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深宫偏宠,疯批殿下是醋精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白糖藕丝

角色:

简介:太子怒了,当他正情谊拳拳,满心满眼都是她的时候,东宫里那个小太监,却落跑了。放着锦绣荣华与他不要,跑到庙里拐了个和尚,还惹得人动了凡情,欢欢喜喜的准备嫁作别人的小娘子。
可因果终有报,等到她被抓回来,身份秘密暴露,那个温煦清野的少年却凶狠的将她堵死在榻间,处以私刑。就在清喜以为她要被咬死的时候,那人却红着眼,瘪着嘴,瓮声于她颈间低语,“你再敢看别人,我就叫你生不如死……”“清喜,看看我,求你了……

深宫偏宠,疯批殿下是醋精

《深宫偏宠,疯批殿下是醋精》第5章 之斐,你要看么免费阅读

从此她便成了三皇子殿中的小太监。

一朝得势鸡犬升天,清喜才恍然发觉这应该就是她梦里辗转的安定与平和。

再不会有人来招惹欺辱她了,这里是仼宣殿,从来就不会有人找这里的麻烦。

三皇子是裕贵妃唯一的儿子,也是淳帝最疼爱的小儿子。他的母亲是最受宠的宫妃,姨母是当今皇后。

裕贵妃走后,淳帝便将他交给皇后教养,太子之位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差的只有一纸文书而已。

大皇子触了霉头也没能躲过,淳帝大怒禁了他半年的足,斥了句‘朽木’,自此菀妃殿里也再没了往日的风光。

而她自进了仼宣殿,只是几个月,便已上上下下讨喜了个遍,都乐得与她这个小趣儿闲闹。

她讨得了大多数人的欢心,也包括三皇子。

清喜一时间得意的几乎要忘了形,夜里面辗转睡不着的时候总会想,是不是这才是她来生的命数,她就该一步步逆袭,从小乞丐到小太监,再到大太监,到权倾朝野只手遮天的大奸佞。

嗤。

可她才不想做什么大奸佞,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只是做三皇子的跟屁虫,开心果。最重要的事便是每日给他逗趣,侍奉起居,只不过又一年的光景,就养出了圆润的下巴,身量也长了许多。

宫衫已是合身的穿在她身上,今个儿早起得了闲,又跑到膳房里与余娘子偷了口甜甜的红枣汤。

回到仼宣殿的时候紫檀姐姐朝她使眼色,清喜才发现殿下原是起了个大早,忙不迭的跑进内殿。

十三岁的少年正是抽长的时候,嗓子也进入了变声期。衣衫总是过不了多久就要换新的重做了,此刻刚漱口净了面,坐在一团绣着祥润浮云的锦团之上,见她进来,只抬了一边的眉眼觑她。

清喜背着光,迎上少年的目光。心里暗叹一声,接叠着小跑过去。

她没见过贵妃娘娘,却是见过仼宣殿里圣上画的画像,跃于纸上的昳丽与艳冶是笔墨都不足以描绘的姝容,其实就算只是看着画像,清喜也能在庄邺脸上相出几分相似的美貌来。

比如他鹰长飞扬的眉梢,隐藏在凤眼眼缘之上的一道浅勾,只有开怀的时候才会漏出一点点岔开的内双,笑起来颇有些玉山雅致的温柔。不悦的时候喜欢习惯性挑眉,狭长的眼睛完全隐去了百种温煦,只余着眸中的明光寒星,又漾着肆无忌惮的散漫与凉薄,只叫人忽略掉他的身量与年纪,再不敢随意造次。

清喜看着他仅仅一年的光景便已抽长初形,越发的熠熠夺目,颇有些老母亲养成系的感悟来。

可庄邺并不知她此刻的想法,打量着小太监依旧羸弱瘦小的身姿,不悦的蹙起了眉头。“你一大早野哪去了?”

