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穿异界守华夏鏖战三体人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欠揍

角色:

简介:雷炎生在异界,长在华夏,又异界称雄。
三体星系人移居地球,叶文洁复活对接,全球人类岌岌可危。
华夏有难之时,雷炎已是异界兵王了,带异界千万修行者的兵团来华夏死战三体人。
“有我雷炎在,华夏无人敢犯”…

书评专区

爱吃花蛤蒸蛋的白晚晚:张学林?你这是含沙射影吗?也称呼侵略者为鬼子?

一米雪飘:好书必须好评,好书必须追

欠揍:这里展现三体里所有的脑洞,欢迎讨论三体脑洞。
另外这部小说后期将探索三体脑洞的延伸,前面部分主要是猪脚成长,壮大,最后强大了才能战三体人,保护华夏。时间上是这么安排的。
一部分是异界称王的奋斗史。
二部分是保护华夏鏖战三体星系的移民侵略。
三部分是和三体人一起开发异界,改造周围星辰,建立永恒世界。

谚语:开头便有股天真浪漫的感觉,看下来还真是浪漫天真,非常精彩

喜欢荷包花的龚高邈:三体三头巨人是奴隶族,以做好奴隶为准则,那么大本事?怎么思想就是做奴隶?烧脑子难理解,不过挺好看,

穿异界守华夏鏖战三体人

《穿异界守华夏鏖战三体人》第5章 三个脑袋的灵族巨人是三体星系逃到异界的三体三头人免费阅读

别墅内。

雷炎和珠儿穿好了华夏最牛犇(ben就是三个牛比一个牛厉害的意思)的防护内衣,防刀枪,防子弹,防激光,这是和系统绑定好的防护衣,遇见大力量打击了,系统就给加持更大的防御力。

岳母拉着雷炎的手,进行全面的叮嘱,“这是一瓶增加力量的‘爆力丹’,打架前吃一粒,打起来有劲。

这两个机器人是和你们绑在一起的,系统的一部分,以后叫大叔,二叔。”

雷炎全记了下来。

雷炎,珠儿,还有两个外表和人一样的机器人,四个人过了那扇墙,走过了一段虚空来到了异界。

异界是冬天,庄园四周围满了垃圾,微微恶臭,因为是冬天味道不算太大,夏天可待不得人,估计苍蝇蚊虫得满天飞。

刚踏入异界的宅院,一句话还没有交流。

院子里颤抖了一下,从门里看出去,一个高有一丈五的巨人,肩膀上长着两个小脑袋。

三个脑袋,还像三个人一样交流说话。胳膊比雷炎的腰还粗,腿更粗,雷炎就没有见过这么大的人,这巨人手里举着一个比桶装水的水桶还粗的钢铁狼牙棒。

二叔,大叔一点都不惊慌,像是看菜板上的死鱼一样看着这巨人,“雷炎,这个三头巨人是异界燕山灵族的看寨狗灵人,是三体星系逃跑到异界的三体三头人,他们在三体星是奴隶,但到了异界还是做奴隶的思想,根本改变不了思维,他们功能特殊,不怕劳累怕死,不知改变,被异界称为三头狗灵人。

我们机器佛域称他们为三体狗灵人,他们甘愿服务于燕山灵族,他们欲望很低,能活着就行,比三体星忽冷忽热好多了,他们吃饱活着就是幸福。

三个头放哨警惕四面八方,他们放在这里就是为了阻止我们进入异界,不打死他我们出不了这个院子”。

”娘的什么破玩意,还三体人?还叶文洁呢?怎么会在异界?假的”,雷炎心里憋气腹诽着,手猛的拉出了剑,嗖就蹿了出去,呀,嘭就砍向这个三头狗灵人。

三体狗灵人挥动了狼牙棒抵抗住雷炎,雷炎太小了,巨人肩膀上的一个脑袋伸着脖子给中间的大脑袋说‘这小崽子还横,敢打咱们三体人’。

二叔看着雷炎躲避了几下,剑给三体狗灵巨人来了一个口子,但,巨人的伤瞬间就愈合了。

二叔自语道,“我劈了他吧,要不然这个三体狗灵人得把房子砸塌了”。

二叔说完,手里的剑唰唰唰一片剑花,这三头狗灵人瞬间被切割成了飘飞的雪花,准确的说比涮锅的肉卷还薄,薄的像雪花一样飘飞在院子上空,一片血雾血水碎肉没有落地之前被一阵飓风推的无影无踪了。

这股血雾一直被吹出了这座城,消失在更远的地方。

“奥,我们被分割了”,这是三头狗灵巨人的三个脑袋最后的嘶喊声。

雷炎瞬间把谦虚的心端了出来,自己的战斗力和二叔比差早呢。不谦虚不行,自己要战这个三头巨人,估计不定伤成什么样呢?

