有三大爷正蘸着唾沫偷偷数钱。

原来在人们注意力都集中在厨房的时候,三大爷悄摸的跑到灵堂上,从死人的供桌上抓了一把分钱。

那玩意儿可是明天早上给死人出殡开路的买路钱啊!

三大爷也不嫌寒颤。

他不嫌寒颤没事儿,别人可不瞎啊!

李张氏急着上个厕所,让秦淮如出来顶她一会。

秦淮如抱着槐花刚到灵堂上,就见桌子上的买路钱不见了,嗷一嗓子,给人全吼过来了。

几个老妇女在那传的玄乎,说什么死鬼领财,什么鬼差索贿,秦淮如吓得脸色煞白。

在场的人都有些发冷,尤其是一阵风刮过,灵堂烛火摇曳,照的人更是有些毛骨悚然。

有些胆小的已经悄悄回去了,在场也就几个人心里明白。

一大爷最先反应过来的,他环视了一下四周,没找到三大爷的身影,心中一紧,认定却又不敢相信。

毕竟三大爷也是他们“管理层”的一员,他干出这种事情,自己脸上能光彩?

给二大爷刘海中使了个眼色。

刘海中虽然很不爽自己老二的地位,可是三人配合这么些年了,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易中海一个眼神,他就意识到了,再环视一圈,果然没看到闫阜贵人,心里咯噔一下。

这狗日的闫阜贵,这种事都干的出来?也不嫌牙碜!

不过两人在这方面倒是达成了默契,绝不能声张。

倒不是义气,关键这事儿关系到他们“管理层”的颜面!

本来许大茂、傻柱之流就对他们的位子觊觎良久,这回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他闫阜贵没脸没皮惯了,让街道怎么看他们三个?

本来这次李德彪出事儿,街道已经跟他们打过招呼了,要是再和上次贾家一样,就要另行安排管理人员了。

所以这只能是鬼事儿,不能是人祸!

不过场面话还是要说的,毕竟是新时代了。

“呃,不要说那些东西,现在不搞封建迷信那一套了,兴许是谁家小孩不懂事拿得,都回去吃饭吧,又没多少,几毛钱,待会……”

一大爷想说待会他补上,转念一想这“买路钱”,他掏不合适吧?

“咳咳……这个大家……”

“反正不是我家孩子拿的,我孩子一直在这,这钱是随便谁都能拿的么?”

“就是,我们孩子从来不搞偷鸡摸狗的事情,别什么事情都往孩子头上扣!”

“就是……”

“一有事儿就说孩子……”

几个妇女本来就有些隔应,一听一大爷这么说,马上不乐意了,各种风凉话满天飞。

易中海老脸一红,着实被气的不轻,正想发火,老伴儿拽了一下他的袖子。

顺着老伴儿桌下手指的方向看去,刘老二正不怀好意的偷笑。

刘海中什么心理,易中海一清二楚,他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

“要不二大爷咱俩?”

易中海笑眯眯的把难题抛给刘海中。

“我……”

刘海中笑容顿消,其实他作为七级锻工,工资也有78.5一个月,这点钱小儿科。

可凭啥自己出钱让他易中海出风头啊?再说这是几毛钱的事儿嘛?

特么孝子才出这钱呢!

你易中海绝户无所谓,我后面俩儿子可都没结婚呢!

不过这拒绝的话可说不出口啊!

得想个招儿!

正当二大爷眼珠子咕噜咕噜转,却进退两难时,突然看到棒梗拿着什么东西往口袋里塞。

“他!李棒梗!”

刘海中手一指,大伙儿都朝灵堂边上看去。

果然,四岁的棒梗捂着口袋想跑。

众人一阵好笑,原来是他儿子干的!

李张氏脸上有些挂不住,一把抓住棒梗就要打,秦淮如又气又难过,孩子还不知道爹没了,只当爹爹偷懒,还睡觉呢!

旁边的一些妇女自然是拦着了,不过嘴里说的话可是不好听。

“别打别打,儿子偷爹又不算贼……”

“可不是,就当孩子爹临走给娃的零花钱……”

……

越说李张氏下手越重,气啊!

老的老的活不长,小的小的又早亡,这会儿连孙子都不争气!

别看几个妇女表面上劝着,嘴角戏谑的笑容刺激的李张氏浑身发抖。

什么叫儿子偷爹不算贼?

是人话吗?

娃才多大,知道什么叫偷?

“叫你叫你叫你…不学好不学好。”

这巴掌带着真火,力度自然是不轻,打的棒梗嗷嗷叫,指着灵堂后面,说是人给的,不是偷的。

看他说的真切,在场的人又有些发毛,怕不是真的是老子回来看儿子吧?

在场的人怕,李张氏可不怕,翻了天去不还是自己儿子吗?

揪着棒梗耳朵就往灵堂后面走。

一拐过弯,愣住了,好半天都没动静!

众人本来跟在她后面,看她这个样子,竟然齐齐退了一步,有些胆子小的就要跑了,就听到李张氏大喊一声,都破了音了!

闫阜贵!

你不是人!

>>>点此阅读《四合院:开局贾东旭,娶了娄小娥》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