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在惊悚游戏当欺诈师

小说:纯爱

作者:桑瓜

角色:

简介:无限流+强强双男主,有直播
司简身为一个有理想的大骗子,在坑到手一大笔钱后,正准备去享受生活中的美好时,乐极生悲,竟然被一个惊悚游戏选中了,还是真的会死人的那种。
司简:瞳孔地震!
我不要面对鬼怪啊!快把我美好的度假还回来!(柔弱、可怜又无助)
然后反手就是一波背刺。
被坑过的众人:……
wdnm!再信司简这个狗※我就去倒立刷副本!
他连观众都骗!

我在惊悚游戏当欺诈师

《我在惊悚游戏当欺诈师》第5章 不作不死免费阅读

工作室里,一众玩家心惊胆颤的工作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们总觉得室内的温度越来越低,冷到他们都开啥会控制不住的打冷颤的地步。

老人家率先开口了:“你们觉不觉得,温度……”

他没点明,但其他人纷纷点头,赞同他说的话。

格子衫青年也被冷的鸡皮疙瘩都起来的,但他环顾一周,就发现在办公室门外,有一个用一脸渗人的表情看着他们的高瘦身影。

“注意。”

陶和初提醒,一边做出一副认真在电脑前工作的姿态。

但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他们和周围坐在在一起的员工的电脑里都是空空荡荡的。像他旁边的那个都流出了白森森的腿骨、一脸呆滞空洞的鬼物,手指虽然不断在键盘上敲击着,但他的电脑文档上也不过是打了“辞职”两字,还打了删,删了打,无数次诡异的重复。

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连忙低下头认真的盯着他们面前的电脑。

“这……怎么办啊?”那个年轻的女生快要哭了,他们之中只有她是穿着睡衣的,行动不方便不说,御寒功能也没有其他衣服好,她现在都冷的身体都不自然僵直了。

如果再这样呆下去,那她必然会是第一个淘汰的主播。

她不能坐以待毙。

朦胧的泪光中,女生擦了擦眼泪,心里咬牙。

如果、如果他们接下来选择继续呆下去硬挨到下班,那她就自己先找机会跑出这间办公室!

抱着横竖都是一死,不如拼一把的女生在心里做下决定。

中年女性,也就是苗芳非的表情也不太好看:“我们不能再待下去了,以现在的温度下降程度,不出半个小时,就会飞速降到零摄氏度以下。到那时,我们每个人都冻僵了身体,谁也跑不了!”

其他人也都惶恐不安:“但我们的入职指南上写着,工作期间绝对不能乱走动,而且这间办公室里面全都是……,外面也有东西守着,我们真的能跑的了吗?”

而且整个游戏公司都是鬼,就算跑,又能跑到哪里去?

一个中年男人脸色灰败,近乎神经质的呢喃:“逃不掉了,我们都逃不掉了,这就是个死局!这个惊悚游戏根本不打算放过我们!我们就是用来给那群观众娱乐的跳梁小丑而已!!!”

他们自然也是看得到了最开始那些恶意满满的弹幕的,原本他们还以为那些观众是正常的人类,还想求着他们给些打赏让他们在系统的商城里买些保命道具,但是……

【哈哈哈,对,我们确实是为了娱乐才来看你们的直播的,不然还能干嘛?学习吗?】

【而且我们可没有逼你们,我们的条件放在这,要不要做是你们的事,难不成我们还能强行摁着你们让你们做不成?这就很好笑了。】

【哈哈哈,让我来让他们感受一下吧。主播们现在是想要打赏,买个道具度过难关是吧?那是不是得拿出些诚意来?】

观众们自然也是看的出了他们陷入了死局的,没有道具、没有武器,还没有解锁剧情进度得到直播系统奖励的他们,又怎么可能去跟凶狠无比的鬼怪相抗衡?

