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小郡主被白切黑权臣娇宠了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风也潇潇

角色:许秋澜,苏夫人

简介:许家有女,姿容绝丽,为了家族荣耀,替长姐铺一条锦绣之路,嫁给了诚国公府籍籍无名的庶子。  r
本以为是无害的小白兔,许秋澜最后却发现她这位夫君大人,压根是位披着羊皮的狼。r
许秋澜默默的想:说好的温润无害呢,这咋还是个黑心黑肺,黑芝麻馅的。
「我不是好人,世上之人,皆可成为踏脚石。r
「前尘种种,皇权帝位,定要他们一一还回。r
「今生他要青云直上,权掌天下。
「历经生死,她只愿此生岁月安好。

书评专区

重生:小郡主被白切黑权臣娇宠了

《重生:小郡主被白切黑权臣娇宠了》第5章 怨兮恨兮免费阅读

诗会有条不絮的进行着,才不过半个时辰,就有几名小姐因没能在指定的时间内完成赋诗,已经几杯果酒下肚,脸色微染,因而实在扛不住,只得弃权搭乘着青蓬小船离开碧亭湖。

她们比谁都清楚,再继续抗下去,到时候是真的输得里子面子都没有,日后在盛京的贵女圈子里别想抬起头了。

随着这几名少女一起来的妇人也感觉脸上无光,在人群中只感觉如坐针毡,也跟着起身告辞离开。

还能够留下来的人其实也不好受,越到最后,少女们都存了较劲的心思,出的诗题也越来越刁钻,以至于后面被刷下去的人越来越多。

所有人都沉浸在诗会的氛围中,没人注意到,十丈开外,一艘冒着滚滚浓烟的大船朝这边急驶而来,速度之快,转眼就近在眼前。

“不好,快看。”

最先注意到异样的还是那群贵妇们,苏夫人‘腾’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衣摆一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茶杯,茶水洒了她一身,但是她此时顾不了这么多,快步疾走到栏杆处,拨高声调,朝着画舫上的少女们喊道:“前面有燃火的流船撞了过来,有危险,快点离开。”

少女们听到苏夫人的话,抬头看了过去,不看还好,这一看当场吓得在场所有少女的脸变得煞白,大船在湖上行驶,借助风势,浓烟已经转为冲天火光,直直朝她们这边冲了过来。

那些贵妇们吓得不轻,连忙顺着两船之间的梯子去找自己的女儿。

“快点,快点解开铁链。”人群中有人大声喊道,语气急促。

看着燃火的大船越来越近,在场的少女如坠寒窑,浑身发冷,也顾不得形象,连忙领着丫鬟的去栏杆处解锁链,但她们毕竟只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闺阁千金,她们拉扯了半天,铁链依旧是纹丝不动,这下可急哭了不少人。

因船夫也提前支走了,所以这群少女并没有可以求救的人,此刻可谓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岸边的士兵同样注意到了湖面的情况,不敢有片刻的耽搁,一部分人去找船只,一部分连忙褪下身上沉重的盔甲,丢掉长矛,直接下水朝着船舫所在的位置游去。

豪华富贵的画舫上,宁王妃神色慌张,被丫鬟们护在中间,云夫人被眼前的情形吓得瘫坐在地上,却迟迟不见画舫移动,神色慌张的大喊道:“怎么回事,那流船马上就撞上来了,怎么还不走。”

话音刚落,就有一名侍从带着急色而来,慌慌张张道:“不好了,王妃,画舫停的位置撞到了湖里的铁网,被卡住了,现在船走不了了。”

宁王妃柳眉深深蹙起,面上浮现一丝恼怒,咬牙切齿的道:“没用的蠢货,你们是怎么办事的。”

话音刚落,此起彼伏的喊叫声响起。

“不好,那船撞过来了……”

“救…命,救命啊……”

