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高智商犯罪实录

小说:悬疑

作者:氓流魏

角色:

简介:随着科技的发展,犯罪者杀人的手段随之精密,高智商犯罪群体逐渐增多,给广大干警系统带来不小的挑战,因此针对高智商群体犯罪的实录,并由此开始记录!

书评专区

高智商犯罪实录

《高智商犯罪实录》第5章 角度免费阅读

自从踏入社会工作,我渐渐意识到季节和气候真的会影响一个人的心情,秋寒叶黄的萧条时景,不免令人产生与古人相仿的伤春悲秋的精神共鸣。

庐州的秋夜风很大,残月高悬,冷风如破甲之剑,寒光似刮骨之刀,套用八借缩着脖子的抱怨话就是“这鬼天气,冻屁得了”!

房产行情不好,门店离职率很高,算上我和八借,还在门店打酱油的人总共四个,所以这段时间我们下午五点就早早关门下班。

八借做事粗中有细,所以很多事情并非如他面相那般使人觉得草率,加上他凡事愿意花时间钻研,在很多新生事物的尝试上,不至于弄得一地鸡毛。

下午八借跟1804的业主,以及业主的母亲沟通了直播卖房的想法,业主表示同意,业主的母亲虽然搞不懂我们要唱哪一出,但也只能表示配合。

原计划是午夜直播,八借担心自己由于粉丝基数少,半夜开播会很少有人停留他的直播间,于是改变计划,决定提前至八点开启直播。

八借觉得提前预热,得有充足的时间在微信朋友圈内转发直播公告,这样具刺激性和挑战性,便于制造噱头的直播,吸引粉丝驻足停留得费些心思,不然真对不起自己折腾的这么大阵仗。

我对这种新兴事物一直怀以不褒不贬的态度,虽然如今直播带货很火,甚至俨然成为我国灵活就业的主流方向,可房地产这类大宗商品,尤其还是凶宅,想借助虚拟世界搭建的宣传媒介促成一笔交易,可能性怕是小得可以忽略。

行走在幽暗的盛和公馆小区,我和八借都隐隐感到一丝阴冷,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天气降温太快,我们越是靠近18栋,越是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冷风直往皮肤下钻,冷得身体汗毛直竖,鸡皮疙瘩连连浮起。

八借有些心虚,背着装满各种直播设备的背包,小声跟我抱怨着:“我怎么觉得越靠近18栋,身体越阴冷......”

我冷绷着脸捏了捏鼻子道:“咱今晚可都全指望你的童子之身辟邪呢。”

八借最烦我用一本正经的表情拿他打趣,同样也对我翻了翻白眼:“滚!”

来到18栋,在穿过绿化带走廊时,我和八借不约而同地望向尸体坠落的地方,嗅着周围冷凝的空气,我的脖子本能地缩了起来,手里还没抽到一半的烟,顿时失去继续吸下去的兴趣。

与此同时,八借也蠕了蠕喉咙,脸色在夜幕的渲染下,那副怯懦显现得越发明显。

虽然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唯物主义者,可真当我进入18栋入户大厅,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丝恐惧。

这股莫名的恐惧在我进入电梯时达到极点,我甚至忍不住盯着电梯屏幕上滚动的数字,脑子瞬间开始胡思乱想,电梯会不会突然诡异停电然后坠落,把我和八借也摔得跟门口面馆拌面里的炸酱一样,稀巴烂?

显然胡思乱想的不止我一个,当看到八借从电梯里走出来,双腿颤颤巍巍在夸张地颤抖时,我知道这个“嘴强王者”的内心其实也脆弱的不堪一击。

死过人的房子,多多少少会使人心生敬畏,我和八借自然也不例外,当我们走出电梯,在1804的过道前凝视着那个此时无比醒目的房号,这一刻其实还是很犹豫纠结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已然没了规律的心跳,故作镇定地问八借:“你这状态,今晚真要硬着头皮直播,不会尿裤子吧?”

