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老祖出山:开局用七个徒弟做实验

小说:玄幻爽文

作者:雄鳞

角色:

简介:屠星辰穿越元古宙,却无法引气入体。
他修炼现代武术,另辟蹊径,成为内家鼻祖,肉身成圣。
为了研究如何引气入体,他闭关三千年,终于得出精血融合之法。
三千年后,战神屠星辰一觉醒来,宗门险些被灭,大夏皇朝物是人非,人心不古。
大世降临,天骄辈出,强者重生,亡者归来,万族逐鹿,神朝争霸,人族势弱。
为人类得以延续,屠星辰提前布局,收遮天城叶不凡等为徒,终于得偿所愿。

老祖出山:开局用七个徒弟做实验

《老祖出山:开局用七个徒弟做实验》第5章 天骄陨落,喜得高徒,城主府灭,帝者重生免费阅读

“师妹……”顾青霜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急了。

“师姐?”徐清漪也很惊讶。

“这就是那个太阴体质?”屠星辰皱了皱眉问。

顾清霜点了点头,已然攥紧了拳头。

“一个真气境巅峰,一个炼体境哈哈哈……来得好!”侯惊雷看到来人修为后,兴奋得笑了。

知道有人闯石林城后,他就叫人撤去了院子里的护卫,没想到,鱼儿这么快就上钩了。

确认之后,屠星辰没有废话,身影闪烁,人便到了床前。

侯惊雷大惊失色。

来人速度太快,快到他根本反应不过来。

“你……”

侯惊雷话还没说完,便被一巴掌扇了出去。

“小杂碎,我星辰宗弟子是你能觊觎的吗?”屠星辰浑身劲气迸发,徐清漪被解开的蝴蝶结便瞬间系上。

然而,他的目光却落在那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上,有些差异。

太阳体质?

他活得太久,知道的东西很多,其中就有阴阳俱现,日月同天,六道轮回,纪云初始的说法

怎么会?

这是大世降临的征兆吗?

特殊体质将遍地崛起,万千大道崩毁重组!

万世不存,生命禁区!

这……

“杀!”屠星辰一声暴喝,侯惊雷便到了他的手里。

此时此刻,他仿佛已经看到未来残酷的世界,既已为敌,不留后患!

八千年前他穿越而来,原本以为是时代主角,不想至今无法突破炼体境。

屠星辰仿佛明白了什么。

“前前,前辈……”侯惊雷话声未毕,身体便爆碎开来,鲜血染红了白色的床帘,鲜艳夺目。

“咦,这是?”

一团虚无的星火飘散的空中,聚而不散。

他五指伸出,这些星火便到了他的掌心,凝聚成了一片星光。

屠星辰拿出一个瓶子,将这片星火收入其中,递给徐清漪:“来,给你了,回去后炼化它!”

“给,给我?”徐清漪有些吃惊,迟疑了。

她如果没有猜错,这便是太阳体质的本源,而眼前这位居然说要给她?

他难道不知道本源的重要性吗?

为了守住本源,星辰宗由此被灭,这是说给就能给的吗?

“师妹,老祖既然给你,你就收着嘛!”

门口处,刚刚回过神来的顾清霜说道。

老祖?

徐清漪更加惊讶了!

这是什么情况?大师姐居然管眼前这个年轻人叫老祖?

重要的是,她从来就没听说过星辰宗还有什么老祖啊!

仅有的一位不是于百年前就圆寂了吗?

要不然,星辰宗又怎么会被人打上门来而毫无招架之力?

不管如何,这也是件好!

徐清漪立即跪地行礼:“徒孙徐清漪拜见老祖”

屠星辰见这小妮子挺上道,说:“起来吧,我屠星辰开宗至今,还从未真正收过徒弟,你不错!”

屠星辰?他难道是是???星辰宗的开派祖师??

天??这这还活着?

那是八千年前的活化石了吧?

徐清漪柳眉轻挑,却听一旁的顾清霜道:“师妹,你还不快快行拜师礼!”

什么?

