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香江之绝世大亨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天道不独秘

角色:楚净 邹纹怀

简介:重生1978,这一年的香江还没有成为第三金融中心,这一年的亚洲好莱坞还没有蓬勃发展,这一年世界充满了希望与可能,这是遍地黄金的年代,这是资本为王的时代,这一年我来了~我看见~我征服!!

书评专区

清烟成玉:人性的丑恶,人与人之间国家之间文明与文明之间赤裸裸的利益,刻画的都还可以

用户60240432:写的是什么?看的有点懵逼,好乱啊!什么情况……

游胤:作者能不能把主角妹妹名字改了,每次一看到这个名字我就想到山村老尸里那个蓝色旗袍女鬼,啧,渗得慌

爱吃豆腐炖羊肉的渤哥:只要不是带系统就还好,剧情也还行,对比同行你会发现带系统流的小说更是侮辱智商

小刀:作者能不能更新的快一点啊?不更新快点,我四十米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香江之绝世大亨

《香江之绝世大亨》第5章 上映困难免费阅读

嘉禾影业,邹纹怀的办公室。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没等邹纹怀出声,前台接待直接打开办公室的门,躬身邀请楚净走了进去,在接过两张大金牛后,一声不吭的选择转身离去。

刚发完工资半个月而已,即使将她无薪辞退,拿到两千港也是赚大了。

一份前台工作而已,嘉禾又没给出高于市场价的薪水,除了嘉禾到哪儿都能再应聘一份这样的工作。

一系列操作,让邹纹怀两眼一懵逼,电光火石般的念头在脑海碰撞过后,很快便理解了事情的原委。

要知道,邵氏院线有自己的制片,外来电影想要在邵氏的院线上映千难万难,即使勉强上映也会被狠狠扒了层皮。

而作为邵氏强有力的竞争者,不少电影公司都会将发行的念头打在嘉禾身上。

这也让邹纹怀成了香饽饽,一些小型电影公司和小制片,连见他一面都不容易。

当然。

最让邹纹怀吃惊的是,这个小家伙竟然为了见他,不惜用两张大金牛开路,手笔不可谓是不小。

若是一些小型电影公司这样做,邹纹怀倒不是很吃惊,毕竟早有人这样做过。

可这样做的居然是个看起来尚未成年的孩子,这不禁让邹纹怀有了一丝兴趣,他很喜欢敢于打破常规的人。

“邹生,你好!

“我叫楚净,我有一部电影想要在嘉禾发行。”

楚净知道邹纹怀的时间宝贵,利益至上相互也没什么好客套的,直言不讳地说道:“嘉禾一周的上映保底费是七万,但我现在只有三万五千元港币。

“第一周我只会给出三万五千元的保底费,后续的三周共计二十一万保底费,可以将票房的盈利扣除。

“作为打破常规的代价,我愿意将《惨痛的战争》这部电影的海外发行权,全权交给嘉禾来发行,我只要港岛的利润,海外利润全部由嘉禾独占…”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想要别人帮忙,就必须有打动别人的利润,别人也不是楚净的亲爹亲妈,谁会无条件帮楚净成事?

王爱党只是个特例,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没有所图,只是两者图谋的东西不一样。

“嗯?有意思…”

邹纹怀不禁眉毛一挑,对楚净的这种发行方式感兴趣。

邹纹怀是个商人,嘉禾也需要盈利。

香江每年拍摄的电影成百上千,敢于花费一笔保底费上映的本就少之又少,敢于谋求海外发行的那就更少了。

要知道,港岛的票房只是少部分,整个东南亚包括宝岛都是香江电影的后花园,大量的海外华侨都需要香江电影的精神食粮。

只有,同年票房优越的电影,才会得到海外发行的权力。

而拥有海外发行能力的院线,抛除龙头霸主邵氏院线,也就只有嘉禾拥有这份力量。

现在,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居然拿着成品底片来找他谈发行,居然还聊到海外发行,不由得邹纹怀感叹下一代的胆量不是一般的大。

是真有本事,还是痴人说梦?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邹纹怀满眼戏谑的问道,上下打量着楚净期待能得到一份让他眼前一亮的答案。

“票房,利润。”

在商言商,谈其它都是虚的,唯有财帛动人心。

楚净一咬牙,凝视着邹纹怀的双眼,毫不畏惧地说道:“除了一笔保底费,我们还可以再签一份保底协议,如果《惨痛的战争》票房低于300万港币,所有盈利全部归嘉禾,我们天庭影业分毫不取!”

三百万?!

这一票房承诺,不禁让邹纹怀惊到了。

要知道,去年超过300万票房的电影,全香江也才不过五部,其中四部都是外国电影,香江本土只有一部《发寒钱》。

尽管78年香江电影有极大起色,300万票房依然是很多电影的天花板。

可以说,一部电影超过100万,就能有极大的盈利空间,超过200万就算得上是大赚,并且有望角逐年度票房前十的存在。

“哈哈哈…三百万?你跟我开什么玩笑?”

300万票房,需要多大的运气?即使是嘉禾力捧的房龙和洪锦宝,亲儿子嘉禾影业拍出的大片,也不敢保证拿下三百万票房,这个不知道从哪儿蹦出来的小鬼凭什么有这么大口气?

如果是好莱坞大制作,邹纹怀还相信有三百万票房打底。

可就凭这小鬼?什么《惨痛的战争》听都没听过,还有那个什么天庭影业更是毫无名气,单听这影业的名字就知道跟好莱坞没关系。

不过,天庭…

能取这样的公司名,这小鬼背后的发行公司,怕是跟这小鬼一样不知天高地厚。

殊不知,这个名为天庭影业的皮包公司,从上到下只有楚净一个人而已。

当然,邹纹怀更不知道的是,未来的“天庭”将会是他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就是三百万票房!!”楚净一字一顿的说道。

“票房不到三百万,我们天庭影业分毫不取,抛除前期三万五千元港币的保底费,后续所有的保底费全部优先从天庭影业的票房中扣除。

“一旦天庭影业的盈利票房,不足以抵冲每周发行保底费,嘉禾院线有权撤销《惨痛的战争》上映,所有风险全部由天庭影业独自承担!!”

形势比人强,楚净不得不承诺一系列“丧权辱国”的条约,用父母血汗钱投资的这部电影,承载着楚净梦想中的未来,即使承担全部风险也不愿努力付之东流。

因为,楚净要第一桶金,为此就算付出代价也要换取走向成功的基石!!

“好!”邹纹怀真的被打动到了。

不止是楚净愿意承担全部风险的缘故,更是从楚净身上看到了那个曾经的自己,不甘于邵氏压榨努力想要搏出一片天地的自己。

为了改变固有的格局,曾经的邹纹怀同样牺牲了太多太多。

双方握手,达成合作。

楚净提起的心,不禁落到了肚子里。

就在双方在律师的见证下签完合同之际,邹纹怀接过底片点头问道:“这部《惨痛的战争》是哪位导演拍摄的?男主角是谁?”

“呃…”

男主角是谁…

这是个问题呢…

说出来怕吓到你…

>>>点此阅读《香江之绝世大亨》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