哭喊声,尖叫声交织成一片,‘碰’的一声巨响,燃火的大船最终以雷霆之势撞向了画舫。

“噗通”一声,在这种巨响中,伴随着响起的是有人落水的声音。

吓得闭上眼睛的少女和贵妇们等了半晌才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却见那大船并没有撞向她们,而是撞向了宁王妃的画舫,原本富贵气派的画舫因着这一撞变得支离破碎,船身也发生了倾斜,船上的所有人也因重心不稳全部摔到了湖里。

“救,救命……”画舫被毁,这些掉入湖里的丫鬟贵妇不停的扑腾着喊救命。

这些贵妇平日里养尊处优,精细惯了,一点水性都不懂,此时更没有自救的能力,即使有几名丫鬟会水,也救不了所有的人,索性留在岸上的士兵够快,游过了半片湖,终于赶了过来,侥幸躲过一劫的众人也连忙帮忙,放下绳索将落水的众人拉了上来。

将所有的贵妇丫鬟救上来后,很快就有人体贴拿了披风过来,盖在她们湿漉漉的身上,另外忙不迭的准备热茶给她们喝下。

“宁王妃!你们有没有人看到宁王妃。”清点人数时,有人发现少了一个人,再仔细观察一遍,少了的那个人正是宁王妃,当下所有人的脸再次白了。

茶楼上,看见这一幕的青黛脸色煞白,不停的拍着胸脯,心有余悸的道:“太恐怖了,幸亏姑娘没去这劳什子诗会,这么一闹,晚上睡觉恐怕都得做噩梦。”

许秋澜莞尔一笑:“世事往往诡谲难测,祸福相依,有些事总是失于彼,却得于此,所以说有些事错过了也并非坏事。”

“姑娘这话好有道理。”青黛一脸的崇拜。

许秋澜好笑的摇摇头,并不再多言。

碧亭湖上,所有人都找到了,唯独没看到宁王妃,若是在场任何一位妇人失去了踪影,都不会比找不到宁王妃让人心慌。

现今正值春雨季节,碧亭湖湖水上涨,当时士兵靠得谁最近就救谁,情况危机,几乎没有时间让他们按照身份高低一个个去找人,却不知里面最金贵的一个反而没救到,若是早知道会这样,他们恐怕第一时间先把宁王妃救上岸。

碧亭湖画舫上乱糟糟的吵成一片,许秋澜眸光平静,眼前浮现的却是另一副场景,破屋内,一个生得慈眉善目,打扮得气质端庄的妇人,语气轻柔,说出的话却令人恶心:“给你两条路,要么将东西交出来,留你一命,要么等着被他们伺候,生不如死。”

朝着这个妇人手指的方向看去,入目的是长相猥琐,皮肤黝黑的几个男人,最大的一位看上去五十出头。

妇人的对面是个二八年华的少女,姿容如出水芙蓉,着一身素色罗纱裙,狼狈的瘫坐在地上,目光清冷,即使面对这种窘境依然从容不迫,反唇相讥:“既然想要我手中的东西,楚泽谦他何不自己来,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这世间哪有这种好事。”

“你放肆……”妇人气得脸一阵扭曲,扬起巴掌就要甩向少女。

少女无所畏惧,盈盈一笑:“我劝你对我客气点,否则别怪我玉石俱焚。”

“你…,算你狠。”妇人被气得狠了,一甩衣袖,狰狞一笑,“你既然不说,那我就让他们招呼你,总有你说的那天。”

说着,就朝那几个男人招招手。

那几个男人见状,连忙围了过来,少女依然一脸的平静,气质端庄出尘,目光却盯着不远处的烛火,忽而勾唇笑了笑。轻轻抬起如玉的手腕,垂眸盯着看了许久,忽然朝着上方一扬,一些白色的粉末从袖口处洒了出来,有些甚至飘到了空中。

当晚,摇摇欲坠的破屋突然传来一阵巨响,转眼间便被大火吞噬,妇人与几个男人争先恐后的往外逃,少女却席地而坐,腰背挺得笔直,轻柔的在大火中缓缓吟唱。

“忤逆弃仁恩,性劣为虎伥。

怨兮恨兮,移天易日,我心难忘。

世不容奸党,昭昭自古今。”

>>>点此阅读《重生:小郡主被白切黑权臣娇宠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