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狂妃倾临:冥帝帮捡下马甲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Ada

角色:夜冥霏 碧瑶仙子

简介:【暴躁沙雕女强 绝对双洁 不洁你打我 】
穿书后,为能早日完结跑路,夜冥霏建了个逆天马甲,开局就准备送反派冥帝杀青,谁知临了却被所谓正派过河拆桥献祭法阵。
记仇如她,转身就放生冥帝狂建马甲,替正派清理门户。
马甲掉完就会原地升天,偏偏那病娇偏执冥帝手贱,追着她的小龟壳扒。
夜冥霏反手抡起大锤怒呵:“你个傻狗,是不是皮痒!”
抖m冥帝眉开眼笑帮她捡起小龟壳:“夫人已经好久没这么心疼过为夫了。”

书评专区

狂妃倾临:冥帝帮捡下马甲

《狂妃倾临:冥帝帮捡下马甲》第5章 夜晚唯唯诺诺白天才能挺直腰板装13免费阅读

等夜冥霏再次看到天空时,已是明星朗月高悬。

原本她还想在马甲力量消失前飞到仙宗的地盘。

谁知才出了冥界,人就从天上栽了下来,要不是有腕镯护着,现在都已经可以开席了。

不同于有马甲时的万事都易如反掌,愣是在山坳中翻滚了两圈的夜冥霏才顶着一堆草渣子,吃力地爬上了山坡。

她伸手拍了头顶的草,又朝四周放眼望去。

惨白月色下的荒郊野岭此刻更显得诡异死寂,恰巧还好死不死的从不远处传来了几声狼嚎。

夜冥霏听在耳,头皮发麻,迅速四下打量,看能否找到一件趁手的打狗棍。

在这个修仙小说中她现在就是个废物,别说狼,一根成了精的竹签都能让她够呛。

然而一阵凉风划过,夜冥霏面无表情原地杵。

哈哈,这破地方居然连个屁都没有!

就在这时,远方的狼嚎声愈发激烈浑厚,杂乱不齐,似乎已经有上百只汇聚那般。

同时几道白色的剑气突然从她头顶划过,直朝着狼群那方飞去。

夜冥霏看罢眸子一亮:“居然是仙宗的人?”

仙宗分三门,座下又各掌两道派,原本她还在纠结先从哪一方下手。

现在嘛,看看是哪个倒霉蛋先开门收货。

夜冥霏想罢,拔腿就想循着声音去找狼群。

谁知才走两步,就被一团柔软的白色撞到了脚踝,她一个踉跄稳住身形,往脚下看去。

皎洁月色下,那团蜷缩着的白色绒毛下缓缓探出一只,双眸妩媚,眼波似水的狐狸脑袋。

它缓缓舒展了身子,却依旧慵懒地匐在草地上。

毛绒雪白的前爪微微抬起,修长的后腿伸地笔直,尊贵的头颅高高昂起,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夜冥霏。

那模样就像在示意她应该自觉点去搀扶,活脱脱一个狐狸成精出来勾引书生的形象。

谁知夜冥霏看见了它额间,那盛开着的一抹赤红焰火后。

猛然后退了一大步。

在这鸟不拉屎的荒郊野岭,突然就有只看起来就不简单的狐狸精,好巧不巧地撞到了她身上。

况且还是在修仙小说中,所以事出必有妖啊铁汁!

夜冥霏一锤定音,转身脚下生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开玩笑,晚上她就是个菜鸡,不唯唯诺诺些白天还怎么装逼!

殊不知夜冥霏的过分怂气,给了在暗中观察的天机轴一个爽辣的大耳巴子。

卷中记载着什么女人有善心,对毛茸茸的动物都无法抗拒。

天机轴泪崩,他怎么知道夜冥霏居然会这么谨慎......

而那白狐眼见着夜冥霏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视线中,原本魅惑的双眸,突然朝着天机轴迸发出一道幽寒的死亡之气。

瞬间接受到讯息的天机轴只能把身体埋进草堆,独留屁股在外面瑟瑟发抖:“......”

