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穿书:我死遁后,疯批男主火葬场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十七层

角色:

简介:【言情】【追妻火葬场】【系统】
九尾狐苏辞渡劫失败穿进位面,导致小世界数据奔溃,被系统抓到惩罚世界—一本烂尾的小说
任务是拯救死于非命的男主,并且给男主当舔狗
花尽心思成为男主的床上人,结局到来,抓住了内鬼,男主完好无损却听信女主的话,用冰冷的枪抵着苏辞的额头

苏辞当着顾檐识的面跳进河里

任务完成

后来顾家家主像疯了一样找一个人,还给人低服做小

穿书:我死遁后,疯批男主火葬场

《穿书:我死遁后,疯批男主火葬场》第5章 不准离开我免费阅读

苏辞在原来的世界里修炼了很多年,一直很渴望人类,还没来得及下山享受,就渡劫失败进入位面。

虽然搞崩了一个又一个的世界,但作为守护者,苏辞还是有着基本操守,撩完男主,死遁逃跑。

直到被抓来惩罚世界。

在她很小的时候,父母亲相继去世,她成了世间最后一只九尾狐,很多东西小苏辞都还没有学到,就一个人独自活了几百年。

直到有一天传说中的神来了,神用自己的神力创造了这个世界,所有人都很尊敬他。

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主神竟看中了一只仅仅只有几百年道行的苏辞。

俊美无俦的主神,捞起还不会化形的苏辞。

苏辞哼哼唧唧的摆动着身体,想要逃脱没有成功,恼羞成怒的咬了主神一口。

神微微扯起嘴角声音却像冰块一样冷冽:“小家伙,这么凶?”

小苏辞:“哼哼哼,怕了吧。”

他低头看了看小狐狸,未置一词。

再去瞥了瞥周围的人,长袖一挥,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苏辞默了默,不知为何突然想起很久之前的事情。

把戒指随意放在桌上。

在她刚来这个世界没有多久,系统告诉她,现在是书中剧情开始的一年前,是接近顾檐识的好时机。

苏辞想了很多接近顾檐识的办法,最后决定用自己的身手吸引顾檐识。

她想着顾檐识刚被赶出顾家,又被家族的所有人虎视眈眈,孤立无援,一定需要一把锋利的刀,帮他除掉身边的危险。

因为穿书的时间点是书中剧情开始的一年前,苏辞知道的信息太少,所以系统给她提供了很多信息,包括顾檐识会在什么时候出现在什么地方,时间准确到了分秒。

于是,苏辞去了‘无忧'打工,又花钱请了几个混混,让他们在顾檐识出现的那天来酒吧找事,准备在顾檐识面前来一场表演 。

可苏辞没想到的是,顾檐识比系统告诉她的日期早来了两天。

那天酒吧里没什么生意,人群稀稀拉拉的,老板给苏辞倒了一杯酒,让她在吧台旁边坐着休息会。苏辞把酒杯放在桌子上,一边喝 ,一边跟正在扫地的老板聊天。

在她准备喝下酒杯里的最后一点酒水时, 突然被人夺走了手里的酒杯。清脆的碎裂声响起,杯子被摔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苏辞怔了一下,转过头,看见了几乎挡住他头顶全部光线的顾檐识。

系统在这时突然出声:“宝儿这就是男主!”

苏辞却感叹道:“真是有男主就宝儿,没男主就死狐狸”

“咱们的革命友谊也太脆弱了”

系统只好哄她:“好了好了,咱们的革命情谊永远在!”

顾檐识没有看她,只是弯腰捡起地上的玻璃碎片,冷冷抵在吧台旁边一一个客人的脖子上。

客人惊恐地瞪大眼睛,连滚带爬地跑出了门口,口袋里掉出一包东西。老板赶紧过去捡起来看了一眼, 告诉他们那是催情药。

在老板跟顾檐识道谢的时候,苏辞还在和系统头对头地想顾檐识为什么会提前两天出现在酒吧。没等她想明白,眼前的事物也开始摇晃不定。

“惨了,统子”

系统也难得的慌了:“这咋办”

苏辞不知道顾檐识两天后还会不会再出现在这个酒吧,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她就要再重新想办法接近顾檐识 太麻烦了,所以她坚持着没有离开。

可强撑了没多久,她温度越来越高,连呼出的气息都是滚烫的。整个人红扑扑的,有种破碎的美感。

她不知道自己表现得明不明显,只知道顾檐识跟老板说完话,转头看向她时明显微怔了一瞬。

那天,苏辞没能在顾檐识面前展现什么,可还是如愿地被顾檐识带走了。

系统:“完球”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苏辞还有些懊恼,被关小黑屋的系统更懊恼。

它语重心长的对苏辞说:“这样下去你真会被抹杀。”

苏辞表示完全不慌。

她向系统分析了一波:“你看,虽然我和男主上↑了床,但是这是为了更好的完成任务”

“这样稳固了和男主的关系后,以后被戴绿帽不是更有戏剧性嘛”

“说不定,我死遁那天效果更好,修复世界的分更多。”

系统……系统觉得苏辞说的有道理。

苏辞一见系统有点松动,马上为自己争取利益:“你看,你是唯一抓住我的系统,这么牛!要是这次任务成功之后,你立下大功,不得升级啊!”

