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快穿之渣男又跪了

小说:扮猪吃虎

作者:栖梧

角色:

简介:[快穿][1V1][女强]
楚轻语,仙界之主的女儿,下凡为原主消除怨气[系统:小姑奶奶,您的怨气好像比原主还大呀……]。
脾气暴躁,不惹还好,一惹就跳!
渣男犯贱,拔光腿毛,再踹一脚!
小三媚笑,连环巴掌,全是自找!
【系统:小姑奶奶,任务执行者要符合原主的人设……】
楚轻语:人设?什么人设?
被欺压了这么久,老娘的人设就应该是暴躁!
【系统:可是遇到傅逍然你怎么暴躁不起来?】
楚轻语:咳,有吗?

快穿之渣男又跪了

《快穿之渣男又跪了》第5章 初下凡间,暴打渣男5免费阅读

【小人报仇,一天到晚。

我不是君子,我是小人。】

【请开始您的表演。】666号系统再次支起小马扎,捧了一把瓜子在一旁吃瓜。

费强得知自己能够去楚氏科技的消息后,有些得意忘形了,又给了楚轻语很多未来的许诺。

楚轻语非常的感动,从柜子里取出一瓶红酒。

“小语,你这是……”

“放心吧,我爸爸今天说公司有事,不会回来的。我们在一起踏踏实实喝些酒,说会儿话。”

楚轻语点上了两支蜡烛,关上了灯光,气氛变得暧昧起来。

闪耀的烛火下,楚轻语脸蛋红扑扑的,像是熟透了的苹果,嫩的能挤出水来。

纤纤细指轻轻搓弄着高脚杯的玻璃柄,像是在暗示着什么,费强不由自主吞了口口水。

“强哥,你真是个好男人,其实那晚你没有必要忍得那么辛苦的……”

楚轻语的声调清纯懵懂,却像是带着钩子,仿佛要将费强的魂儿勾出来。

一个这样的美人在这种场景下说出这样的话,如果是以前的费强,早就顺水推舟了。

但是今时不比往日,费强的身体情况大有不同。

众所周知,嗓子发炎就要少说话,否则就会加重病情;胳膊骨折就要少用胳膊,不然就会再次扭伤。

费强受伤的部位也是这样一个道理,他现在甚至都算不上康复期,因为大夫也不知道他未来能不能康复。

“小语,不,不,你不要这样……”

楚轻语手掌覆上了费强的手背,费强的理智让他迅速将楚轻语的手推开。

这动作让楚轻语的手臂,撞上了高脚杯,红酒撒到了楚轻语的脚上。

费强意识到自己的动作鲁莽,他可不想在这关键的时刻败坏自己在楚轻语那里的好感:

“小语,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稍等一下,我去浴室冲洗一下。”

听着浴室传来的“哗哗哗”水流声,费强心乱如麻,猛灌两杯红酒,非但没有起到镇定的作用,反倒感觉那种情感更难控制。

五分钟后,楚轻语从浴室出来,她只有上半身穿着件宽松的T恤,下摆遮住大腿根部。

两条光洁笔直的长腿向费强走来,诱人的水珠随着她的步伐向下流去。

来到费强面前,双腿在他面前交叠,费强实在把持不住了,只觉受伤部位传来一阵剧痛,如同刚刚要结痂的伤口,再次被撕开,狠命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嚎出来。

“小……小语,我们……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吧……

我想起来……想起来学校还有些事情,我先走了……”

“需要我送送你吗?”

“不……不需要了……”

费强走姿僵硬地出了房门,在关上门的那一刹那,楚轻语听到楼道中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嚎。

666号为楚轻语竖起了大拇指:【牛,真的牛。

刚刚我检测到,费强的刚刚被包扎起来的伤口,再次崩裂流血了,同时我也感知到,原主的怨念下降了不少。】

【“不少”是多少?】

【下降了三成,还有七成怨念没有消解。】

【慢慢来吧,我们和原主都要享受这个过程。】

留给费强做好表情管理的时间没有多长,因为在楚家所住的小区外,蒋甜甜的车还等在那里。

费强来到蒋甜甜的车旁,蒋甜甜赌气没有开门。

费强忍下怒气,陪着笑脸,敲敲车窗:“甜甜,甜甜,我回来啦。”

蒋甜甜摇下车窗,“你还知道回来?上去这么久和她聊了什么?”

“你开车带我过来,不就是为了让我和那个蠢女人说进入楚氏科技的事吗?”

费强死皮赖脸地挤上了车,他始终没有告诉蒋甜甜那晚他并没有和楚轻语生米做成熟饭,更没有告诉她自己受伤的事情,因为他要让蒋家认为自己有价值,做事靠谱。

“我问的是你和她说了什么吗?我问的是为什么这么久?怎么还有酒味?你和她喝酒了?”

蒋甜甜审示着费强,自从他那晚和楚轻语睡了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和自己做过,甚至连接吻和拥抱都没有过。

蒋甜甜怀疑费强在那一晚的鱼水交合中爱上了楚轻语,甚至有可能当上了双面间谍。

“我必须要取得蠢女人的信任嘛,我们在行动之前不就商量好了,这都是为骗她逢场作戏吗?怎么实施计划的时候吃醋反悔啦?”

“我不是反悔,我是怕你假戏真做!”话说到这里,蒋甜甜也不想再装矜持了:

“你说,你自从那晚回来之后,有多久没有碰过我了?每次约你,你都找理由推脱!”

蒋甜甜的话击中了费强的要害,“我,我最近不是忙嘛,除了要打入楚氏科技的事情,学校中还有毕设和作业……”

“好,你平时忙,那现在总有时间吧?”蒋甜甜将车停在一条无人的马路旁,升起单向透光玻璃,将车内和车外彻底隔绝。

其实经过刚才的争吵,蒋甜甜此时此刻对于费强没有兴致,但是她就是要证明,证明自己比楚轻语有魅力,证明楚轻语能把费强夺走,自己可以再夺回来。

“现,现,现在?”费强只是想想那种事,就会剧痛难忍,现在让他真刀真枪地上场,那还不如直接要了他的命。

“现在不可以么?”

蒋甜甜将外衣脱下,黑色吊带的细绳斜斜挂在香肩上,手伸进了费强的大腿内侧,温柔的摩挲着。

转瞬即逝的愉悦后,是伤口再次撕裂的剧痛!

“不!不可以!”费强猛地推开了蒋甜甜。

衣冠不整的蒋甜甜愣了片刻,仿佛不敢相信费强竟然敢这样忤逆自己:

“滚!给我滚下去!”

费强被踹下了豪车,蒋甜甜头也不回地将车开走,留费强独自在夜风中凌乱。

蒋甜甜回到自己的住处,抱着双膝委屈地哭了一会儿,咬着银牙,念着费强的名字。

“费强……费强……枉我对你这么好……

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你既然变成了一匹脱离我缰绳的野马,就不要怪我送你一片绿色的大草原。”

打定主意,蒋甜甜点开微信联系人中一个隐秘的分组。

>>>点此阅读《快穿之渣男又跪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