在龙城郊外的山上,那团巨人的血雾,嘶哑一声‘言灵--复苏!(这是魔法咒语的发声格式)’,一篇咒语包裹住那团要散开的血雾。

嗖,嗖,血雾开始凝结,片刻三头巨人又复原了。

“啊”三头巨人三个脑袋同一声怪叫,“快跑,这些人太厉害了,只有我们三体星军人才能对付”。

”我们是三体星的奴隶没有飞船和武器打不过他们”

”快跑活着最好”

三头狗灵三体巨人深深的记住了二叔,雷炎,大叔,珠儿的模样,这四个人被列为打不过的人,不可招惹的人。

雷炎站在屋檐下看着院子里留下的四个大脚印,深有半米,大脚丫子,其他地方干净如初。

“我们要换成异界的衣服才行”大叔提醒雷炎。

二叔负责打扮雷炎,换成异界的衣装,机器人不知道低调,给雷炎穿的衣服都是最名贵最好的。腰带镶嵌五颜六色的宝石。头顶的簪子都是闪光的金子和宝石。

雷炎的披风更拉风显眼,狐裘毛领,形象比皇帝还大王。

雷炎不解的问珠儿,“这垃圾是怎么回事?咱们的家怎么是在垃圾堆里”,

珠儿也换了异界的衣服,古典的美是最美的,珠儿伸手摸着雷炎看不够的脸颊:

“雷炎,这里原来是我们乌兰皇族的皇宫,你就是在这被剖出来的,现在被龙城贵族当做了垃圾场”。

珠儿指着院子给雷炎说,那意思是‘你的家人就是在院子周围被杀的,你亲妈就是在院子里被砍头的,你就是在这被我妈妈从你妈妈肚子里剖出来的’

雷炎听完,心颤抖了几次,原来这是自己的出生地,爹娘整个家族就是在这被敌人杀的。

“我去雇人清理干净”,雷炎咬着牙刚说完。

二叔补充道,“咱们去换些异界的金币,雇人把周围的垃圾清理了。”

雷炎不明白拿什么换?见二叔伸手在虚空中打开一个小门,小门里黑洞洞的,二叔伸手拎出一个黑袋子,顺手从里面的小冰箱内拿出两个雪糕,给了雷炎一个,珠儿一个。

雷炎吃惊的瞅着二叔的这戏法,吃着雪糕,“二,二叔,这是怎么玩的?。”

“系统的随身空间,等你强大到了能撕裂异次元(时空隧道的意思)时,系统也会给你配上随身空间。”

雷炎眼馋的琢磨着,“二叔,还有没有别的零食,炸鸡腿啥的?”二叔没出声那意思是说‘这是我的秘密不能告诉你’

雷炎盯着二叔,不知道二叔拎着的袋子里装的是什么。

大街上。

雷炎穿着打扮比龙城城主都城主。

看见的人群吃惊的喧哗:“这是哪个大城贵族的公子,衣着如此华贵?”

“这是哪个将军府的公子?”

“看那七彩的宝石腰带,佩剑,闪光的衣服,鹿皮靴子,披风,太英俊了。”

总之拉风的牛犇(ben)死了。

……

雷炎跟着二叔走在大街上,二叔特高兴,因为在二叔这个机器人心里雷炎已经是匈奴之王,啥时候也得有王的样子。

龙城的皇族商行内,一个穿着兽皮坎肩的伙计,低头哈腰地问着:“少爷,您要买什么东西吗?”

二叔害怕雷炎嘴笨,抢过了话茬,“我们是要出售一些宝珠,请问这里怎么交易?”

“奥,原来是出售呀?”

这伙计瞪着眼张着嘴瞅着二叔手里的玻璃水晶球,“这么大的宝石?绝对的绝世珍宝!这得值、值多少钱呀?。”

雷炎惊奇的发现,二叔手里的‘宝石?’,就是华夏那边的五颜六色的玻璃球。

华夏、八十元一个的玻璃风水球,在这里价值连城,绝对的绝世珍宝。

雷炎心道:“二叔这人也太会做生意了。”

二叔能听见雷炎心里想的话,二叔点点头,不客气的笑了一下,一点都不谦虚。

伙计精明的很,知道这货不愁出,“少爷,爷,你们稍等,价钱肯定高。”

伙计眼珠中充满了兴奋,快走几步通知了后院的掌柜。

一会,出来几个掌柜管事做主的人,圆头滑脑的,发福的身材,上下打量着雷炎二人。

“请问二位贵人,你们是?”

一番交涉后,六万个大金币成交。

二叔拿起一个金币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会,又放入了钱袋中。

雷炎有点眼馋,那是一堆金子,用车拉少半车,金子,金子,雷炎心里就九九开了:

“二叔那个随身空间里带着多少这样的玻璃球球,我下次回华夏一定要运一车过来,一个就值六万金币,这是金子呀!金子在华夏是论克计价。这,这得值多少钱呀?”

交易之后,伙计得了商行的赏钱后,乐呵呵地走过来,眼珠一转坏水冒出来:“少爷,看见那座楼房了吗?”

“恩。”,雷炎顺着伙计指的方向看去,一座三层楼房,豪华气派。

“必胜钱庄”,伙计狐狸骗乌鸦一样的说,“赌两把?”