这个时候,他们的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观众们的打赏。

他们几个观看人数都不多的主播弹幕里都纷纷活跃了起来:

【多的不说,先跪下来给观众老爷们来个三叩九拜吧,说不定我们谁心情一好,就给你们打赏了呢?】

陶和初的弹幕和观看人数是他们几个主播之中最多的:【这个主播的脸也还蛮清秀的,要不要试试努力的来讨好我们啊?】

一行行充满恶意的弹幕飘过,仿佛在兴奋的注视着任人挑选的商品,挑剔的挑选着下手的部位。

这种生死决刻面前,没有人会比见过无数主播死亡画面的他们更加清楚了,人性、道德、尊严,在生命面前都会变得不值一提,只要给他们一线生机,不管观众们提出如何可怕过分的要求,他们都会毫无底线的满足。

在颤抖的绝望中,一点点看着死亡将近,控制不住的恐惧将面目变得狰狞又扭曲。

这个时候,下跪、磕头、哭泣求饶都算轻的。

看到这些毫不掩饰的弹幕,陶和初和其他几人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无比。

这些观众,根本就是一群看着他们用生命和鲜血来娱乐的恶魔!

“这……怎么办?”女生颤抖着说,她不想死,但直播间里的弹幕的要求……

他们还在沉默中,但那个本就精神紧绷到极致了的中年男人却不管不顾,“噗通”一声跪了下去,一边磕头一边哭着求那些观众:“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

涕泗横流、卑微又丑陋。

众人沉默着,死寂的办公室里响彻了中年男人“砰砰砰”的磕头声,门外直立着的鬼影和办公室里有一堆神情麻木的职员鬼怪纷纷扭头,直勾勾的看向中年男人的方向。

苗芳非“啪”的一声放下了手中的鼠标,站了起来。

在面对数个鬼怪投来的阴冷、贪婪的目光时,她拿起了旁边一个不知道是谁留在那里的马克杯。

那个在门外紧紧盯着这的鬼怪将它枯瘦的鬼脚踏进来:“嘿嘿,你违规……”

“我去打杯咖啡,先生你要一起吗?”

苗芳非抢在它说完话之前说,然后一脸淡定自然的拉开座位,往外走去。

一步、两步……

苗芳非僵硬的维持着表面的淡定,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背后和手心,早就被冷汗浸湿透了。

她在赌,赌她去打咖啡的举动就像正常的公司职员去茶水间那样,不算在员工无所事事、随意走动的范围。

呆在办公室里的后果肯定是死,那群观众是不可能会大发善心的打赏积分给他们的。既然如此,那不如赌一把,说不定还会有一半的机率活下来。

一米……

就快要到那个鬼怪面前了!

苗芳非尽量目不斜视,但她的身体紧绷着,只要稍有不对,她就会立刻拼尽全力的逃跑。

还呆在办公室里的几人也纷纷屏住呼吸,胆颤心惊的看着苗芳非和她旁边的鬼怪。

如果她成功了,那就代表着他们有了一丝喘息之机,说不定还能趁机去探索这间诡异的游戏公司,尽快获得主线的信息。

冰冷刺骨的阴冷气息想针扎一样深深的刺在骨头里,但苗芳非硬生生的咬牙忍住,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全身上下都死死的紧绷着,直直的在那个漆黑瘦长的鬼影面前跨过去,大步的往外走去。

知道走出老远,苗芳非才堪堪放松了身体。

她成功了!

巨大的狂喜从心里升起,苗芳非顾不得不断打颤的双腿,快速的打量着再见游戏公司的结构分布和信息,争分夺秒的查探可能会存在的主线信息。

办公室里的几人也是欣喜若狂,如果不是陶和初拦着,他们几乎都想要跟苗芳非一样冲出去了。

陶和初:“都冷静,我们不可能一下子全都去茶水间的,那样会让看守的鬼怪起疑的!”

“但……难不成我们就一直在这里等着吗?”老人惶恐不安的说,但是在听了陶和初的话之后,也只是不安的低头说话,没有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

其他人的配合也让陶和初松了一口气,他是真的怕这群主播有人一个冲动,惹怒了那些鬼怪不说,还要连累他们。

“别担心,她还会回来的,毕竟一个人去茶水间的时间不可能太长,不然也会惊动看守的鬼怪的。等她回来之后,我们可以共享情报,推进主线。还可以轮流让受不住的人出去放放风,让冻僵的身体恢复一下。那位姐姐既然能想到用去茶水间理由离开,那就肯定不是什么蠢人。”

