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人在仙途

小说:玄幻

作者:八庙

角色:阿生 刘柜儿

简介:历练失败,必须逆境翻盘;
灵界祸乱,真不是我引起的…
修炼小白,出手收拾灵界;
人在仙途,身要由己,这一出手…

书评专区

人在仙途

《人在仙途》第5章 退敌免费阅读

“师承什么的容后再说,你若是不出手,我可要出手了”话音未落,阿生身形一闪而过,直取戚姓老者面门而来。

戚姓老者见状,身形腾挪而上,脚下凭空多出一把金光流转的飞剑,瞬间躲过了阿生的全力一击。

阿生望着半空中的老者,心中郁闷了起来,纵然他可以冲向半空,可体内的灵气不足以支撑他长时间的调用,而且他手中空无一物,仅凭强力的体魄,也很难跟上那老者御剑的速度。他估摸着那老者也察觉到了这一点。

“原来是位初入世的道友,既然如此,伤了小徒的事,老朽就既往不咎了。”戚姓老者见阿生空有一身强悍的体魄,出手之间竟连飞行法器也没有,他心中不由得做出判断,身前的这位应该刚踏入修仙界的苦修士。

想到这里,他悬着的心反而踏实了,近来小南国附近,修士被杀事件屡屡发生,其中不乏御兽宗弟子,他此番前来便是为了调查此事。

这位苦修没飞行法器,只要别人想走,那他便一点办法也没有,看来不是此人。

“刚才不是还喊打喊杀的,怎么这会儿在上面吊着,不下来切磋切磋?”阿生一脸郁闷,有力无处使,虽然有冲入半空的办法,但在半空中无法长久停留,若是一击不中,就会陷入被动。

“老朽御兽宗,戚风,若是道友有兴趣,他日可来御兽宗寻我,今夜老朽还有要事处理,就不奉陪了,柳城主,我们走!”戚姓老者说完转身便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漆黑一片的夜色中。

阿生见老者与柳城主遁走,也无意为难那断了手臂,躲在一旁的吴统领。随即退回了医坊内,琢磨着那戚风操控天地灵气的方法。

“啾啾~”两声,青鸟在夜幕下,飞回了医坊,径直落在了阿生肩上,他感受到阿生周围凝聚的灵气波动。扑棱一下,飞到了院落里,盯着妖艳的血腥草花朵,犹豫了良久,叫了两声。

阿生睁开双眼,看了过去,略一会意,轻轻点了点头。

青鸟急不可耐的一跃而起,张起鸟喙,将一血腥草花朵,整朵儿吞下。

片刻后,青鸟周身竟然散发出灵气波动来,并且随着时间推移,灵气不断汇聚,隐隐有些狂暴起来。

“咦?”阿生饶有兴趣的多看了两眼,以往青鸟隔几日就偷吃几片血腥草草叶,也并无多大变化,这次吞了草花,为何这么大动静?

青鸟感受到了,体内的变化,它左右摆头,看了看四周,似乎是怕破坏了医坊,它一振翅裹挟着灵气,遁飞而去。呼吸间便没了踪影。

阿生走进院落,盯了血腥草良久,心中升起一个大胆的想法“难得这血腥草能够凝聚灵力?我也来试一试。”

信手拈来一朵妖艳的血腥草花朵,阿生张开嘴,一口包住,稍微咀嚼了一下,一股浓烈腥酸的味道,让他口中一阵抽搐,险些翻江倒海。

强忍着不适,阿生盘膝而坐,感受着体内的变化,不出片刻,血腥草化作点点银光,汇聚在体内,阿生能清晰的感觉到,银光内蕴含着不俗的能量,只是这银光的数量太过稀少。

似乎和灵气还有些差异,真是奇怪,阿生起身又摘了几朵,如法炮制。

一盏茶的功夫,医坊的小院内,所有的血腥草都失去了妖艳的花朵。而作为罪魁祸首的阿生,对体内汇成一缕的银光,很是不满,这也太少了些。

次日清晨,天色刚蒙蒙亮,医坊外战马悠哉悠哉的,啃食着石缝内生出的草芽,阿生睁开双眼,略一感知,便发现了医坊门外踌躇不前的刘柜儿,他沉吟片刻,走出了医坊询问起来“刘叔!这么早就来啦?可是来牵马匹的?”

“呃!阿生啊,你的记忆恢复了?”刘柜儿见到阿生却反问了一句,让阿生一时间难以理解的话来。

“还没呢!怎么?刘叔你可是知道些什么?”阿生有些疑惑的看向刘柜儿,心中思量着,不应该啊,若是刘柜儿知晓,应该早就说出来了,不会等到现在啊。

“哦,阿生啊!是这样子的,从这两天的情形来看,你应该也发现了,你很有可能是大有来历的修仙者,昨夜好多人都瞧见你与城主大人斗法,还打退了一位御剑飞行的修仙者。你应该清楚,若是你继续留在此地呢,对于探寻你的身份来历来说,不会有太大的帮助,所以你是不是考虑,外出远行打探一番,说不定能找到些线索。毕竟你应该是属于修仙者世界的人,你说是吧?”刘柜儿赔笑着,谨慎的斟酌着讲了许多话来。

阿生这才明白过来,从他打伤了巡查官开始,村民们就开始担心他会惹来麻烦,随后接二连三的出手,让形势变得越来越严峻,对手越来越厉害,这些村民怕了。

而他们清楚,阿生不会为难刘柜儿,这才让刘柜儿一大早说出那些话来。

阿生本还打算再待上数月,再种植些血腥草,等体内银光充沛后,再出发。

但此刻听完刘柜儿的说辞,他却也不好推脱“也罢,本来打算再待些日子的,不过也无妨了,刘叔您也别站着了,进屋吧,待我收拾收拾”

刘柜儿踌躇了会,并未随阿生进屋,而是转身向战马走去“阿生啊,我去给你喂马去,出门在外,还是用的上它的。”

阿生进入医坊简单收拾了下行装,去后院看到那些他亲手种植的郁郁葱葱的血腥草,陷入了沉思,若是留着可能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索性都带着吧。想到此处,阿生采摘了几根,随后拿起药锄,将那些血腥草,尽数连根刨起。

医坊外,消失一晚的青鸟终于返回了,乍一看,它似乎一切如常,并无变化,它还是一如既往的落在阿生肩上,一双漆黑的双眼,扫视着四周。

阿生回首看了看医坊,有些不舍的说道“刘叔,医坊就劳烦你代我打理了,我的所有积蓄都在里屋的柜子里,你都拿着吧”说完阿生就头也不回的朝街上走去。

他方才心中已经有了打算,这打完一波又来一波的,说不准下一波那老者背后的势力又要来人了,既然如此,索性他先发制人,主动找那老者的背后势力,说不准还能从中找到些关于他来历的线索。

“阿生,慢点,这战马,你就骑着吧,出门在外,也能省些脚力,我确实也用不上。再说我不能平白拿了你几年的积蓄。”刘柜儿没想到阿生说走就走,他连忙牵着战马,追上前去,不由分说的将马绳塞进了阿生的手里。

“那就谢过刘叔了,刘叔放心,我离开前,会去城主府打个招呼,以后他们不会再为难你们了。”阿生翻身上马,留下一句话,策马而去。

>>>点此阅读《人在仙途》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