徐清漪面目圆瞪,支支吾吾半响说:“可可我师尊是掌教啊!”

屠星辰微愣,白眼一翻,微微点头,极为满意。

还挺尊师重道?

随即,他很无耻道:“哦,你师傅已经不在了,这不影响!”

徐清漪这才恍然大悟,恭恭敬敬道:“拜见师尊!”

其实,徐清漪之所以犹豫,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她的感觉要是没出问题,眼前这位始祖好像才炼体境吧?

一个聚气境都没到的人?能够教她什么呢?

屠星辰嘴角微启:“诶,起来吧,从今天起,你便是我屠星辰的第一个徒弟了!为师以后会指导你修行,早点悟到大道真谛!”

徐清漪这才乖乖起身,那小眼神在屠星辰身上有意无意的打量着。

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真的是炼体境啊!

可是,他怎么那么强?

“你们两个先走,我去会会城主府的人,将就收点物资,权当是赔偿费了!”

屠星辰说着,三人向外走去。

物资?他身后的两人则眉来眼去,会意着什么。

最终,徐清漪鼓足勇气道:“师,师傅,我们能跟你去长长见识吗?”

屠星辰微愣,蹙眉:“长见识?前面的人修为最低的都是半步超凡,打个喷嚏都能让你们两个嗝屁,还要去吗?”

顾清霜撇撇嘴道:“始祖你那么强……”

“师姐,要不我们还是先撤吧,主要是去了也是添乱而已!”徐清漪寻思着说。

屠星辰看着自己这个便宜徒弟,很满意道:“嗯,懂得苟才能活得久,不错,在拥有绝对力量之前懂得保全自己,这才是真正的天骄!”

说着,屠星辰指了指身后地上的那滩血水:“否则,呃,那就是前车之鉴!”

顾清霜一个哆嗦,小脸乏红。

是啊,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什么绝世体质都是徒劳!

这侯惊雷怎么说也是与太阴体质齐名的存在,说没了就没了。

还真悲哀!

这就是不知进退的下场啊!

“好的,师祖,那我和师妹……”说到这里,顾清霜突然觉得辈分好像不对了,立即改口道:“不不,是,是清漪老祖和我在上面等您!”

徐清漪也是一个趔趄,差点跌倒,这辈分之差,一下就高了无数个!

昔日无话不谈的姐妹,而今都生疏了啊!

“师姐,我我……”

屠星辰看着两人,也是脑袋瓜疼了:“辈分而已,各交各的,去吧!”

两人恍然大悟,这才纷纷点头,牵着手,腾空而去。

城主府大殿。

侯万里突然觉得一阵心如刀绞。

他捂住心口,失声道:“雷儿?”

“雷儿禁制破了!”

话毕,外面便传来成片的惨叫声。

一名浑身是血的先锋战士跑了进来,说道:“报,那只飞鸟停在高空向我们攻击,护卫们死伤无数!”

什么?

数人大惊。

正欲出门去,一阵狂风袭来,大门敞开,一个少年背负双手,从外面走了进来。

“阁下是???”侯万里看着来人,双目微凝。

炼体境少年?

却见那位何太上犹如见鬼般,口齿不清,指着来人道:“是,是是他……”

人群大惊失色,全身罡气迸发。

“三千年前,石林城只有三个村落和一条石板街,街上也只有几家客栈,没想到,三千年后的这里居然如此繁华,还有了肆意妄为的城主??很好,很好呀!”

屠星辰一边说话一边前行,像是很惬意的在参观,自言自语。

而他的脚下,所过之处,由花岗岩铺成的地板都在碎裂。

“星辰宗的老祖?你到底是谁?可敢留下名号?”

侯万里怎么也是见过大世面的,就当所有人都浑身发麻,不断后退的时候,他开口了。

“五千年前,大夏一片荒芜,奇山秀水,凶兽出没,有一个少年带领一帮兄弟至中洲而来,开疆扩土,建立王朝!”

