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赌棋 弃子围城

小说:都市

作者:奇怪的菠菜

角色:张老爷子 吴清源

简介:【围棋】【竞技】【都市】有一类围棋高手,他们不入段,不参加公开比赛,不在媒体露脸,而只在地下棋局中,杀出一条血路。他们的水平,即使用九段,也无法衡量。吴平凡,就是这样一位带着血脉冲杀棋界的棋手……借这个故事告诫世人,围棋高雅,远离赌棋!

书评专区

赌棋 弃子围城

《赌棋 弃子围城》第5章 孤子免费阅读

看着我对右上角黑棋的大飞守角处又发起了一次肩冲,张老爷子认定了我就是个菜鸟,他仍然是选择内侧挡靠,而不是三路托底。

如果是三路托底,说明他对我用肩冲取得的外势还有所忌惮,而他再一次选择内侧挡靠,则是准备进一步把顶部黑棋走强。

也就是说,他认为我的两次肩冲留下来的棋,全都是孤棋,是必死之棋。

不过现在看上去,我在右上角肩冲留下来的一颗白棋确实太薄弱,于是我还是一间跳出,留一个向外发展的空间,下法跟左边刚才的肩冲基本上一模一样。

“年轻人,我发现你喜欢下重复棋啊。是不是没什么别的招数啊?”旁边看热闹的老头们都笑了起来,“如果是我下啊,跟胖子刚才说的一样,赶紧抢边啊!”

张老爷子也跟着笑,随手摸出一颗黑子在我那手“一间跳”的边上连了一手。

“年轻人,现在右边角上黑棋已经三子连线,这顶部的边角几乎已经是铜墙铁壁了。而你白棋刚才这个跳留下了一个断口,如果黑棋下一手拐过来断掉你,白棋就危险了,所以赶紧把这个断口补一手吧……”

看热闹的老头儿开始为我支招。

“补呀!补一手呀!算我求你了!”胖子面红耳赤地说。

“噢,我想,我还是脱先吧。”我说。

“你敢脱先?!你脱先试试!!”张老头儿有点愠怒。

这也怪不得他来了脾气——

“脱先”就是对对手下的棋完全置之不理,而选择下在不相关的另一个地方。一般来说,脱先对于对手而言,都是有点羞辱的味道的,就是认为你下的棋不值得去回应。比如现在看热闹的老头儿们都认为白棋在右上角的两个子中间有断点,而黑棋又在断口边刺了一手,因而所有人,包括张老爷子和胖子,都认为应该把这个断口连上,不然一但被断掉,这两粒子就至少会死掉一个。

然而我的血脉推算后,觉得没什么太大必要,还不如抢个先手。

我没理会右上角连起来的三粒黑子,而是对黑棋刚才在底边分投抢地的两粒棋子在J4位再一次发起了“肩冲”进攻。

看热闹的老头们一片哄笑。

只有张老爷子神情突然严肃起来,他满脸狐疑地望了我一眼,压低嗓音说:“小子哎,你不会是在扮猪吃老虎吧?连续肩冲进攻,这可是吴清源大师的下法!”

“呃……吴清源是谁?”我问。

茶座旁的老头儿们一片嘘声。

“吴清源你都不知道?!老张啊,别紧张,他这绝对是碰巧了!”

张老爷子也松了口气,喝了口茶得意地解释,“咳咳,吴清源大师呢,是民国时期我国的一位天才棋手,他曾经把日本所有当时的超一流棋手都打到降级。他7岁学棋,11岁就已经是当时的国手。吴清源先生巅峰时期所向无敌,往往在别人认为已经非常稳固的地盘上以‘肩冲’方式发起进攻,在对手的张口结舌之中绝尘而去,留下对方被冲得零零落落的地盘扼腕叹息。他也因此被称为最接近于神的棋手。”

最接近于神的棋手!他这么一说,倒是让我对吴清源有了无限的向往——我之前确实不知道吴清源,下棋像他也只是源于来自血脉的棋路推算。

接下来面对我的第三次肩冲,张老爷子执黑棋匆匆地靠连了一手把底边走强。

我则执白棋选择靠封了一手,限制住黑棋,让他只能在底边之上发展,无法向上延伸。

再接着几手棋后,底边的局面基本已经明朗,黑棋抢走了底边,但也被限制在底边,而我右下角的白棋和右上角之前的肩冲留下的两颗棋子一起,在右边路形成一个巨大的空间。

“不对,我还是觉得你有点扮猪吃老虎的意思。”张老爷子皱起了眉头,吐出一口浓烟,“看起来,你的实力并不弱啊!”

张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显然也感觉到右边路的白棋太扎眼,终于没忍住在白棋右上角肩冲加跳出留下的断口上断了一手。

右上角两粒白子在被老头子挖断之后,立刻显出弱势来,两粒白子必死一粒。

不过我本来就准备放弃其中一颗,那只是个诱惑。

我选择了外势,让外边的一颗子出逃,而放弃了靠里边的一粒子。

张老爷子打起了精神,他有点担心起他那一千块钱来,下得比开始要认真起来,双方又继续在底边交换了几手,各自补强。

从一般人看来,这个局面貌似双方都在朝着稳妥的方向走了,黑棋边角强大,而白棋取了外势,但并没有多少实地,如果接下来近身肉搏能力又不行的话,基本上还是没戏。

我的白棋如果要赢,就需要来点儿变化了。

那就变呗。

到了第40手,我在右上角P18位二路压边处分投了一粒子。

“噗……”张老爷子笑得一口茶喷了出来。

看热闹的老头们也是一片大笑。

“老张刚才居然还认真了起来,这手棋得有多臭才能下成这样啊!”老头儿们纷纷不以为然地点评。

李胖子也气得直跳了起来:“哎哟,我把你个没脑子的!你看不到人家黑棋在顶部边角有多厚实吗?刚才你两边肩冲又进一步逼得人家在顶部走强,现在这边围得就跟铁桶一样,你还往里面投子?!哎哟,你叫我怎么说你啊?!”

没错,我在铜墙铁壁一样的黑棋顶部空间里,投下了一颗孤子!

就象苏晓的爸爸跟我说的一样,我就是那颗孤子,我根本就没有活棋的机会。

这个世界就象是铜墙铁壁一样冷冷地包围着我。

但是,我要活!

“就这还吴清源的棋路?!啊哈哈哈……”旁边的老头们有些已经散去,觉得接下去我输定了。

李胖子也骂骂咧咧地说:“真的是蠢棋啊!太蠢了!这棋没法看了,哎。”

李胖子带着绝望的神情回到他的厨房,叫人准备了一下晚上要用的菜色。

他并不知道在他走开的十五分钟内,我已经结束了战斗,不但让张老爷子自己给茶水买了单,还欠下我一千块钱。

李胖子在厨房交待好事情后,带着沮丧的心情,又一次回到棋桌前。

他惊讶地发现看热闹的老头子们都不说话了。

而张老爷子脸色凝重,死死地盯着棋盘,完全无法相信。

“怎么了?下完了吗?”李胖子问叶子。

“呃……下完了。老爷子认输了。”叶子也有些发呆。

“什么?!”李胖子以为自己听错了,又确认了一遍,“你是说平凡认输了是吧?白棋认输了,对吧?”

“黑棋输了,老爷子认输了。”

“这不可能!!”

>>>点此阅读《赌棋 弃子围城》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