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七零:一胎三宝

小说:年代

作者:七星椒

角色:

简介:穿成需要干活干到田里生娃的可怜小媳妇,林胜男岂会惯着那一家子极品?!
看末世女林胜男如何文斗软饭男丈夫吕建设,武斗极品吕家一家人,智斗三个原主留下来的熊孩子,种种田,养养猪,一不小心成了全国著名女企业家!!!
这小日子过的,可比末世不停打丧尸要舒服多了。

重生七零:一胎三宝

《重生七零:一胎三宝》第5章 狂躁妈妈免费阅读

好在现在厨房锅里还热着水,是用晚上烧饭剩下的炉火热着的。林胜男一点都不客气,一下子舀走了一半,她要洗脸擦身子,这7月的天气跟火炉一样,整个人都是汗,难受死了。

她房间里的脸盆倒是没有让张秀英拿走,原因很简单,吕建设是个最最矫情的人,那些脸盆是他专用的,林胜男平时不舍得用,张秀英也不敢过来拿。以前林胜男都是干完活到河边洗一洗脸和手脚,然后她有个手帕打湿回来稍微擦一擦。

现在的林胜男可不管那么多,吕建设嫌弃她整天干农活身上脏,她还嫌弃吕建设心眼多人不干净呢。

既然这脸盆是她的陪嫁,用一下怎么了?

于是乎林胜男心安理得地用了起来。

拿她的手帕沾着温水擦了擦,林胜男整个人像活过来一样,剩的水已经变了颜色,她拿去倒了,想着重新再装一盆,不过这时,田里的用来伺候大灯的发动机停了下来,发出沉闷的巨响,应该是大家下工要回来了。

也不是怕和吕家人对上,而是林胜男觉得这么晚她应该去睡觉了,孩子也没哭没闹,擦不擦身体无所谓,待会因为吵架反而孩子睡不着,辛苦的就是她。

林胜男把自己的门关上。

这贫穷的破家只有大门有个锁,还有张秀英夫妻的房间有锁,其他房间因为实在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有一个门挡风雨而已,毫无安全性可言。

林胜男拿柜子堵在门口,她现在可不是战斗力爆表的末世女战士,而是身体比一般人强壮的“产妇”而已。

还是仔细些,谁知道晚上睡觉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闭上眼睛没有多久,林胜男就睡着了,她睡的极其安稳极其香。

因为她现在所处的地方,虽然破烂一些,极品多一些,但总体来说是安全的,不会像以前一样,睡到一半就有一只丧尸摸到你身边想要偷袭。

第二天,鸡都还没有叫,林胜男就被一股氨水味给熏醒了。

她迷迷糊糊地看向周围,摸到温温热热的皮肤,突然吓了一跳。

脑子瞬间清醒,她现在可是三个娃的妈!

林胜男以前在末世孤儿院当过志愿者,最清楚小孩这种柔软脆弱的生物吃喝拉撒都是要靠成年人的帮助。

以前当志愿者就是图个新鲜,而且那些小孩身边都有提示仪器,饿了渴了还是想拉屎了,都会提示,她只需要照做就行。

就算衣服不小心弄脏了,那种特殊材质的衣服太阳上一晒就干净了。

而现在,是落后了末世1000多年的1975,哪里有那么高科技的东西。

小孩没有给他们垫尿布,拉了就是拉了,直接拉在裤子上。人小拉的屎倒是挺多。

林胜男看了脸都绿了。

她真的,要疯了!

而这,只是养娃的第一个小礼物而已。

现在是老大拉了,老二撒了尿,老三但是没有拉也没有尿,一张脸却憋得红红的,林胜男把老三抱起来,朝着地板,嘴巴下意识“嘘——”了一声。

一股强而有力的童子尿直接喷射出来,把他们这种土房子的地板冲击出一个小坑来,可见是憋狠了。

尿完林胜男见她还在使劲,应该是还要拉屎。林胜男没有拦住,她也拦不住,直接拉地板上了。

然后,林胜男就收获了另外一泡肥料。

林胜男看着老三还算干净的屁股,心里无奈地想到,这孩子已经算靠谱了,是她没有做好准备。

但是看到床上躺着的三个娃娃,还有他们留下的杰作,自己怎么那么狂躁呢?!

差不多算自己生的,差不多算自己生的,林胜男在心中默念。她给自己加油打气:更恶心的丧尸她都不在怕的,不过就是点人类的排泄物而已,没有什么的。

然而林胜男在处理这些小孩给她留下的宝贵肥料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捏紧了鼻子才开始操作。

好不容易把这些化学武器给处理干净了,这个时候鸡鸣狗叫,村里的大广播也响起了富有时代感的歌声,这是提醒大家要上工了。

他们早上要趁着太阳还没有出来,多干一些活,到了7点左右,各家都会让女人回去做早饭,再把早饭送到田地里面让家里的其他人吃。

大概在8点半全员回归,干到11点左右,还是派一个人回去做饭,然后12点左右吃饭。

中午是没有休息的,吃完继续干活。

在平时,他们村一天都是吃两次饭而已,而到了收粮食的时候,则是吃三次,不然人哪里受得了。

现在的机械化还没有普及,几乎所有的事情都得依靠人工,人们辛辛苦苦了一年,不过是为了填饱肚子罢了。

晚上那顿饭是在7点左右才吃。

现在已经差不多到了夏收的收尾工作,之前收获工作最忙的时候,甚至是村里统一做饭嘞。

不过统一做饭容易出问题,大家都觉得别人吃得多自己吃得少太吃亏,所以都是敞开肚子来吃,一个吃的比一个多,吃的慢的根本吃不饱,所以就两天,多了村里也没有余粮。

家里人吵吵闹闹地都出去了,林胜男忍着房间里奇奇怪怪的味道,又睡了一觉。

再次醒来,叫她起床的了不是梦想,而是张秀英骂骂咧咧的声音。

“哪个天杀的把我的饼都拿走了!”她的声音尖锐,言语刻薄,就像破了洞的铜锣,每一声都是刺耳的。

林胜男拿的,她敢拿就敢当。

“哐当”一声,她那腐朽破旧的木门重重地砸在墙上,整个屋子好像震了一下,危房!

“我拿的,咋啦。”

“杀千刀的败家娘们,居然偷家里的东西。”

“拜托,张老太,你那个饼是你的吗?那是我妈给我的嫁妆,二十个饼上面可都标注着“林”字呢,现在剩下八个,我要不要搜一搜房间,看是哪一只大老鼠给我吃掉了?”林胜男也不出门,就站在门框下,她个子高,而门框矮,她是半靠着的,整个人看上去流里流气的。

>>>点此阅读《重生七零:一胎三宝》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