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厉爷,你的有孕甜妻出逃了!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木鸭梨

角色:

简介:厉爵盛一直以为林笑笑深爱着他,所以愿意未婚先孕。
直到她怀孕出逃后,厉爵盛才反应过来,她嘴上的大宝贝、亲爱的都是在哄他。
林笑笑离开了整整五年,厉爵盛也想了她整整五年。
当好不容易逮到林笑笑时,厉爵盛将她堵在了墙角,咬牙切齿:“不是没有我活不下去吗?”
“摊牌了,我装的!”林笑笑摊手耸肩,极其无辜。
厉爵盛目光灼灼地看着她,败下阵来,放缓了嗓音:“笑笑,别逃了好吗?孩子需要父亲,而我需要你。”

书评专区

厉爷,你的有孕甜妻出逃了!

《厉爷,你的有孕甜妻出逃了!》第5章 嘘嘘怎么不叫我?免费阅读

现在,病房内只剩下厉爵盛和林笑笑。

见林笑笑站在一旁,双手环胸,偏过头不理自己,厉爵盛率先开口:“林笑笑是吧?我叫厉爵盛。”

林笑笑总算转过头看他了:“我知道你叫厉爵盛,天盛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今年的首富。”

林笑笑大学选的经济学专业,课堂上,老师还用厉爵盛举过例子呢。

天盛集团之前主要经营房地产,也曾经辉煌过一段时间。

可是房地产发展的巅峰时期已经过去,天盛集团还手握大量的闲置产业无法处理,欠银行的钱,都快还不上了。

厉父因为压力太大,生病离世。

24岁的厉爵盛成为公司实控人。

相较于厉父的犹豫不决,厉爵盛处事要果断得多。

他将天盛集团的文旅产业、酒店产业、海外房产全都抛售,连手上的地皮也卖了一部分。

建造好的房屋,则是半卖半租。这倒是保住了天盛集团,不至于破产。

之后,他又布局科技、新能源产业,得到了国家的扶持。

当时,老师换了一页PPT,投影仪上缓缓出现厉爵盛西装革履的照片。

看着厉爵盛英俊贵气的模样,已经有女同学花痴的尖叫出声:“哇!好帅!”

当时,林笑笑也觉得这个男人好帅、好厉害!

可是,今天对他的印象算是彻底颠覆了!

居然耍赖不给酬谢,还把威胁的手段,用在她这样一个没权没势的小姑娘身上。

呸!这个臭不要脸的!

此刻,他帅气的脸庞,在她心中已经扭曲。

这些厉爵盛还不知道,听着林笑笑的话,只觉满心愉悦。

“没想到,你对我还挺了解。”

林笑笑立刻摇头,反驳道:“不,传言中的你,和我见到的你,完全不一样!”

厉爵盛意味深长地说道:“没事,我会给你时间,让你慢慢了解我。”

并不想再了解你好吗?林笑笑在内心吐槽着。

等陆岩再次出现时,医院已经为厉爵盛准备好了最豪华的病房。

“笑笑,扶我过去。”

厉爵盛朝林笑笑伸出手。

林笑笑哼了一声,不情愿地搀扶着厉爵盛,去往新的病房。明明陆岩也在,却偏偏要她搀扶,也不知道厉爵盛怎么想的。

明明她应该是厉爵盛的恩人才对,怎么变成了被使唤的角色?

想想就好气哦!

偏偏这个时候,厉爵盛还整个人靠在她的身上,低声夸奖:“笑笑真乖。”

“哼!”林笑笑停住脚步,瞪了她一眼,才继续往前走。

厉爵盛薄唇轻勾,暗道,这女孩儿果然跟他想的一样,又娇又软又好欺负。

生气了也只会“哼”一声,听着柔柔的,就像在撒娇一样,让人更想欺负她。

于是,来到超级豪华VIP病房之后,厉爵盛又开始使唤林笑笑。

“笑笑,我想洗脸了,你去给我拿毛巾。”

厉爵盛跟个大爷似的,坐在病床上。

“好。”林笑笑丧气地应着,去卫生间拧开热水搓毛巾。

等她搓好以后,直接将热毛巾丢在了厉爵盛的脸上。

“把你的眼屎擦擦。”

“有吗?”厉爵盛一手拿开热毛巾,摸了摸自己的内眼角。

明明什么也没有,这林笑笑就是在骗他。

刚好手臂传来一阵酸痛,厉爵盛目光灼灼地盯着林笑笑,低声道:“笑笑,帮我擦擦脸,我的手使不上劲儿。”

“得了吧,医生可是说了,你的骨头没有受损,只是大腿上的伤口又长又深,止血缝针后静养就能恢复。你手上怎么可能没劲儿呢?”

林笑笑一边毫不客气地拆穿他,一边还是拿过热毛巾给他擦脸。

林笑笑细致的擦拭着,温热的毛巾与皮肤相触,厉爵盛只觉得很舒适。

擦脸之后,厉爵盛又给林笑笑找了新的任务。

“笑笑,喂我吃饭。”

“笑笑,我手臂好酸,帮我揉揉。”

“笑笑,我想方便了,扶我过去。”

“笑笑……”

林笑笑忙活了一天,见厉爵盛再次张嘴,直接扑上去捂住了他的嘴。

“闭嘴吧你!还真当我是老妈子了?”林笑笑气呼呼地瞪了厉爵盛一眼,眼里有着威胁的意味。

在听见林笑笑说出“老妈子”的时候,厉爵盛突然回忆起了自己的母亲。

那样自私的女人,如果看到他死了,她应该高兴之前的选择没有错才是。

眼里的温暖笑意消散,薄唇微张,他终是应了一个字:“好。”

低沉磁性的嗓音在耳畔响起,像是一根羽毛在心尖划过一样,令林笑笑微微一颤。

她只觉得与厉爵盛相触的皮肤灼热,他的鼻息拂过她的手背,温暖轻柔。

林笑笑立即收回手,想找个借口掩饰脸蛋发烫的缘由,却见厉爵盛闭上了眼睛,漠然的神色中,隐藏着几分痛苦。

是她哪里说得不对吗?

林笑笑百思不得其解。

这一次,厉爵盛彻底消停下来了,连起夜的时候,也没有叫醒林笑笑。

他独自一人撑着墙壁,朝卫生间走去,因为大腿部位用力过度,那伤口的红色血液再次渗透白色的纱布。

他依旧咬紧牙,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害怕吵醒了林笑笑。

只是关门的声音,还是惊动了林笑笑。

因为害怕厉爵盛夜里有什么需要,所以她睡得很浅,听到动静,便半坐了起来。

林笑笑伸着懒腰打哈欠,穿上拖鞋,迷迷糊糊地走到了厉爵盛的病床前。

“人呢?”她嘀咕着,朝卫生间看去。

刚才的声音,好像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林笑笑揉了揉眼睛,迈步走到卫生间前,敲了敲门。

“你嘘嘘怎么不叫我?”因为还没有睡醒,林笑笑的声音听起来柔柔软软的。

厉爵盛手上的动作一抖,嘘嘘的声音停了下来。

厉爵盛此刻才发觉,让她来照顾自己,简直是自作自受,正扶着小兄弟到了关键的时候,她一个女孩儿来敲门……

气氛颇有几分尴尬,厉爵盛强压着心头的不适,总算解决了膀胱的问题。

在他出卫生间的时候,林笑笑凑到他跟前,睁着清澈的眼眸好奇地看着他。

“你嘘嘘怎么不叫我?”林笑笑再次问道。

>>>点此阅读《厉爷,你的有孕甜妻出逃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