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论如何拜倒在他西装裤下

小说:豪门总裁

作者:故他年

角色:韶情 寒枭

简介:寒枭一直认为韶情很爱很爱他,毕竟见他的时候会激动的扑上来
  比如……
  寒爷,我对您敬仰有加。
  她会马上张开双手扑进自己怀里,把说话的女人气个半死。
  但凡两人是吵架到她口口声声说不要他了。
  夜小姐来了!
  听到这句话,她便会费劲全力往他怀里钻,根本不管之前说了什么?
  等把宿敌气昏迷之后,又恢复没心没肺不要脸的样子。
  他只想说,过河拆桥都没有你这么快的。

论如何拜倒在他西装裤下

《论如何拜倒在他西装裤下》第五章:你的感谢分文不值免费阅读

看到两人的后果,一旁三两一堆的人群也渐渐停止了交流,看向寒枭的眼神带了一丝疑惑。

倒不是疑惑为什么让李董走,李董在外可以说是盛皇一膀半臂,甚至可以说是盛皇高级董事,可是对盛皇来说他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作人员,甚至于像他这样的工作人员有百千个,他以为自己位于此位便是有了实力,以为自己的离开会让盛皇动荡不安,可是他忘了寒枭是谁!寒枭可是这华国的王,就是盛皇真的倒闭了,他也有实力让它起死回生,何况他一个无用之人怎么可能会对公司造成这样的后果呢?

鱼确实是离不开水,但是水并不需要鱼的供养,人活着的时候再其位守其职,不要过多的估算自己存在的价值,它会使你盲目自傲让你陷入两难的境地。

再不然,没有实力和智慧千万不要走第一条无人探索的路,适当的停留是为了排除危险的道路,等探险者回来再思索不失为是个保守的方法,如果发现这条道路确实凶险,在没有能力保证自己绝对能成功时,就先不要挑战于它。

比如,李董和李颜末是因为得罪韶情被离职的,剩下的这些董事绝对就不会在这件事上再一次撞南墙。

可是……那些千金大小姐,可不一定能有这份觉悟和智慧。

各位女士表情不一,有嫉妒、怅然若失、失望、羡慕、还有为自己松了一口气的,这些大小姐自生下来就是锦衣玉食高高在上的公主,此时却被没有自己身世好的韶情夺走属于自己的焦点光环,所以各种表情深处都或多或少隐藏着一丝对韶情的恨意。

你觉得一个人不如自己的时候她却得到了你难以想象的优待,你便会生气会暴躁会想要拆穿她告诉众人她不配这些,然后折磨这个曾经让她嫉妒过的人。

比如二楼一位端着酒杯欣赏下面闹剧的女人,她冰冷不屑的眼神从韶情身上移开,冷笑一声抬手招呼酒保。

酒保走来,恭敬的询问“南小姐,请问你需要什么帮助?”

女人勾着摄人心魂的媚笑,从酒保酒盘里端了一杯度数最高的威士忌酒,然后浅摇水蛇腰,从楼梯上翩然而下。

………

韶情撅着嘴角看到两人被制,默默站在寒枭旁边提醒他“他威胁你。”

你要不要继续惩罚他,让他把所有的钱都吐出来,让他钱财两……,让他破产后痛哭流涕感慨人世间破产的无助,让他深刻的认识到,做人要诚实有担当,不然就会自作孽不可活,还会老无所依没有钱花。

寒枭“所以……”

“精神损失费、误工费、运营费、心里阴影管理费、营养费、还有无缘无故被泼脏水费。”

寒枭“离职是对他们最重的惩罚。”

“可是我没有得到一点好处。”女孩眼中都是你只在乎自己的利益,别人的痛苦你一点都不关心,你是一个大扒皮。

看着她眼神中表达的意思,寒枭认真思考片刻说“感谢韶小姐帮盛世除害。”

“我的奖励呢?”韶情捧着闪光的大眼睛对着寒枭,然后对他伸出自己的双手。

不用客气,用毛爷爷把她砸个半死吧!她不会反抗的。

“我的感谢!”

“我才不要你的感谢,我要钱。”韶情人间小清醒的说出这句话。

寒枭勾唇,看着生气的她心情十分愉悦,并不说话。

韶情眼睁睁看着两人被紧唔着嘴带离消失在众人视线中,同时被带走的还有监控中关注了韶情被绊倒这件事情的一些工作人员,包括扶她起来的两位。

她们怎么都不敢相信,她们被辞了,甚至于李董和李颜末也都被赶了出来。

看着李家两人的下场,她们也明白自己是被拖累了,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她们这些侍者又哪有能力和曾是盛皇董事的李家制衡呢?