系统被苏辞吹的有些飘飘然,不过确实它对于抓住苏辞这件事,仍然觉得像做梦一样。

这次任务完成,这件事情可以被它拿去吹一百年。

苏辞眨了眨眼明示系统:“我死遁那天记得出来帮我 ”

系统点了点头爽快的答应了。

书中剧情开始的前一年,是顾檐识此生最落魄的一年。

书里只写了离开顾家后的男主顾檐识手段如何,却没细写那个被赶出顾家的私生子顾檐识是怎么摸爬滚打的。

苏辞在这里类似工具人,必须要走过被男主戴绿帽,然后愉快的死亡,最后男女主终于打破芥蒂在一起。

苏辞天生对情绪不敏感,可以用薄情二字来形容。但是确是个实打实的颜控。

在系统这里统称为缺心眼。

有一次苏辞偷偷给顾檐识买了一枚戒指 问顾檐识要不要跟她离开这个城市。

当时把系统吓得差点停机。

细问才知道苏辞不过是在模仿电视剧。

还好顾檐识清醒,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那一天系统都在苏辞面前夸顾檐识不愧是气运之子,眼光自然很高,只有女主能配得上。

庭院的灯亮起,微弱的灯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里,苏辞和系统才察觉到外面已经天黑了。

她站起来打开卧室的灯,把手里的戒指放回了那个小柜子里,又用衣服遮住后,关上了衣柜门。

“害 这戒指还挺好看,可惜了”

系统敏感道:“什么可惜了?”

苏辞眼眸流转:“说了你也不懂。”

和系统打完嘴仗之后苏辞就下了楼。

走到楼梯上的时候,她闻到餐厅方向飘来饭菜的香味,心里还在奇怪地问系统今天阿姨怎么来了家里做晚饭。

因为顾檐识很少在家里吃晚饭,她平时都习惯自己点吃的,不会麻烦阿姨特意跑一趟。除非有什么想吃的了。

难道是顾檐识回来了?

苏辞走下楼梯,往餐厅的方向看了一眼,看见阿姨正在往桌上端菜,一个身影坐在餐桌旁边。

杨茹雪感受到度念的目光,转过头来,眨了眨眼睛:“苏辞姐。

苏辞脚步顿住。

“小辞,你在家啊? \"阿姨擦了擦手,表情有些惊讶,“茹雪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说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我就没做多少菜。”

“没事,我不饿。\"苏辞走过去,帮阿姨把厨房里剩下的一盘菜端出来,在杨茹雪对面坐下。

她没有问杨茹雪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杨茹雪主动说了。

\"苏辞姐,过几天我要跟顾哥一起去D市,行李都拿过来了,所以提前来这里住两天。”

\"嗯。”苏辞没抬头。

系统在一旁看戏:“两个女人一台戏啊一台戏”

杨茹雪连家里阿姨的电话都拿到了,不用想也知道是得到了顾檐识的允许,她也没必要再说什么。

系统絮絮叨叨:“这么看下来,情况不容乐观啊”

杨茹雪讨了个没趣,用叉子戳了戳盘子里的食物,也不再说话。

晚上顾檐识一直没有回来。

系统有点怕这两人打起来。

苏辞有点不平:“我就这么像小学生?”

系统顺势道:“你当然不是,你刚上幼儿园。”

苏辞在沙发上等到深夜,眼皮子困到直打架。她看了一眼墙上的钟,从沙发上站起来,慢慢往房间里走。

这么晚了,顾檐识说不定是在公司睡了。

苏辞走进房间,在床上躺下,很快就抱着被子美美的睡着了。

半夜,苏辞被说话声吵醒。

她睁开眼睛,意识还有点模糊,勉强辨认出这是顾檐识的声音。

顾檐识站在浴室门口,正在跟人打电话,浑身散发着森森冷气。他没注意到苏辞醒了,语气冰冷地吩咐电话那边的人。

“是谁的人,就让她回哪去。”

苏辞刚被吵醒,大脑还有点混沌,只听清了这一句,后面的声音就模糊起来。

她朦胧中听到了一一个人的名字,又听到\"打断腿”的字眼。电话那边是道男声,应该是帮顾檐识盯着顾家的余点。

苏辞依稀记得,他们提到的那个名字,是顾檐识从顾家出来后,就一直跟在顾檐识身边的人。

她隐约猜到发生了什么。

又过了一会,顾檐识才挂断了电话。

苏辞虽然有心分析一下状况,可她昨晚在旅馆就没睡好,今天精神又一直紧绷着,所以周围安静下来后,她很快就又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背后突然贴上一具滚烫的身体。

她被顾檐沟用力抱进怀里,腰间的手臂像铁钳一样紧扣着,像是要将她揉进身体里,险些叫她喘不过气。

“这男主什么坏习惯,怎么总爱勒人。”

系统……它也不知道。

“苏辞。”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

苏辞没有说话,只是缓缓呼吸着。

“苏辞。\"顾檐识又喊了一声,声音比刚才更低,“不准离开我。”

苏辞和系统一脸震惊!!

黑暗中,苏辞轻轻眨了下眼,还是没有出声。

她知道男人是因为今晚的事心绪不宁,所以才来她这里寻求安全感。

顾檐识只是需要一个在他身边的人,等她死遁后,就能投入女主的怀抱了。

苏辞感觉到腰间的手臂还在收紧,顾檐识把脸埋进她颈窝,薄唇贴在她脖子上,呼吸弄得她有些微痒。

许久,那道呼吸才终于平稳了下来。

>>>点此阅读《穿书:我死遁后,疯批男主火葬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