二叔对猜谜赌博计算那是天才,毫不含糊的替雷炎答应了,“好,前面带路。”

这个伙计大喜,想不到这两个人这么好糊弄。

“好,跟我走”伙计暗道,“这要是把这么多的金币全输在钱庄,那我得有多少抽头,顶我努力工作一年。”

雷炎跟着二叔,二叔跟着伙计,走进必胜钱庄。

“三位,里面请?”,钱庄伙计低头哈腰引着路上了二楼。

领道的伙计对着钱庄的伙计一个眼神,钱庄伙计秒懂。

二楼人声繁杂,几张桌子围着耍钱赌博的人,人头晃动,吆喝声不断,都是些碎银子的赌注,很少有金币,不过也有。

“少爷,咱们玩大点如何?这些都是小民玩的碎银级别的,没什么意思?”,领道的伙计暗用激将法,好像雷炎玩小的就丢人,玩大的才够身份。

“好”雷炎回答着心里说,有啥可怕的,老子有二叔,你们还能赢了我二叔?

就算输了,大不了再回去多背些玻璃珠子,再换你们的金币。

二叔表情很得意,因为被雷炎佩服了。

“少爷您稍候,我去约几个有身份的人一起玩。”

三楼大方桌前坐定,一切准备就位,摇晃的骰子,还有六位富贵的公子,都坐下,都攒足了劲等着糊弄雷炎他们的钱。

……

一番操作下来。

雷炎他说大就大,他说小就小,这货一度头脑发热以为自己是赌神周瑞发了。

必胜,不输。

他却不知身后的二叔这个机器人片刻的计算量,比整个地球所有人加起来计算的都快,这点小把戏是小小儿科的。

一个小时后,雷炎赢了十来万的金币。

那几个富贵公子大冬天都呼呼的扇着扇子,赌场的伙计也冒汗了。

招架不住了。

雷炎看着成堆的金币,可高兴坏了。

此时,走出来一位老者,一身华贵的衣服,两个眼珠子贼亮贼亮的,精气神如同一杆银枪。

“哈哈,我老人家陪几位公子玩几把如何?”

这几位公子哥知道这老者是龙华山,龙城第一高手,城主家的二号人物。

其实这几位输了钱的公子都想借助这老头之手把钱赢回来,都巴结道:“龙老当然可以玩,晚辈求之不得。”

龙华山见这些公子被一个不知名的小子给赢得这么惨,想帮助他们,主要里面有少城主在。

雷炎也抿着嘴点点头。

二叔瞅瞅雷炎的样子还挺高兴,心道:“有点做王的样子。”

哗哗,老头摇晃骰子声落定,也没有客套词了,直接对着雷炎道;“押大还是押小?”

此刻,雷炎如同雄狮坐在座位上,毫不犹豫的出口:“全压大”,声音一出全场无声。

对面的几个公子全押了小,他们知道龙华山出手必赢。

龙华山点点头,手指轻轻一动,一股内力的暗波涌向竹筒中,指头轻轻一勾,里面的筛子变成了小,老头自以为奸计得逞,暗喜。

“开”,伙计直接打开盖子。

“666”

三个股子都是六,雷炎哈哈欠揍的一笑“哈哈,最大了”。

“啊”老者一声惊呼,愣在了那里。

“不可能”,老头和几位公子同时叫道。

“可能\",雷炎轻轻地一声,得瑟着,小心肝乐开了花,美的冒泡。

那些输钱的公子哥眼直直地看着龙华山,只要龙华山一点头就混局开抢。

此刻的雷炎纹丝不动,沉稳,加上华贵的衣表衬托,威严如王。

二叔根本就不关心钱多钱少,而是盯着雷炎如何处理,胆虚了可不行。

二叔观察了雷炎一会,点头道,“行,能坐住事,有定力,不枉我哥俩一番辛苦。”

赌场里鸦雀无声,老者回过神来,心道:“我乃龙城第一隐修,实力在这片大陆上排名靠前,这位少年如何赢了我?”

老头龙华山像是吃了蛆一样,吱呀的说,“按规矩赔付。”

雷炎点点头。二叔站着没动。

输钱的那些人都肉疼的苦笑。

赔付雷炎一百六十袋金币,每袋一千个。

十六万个金币。

这是‘必胜钱庄’有史以来输的最惨的一次,要不是龙华山在,赌场很可能就杀了雷炎灭口了。

钱放在了雷炎面前,雷炎端坐如皇上,其实是在等二叔的命令。

二叔故意不出声,看雷炎怎么处理。

输了钱的那些人以为雷炎不敢要这些钱,特别是龙城第一高手龙华山输的钱。

龙华山弹弹手指就能嘣死雷炎,外表看不出一点伤。

龙华山还真有这样的想法,静静地等着雷炎给台阶下,好要回那些钱。

雷炎等不来二叔的指示,站起身来,啪,扔出一袋子金币说,“这是伙计们的工钱,剩下的钱给我搬楼下装车拉走。”

>>>点此阅读《穿异界守华夏鏖战三体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