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下山后,玄学大佬嫁给了天煞孤星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老幺儿

角色:

简介:【玄学+女强+马甲+甜宠】
师父去世,留下凌鹿儿孤身一人,好在她是捉鬼看相的全能大佬,靠算命住进了苏二爷家。
去豪门认个爹?门都进不了。
凌鹿儿:亲爹可能不缺闺女!
掐指一算,苏二爷天煞孤星,还跟她天生一对?
凌鹿儿:爱情太伤人,我只想建道观!
认亲宴会上,凌鹿儿被不知哪儿冒出的小孩认妈。
众人:叶家刚找回来的大小姐是个神棍,还带个拖油瓶。
苏二爷:我是孩子爹!
凌鹿儿:?
小白:谁爹?占我便宜?

书评专区

下山后,玄学大佬嫁给了天煞孤星

《下山后,玄学大佬嫁给了天煞孤星》第5章 婚礼免费阅读

刘太国看到王夫人,明显没有了之前的盛气凌人,整个人精神看上去差了很多。

凌鹿儿看了一眼王夫人,身上的穿着珠光宝气,但眼神阴郁,气质消沉,一副阴寒之气缠身的状态。

女佣向王夫人大致说明了一下。

王夫人看一眼凌鹿儿的穿着,小小年纪哪有什么大师的风范,瞬间气不打一处来。

对着刘太国就是一阵数落。

刘太国被骂的狗血淋头,想找个老鼠洞钻进去。

反观凌鹿儿不卑不亢,徐徐开口,“你儿子已经沉睡了一月有余,如果我没猜错,你请的大师们都束手无策。”

“那你就有办法吗?”

王夫人瞧着眼前的小姑娘一脸自信模样,怼了一句。

“你儿子近几日心黑气时有冒出,所以房间需要时时通风。每次见风,你儿子的痛苦就多加一分,我说的对吗?”

王夫人有点惊讶,她竟然对儿子的“病情”诊断的准确无误,转瞬即逝。

“打听到我儿子的病情算什么本事,我王府谁人不知我儿子的病情。”

“最近你总是半夜被噩梦惊醒,心口发闷,呼吸不畅,双手乏力,这种症状是每次去你儿子房间一次就加重一些。”

王夫人瞬间脸色一变,一下子放低姿态,让身边的佣人们都没反应过来。

“大师,救救我儿子吧。”

凌鹿儿也没想到王夫人转变的这么快,被她哀求的样子吓了一跳。

刘太国没想到,以前那么强势的王夫人,这么简单就被凌鹿儿说服,一副低到尘埃里的样子,感叹其也是可怜之人,完全忘记了当初王夫人找人狠狠打他的时候那副视人命为草芥的样子。

要不是那天王先生突然回来,他可能这会已经过了头七了。

凌鹿儿后退了半步后,一副老成模样,宛然一个小老头做派,说道。

“我不是白救的。”

王夫人急忙开口,“费用都好说。”

她也真的没什么其他办法了,找过大师都说儿子没有生还的希望,救了也活不下来。

眼下这个小姑娘,虽然看着不靠谱,但好像又有点本事,死马当成活马医吧。

凌鹿儿拿出一张符纸递给王夫人,王夫人把符纸接过来,瞬间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了些。

她回过神来,亲自带着凌鹿儿和刘太国,来到二楼儿子王季凯的房间。

推开门,一整屋的黑气弥漫在空中,整个房间都笼罩在浓浓的黑气中,伸手不见五指。

王夫人一看这场景,瞬间慌了神,“这,这……怎么回事?”

凌鹿儿看到王季凯躺在床上,额头中央的黑气大量涌出。

她惊呼一声,“小心,是鬼气。“刘太国瞬间瞬间捂住口鼻,退到凌鹿儿身后。

王夫人看到这副景象吓得不轻,拉着凌鹿儿的手。

“大师,快,快……救救我儿子呀!”