只能……怪自己倒霉。

宴会中高朋满座却不喧闹,他们继续举着酒杯窃窃私语,保证不让寒枭他听到,所以韶情也只能看着一窝男一窝女扎堆在一起,窝屈的什么都听不到。

她很怀疑那些小说里面的剧情,在自己老板面前就敢随意谈论他的女主角,不等死还能干什么?

虽然她不一定是寒枭的女主角,但是能出现在寒枭身边就算是占了寒枭的光,因为寒枭讨厌工作人员讨论八卦,所以韶情才听不到这些人对她的评价。

你明白有很多人画圈圈在骂她是什么感受吗?

她明白!

其实她还是想听她们说出来的,因为只有没你出色的人才会张口骂你,比你高贵的,别说骂了,看都懒得看见你,即使看见你也不会把你当回事。

就这么战胜了这些有钱的大小姐,韶情很欣慰,但她仍旧认真的守在寒枭的身边等着下一个小妖精上门宣战。

当她无聊的目光从宴会四周扫视几圈然后移向寒枭的黑发时,小妖精终于来了。

不知叫什么的小妖精穿着火红色的吊带裙,完美的前凸后翘呼之欲出,她慵懒的美眸先是鄙夷不屑的扫了一下穿着过于保守的韶情,然后看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寒枭大美男,端着两杯酒走到寒枭一米外,把酒杯递给易尧“请寒爷喝一杯。”

易尧婉转拒酒“南小姐应该知道,老板不喝陌生人的酒。”

“咱们可是关系最好的合作伙伴,不是陌生人。”南珊珊风情万种的扭着细软腰肢坐在沙发上,美眸含情光影流转,妖娆的红唇一直勾着魅惑人心的笑容,然后直勾勾的诱惑寒枭。

易尧并未说第二遍。

寒枭手里端着一杯酒,支着额不知道在想什么,他这个动作不知道是在说,你没有机会或者资格请他喝酒,还是……他压根就跑神了,没有注意到这个身姿哇塞的大美人。

韶情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想:寒枭的合作伙伴都身材这么好的吗?也不知道是怎么保养的。

南珊珊自顾的笑了笑,把目标定准了一直盯着她看的韶情“小妹妹,寒爷不陪人家,你陪我。”

韶情摇头“我不要。”

她才不要喝酒,喝酒容易出事。

易尧抬手接过南珊珊手里的酒杯,然后放到侍者酒盘中“韶小姐是学生,不宜喝酒。”

南珊珊美眸微嗔“寒爷不陪,小丫头也不陪,那易总陪我喝一杯。”

易尧继续不容怀疑的开口“开车不饮酒。”

女人终于笑不出来了,她面上露出不悦的神色,然后对着寒枭娇软撒娇“寒爷不可以这样子,会让我认为自己被欺负了。”

韶情:真厉害,就这样还能坚持住不生气。

要是她连着被拒绝三次,肯定想方设法把拒绝她的人揍一顿然后换一个新的,看寒枭对待花蝴蝶这幅样子应该是一个好男人。

寒枭一直保持着自己端着酒杯晃晃晃的动作,丝毫没有分给女人一个眼神,声音毫无波澜的道“想多了。”

韶情分析:他都懒得看你,更别说欺负你了。

南珊珊看着对她的撩拨丝毫没有反应的男人,美眸闪过一丝不甘却没有任何办法,不过她虽然拿寒爷没有办法,但教训一个小丫头……法子还是有不少的。

韶情无聊的站在寒枭旁边左看右看,然后酒保就递过来一杯橙汁。

南珊珊妖娆的翘起二郎腿,整个人侧着身子倚在沙发上,薄款衣料隐隐漏出她诱人的事业线,如玲珑骰子般的声音响起“既然韶小姐不喝酒,那就品尝一下盛世的橙汁,也很好喝的。”

韶情看着侍者手中的橙汁根本不想接,也没有注意到侍者飘忽不定的眼神。

她皱了皱眉。

她并不喜欢吃橙子也不喜欢喝橙汁,毕竟酸,不过不接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可是她接过来的话要是不喝是不是就浪费了?可是她也没有要求要橙汁啊!对啊!她没有要啊!那是谁要她送上来的,这杯果汁……正经吗?

寒枭看她没有动作,优雅如大提琴般的声音响起“不喜欢?”