八借“保不准”的眼神算是最好回复,我无奈轻叹一声:“何苦来哉......”

18栋这段时间很安静,很多人在发生跳楼事件以后觉得晦气搬了出去,至于18层更是没有邻居敢紧挨着凶宅而居。

八借扶着墙,双腿还在抖,只是抖的幅度没有刚才那么夸张:“我都已经把声势整到这个地步了,又搭上这张老脸和两包华子,铩羽而归那不亏大了!”

见八借颇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的阵势,我走到扶墙的八借前面,先敲了三下1804半掩着的房门,然后才把门拉开。

“阿姨,您好......”拉开门,我快速穿好鞋套,然后向一个头发半白的阿姨打了声招呼。

这人是房主叶知秋的母亲,八借提前预约时跟她也打过招呼,她应该是提前过来收拾一下屋子的卫生。

阿姨很有大家闺秀的那种书香气,气质中透着“高等知识分子”的既视感,想是最近发生的事情令她有些沉重,表情深凝,面色也略显憔悴,她淡然地看了我们一眼,目光略显呆滞,嘴巴动也没动地轻“嗯”了一声,对我们夜晚的到来既不多问,也不感兴趣,就连驻足停留片刻看我们到底折腾些什么的想法都没有,而是神色沉郁地离开,然后沉闷地关上门。

整个过程没有丝毫的亲和感,反而又给人一种疏远的冷漠,但又不是拒人于千里,这种感觉令人感到十分怪异,已不单单是悲怆到极点无视他人的伤感。

房主母亲的种种表情和状态,使我不禁浮想起上午挂售房源的业主,该房屋跳楼逝世者的丈夫——叶知秋。

他和她的母亲所表现出来的精神状态如出一辙,看人时的表情平淡到缺乏神韵的眼神都一模一样。

不知道这是人至悲而近乎丢魂,还是一种经历不幸的郁郁寡欢,总之一个人有了这种状态,精神世界的塌方我想应该是毋庸置疑。

八借冲着阿姨礼貌性一笑,直接被阿姨无视,他只好慢悠悠地穿上鞋套进了屋子,然后卸下沉重的背包,开始着手直播事宜。

进了屋子,我出于职业本能地首先细细打量着房子的装修和内部结构。

房子简欧装修,目测这个97平米的三房户型应该装修花了有二十万左右,虽不算豪华,但整体风格看起来很明朗舒服。

看着看着,我上楼前的恐惧就不知不觉地消失了,很快我被客厅靠近阳台拐角推拉门旁边的立柜空调上方摆放的各种奖杯所吸引,好奇地驻足了很久。

这些奖杯全部是物理学奖项,无一例外都是叶知秋所获的荣誉,从这些奖杯可以得出我上午的推测,他确实是庐州科技大学的老师,从这些国内外的奖项来看,叶知秋在物理界的地位应该还不低。

我在心中感慨叶知秋真不简单时,突然觉得面前的各类奖杯摆放角度和位置很奇怪。

奖杯摆放的角度并非统一一条线,有的半侧着,有的歪放着,甚至有的奖杯不是有序的摆放在同一块区域。

我细数了一下奖杯数量,一共是19个,分别放在厅内的七处位置,而且所有奖杯摆放的角度各不相同,奖杯没有一个是正放着,看着各种奖杯摆放的位置和角度,我站到客厅背景墙的对面,捏着下巴一个人琢磨起来,但琢磨了很久始终没弄明白整齐的房子里,这些奖杯为什么这样摆放?

我敢肯定,这些奖杯摆放的位置和角度肯定有特定的含义,可想了很久,我还是想不明白,于是只能在心里暗暗嘀咕:“或许天才与我们这些凡人天生就有所不同吧”。

百思不得其解,我想征询一下八借的看法,谁知这货对这些东西打不起一点兴趣,看他忙不迭的弄自己的直播设备正起劲,我便一个人继续在凶宅里转悠。

>>>点此阅读《高智商犯罪实录》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