而且这样的勇气和胆量,就算是他也不得不佩服。

如果她万一真的失了智,光想着跑出去,那也一样可以引开看守的鬼怪去追击她,他们可以趁机逃跑,无论怎样都不会亏。

他能想到这些,其他人显然也能想到,于是其他原本激动的人都强行按耐住了自己蠢蠢欲动的心,焦躁的坐在椅子上等着苗芳非回来。

但这些能安耐住自己惶恐不安的内心的人之中,并不包括之前下跪磕头的那个中年男人。

可能是他跪地磕头的动作太大,又或许是他之前离开工位跪倒地上的举动,让原本就在办公室里,像个木头一样一动不动、连个眼神都没分给新来的主播们的鬼怪们纷纷扭头,死死的盯着他。

在中年男人后面,还有一个鬼怪将脑袋扭了一百八十度,紧紧的盯着他的后脑勺,只隔着一段短短的距离,几乎要贴在他的脑袋上了。

就连门外之前被苗芳非吸引了视线的枯瘦鬼影,空荡荡的眼眶也直直的朝向他的方向。

“不、不……”中年男人看到这一幕,一脸惊恐的往后退:“不要看我!不要看我!跑出去的是那个女人才对,你们去找她,不要找我!”

他胡乱的挥舞手臂,在空中乱拍着。

出去……对!他也要出去!

只要离开这里,他就安全了!

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情绪突然诡异的剧烈起来的中年男人面目狰狞的想。

他突然起身,极大的动作带倒了他身边的椅子,但他不管不顾,一把抢过他旁边的一个杯子,就直直的往外冲去。

他旁边那个被抢了马克杯的鬼怪脑袋一分不差的向着中年男人的方向扭动,原本空洞的眼白里,原因渗出猩红的血丝,似乎有什么血泪在眼眶里涌动。

漆黑的瘦长鬼影探长了脑袋,一脸贪婪的看向这个不知死活的食物,等待它送到嘴边的口粮。

“不、不!怎么会不一样!是那个女人做了什么?!”中年男人看着鬼影跟苗芳非出去的时候完全不同的反应,被吓得一下子跌在地上,惊恐的大喊大叫了起来,瞬间就吸引了诸多潜伏在黑暗里的视线,让本就阴冷的办公室此时更是冷的像极寒的冰窟。

陶和初和其他人脸色一变,内心恨不得一巴掌扇死这个自己作死还要连累人到他们的男人,但在森森的冷气和无数令人胆颤的窥视之下,他们一动也不敢动。

“厕所!我要去厕所!”在看到重重鬼影突破了办公室的限制,漆黑锋利的鬼手和凶手的血盆大口即将咬到他身前时,中年男人急中生智,近乎失控的呐喊。

袭到他身前闪着冰冷寒光的焦黑鬼手停了下来,仿佛被什么限制紧紧束缚住一样,停在中年男人肥厚颤抖的脸上。

一时间,就连原本在旁边蠢蠢欲动的各种阴影都停顿了下来,瞪着那个犹如可怜爬虫一样的中年男人。瘦长鬼影更是一脸狰狞,本就凶狠恐怖的脸扭成了一团,发出的冰冷鬼气更是让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

见这句话有效,中年男人连爬带滚的爬起来,不断颤抖的说着:“对,对对,我要去厕所,去厕所……”

在上班期间去厕所是被允许的,所以只要他一口咬定他是去上厕所的,这个鬼怪就拿他没办法……

中年男人浑身颤抖的想着,他没有违背规则,所以这个鬼怪不能杀他。

对,就是这样的。

中年男人在内心疯狂的安慰自己,惊魂未定的看着那个瘦长诡异的鬼影一脸不甘心的将快要碰到自己脸上的鬼爪拿来。

成功了!他成功了!!!

中年男人狂喜,一下子就忽略了心底细微的不安的感觉。

只要他出去了,才不会回这间该死的办公室!他只要躲到那些人探索完主线、剧情结束,他就可以活着回去了!