“那少年曾经说过,只要他在一天,大夏就算改朝换代,国号永不会变!如持国者不仁,人人可以取而代之!”

“如为官者不仁,侠者拔剑杀之!”

说到这里,屠星辰已然走到大厅。

“你你你是?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大夏守护战神说过的话??”

侯万里震惊得无以复加。

这种话放在以前并不为奇,可如今的大夏早已忘得一干二净,除了少部分核心的人物,其余的人不得而知。

因为大夏战神已经消失了三千年。

而三千年前,大夏每逢大劫,守护战神都会骑着凤凰从天而降,转危为安,威慑十国。

而圣战之后,战神再也没有出现过,人们都以为他圆寂了。

即使,那个时候的他已经活了五千多岁了。

然而,屠星辰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瞬间消失在众人的眼里,再出现时,已然到了身后的宝座上。

“我可以留你女儿一命!”

屠星辰看着躺在宝座上的女孩,声音响起。

“怎么可能?”侯万里看着自己的心口,那目瞪口呆的样子,充满难以置信。

不知何时,他的胸口被洞穿了,直到现在才感到疼痛传来。

啊啊啊……

紧跟着,大殿内,严阵以待的九名强者惨叫起来,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然被腰斩,生机逐渐流逝。

其中包括那两名身着盔甲的护卫头领。

“不可能?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人?你分明只是个炼体境啊?”

侯万里捂住心口,满脸不甘。

这就是超凡强者,就算生机被斩断,也不会立即死去。

然而,其他几人就没这么幸运了,除了那名何太上还活着!

“那名少年将自己打下的江山赠给自己最好的夏姓朋友,他找到了一处远离尘世的岛屿开宗立派,名星辰宗!”

屠星辰一边收刮物资,一边自言自语,也不管生机逐渐消失的侯万里和何太上。

“你??您竟然是??哈哈……”

侯万里惊悚非常,脸色苍白,不笑还好,他这一笑,直接把最后的生机都笑没了,彻底断气。

城主府外,三千护卫早已灭绝,尸横遍地。

屠星辰腾空而起,落在土鸡背上,将手里的金银首饰一一丢给众门人。

“你的,你的,还有你的……”

在知道城主府被灭了之后,所有人都很震惊,也高兴。

可直到最后,礼物也没分到土鸡,土鸡急了:“老哥,我的呢?”

“你一只土鸡,要这些玩意干啥?”屠星辰问。

“我,我千里迢迢陪你而来,找点心理平衡不行啊?”土鸡愤愤不平。

屠星辰撇撇嘴,这才有些不舍,丢给了土鸡一样东西:“行行行,这个手镯就当给你做脚环了,走吧!”

土鸡这才心满意足,翻了个白眼:“这还差不多!”

众女子见状,一个个掩面而笑。

屠星辰一行人走后,城主府的偏殿内,地上的那滩血水居然活跃起来,很快便凝聚出一个血人,很诡异。

“好浓郁的血腥味,嘎嘎……”

血液好像怕光,随即又化为血雾,融入地面。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城主府外的三千护卫的尸体都消失了,除了衣服盔甲,什么都没剩下。

很快,那个血人便出现在城主府大殿内。

“哈哈哈,本帝重生了,好精纯的能量,我喜欢我喜欢……”

怪异的声音恍如幽灵,让人寒毛倒竖。

一瞬间,地面上的尸体逐渐消失了,只剩下衣服。

直到发现了侯万里的尸体时,那个血人才好像突然受到了刺激,想起了什么?

“父亲??”

他的记忆还是有些残缺,但大部分都想起来了。

不过,嗜血让他疯狂,很快,侯万里的尸体就消失了。

然后,他发现座位上的女孩:“妹妹??”

这一幕再次刺激到他的神经,几近疯狂。

“经脉寸断,丹田被毁??那个该死的天杀,啊啊啊啊!”

