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娶妻后,冷面王爷的冰山心融化了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加菲小黑

角色:楚容云 黎清瑶

简介:黎清瑶:什么天生一对俏冤家?你是权臣,天上曜阳,翻手为云覆手雨;我是阴谋,是毒药,是
劫数。我只想有个安稳,悬壶济世,大人,你就抬抬手。
楚容云:什么天生孽缘无结果?我只知道从此后,心里梦里都是你,你是阴谋、毒药、劫数有什
么打紧,我只知道我心下雨你曾为我撑伞,足矣。

书评专区

娶妻后,冷面王爷的冰山心融化了

《娶妻后,冷面王爷的冰山心融化了》第5章 接风免费阅读

偏厅一下子陷入死寂。

黎清瑶懊恼想封了自己的嘴,她真是的,哪壶不开提哪壶。她的脸快烧了起来。

楚容云欣赏着她脸上升腾起媚人红晕,慵懒一笑,“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反正,我身边和府里女人多,再收你一个也无妨。怎么,你不愿意?”

“我当然不愿意!”黎清瑶答得斩钉截铁,“大人,你是高官,我为小民,如天地,如云泥,你杀伐决断,断人生死,我怕得要死,我就想回家里稳稳当当生活。”

“你居然嫌弃我?”楚容云挑眉,“欲擒故纵?”

深呼吸,深呼吸!这楚容云一定是太紧张了,想放松一下,拿她当做玩儿意戏耍解压罢了。

阿谀不奏效,就试试粗俗吧,楚容云的内心清高,眼高于顶,应该是目下无尘的。

黎清瑶展颜一笑,“大人,或许你觉得你身居高位,又颜如美玉,应该人见人爱,可是在我心里,却不是这样,说好听点,自恋,不好听,太能装,再不好听,臭屁!这样人我能躲多远躲多远。”

够羞辱吧?楚容云那么骄傲,怎么能容忍她这般粗鄙。

楚容云果然愕然僵住,但随后大笑,不可抑制,惊动了外面守卫的子怡,她探了一下脑袋,悄悄对着黎清瑶比了个大拇指。

“你很好,很好。”楚容云擦去笑出来的眼泪,“我就需要对我的美色有抵抗力的女人。现在,给你三个选择,侍妾、侍卫、去死?”

“我不会功夫,做不了侍卫,也不愿意作妾,大人,若你还想利用我引诱谁现身,我回家待着更合适,何必非要我死呢?”黎清瑶嘟囔着,有些傻眼。

她隐隐知道,楚容云把她放在身边,自有用意,怕还是要引出幕后之敌,或者,观察幕后之敌的反应。

但,她不愿意,他太复杂,太凶煞,杀戮太重,待在他身边,太危险了。

“我的素缨女子卫队缺了个懂医术的,我觉得你很合适。”楚容云收了笑,“至于功夫,让她们慢慢教你,能学啥样就学成啥样。我已经着人将你的继祖母送回黎家,并且又把你的佣金给了你娘,足够你家十余年生活,你以后就安心留在这里。”

这是要强买强卖!还十余年?

黎清瑶心中有些泄气,对付楚容云,她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了,惨败。

她还想挣扎。

“不想死就闭嘴,我不想再听你啰嗦一个字,子怡,带她下去,还有,把她这身难看衣服换掉。”楚容云不容置喙说道,“冷晨回来了让他速来见我,我还要出门。”

黎清瑶是被子怡硬拽出去的,子怡性子欢脱,出了偏厅,怪笑了几声,道:“你看着老实恭敬,实则也是个促狭的,你胆子也太大了,敢这样羞辱大人?”

“我是觉得那样说大人会放了我啊!”黎清瑶有些无奈。

“大人心硬如铁,怎会因为你几句话改变主意。”子怡劝导,“大人这里,虽然忙碌,但对你是最安全的,你放心,若你本心无加害大人之意,大人绝对不会把你怎么样,对你家人也一样,目前这是对你最好的安排了。”

黎清瑶被子怡带到邱家后宅一个大院落,高声喊道:“诸位姐姐,我把小七给你们带来了。”

五个花枝招展的女子从不同房间冲出来,“我们终于有小七了,快快快,仪式仪式,路婆婆,水烧好了没?”