韶情皱了皱眉“没有南小姐喜欢,你去送给她吧!”

“来,给我吧!”

侍者快速走到南珊珊面前,把饮料放在她手里,然后鞠了个躬便退下了。

韶情看着侍者的背影,好奇是不是自己想多了,不过因为寒枭面前突然出现一个她,所以想让她出丑的人肯定不少,毕竟,惦记寒枭的小妖精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她还真的不能确定这个侍者是不是谁派来的人。

南珊珊玉手轻持橙色果汁,五指纤细手骨均匀她轻轻转动细腻光滑的手腕,果汁随之便在杯内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她举起盛放了半杯果汁的酒杯,轻放与红唇之上,透明的杯臂压与饱满柔软的红唇衬出一股勾人且霍心的欲感。

她轻扬额头,白到血管清晰可见的脖间一阵微动,再次看向她,就会发现,她已经把果汁全部饮下。

看到她直接喝光的韶情一阵后怕,不过等了一会儿看到她没有任何反应,她才反应过来,哪有什么小妖精敢当着寒枭的面作妖啊!

即使要作妖也要等到无人之地或者是无他之地以及没有摄像头的地方啊!不然不是会有被分分钟调查清楚清理门户的危险吗?

看了南珊珊的勾魂饮水行为,韶情的目光继续在努力勾搭寒枭的南小姐和丝毫不给反应的寒枭身上转来转去。

可惜,寒枭没有一点反应,不,也不能说没有反应,他把酒杯放下,易尧也从西装口袋里面拿出一张湿巾,还贴心的帮他拆开包装,期间并没有触碰到无菌的内部湿巾。

寒枭两指捏起湿巾,简单拆开之后就把自己的手里里外外擦了好几遍,然后又接过易尧递来的干性面巾擦干手上残留的水分,然后向着韶情伸出他尊贵的手掌。

韶情和易尧四目相望。

易尧了然点头,刚打开随身包还没有来得及拿出里面的文件之时,就发现……

韶情抬手就是一巴掌,朝着他的手心拍去。

碰的一声响之后,宴会陷入了一个诡异的冰点。

寒枭“……”

易尧“……”

南珊珊“……”

其他一直在关注的吃瓜群众“……”

韶情看着愣住的几人,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了她默默嘟囔“不是这个意思吗?”

那你伸手干什么?难不成……

韶情默默又抬起自己的小手就想往寒枭大掌里放。

可惜,失败了!

因为在最后一刻,某人收回了他的大掌。

甚至他还抬手揉了揉眉心,嗓音里尽是低哑的无奈“文件。”

“文件?我没有啊!”

原来他是要工作不是要拉手手,可是……她木有文件啊!

寒枭:怪他伸错方向了。

下一秒,易尧终于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文件夹,然后恭敬的放在了寒枭身前。

又开启擦手手技能的寒枭幽深的眸子扫过韶情,复而把她从上到下扫视一遍,然后停留在她的脸上。

四目对视中,韶情只感觉自己只在他眼中发现一个知识点,那就是……她丢人丢大发了。

她默默的伸手挠了挠头发,看见寒枭还一直盯着她,她只好转开了头。

寒枭看着逃避他目光的黑黝黝的脑袋,慢慢收回自己的目光,丢下随意擦拭自己双手的湿巾。

感觉自己很丢人的她只好走到不远处拿起一些甜点,之后重新走到寒枭身边,不过因为怕再次得罪他,她乖巧的走至U字型沙发的另一个边上老老实实坐下,把自己捧来了三份美食均放在桌子上,然后发现两人都看着她。

她眨眨眼睛,对面两人还是一直在盯着她。

韶情看到自己暗示他们不要关注自己的行为无效,闷闷不乐对着大佬开口“我不可以坐在这里吗?”

寒枭“可以。”

继而韶情转手拿出一块苹果派,端到看着她的小妖精面前“给你。”

盯着她看干什么?想吃啥就说啊!客气啥?这里全是自助,你要是想吃也可以让侍者帮你拿啊!盯着她看,她会心虚,更会影响自己吃美食的心情。

因为她不知道南珊珊喜欢什么,于是就把自己不太喜欢的给了她。

反正即使给她了她也不会吃,所以简单意思意思就可以了,她继续审视自己眼前的两份甜品,皙白的手指轻轻推了推其中一个,让它们排排站直,然后按照自己的喜好把最喜欢吃的慕斯蛋糕放在最后。

>>>点此阅读《论如何拜倒在他西装裤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