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真不会修行啊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赵大嘴

角色:

简介:翩翩骑白鹿,言上不枯顶。
俯观浮世中,不见百年影。
秋云看尽天下万般精彩,手持一剑,来去自如。回首观望,原来我便是世上唯一仙。

我真不会修行啊

《我真不会修行啊》第5章 想刀一只猪的眼神是藏不住的免费阅读

秋云到底还是没有砍了猪妖。

此时猪妖正颤颤巍巍的趴在秋云脚边。

一点不敢动,也不敢吭声。

吓死本猪了,刚刚这大爷好像真的想砍了我!

本猪的命好惨,被大王赶这边做苦力就算了,还差点被砍了。

秋云看着猪妖趴在地上,害怕的浑身上下的猪肉都在颤抖。

有些无语。

踢了一脚猪妖。

猪妖被吓得一个激灵。

“我问,你答,懂?”

猪妖连连点头。

“懂的,懂的,您尽管问,小猪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和那蛇妖是什么关系?”

“小猪和那蛇妖没半点关系!”

猪妖一口咬定,这大爷气势汹汹,又从白岩镇方向而来,肯定来者不善,不管和蛇妖有没有关系,肯定是能不乱认的。

秋云眯了眯眼,这蠢猪自作聪明啊,你在白岩镇残留的猪骚味,隔着十里地都能闻到。

秋云想了想,反手又把木剑抽出来。

挥剑,Pia!(o ‵-′)ノ”(ノ﹏<。),

有些猪,不被社会鞭打一番,根本看不清现在的局势。

秋云知晓分寸,一直用剑身抽打,并未下死手。

片刻后。

秋云收剑,吐出一口浊气。

随后看向身旁的猪妖。

此时,猪妖两只眼睛已成青色,整个猪头比刚才大了整整两圈。

猪妖两眼饱含泪水,哭丧着脸,说话漏风的求饶着。

“别打额,额都招,额全都招......”

“那就说吧。”秋云瞥了一眼,难怪骂人时,形容一个人很蠢时,总是会骂谁是猪,今天是开了眼了,即使成了妖,也是这般蠢。

脑子都不带用的。

猪妖一愣,说啥来着?

秋云拳头一攥,眼神温柔的看着他。

想刀一只猪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猪妖猪躯一震。

get到了眼神的含义。

求生欲极强的他,大脑开始飞速运转。

“等等,我想起来了!”

“我全招!”

秋云瞥了他一眼,意思很明显。

赶紧的,晚了就让你尝尝爱的铁拳。

猪妖如释重负的呼出一口气,暂时得救了。

开口说道:“小猪确实和那蛇妖没什么关系......”

话还未说完,秋云又将目光转了过来。

猪妖见状连忙说道:“但是.我和那蛇妖却有过几次的接触。”

“哦?详细说说。”

“是是是......”猪妖不敢不应。

猪妖说了许久,秋云听了半天,总算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猪妖名为猪钢河,据他所说,淮阴城已经被一伙妖怪所霸占。

虽然表面上,淮阴城的那些官员还是那些人,其实早已被妖怪们所控制,沦为妖物的傀儡。

妖物的首领是一头青牛精,猪钢河正是他的手下。

青牛精控制了淮阴城后,大兴土木,令各处修建庙宇,供奉青牛自己。

青牛耳目遍布整个淮阴,在一年前,得知了这边有一蛇妖吃人。

立马派出手下前来,一来是为了驱逐蛇妖,二来,是为了将庙宇修建到这边来。

没错,被派出来的正式猪钢河,以及几只小妖。

猪钢河来到后,松柳镇的居民早已被吃干抹净。

恰好遇到蛇妖相对白岩镇下手,猪钢河出手制止,两妖相争。

结果猪钢河虽然组织了蛇妖,但奈何实力有限,仅仅险胜一招。

蛇妖虽然败去,却并不甘心,时刻找机会报复。

猪钢河知道自己奈何不了他,想回去搬救兵。

但又明白,自己只要一走,白岩镇的居民定然活不下去,到时候大王的大计若是被耽误了,自己肯定没好果子吃。

于是便守在了这里,每当蛇妖对居民出手之际,便会出手拦下,将人救出,再让手下的小妖把人送回淮阴当苦力,修建庙宇。

秋云听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这么说来,你不仅没伤害他们,甚至还救了他们的性命?”

猪妖脸面一塌,哭丧着脸,委屈巴巴地说道:“可不就是吗!现在啊,好猪难做啊。”

秋云轻哼一声。

“别在这惺惺作态,你也可怜不到哪去,妖孽占城,是想养蛊?强行抓人修庙,让人供奉,是想干嘛?造反吗?”

猪妖一颤,眼神里有着说不出的惶恐,让人耐人寻味。

“没有,没有,不是养蛊,更不可能造反,大爷,亲大爷,您可千万别乱说。”

秋云看他这样子,有些好奇。

“怎么,你们好像很害怕?身为妖怪,连造反都不敢说的吗?”

猪钢河整只猪都快哭出来了。

“大爷呦,您对王朝,对妖怪,对修士是不是有什么误解啊。这要是像我们这种小妖随随便便就能造个反,那这王朝怎么可能让人类一直江山稳坐。”

“小妖做不到,那大妖呢?”

“大妖?大爷啊,您能不能不要这么看得起我,我就一小妖,就算是我们大王,也只是比我们厉害,但也离大妖远得很,我们又怎么知道大妖是怎么想的。”

接下来,秋云又问了不少问题,好不容易有人,不对,是有妖对这片天地的另一面有着认知,便把自己想了解的问题问了许多。

猪妖满脸委屈,这人怎么好像山沟沟里出来的,什么都不清楚。

哦~猪妖豁然开朗,难怪了。

这前辈定是在山中隐居修行的大前辈!

随后,又耷拉下了脸,老猪我怎么这么倒霉,出个差遇见大前辈,这么低的概率,就这么被我碰上了。

“好了,最后一个问题。”

猪妖呼了口气,可算问完了,自己就差把自己亲舅姥爷是谁都说出来了。

猪生就是这么艰难,心里有多苦,面上却还要点头哈腰的让他问。

“您问,您问......”

秋云直视着猪妖的眼睛,他不清楚立青牛像到底对妖怪有什么影响,但他知道,能让一直小妖冒着风险做的事,肯定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我也不清楚啊,大王说,我们便去做,我是真的不清楚原因。”

秋云看着猪妖的眼睛,猪眼里的迷茫不像作假。

点点头,不再多问。

至于真假,此间事了,自己还要一路北去,定然途径淮阴城,届时再一探究竟便是。

若是是、他所言不实,一剑斩之,还这里一片安宁。

随后,忽然想起自己来是解决蛇妖的。

又问道:“那只蛇妖呢,他现在在哪?”

猪妖一愣,想了想,忽然大惊失色。

>>>点此阅读《我真不会修行啊》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