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蛇君在侧

小说:悬疑

作者:粉裙子

角色:

简介:我爷爷是有名的白大胆,路遇狐仙讨封,他却打死了狐仙。就在我出生的那天,一股奇香笼罩整个村子,院子里站满狐狸,一条十多米的大蟒蛇挂在我家的大树上,村里人都说我是来报仇的,直到十八年后,我再次来到这儿……

书评专区

烟火清凉:还不错!!!

蛇君在侧

《蛇君在侧》第5章 楚岩免费阅读

可我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

他好看的眼睛就这么直直的盯着我,我咽了下口水:“你是认真的。”

“可以吗。”张易安的眼睛深邃充满魅惑:“我的好妹妹。”

手中的冰激凌滑落,我的眼神一瞬间失去光芒,人麻木而僵硬的点点头。

\"张易安\"看到我这样,起身来到我身旁,满意的点点头:“真乖,这才是我的好妹妹。”

我犹如一个木偶一样一动不动的坐在秋千上,任由他的手抚摸着我的头发。

然后只见他缓缓的低下头,薄唇靠近我的脖梗:“乖,很快的,我不会让你感到痛的。”

就在他的唇触碰到我细嫩的脖颈时,我的身体忽然发出一道电流,这道电流一下弹开了张易安,我一个激灵从迷茫中清醒过来。

看着愤恨的张易安,我伸手摸向他刚才触碰过的地方:“你不是我哥,你不是张易安。”

“张易安”诡异一笑,缓步朝我走来:“我不是张易安,却是你的好哥哥。”

我防备的从秋千上下来,试图和他保持安全距离:“你别过来,你要是再过来,我可就不客气了。”

“哦,你想怎么不客气?”

“张易安”挑眉,虽然他还顶着张易安的脸,却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明明五官那么相像,却完全是两个感觉。

我不安的看向四周,希望可以有个趁手的防身家伙。可目光所及之处只有一片黑暗,就连刚才坐着的秋千都不见了。

明明刚才这周围都是人的,为什么现在却只剩下一片黑暗,只有我所在的地方还有一盏路灯。

难道我这是在梦里?

我还在疑惑,一张脸猛然出现在我眼前,我吓的一声尖叫连连后退。

“张易安”见我惊慌失措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

见他笑,我气的浑身哆嗦,我招谁惹谁了,莫名其妙的被骗来卧龙村,一会儿被献祭,一会儿被鬼追,现在又遇到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在这儿戏耍自己。

“别笑了,闭嘴!”

“张易安”一愣,显然也没有想到我会忽然呵斥他。

半晌,他悠悠开口。:“没想到你年纪不大,胆子倒是不小,竟然敢这样和我说话,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现在立刻马上放我出去。”

我是真的很生气。从进到卧龙村到现在为止,所遇到的事情比我这十八年来遇到的都要荒谬。

虽然我小的时候能看到那些脏东西,也经常会被它们骚扰。甚至因为它们三天两头的生病,可后来妈妈帮我求了符之后,就在也没有见到过它们。

“张易安”一个瞬移来到我面前,近到鼻尖几乎都要碰到一起了,忽然这么靠的这么近,我有些不习惯想要后退。

他一眼看穿我的想法,伸手扶住我的腰不准我逃。

我挣扎着想要推开他,他手上力气加重。

“你干什么,快放开我,放开……”

不管我怎么挣扎,他就是老神在在的不松手,我气急抓着他的胳膊。上去就是一口狠狠的咬下去。

“张易安”吃痛,就在他想要将我一手拍开时,在我们两人中间闪出一道光芒,接着我便被另一个怀抱揽入怀中。

是君樾。

我见是他大喜:“你来了。”

君樾低垂的眼眸缓缓抬起看向对面的“张易安”。

“张易安”脸上的神情逐渐变得严肃,声音里透着股子冷:“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一条魂魄不全的小长虫。”

君樾笑了,那笑让人不寒而栗:“呵,小长虫!”

显然这称呼让他很不满意:“那你要不要试试本君这条小长虫的厉害。”

“张易安”随即也跟着大笑起来:“我只怕我那么稍稍一用力,你便会灰飞烟灭于天地间。”

君樾不削的冷哼:“无知者无畏。”

话音落,我只觉得扶在我腰间手消失,接着眼前一道黑影闪过,我还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君樾已经重新把手放在了我的腰上。

再去看“张易安”之前还嚣张的人,此刻面色苍白的捂着胸口人,嘴角还挂着血丝。只是站在那就好像用尽了全部力气。

周围也不再是一片漆黑,景色一瞬间回到了山林中。而张易安也不在是张易安,此刻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俊美中透着邪魅的男人。

“不过几百年道行而已,就敢在我面前放肆。”

几几几百年?我的妈呀,他看着也就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好吗。

“呵,呵呵……今天是我技不如人了”他转头看向我,尽管嘴角挂着血丝,还是对我露出了笑容:“记住了,我的名字叫楚岩。”

说完他人如同薄雾一样渐渐消失在我眼前。

这个叫楚岩的一消失,在我身后挺立如松的君樾,立刻瘫软整个人的重量压在我身上。

“你怎么了?”

我扶着他坐在大石头上,有些担忧的看着他:“你还好吧。”

虽说他不是人,可他一天之内救了我。

“血。”

我一愣,他是要我的血吗。我没搭腔,就这么半蹲在他跟前。

“你的血可以让我快些恢复。”他声音低沉且带着几分无力。

见我不搭腔。他笑了:“算了,当我没说。”

“不是我不愿意,只是我这个人晕血,你要是想喝血的话,我可以去帮你抓些野鸡野鸭。”

我见他这样急忙开口解释,毕竟现在只有他能帮我,虽然到现在我也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要帮我,还是想要吸我的血。

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给我介绍起这儿:“此山名为西尸谷,不过这个西尸谷,却不是你想的那个西施。”

君樾呼出一口气继续道:“以前夭折的孩子,或者那些不是寿终正寝的,没办法入祖坟的就会被埋在这儿。你误打误撞的进了这儿,显然比在河神庙更危险。”

还不是因为你把我丢在卧龙湖边上,我从会来到这儿的……

我在心里嘀咕着,却也不敢当着他的面说出来。

“那刚才的那个是?”

“一只狐狸而已。”

嚯,我说呢,长的这么妖孽。

君樾说完这句,盯着我的眸子一暗:“你喜欢那个调调的?”

我连忙摆手摇头:“人妖殊途,我可不要逆天而行。”

“你没正面回答问题。”他的眼神里透着危险。

>>>点此阅读《蛇君在侧》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