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断剑飞花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秋树春桐

角色:

简介:断剑难重铸,相思如断肠。
江湖,不过是人,相思,亦不过是人,可是,许许多多的人造就了江湖,还是许许多多的人,才有了相思?

书评专区

断剑飞花

《断剑飞花》第5章 线索免费阅读

司马长空面色一凝,心底下了一个决定。

楚映雪的身形还没有停稳,司马长空的人就过来了,迅捷如闪电。

楚映雪并不惊讶,他似乎知道会是如此。

楚映雪此时正是旧力已歇,新力未苏之时。楚映雪已经在难以躲避。

司马长空正是抓住了这一时机,他没有错过最佳的出手时机。

司马长空果然也是个高手,而且,还是一个聪明人。

楚映雪右手与司马长空对了一掌,但是楚映雪的胸膛却结结实实的中了一掌。

司马长空心中非常的震惊,这一掌仿佛打在了棉花之上。

司马长空张大眼睛,瞧着落在楚映雪胸膛的那一掌,他实在有些不敢相信楚映雪的功夫尽然这么深厚。

楚映雪并不好受,虽然楚映雪面上依旧带着淡淡的微笑,但是楚映雪的胸口处如大江奔涌,翻滚不止。若非楚映雪此时强忍着,提着一口气,只怕此时楚映雪已弯下了腰……

司马长空似乎又一次的放弃了,轻轻的叹了口气“怪物,怪物。”

就在司马长空话音落下的时候,楚映雪已伸手向他抓来。

只可惜,这一次,楚映雪还是没有抓到司马长空。

楚映雪只抓到了一件破衫,原本穿在司马长空身上的破衫。

就在楚映雪的手刚刚落在司马长空肩头的时候,楚映雪只感入手一滑,司马长空的人已经从衣服中滑出,只见司马长空在地上一滚,一弹,再一转,人已到巷尾。

司马长空这一系列的动作连贯,一气呵成,不见丝毫停滞。

楚映雪面上的笑容更浓,“好一个泥鳅,好一招金蝉脱壳。”

楚映雪的人影随着声音一起追着司马长空。

只可惜,楚映雪还是慢了。巷尾处已不见司马长空的人,司马长空已彻彻底底的消失。

楚映雪并非一无所获,地上落着一张面具——精致的人皮面具。

楚映雪瞧着手中的人皮面具,笑道“臭泥鳅,也是真够大方的……”

这么精致的人皮面具,价格绝对不菲。司马长空难道不心痛吗?

司马长空当然心疼了,现在的司马长空在心里已经骂了楚映雪几百回,上千回,甚至有哭的冲动,只可惜他不能哭。

路上的人并不多,两只手就能数的过来,也没有一个特别的人,连一个女人,或是老头也没有。

楚映雪仔细的瞧着这几人,最后,轻轻叹息一声,摇了摇头,嘴里不知嘀咕了一句什么,转身回到方才的巷中。将地上的碎银收入怀中的一只精致的钱袋中。

这些钱,楚映雪并不打算自己留着,这是给朱七的。楚映雪知道朱七的日子并不好过,朱七有一个生病的妹妹,还有一个不争气的弟弟。

富人并不一样,穷困潦倒的人大都相同。

只见楚映雪身形一展,融入夜色中,再去瞧,已看不见楚映雪的身影。

黑暗中突然出现一双发亮的眼睛,仿如明灯,踏着轻盈的步子,紧紧的盯着不远处出现的一只老鼠。老鼠似乎感觉到危险的临近,匆忙放下嘴里的食物,已向着墙角的小破洞飞奔。

再迅捷的老鼠又怎么能躲得过猫的追捕?何况那时,猫已经离它不选!

司马长空的脚步,比角落那只已抓住老鼠的猫还轻,司马长空的动作也绝不会比那只猫慢。

就在司马长空落在一屋檐之上,打算推窗而入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那是司马长空最不愿听到的声音。

声音是从另一边传来的,“这么好的夜色,干嘛着急睡呢?”

夜色并不好,月已藏,星光暗淡,几团黑云在空中闲逛……

司马长空翻身,来到说话人的身旁,躺在了那人的身旁,抬起头,真的在欣赏这夜空。

风吹过,吹来远处的灯火,也吹来远处的欢笑之声。那是一家灯火通明的地方,灯火通明的地方,往往有欢乐,有吸引人的地方,当然,也是花销的地方,吸金的地方。

这些不合时宜的声响,打破了这一片的宁静。

司马长空转过头,瞧着楚映雪道“一个人,真的不应该这么的聪明。”

楚映雪道“我并不聪明,聪明人是不会在这里吹冷风的。”

司马长空与楚映雪都不是傻子,所以此时他们已在温暖的屋中,就是司马长空方才将要推窗而入的屋子中。

屋中没有酒,只有茶。茶香如袅袅青烟,在楚映雪鼻尖萦绕。香气浓郁,沁人心脾。

“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司马长空道。

“你第一次岂不带我来过一次?”

“我什么时候带你来过?”

“方才,”楚映雪浅浅的饮了一口茶,双眼微眯,一脸的享受,缓缓道“一个人,放松警惕之时,有些事,就不会再去思考了。”

“你真是个小鬼,”司马长空叹了口气道“聪明的小鬼,难缠的小鬼。”饮下一口茶,接着道“但是你怎么知道是我?”