他连掉到地上的马克杯也不拿了,飞快地跑过停在原地的鬼影,往外跑去。

被狂喜淹没的他,自然也就注意不到瘦长鬼影和满办公室的鬼怪看向他一副冰冷的、像是在看一个死人的眼神。

即使他的理由再正当,但他擅离工位,在公共场所干扰办公、上班期间大声喊叫是不争的事实,它们想吃掉他,完全不用管什么理由不理由。

能让它们停手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在中年男人说出那句话的瞬间,听他就已经成为了一个比它们更加厉害、更加恐怖的东西的猎物。

它们打不过它,所以会停手。

但中年男人并不知道这一切,他正一脸劫后余生的狂奔在漆黑的走廊上,幻想着自己脱险后、得到大笔打赏,靠着这个直播间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剩下的坐在办公室的主播一丝声音都不敢发出,生怕惹来旁边一堆狰狞恐怖的恶鬼。

就连原本没受过一点苦的年轻女生,也都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已经冷的打颤的牙齿发出响声。

那个中年男人没看到,不代表他们没感受到那一道道看向他们,就好像在看待宰的肉猪一样的眼神。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些鬼怪会停手,让那个中年男人跑出去,但他们心里都清晰的知道,那个中年男人要完了。

不作死就不会死。

但显然,中年男人没有领会到这句话的精髓。

中年男人在黑暗的走廊中狂奔,但这条漆黑的走廊就好像没有尽头一般,幽幽的不知通往何处。

就在中年男人意识到不对劲时,他前面出现了一扇打开的漆黑的门框,不远处还有两个岔路口,只要他拐个弯就能走出去。

中年男人松了口气,觉得自己是多疑了,应该是那条走廊没有灯,才会让他产生了一种跑了很久的感觉。他抬腿,转身往其中一个拐角走去。

这地板怎么黏黏糊糊的?

中年男人一低头,就看到了自己踩在满地黑红的血泊里,旁边还有两张干瘪了的鬼皮。

“啊啊啊啊啊啊!!!”

中年男人高声尖叫了起来,但下一秒,他就如同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样,只能发出“嗬嗬”的声音,然后彻底没了声息。

一根犹如巨大的蚊子口器从中年男人身上收了回来,满意的打了个饱嗝。

本就黏腻的地板上,再次多了一张空空荡荡的人皮,皱巴巴的脸部位置上还残留着临死前的惊恐。

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会突然死在一个恶鬼手中。

原本的光线散去,露出了原本阴暗深沉、仿佛连个光线都能吸收掉的黑暗——这哪里是什么拐弯,这分明就是洗手间里隔开男女厕所的墙壁!

而中年男人的方向,赫然是迈进了一边女厕的入口!

他死的很惨,但无论是那只恶鬼还是专程跑来围观中年男人死法的观众都很满意。

【哈哈哈哈,这些新人在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后,露出的惊恐和绝望的表情真是百看不腻啊!】

【对啊,我早就看这家伙不爽了,能一直忍受他的弱智看下来,全是为了等待这一刻!简直心满意足啊。】

【哈哈哈哈哈可不是,就算他长得一脸油腻,但只要一想到他接下来千奇百怪对的死法,我就又有了看下去的动力了哈哈哈哈】

【哈哈哈,惨叫和鲜血就是这么的别有魅力啊!】

在中年男人彻底黑下去了的直播间上,一个个还不满足的观众们慢悠悠的挑选着接下来的目标。

【我看刚刚那个苗什么的主播很不错啊,挺有看头的。】

【我摸去那个格子衫的直播间看看,他那张脸还真是挺清秀的,万一他不小心死了那我可就赚大了,毕竟好看的主播死亡场景可不多见。】

【楼上的,我一个专门从另一个直播间过来看死亡现场的来告诉你,看脸不如去隔壁930652qj直播间,主播就是你之前看到的‘小司’,简直一绝!】

【对对对,那个主播除了兔子成精之外,无论是脸还是观赏性都不错的,特别是他那倒霉的运气和神奇的脑回路】

剩下的观众都被这几条推荐勾起了好奇心,纷纷跑到司简的直播间里去。

【来了,让我瞧瞧,这是什么主播……卧槽,这不是那个NPC吗?你告诉我这是主播???】个

>>>点此阅读《我在惊悚游戏当欺诈师》全文<<<