”带她下去!“

凌鹿儿推开王夫人的手,让刘太国带人离开。

她一个人进入房间,从里面把门关上。

满屋的黑气发出了难闻的味道,凌鹿儿拿出一张空白的符纸,拿出毛笔凌空起落,一笔而成,一张破邪符就完成了。

她将符纸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符纸从尾端无火自燃起,燃烧后化为灰烬。

符纸燃烧殆尽,房间黑气褪去。

凌鹿儿拿出一块罗盘,双手聚气将罗盘凌空于正前上方,念出一串口诀。

罗盘在凌鹿儿的口诀下,泛出一层层的光圈,光圈形成一个巨大的法阵,法阵催动的同时,凌鹿儿缓缓闭上了眼睛。

刘太国将所有人带到一楼客厅。

一个时辰之后。

看向二楼的房间,周边黑气已经褪去,刘太国来到二楼。

他轻轻的推开王季凯的房门,房间恢复正常。

凌鹿儿一动不动地盘坐在床边的地毯上,面前的罗盘凌于空中,她双目紧闭。

王季凯额头有丝丝的黑气飘渺,刘太国走近一看,那团黑色像是被封印在王季凯的额间,四下流窜。

此时,凌鹿儿已经进入了王季凯的梦境之中。

她来到一条乡间的小路上,路两边是茂密的树林。

一阵锣鼓唢呐声响起,凌鹿儿顺着声音源头走去。

瞬间唢呐声又消失。

凌鹿儿进入梦境是一个闯入者的身份,梦境内的环境是造梦人的意识随机变化的。

在找到王季凯魂身所在前,如果暴露,就被梦境困住。

彼时,再想逃出来就非常的困难。

所以,想要安然无恙的救出王季凯,凌鹿儿知道不能打草惊蛇,得先找到王季凯的灵魂所在。

锣鼓唢呐声在空中飘荡,悠悠扬扬的传入耳中,有种忽远忽近的错觉,空洞飘渺,既像是在数里之外,又像是在眼前。

突然,前方涌起了大雾,弥漫了整个道路和周边茂密的树木丛。

凌鹿儿透过迷雾,隐约可见。

远处路口拐弯的地方,浓雾中最先出现的就是两盏红灯笼。

一行娶亲的人马,从迷雾中缓缓走出来,娶亲的队伍越来越近,凌鹿儿赶紧躲在树后。

娶亲队伍穿着厚厚的棉衣花花绿绿的颜色,脸上画着五花八门的妆容,穿着诡异的服饰,飘飘然行走在队伍中,整支队伍倒显得整齐划一。

队伍在经过凌鹿儿的藏身处时,最前面的“人”停了下来,凌鹿儿赶紧屏住呼吸。

其中的带头“人”,似乎是感受到凌鹿儿的气息。

停下来,僵硬的转头,凌鹿儿一个侧身躲在树后,什么都没看到。

那“人”又缓缓的转过头,继续向前走。

凌鹿儿跟在他们身后,只见他们拐个弯,又向着东边直直走去。

前方出现了一个村庄。

村庄里。

家家户户张灯结彩,灯火通明。

彩旗高高挂起,随着风吹过发出沙沙的声音,恐怖如斯。

“人”声嘈杂,锣鼓唢呐的音调悠扬,没有礼炮轰鸣,跟我们日常的婚礼热闹喜庆截然相反。

“新娘”盖着红盖头,从轿子里飘出,身边的“丫鬟”走过来,站在“新娘”身后两边。

屋内出来一群人,随着唢呐的音调,在地上蹦蹦跳跳。

随后,两个人架着身穿新郎服的人,出了屋子。

晕着的新郎,被这些人拉向前,。

晕过去的身体,东倒一下西歪一会。

一阵阴风刮过,昏迷中的新郎被一阵阴风刮过,吹醒了过来。

他奋力挣扎着,恐惧的在他的眼睛里弥漫,他想要呼救,嘴巴却被封住,只能发出“嗯嗯嗯~”的声音。

婚礼是在村庄的大树下举行的。

两个人凌空架着新郎,让他站在盖着盖头的“新娘”对面,

使劲按下他的头,新郎晃动着头,使劲挣扎着,慌乱之中,打到了女鬼的头上。

女鬼的红盖头被打落,脸上泛起了一股黑烟。

周身散发出一股寒气,努力压抑着想要发作的心情,不等凌鹿儿看见“新娘”的脸,被撞落在半空的红盖头又盖了回去。

就是这个时候!

凌鹿儿拿出一叠符纸扔向人群中,只见符纸一个对一个的想着“人”飞去。

凡是被符纸接触到的“人”都立马消失了。

“新娘”猝不及防,被符纸打到,幽怨恐怖的惨叫声飘荡在四周。

看向凌鹿儿,“新娘”身后鬼气高涨,整个村庄弥漫起大雾。

新郎挣扎想要逃,迷雾之中,无法辨别方向,跑的脚下一个不稳,扑通摔倒在地。

站起身时,一张鬼脸出现在他面前。

>>>点此阅读《下山后,玄学大佬嫁给了天煞孤星》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