“猜的,”楚映雪笑道,“能够打开七巧天机锁的人世上绝对不会超过三个人。”

“而我,恰好是那三人中的一人。”

楚映雪点了点头。

“但是,这也不能说明是我?”

“运气,”楚映雪道,“一个人的习惯,是改不掉的,它是生活的一部分,亦是身体的一部分,即便再怎么刻意,小心,也是会露出原本的习惯。”

“你的运气确实不错。”司马长空笑道,“倘若,在天香楼你没有遇到我,又该如何?”

楚映雪道“这是个小县城,像天香楼那样的地方绝不可能再有一家,你绝对不会去其他的地方,只会去天香楼。。”缓了缓接道,“天香楼,若是找不到我要找的人,我定会去另一个地方,试试我的运气……”

“你的运气,确实不错。”司马长空笑道。

“一点也不好。”楚映雪微带苦涩道,“倘若我的运气真的好,怎么会再一次卷到案子中呢?”

“你果然是来查案的。”司马长空道。

楚映雪点了点头。收起面上的笑容,神情凝重的道“我想,你观察张简之,张大人很久了吧。”

张简之,正是已经死掉的八十五口人人家的家主,也是原吏部尚书,辞官回乡,本打算颐养天年,享人间之乐,不想却遭来杀身之祸,不得善终。

有些事,迟早总是要还的,谁也逃不开。

“也不是太久。”司马长空道,“他离开京城的时候,我已经跟在他后面。”

“路上可有可疑之处?”

“几口黑色的大箱子。”

“哦?”楚映雪眉头微微一皱,“什么箱子?”

“几口不算太重,几口却很沉的箱子。”司马长空缓缓道“沉的,我想是贵重的物品,金银细软,古董古玩。不重的,我就不知道是什么了,保护的相当严密。”

“这几口箱子,只怕你在张府没有找到。”

司马长空点了点头,“不错,它们一进张府的大门,就消失了,凭空消失了。”

“这世上绝不会有凭空消失的东西,尤其是几口大箱子。”楚映雪道“张府定然还有密室。”

司马长空点了点头。

“你之所以没离开这里,定然是为了那几口箱子。”

“一个人的习惯难以改变,”司马长空道,“他的毛病也是难以改变的。”顿了顿道“只是……”

楚映雪接道“我是来查那个血案的,其他的我不想管……”

司马长空眼睛亮了,缓缓道“谢谢。”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楚映雪道“我至少得看看那几口箱子。”

司马长空道“只要我能找到,你定然能够看到。”

“你可还发现其他的疑点?”

“两点。”

“哪两点?”

“盯着他们的并不是只有我一人。”

“我想也是,”楚映雪道“只要不瞎的人,都会对它门有兴趣。”

“但是,有些人的?目标,并非是那几口箱子。”司马长空道“而且,路上总会莫名其妙的少人。”

“是被人杀了吗?”

司马长空摇了摇头道“没有,不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都是惊慌失措的离开的。”

“来到这里之后,你是不是就再也没有见到那些人?”

“没有,”司马长空道,“他们仿佛一下子就消失了一般,直到……”

“直到,案发前你才又见到了他们?”

“不错,”司马长空道“那是我在回来的路上遇到的,”顿了顿接道“其中一人,似乎打算向我出手,但被同伴拦下,也不知道究竟说了什么,那人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放弃了杀我的念头。”

“那时他们定然蒙着面。”

“不错。”

“那么,你又是怎么知道一定是那几人?”

“感觉,”司马长空道“一路上他们留给我的感觉,还有他们身上的气息。”

“几人?”

“四个人。”

楚映雪追问道“你可看清他们用的是什么武器?”

“我只知道一人的。”司马长空道,“一个人对你有了杀意,自然会看到他的武器。”

楚映雪点了点头,“他使的可是剑?”

司马长空点了点头。

楚映雪似乎抓到了什么,心思迅速在转动:司马长空走后,那几人就来了。来的这几人,可以是案发之后来的,也可以是作案的人。

那几人,究竟是那一种,只有见到他们才会知道答案。

不知过了多久,楚映雪方才道“那么,剩下的一点呢?”

司马长空放下手中的茶杯,缓缓道“一个人。”

“什么人?”

“一个本不该离开的人。”

“谁?”

“管家,”司马长空道,“而且这个人,只要你见了他,你一定会知道他是谁?”

“哦?”楚映雪疑惑道,“我认识?”

“他本不该是做管家,”司马长空道,“他需要别人给他做管家,给他端茶送水,伺候他的,他本该是老爷的。”

“一个人愿意如此去做,必然是有目的的。”楚映雪道。

“我想定然是一个非常大的目的。”

楚映雪盯着司马长空的眼睛道“那时是谁?”

司马长空却笑了,“这是你的工作,并不是我的。”

楚映雪也笑了,“你啊,总是如此……”

“你折腾了我一晚,我也总得折腾折腾你,”

“你倒是一个不吃亏的主。”楚映雪话音落下,人已经消失。已经走了风中。

“不吃亏?”司马长空挑着眉,笑骂道“在你面前,我他娘的哪次不吃亏?”轻轻一叹,“只可惜,我那么好的茶,进了狗肚,浪费呀,浪费……”

司马长空摇着头,叹着气,唏嘘不已,面上满是惋惜之色……

>>>点此阅读《断剑飞花》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