“回殿下,奴才前日里听紫檀姐姐说过那晨露朝蜜甜香沁人,今个特意一大早跑去兰芳园里采了来呢”她说着从怀中取出个小瓷瓶,打开盖子作势一嗅,眼眸都多了几分莹亮。

“嗤,你能做的了这事儿?八成又跑去膳房偷食去了。”庄邺站起来伸展了手臂,清喜忙拿了衣袍给他穿上。

少年毛绒绒的头一会钻到身后一会又蹭在胸前,惹得庄邺鼻尖一阵阵甜腻的枣香,禁不住努了努鼻子。他垂下头瞧小太监忙的正欢,梳的整齐的绾发叫一根绸带绑在头顶,还是散落下几缕碎发,荡漾在耳廓颈项,又叫他心头都痒起来。

然这小太监未免太不见长了,都一年多了自己与她的身量越发的显出差异来。有时她的手摸在身上,手骨也是嫩柳一般不见半分硬实,他不禁歪头去瞧殿外面忙着的太监,想着是不是这残缺的男人终是与健全男子差了这么许多。

思绪间清喜已为他穿戴完毕,锗绯色的底衫并霜玉滚边,金丝绣的翻云纹由前襟一直延伸至下摆,再绑上条透银玉带,也只有庄邺才能将这些迤逦明华中和的这般融洽。

瞧着小太监笑的完全弯起的杏眼,庄邺终是将脑中思绪揭过,叫她伴着一道去了太学。

太学殿前种着成片的重阳木,冠如伞盖密密遮了整片的树荫来,即使已是十月金秋,却依旧绿意盎然,惹得雀鸟成双的停在枝头。

今日冯太傅又在讲‘五伦八德’,庄邺听了一半便眯瞪过去,再睁眼时却透过窗闔看见殿外树下,清喜正抱着个食盒子歪着打盹。

树上的鸟儿唧唧咋咋,她好似睡得并不安稳,胡乱的揉着鼻子,嘴巴也不自觉的缠磨起来。

庄邺撑着头一笑,霎时间照在他身上的余晖都黯淡了几分。

“之斐,你要看看么?”

耳边忽然有人唤他,庄邺扭头,见是那喻王世子林襄。他与庄邺一般年纪,正扯着把变声期的破锣嗓子朝他狞笑。

“你怎最近生的这般碍眼。”

“好东西想着你,你却这般,真是时不待我,你倒是瞧哪个长得顺眼?”林襄也不气恼,只佯装沮丧,将周围围着的人一把挥开,手里拿着本书,三两步便走到他跟前。

“我看看你瞧什么呢?”他顺着庄邺的视线看过去,却叫他一扇子挥开,“瞎闹什么。”

林襄见那处也没有什么人,只一个常见的小太监便收了心思,将手里的书扔在他怀里,庄邺眉梢一挑,问道“什么东西?”

“你瞧瞧啊。”他挤眉弄眼的神色古怪,庄邺看着手中深蓝色的封皮,随意的翻了开。

可映入眼帘的却是与沉稳的封皮截然不同,白花花的一片,皆是衣衫半褪,交颈缠绕的小人。

庄邺心头一跳,面上却不显,他又抬头乜了林襄一眼,“哪来的?”

“哪来的你别管,我可是花了大价钱,你看看,可是精品孤本呐!”他说的夸张,惹得刚刚围着的众人都眼热的瞧过来,叫庄邺一觑,又都赶忙回过头去。

“我可是什么好东西都想着你啊之斐,你看完了再还我啊,仔细点别弄坏了。”他说着摇着折扇回了座位。

庄邺默不作声又低头看了一眼,其实这些东西他也不是没看过,横竖不过那些东西,弥乱肉欲的,他也没多热衷。

只是眼睛不自觉又飘向窗外,那小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睡醒了,正伸长了脖子朝这边望,见他看过来,忙腾了只手朝他挥了挥,庄邺心中无端一紧,没人注意的耳廓突然泛起些烦躁的热意来。

>>>点此阅读《深宫偏宠,疯批殿下是醋精》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