彼时,在开阔的平原上,让人蔚之大观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幽蓝夜空中的星辰迅速斗转,萤虫起舞间,意喻祥瑞的五彩霞光瞬然从地面飘飞而上。

随后,一截含蕴着翠绿幽光的碧瑶枝缓缓从泥土中婀娜伸展,直至形成了一个模糊的仙姿袅袅女人模样。

然而同时。

众狼齐聚,将其团团围绕。

狼群双目绯红,仰月嘶嚎,意有招引狼首赶来的态势。

而一批白衣仙宗的弟子则停在远处按兵不动。

“这是干嘛呢?”夜冥霏趴在一个小土坡后,疑惑地看着不远处狼群。

谁知这疑问刚出口,一道幽幽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它们在等着碧瑶仙子化人形~”

冷不丁的一阵阴风还吹起了她的鸡皮疙瘩,夜冥霏迅捷转身。

只见身后不知何时竟杵着一黑一白两坨东西。

天机轴还是那黑雾的模样,只露出了两颗类似于眼睛的绿豆子,而旁边却赫然蹲着适才遇到的那只白狐。

那狐狸颇有灵气,却双眼如魅,如漾水秋波一般勾人,若是多看一眼都有可能被迷幻。

这一坨白的绝对不简单!夜冥霏又一次在心里这样道。

见着她警惕的眼神,天机轴求生欲爆棚迅速帮忙解释。

“这是我们冥界最尊贵的灵狐,世间仅此一只,虽然还未修炼成精,但他各方面都非常优秀,我寻思着与你异常相配,就将他带来跟随与你。”

谁知。

“我不要。”夜冥霏断然转过身继续去看狼群的动向。

天机轴:“.......”

谁知那白狐用懵懵懂懂的眼神看了会儿夜冥霏的背影,起身踮脚就跳到了她的身旁,又小心翼翼地用鼻尖轻嗅着她的味道。

然而夜冥霏余光扫了眼那团白色,立马眉头一皱,下意识蹑着身体离它远了一步。

小白狐见罢也似感觉到了她的不喜,便神色一黯,卑微地往后退了一步,委屈到在原地蜷缩成一团。

天机轴见状立马顺着杆子往上爬。

“可怜可怜孩子吧,父母都被仙宗的人给拿去炼器了,又融入不到兽人中去,却又因为某些人以貌取狐,遭尽怀疑,天地之大无处为家,真是闻着伤心见者流泪啊......”

天机轴撕心裂肺声泪俱下地诉说着狐间悲剧。

夜冥霏冷漠地看着他的表演:“......我要还不行吗......”

某机机立马收住了伤心的情绪,围绕在她身边先打预防针。

“既然收了他就一定要负责哟,人家年龄还小,听不懂你的部分话,所以你要耐心点,要是他做错了什么千万不要跟他计较。”

“这么说还是个小奶狐狸么?”夜冥霏轻瞥了一眼那团委屈的白色。

要不是天机轴的话,她铁定就认为这狐狸真的藏着什么阴谋把戏。

既然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崽子,那带着也无妨吧。

夜冥霏想罢,抬起手指就去戳了戳,那埋在光洁白绒中的小脑袋。

感觉到了她的触碰,两只耷拉着的狐耳悠然竖起,它扭头泪汪汪地看了眼夜冥霏,伤心地嘤嘤了两声,又将脑袋埋进了白绒中。

天机机继续顺着杆子爬,腆着脸颐指气使道。

“看看你把孩子的心伤的!看看那水嫩嫩的大眼睛!你还是不是个人!你的良心是石头做的吗!”

天机机说话的同时,那团白色也跟着嘤嘤控诉。

夜冥霏无言:“......”MD,怎么感觉她是个罪人......

>>>点此阅读《狂妃倾临:冥帝帮捡下马甲》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