城主府不断发出一阵阵惊悚的怪叫,很瘆人。

最终,那血人再次化为满地血雾,融入了侯倩倩的身体里。

一时之间,侯倩倩浑身血芒四射,表情痛苦起来,身上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时速度修复着。

她破碎掉的丹田不止修复,还扩大了无数倍,被毁掉的经脉也恢复如初,而且比原来更为宽大。

她突破了,在睡梦中入了开窍,直到半步凝丹。

“爹?”

半响后,侯倩倩惊讶出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两眼之中,隐约可见血芒四射。

她的声音也很诡异,时而尖锐,时而沙哑。

她的脑袋更是有些混乱,无意间多了很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脑中响起。

哥哥?

哥哥你在哪?

……

接下来的几天。

一则消息震惊了整个天洲十国。

大夏皇朝,六品剑道馆,一夜之间飞灰洇灭。

剑道馆旗下的石林城三大修行世家,包括城主府在内同一天灭门,惹得人心惶惶。

太惨了,鸡犬不留。

难以置信的是,灭门之人还放出了话来,说自己是星辰宗的老祖。

世人见过嚣张的人,却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其嚣张的程度甚至已经到了天地不容的地步。

同时也很迷惑。

星辰宗身居遛弯岛,几乎是与大陆隔绝,区区三品宗门而已!

而剑道馆呢?

好说歹说也是六品武道势力,前身更是剑道古宗,强者无数,更有逆命强者坐镇,怎么可能会如此不堪一击呢??

而且,听星辰宗那位老祖的意思,这分明是他一人所为。

难道说,星辰宗老祖百年前坐化的消息是假的?

那是圣人的存在吧?

他如果真的还活着,那应该是天洲第一强者了吧!

不可思议。

让天下人沸腾的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便是他们在剑道馆修行的家族子弟灵魂排位全碎掉了,就连皇族弟子都不例外。

不言而喻,都遇害了。

一时之间,人们既害怕又愤怒。

当然,有人欢喜有人愁。

那些曾经被剑道馆拒之门外的个人或者家族解气了,他们庆幸自己不是剑道馆的人,否则也挂掉了!

大夏皇族震动。

石林城三大家族灭了,这个可以理解,即使大家都懂覆巢之下的可怕。

但是,人家城主府可是皇朝势力,一方父母官,招谁惹谁了?怎么也给灭了呢?

这就过份了啊!

打脸没这么打的,这下有好戏看了!

人们原本以为皇朝会派强者来彻查此事,找星辰宗报仇。

没曾想,等了好几天,依旧音信全无,连一个人影也没看到。

看来,皇朝压根就不想管这件事,或许是怕了星辰宗那位所谓的老祖。

正当人群一头雾水,半信半疑之际,星辰宗三千年来首次对外公开招生了。

一时之间,消息席卷天下。

不止大夏皇朝,天洲十朝都沸腾了。

于是乎,无数追求武道的年轻人纷纷向遛弯岛而来。

原本门可罗雀的星辰古宗,顿时迎来高潮期,门庭如市,这惹得原本与剑道馆齐名的恒岳宗,天阳宗眼红不已。

而这时候,极远的中洲大地上,一个青年正对着威震天地的圣宗祖峰跪拜,眼中布满血丝。

他修长的身材很高,足有一米九以上,四肢粗壮,浓眉大眼,炯炯有神。

“师尊,我所属的剑宗被人灭了,绝儿前来告别!”

时许后,一仙风道骨的身影现身山前,气贯八方,说道:“独孤绝你要走?”。

独孤剑看着老者,目光猩红:“是的师尊,我父传来最后一道神念,宗门被人灭了!”

“这样啊?……,你虽未入圣,可也凭借不凡天资入了圣宗,不可辱了宗门威名!”

独孤绝叩拜:“是,弟子铭记于心!”

“去吧,关键时此符可保你一命,必要时,为师会随着此符残留气息,跨越虚空,救你一命!”一道符文没入独孤绝的眉心,随即,那道身影慢慢淡化,消失于无形。

“多谢师尊!”独孤绝拜别圣山,转身向山外走去。

>>>点此阅读《老祖出山:开局用七个徒弟做实验》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