懵懵的黎清瑶被这六名女子带进了水汽蒸腾的浴室,被七手八脚扒光了衣服,抛进了热池子里,然后那六个也脱了,进了池子,与她真正的相见欢。这是她们特有的接风仪式。

无论是年龄还是加入卫队时间,黎清瑶都是最后,确实是小七。

仪式过后,黎清瑶这个小七被六个姐姐打扮得小粉蝶一般。

她的六个姐姐分别叫子玉、子英、子嫣、子秀,子美、子怡,子玉是卫队长。

子玉告诉她女子卫队还要兼侍女职责,轮班服侍楚容云,因为她目前不会武功,就暂时和子怡一起。子怡今日不当职,她正好可以歇歇。

黎清瑶见了卧榻,如见亲人。她穿越而来,身心俱疲,如今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顺安县城会宾楼。

会宾楼外,县衙府兵身穿轻甲,五步一岗;楼内,笑语清歌,觥筹交错。

这是顺安县县令孙佳河与驻扎顺安的边军将领从五品的游骑将军薛图共同为钦差大人设宴接风,陪同的还有南州刺史吴通。

薛图年近四十,身子壮硕,因为饮酒,脸色黑红,他端着酒杯,对坐了主位的楚容云道:“都说楚老弟年少有为,皇上喜爱,可怎么会被派到这穷乡僻壤来?”

楚容云放了酒杯,“薛将军慎言,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再说,顺安虽小,但地处边陲,过了南苍山,就是海,实在重要,皇上派本官来,也是想看看是否能从巫图族人手中夺回前朝海港,大虞国的海贸,不能受巫图族人辖制。”

“也是,说来惭愧,当年派我来驻军,也有这个意思,不过,这巫图族人实在狡猾,你出兵,他们就钻进山,你们退兵,他们就溜出来袭扰,实在可恨,楚老弟你智谋出众,功夫又好,定能一举灭了他们。”薛图呵呵笑着,恭维。

“借薛将军吉言。本官来前,太子殿下和陈国公亲到寒舍,他们二位十分挂念薛将军和夫人。”楚容云笑容微微加深。

薛图哈哈大笑,“薛某能有今时地位全赖岳父和太子器重,也希望能得大人信赖,为剿灭巫图族乱匪再立新功。”

“确实需仰仗各位鼎力协助。”楚容云扫了一眼在座的人,捏了酒杯,面上笑容意味深长,“本官未到顺安,就有人给本官送女人;刚到顺安,便遇上有人冒充捕快,孙大人你居然不知道,显然有人心虚啊,显然有人是在顺安县一手遮天啊,本官有言在先,若谁有错,事先言明,今晚之后,我若查实,必不容情。”

楚容云手中酒杯应声碎裂,在座官员脸上齐齐变色,包括南州刺史吴通。

吴通起身,其余的官职都比吴通小,自然也都跟着站起,“我等定当唯大人马首是瞻。”

宴会在有些人的郁郁不乐战战兢兢中结束。楚容云与吴通相携出了会宾楼,吴通拱手,“大人,下官有一言,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请说。”楚容云收回了上轿子的脚,转身说道。

吴通看了一眼周围,道:“整个南州官员都知道大人因何而来,为谁而来,但是大人,那人树大根深,根还在京师,且枝繁叶茂,下官实在担心大人安危,尤其见你如此年轻气盛,深恐你过刚易折,到时我等无法向皇上和淑妃娘娘交代!”

楚容云回了礼,“让吴大人担心了,吴大人不妨这样想,焉知我不是故意显得激进、有勇无谋呢?至少,我步步紧逼,他们也会有所动作不是?我就怕他什么都不动。皇上可只给我三月时间。”

“听人说你收用了那个送来的女子?这便是他的诡计。”吴通有些急。

“我下午才收,还没用!消息就传到你耳中了,好快啊。”楚容云露齿笑了,“看来我身边早有细作,这下我更觉得我做的很对了,那小娇娘一直深得我心。”

>>>点此阅读《娶妻后,冷面王爷的冰山心融化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